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七十九章 祠堂质问

第七十九章 祠堂质问

  经历了昨夜的冒险,严语实在太过累乏,躺倒在床上没片刻就睡了过去,直到被外头的喧闹吵醒,已经是中午了。

  龙头下沉,水流被断了半截,仙葫口的水源几近断绝,这关乎到老河堡的生死存亡,严语也早料到会产生爆炸性的后续。

  将巨剑藏好之后,严语走出屋子,便见得好些邻居纷纷往村中祠堂去了。

  林小余带着俩孩子,正好路过,见得严语,也有些意外。

  “这是去哪?”严语有些明知故问,林小余也如实相告:“听说有人闯进了祖坟,坏了东西,村长要大家在祠堂集合,揪出那个人来!”

  “我也去看看。”严语本不想再掺和,毕竟他是“罪魁祸首”,但他并不想别人因他而受到牵连,更何况,他不想因为此事在闹出什么惨剧,如果可能,他很愿意提出一些解决困境的补救办法。

  祠堂是仅次于祖坟的地方,平日里妇人和外人都不能进入,但秦大有将地点选在祠堂,也是为了彰显威严,只要是在祠堂讨论的是,都是宗族内部的事情,他就拥有着决策权。

  严语跟着林小余等人来到了祠堂,虽然大家都集合在祠堂门口的空地上,但见得严语现身,秦大有的脸色并不好看。

  他走到前头来,朝贴身保护两个孩子的小卢说:“卢同志,这是咱们的内部会议,能不能请您稍微回避一下?”

  小卢毕竟是派出所的人,若让他听了去,多有不便,而且有小卢在,极有可能会影响他对事件的掌控。

  小卢是个亲和之人,横竖人这么多,俩孩子因为不会有危险,他也就退到了外围去。

  秦大有面带笑容表示感谢,可转头看向严语,脸色有冷了下来,毕竟严语白日里带来了面具,请他出手帮忙,夜里就出了这事,也未免太过蹊跷了。

  “是不是你搞的鬼?”秦大有压低声音,盯着严语质问。

  “搞鬼?搞什么鬼?”严语一脸的疑惑,用光明坦荡的姿态回应着秦大有的眸光。

  “别装傻,你是不是进了祖坟!”

  严语松了一口气:“不会就为了这个,让大家都过来吧?”

  秦大有的脸色更加阴沉:“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严语故作讶异:“承认啊,干嘛不承认,你看,我鞋底还留有烟灰呢……”

  如此说着,严语便翘起脚来,鞋底还果真全都是黑灰。

  秦大有一把便抓住了严语的领子:“那地方也是你能去的!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一番拉扯,众人都看在眼中,自然也就全都迁怒到了严语的身上,原来是这个外姓人做的好事,差点连累他们吃村长的骂。

  严语既然敢来,就早已有所准备,当即解释说:“我就是想看看,你们这群老头子拼死也要守着的,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秦大有气得脸色铁青:“快说,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严语轻轻掰开秦大有的手:“我该问你做了些什么才对吧?我说呢,怎么就不愿意让村里人帮我找水源,原来里头藏有水,还真有你的!”

  如果说秦大有刚开始还怀疑严语只是说气话,此时却已经是百分百确认,果真是严语闯入了祖坟之地了!

  “你到底干了些什么,那水为什么快断流了!”祖坟里有水源,这是村中的不宣之秘,毕竟谁都不想走漏了消息,以免其他村子过来抢夺。

  祖坟里的秘密水源,也只有几个核心人物知道,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内情,但这四里八乡他们都踏遍了,村长却能源源不断配给饮水,傻子都能猜测到七八分。

  当然了,他们也只是猜个大概,万万是不知道详情的,而他们的心思都一样,是不可能将这个消息传播开来的,因为这关乎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而且还是生死利益。

  秦大有虽然将声音压得很低,但他的情绪实在太过激动,以致于周围几个人都听到了这番对话。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从秦大有的口中,证实祖坟之地里有水源的消息!

  秦大有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扭头给身边几个人投去警告的眸光,几个人也噤若寒蝉,纷纷退避开来,不敢再靠近。

  严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不慌不忙,因为他知道,这水源是个秘密,秦大有万万是不可能高调处理这个事情,否则也不会将众人都召集到祠堂来。

  “先让他们都回去吧,搞得这么热闹可不好……”严语这么一提醒,秦大有也脸皮抽搐,但还是让秦钟将众人都解散了回去,毕竟这个事情不宜宣扬,既然已经抓到了严语,就没必要与其他人多掰扯了。

  村民们有的愤慨,有的释然,愤慨的是,秦大有抓住严语不放,应该是这个外姓人闯进了他们的祖坟之地,释然的是,坏事的是严语,遭受村长惩罚的就不会是他们。

  严语也不会让秦大有抓住主动,而是抢先朝他问说:“村长,我倒是很好奇,那葫芦里的水还有多少,都是从哪儿来的?”

