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八十三章 冒死采访

第八十三章 冒死采访

  医院的夜晚会格外的安静,尤其是缩在隔离室之中,更是如此。

  严语本想撑着,毕竟要随时关注自己身体状况的变化,但不知不觉中还是睡了过去。

  待得他醒来之时,一对大眼睛正盯着自己,而且距离非常的近,以致于严语下意识往后退,脑袋就撞在了床头板上。

  “你谁啊?”

  严语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看到她脸上的面罩,才意识到可能是上级防疫部门的人下来了!

  然而下一刻,他崩溃了。

  那人拉下面罩,朝严语笑道:“是我啊,叶晓莉,严老师还记得我不?”

  她又赶紧将面罩拉了回去,严语却几乎要跳了起来。

  “你疯了!你进来干什么!”

  叶晓莉很严肃地说:“我是记者,想要真材实料,当然要进来,不进来怎么给你做采访。”

  “要什么真材实料!采什么访!你不要命了!谁批准你进来的!”严语没想到叶晓莉竟是一副全部当一回事的姿态。

  叶晓莉仍旧不以为然:“我是记者,采访当事人,报道时事热点,还原真相,这是我的天职,还需要谁批准?”

  严语知道跟这么“天真”的人没法用一般的方式来沟通,只是压着怒气问她:“那你采访完了要不要出去?”

  “你什么意思?”叶晓莉疑惑道。

  “我极有可能感染了,你靠这么近,想要出去是不太可能的了。”

  叶晓莉似乎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否则也不会溜进来,此时听严语这么说,也有些紧张了。

  “你这不是活蹦乱跳的么,我到张顾霖那里看过了,他的情况很不妙,你却什么事都没有,应该是没感染的……”

  原来她也懂得“趋吉避凶”,以为严语没有受到感染,才进来采访,想到这里,严语更是气恼了。

  “我只是暂时没有出现明显的症状,按照紧急防疫的预警方案,你想要走出这个房间是不可能的了。”

  虽然看不到叶晓莉的脸色,但从她的眼神之中,严语读出了惊恐,不过奇怪的是,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而且竟是大咧咧坐了下来,取出笔记本,开始向严语问话。

  “严老师,你见到张顾霖的时候,是怎么个情况,都跟我说说,越详细越好。”

  “眼下是非常时期,咱们要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就指望着咱们能在报道上做些引导,你好好说。”

  严语也是心中苦笑:“你不怕?”

  叶晓莉呵了一声:“当然怕了,谁不怕?”

  然后她正色说道:“但咱们既然选择了记者这一行,赴汤蹈火不也得去么?”

  严语摇头:“你奋不顾身那是你的事情,但你想过没有,减少一个感染者,这疫病就少一份传染媒介,每一个感染者,都关乎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这可不仅仅是你自己的事!”

  “报道固然重要,但生命才是第一,你有权决定个人安危,但不能因为自己的崇高使命,而使得别人陷入危险,这样看起来很伟大,实则很自私。”

  严语几乎不留情面,叶晓莉也哑口无言,过得许久,才有些忿忿地问:“你说话一直都这么刻薄么?”

  严语可不打算客套:“这不是刻薄,而是事实!”

  “你不会因为我是督导组的人而故意挤兑我吧?”叶晓莉擅长采访话术,很快将矛盾转移到了另一边。

  严语却摇头说:“督导组是督察,更是引导,对基层工作是有非常巨大的帮助的,我虽然不是系统里的人,但我也清楚这一点,我为什么要挤兑你?”

  “我知道群众工作的重要性,但这不是你进来隔离室的理由!”

  叶晓莉也不再跟严语争辩:“既然你明白,又不是挤兑我,那就好办了,我们还是开始采访吧。”

  严语气得快要动手打人:“我不会接受你的采访,防疫部门还没有下来,具体是什么疫病都未曾确认,没什么可以采访的,你现在发的每一份报道,反倒会引发不安和恐慌。”

  叶晓莉也气恼了:“你这人就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大不了我不出去,不就传染不到别人了么?现在可以回到我的采访问题了吧!”

  严语反倒哭笑不得了:“你们记者都是这个样子的么?”

  严语不是没见过记者,但彼时的记者并没有叶晓莉这么激进和开放的思想,写的每一份报道都是小心翼翼,谨而慎之,但叶晓莉的身上却有着一种天不怕地不怕,只求真相公允的精神。

  这种思想颇有些“西方式”,估摸着这叶晓莉应该是留洋归来的那种人。

  不过她这种“豁出去”的精神,反倒让严语没法生出恶感来,只好回答了她几个问题。

  正说着,外头起了动静,一大波身穿防护服的人,轰隆隆涌了进来,防疫部门的人终于是赶来了。

  他们才叫真正的“全副武装”,在他们的装备面前,蒋慧洁那身行头,只能算是寒碜。

  “你们不要紧张,也不需要恐慌,接下里我们会做一系列的检测