  “如果能找到水源,开发出来,那岂不是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了?”

  笏板上的公输落星盘,严语相信无论是秦大有还是村中其他人,都没法解开,也就意味着,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仙人像内部的情况。

  即便有,那也只是秦大有之类的少数人,秦大有断然不会相信,严语这么个外人,能打开落星盘,更不可能知道内部的情况。

  他之所以愤怒,仍旧停留在严语闯入祖坟的层面,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严语有本事闯入仙人像当中,断绝了水源。

  亦或者只怕是秦大有自己都不知道这仙葫的水是从何而来,或许连他这个村长,也不知道仙人像会内有乾坤。

  也果不其然,严语抛出这个问题来,秦大有的脸色虽然仍旧难看,但语气上已经缓和了不少。

  “那是我秦家的祖坟,你个外姓人闯进去未免太不敬,现在你也看到了,原本水流是很大的,现在却成了这么个样子,想养活村人已经很艰难,你老实跟我说,你进去的时候,水流就只有这么大了么?”

  “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事?”

  这么一问,便彻底证实了严语的猜想,秦大有的自大,不容许他相信严语能够了解到水源的更深层秘密,他根本就不相信严语会是破坏水源的那个人。

  “可疑的人?那倒是没有,我也只是进去看了一眼,不过那仙人像是真的气派,这么老的东西,可别让考古队看了去,否则他们不挖龙王庙,反倒要来挖这仙人像了!”

  严语正正戳中了秦大有最忌惮的痛处,他千方百计阻挠考古队,甚至死守祖坟,可不就是为了不让考古队发现真正值得挖掘的地方在祖坟么!

  “你敢说出去半个字,我让你好看!”

  严语呵呵一笑:“放心,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否则赵同龢几次三番邀请我加入,我早就答应了。”

  “你有这个心思,不如早点帮我处理那个面具,我好出去调查那个杀人狂,也省得留在村里惹你厌。”

  秦大有没好气地说:“我现在哪还有心思弄那个,水流变小,咱们村是真要陷入困境了这回!”

  严语提议说:“往日里我要打探洞找水源,你仗着这口葫芦,有恃无恐,如今正好,也不用这么半死不活地吊着命,让大家伙都去打探洞找水吧。”

  秦大有却冷嘲道:“当初你去找张顾霖的时候,我就跟你们说过,这方圆十几里都没有水源,你打过这么多探洞,找到水了么?我可曾骗你?”

  “我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你以为就只有你想到要打井?这里里外外早不知道被翻了多少遍,凭什么你就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聪明,比所有人都幸运?”

  严语也正色回答说:“我并不比你们聪明,也不比你们幸运,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毙,与其苟延残喘,何不放手一搏?”

  秦大有针锋相对:“你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无用的努力,再如何付出都没有回报,为何要浪费这个力气?”

  严语哼了一声:“那你现在也看到了,葫芦总有干涸的一天,眼下只是水小了些,但如果有一天,真的没有水了,你会四处挖井,还是坐着等死?”

  秦大有被严语顶得哑口无言,许久才闷闷地说:“如果龙王爷想让咱们死,那咱们就死,天无绝人之路,咱们虔诚供奉,龙王爷是不可能弃咱们不顾的……”

  “龙王爷?哈哈哈,庙都烧成平地了,你的龙王爷现在住哪里?”

  秦大有青筋暴起:“不许亵渎神灵!”

  严语也不跟他再吵,转而压低声音说:“我倒是有个想法,葫芦里有水,这事说起来太蹊跷,搞不好你们的龙王爷就住在仙人像里,要不咱们让考古队挖挖看,说不定真能挖出水来,到时候我亲自给龙王爷上柱香!”

  严语虽然只是装作半开玩笑,但秦大有却脸色大变,显得紧张起来,色厉内荏地朝严语说:“你敢!”

  他正要继续警告严语,秦钟却从外头匆匆走进来,朝秦大有说:“考古队的教授和那个老道士来了……”

  秦大有的脸色有些煞白起来:“这么快?”

  他的眼光投向了严语,严语赶忙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刚睡醒,眼屎还没来得及擦就过来了,不信你自己看!”

  秦大有:“……”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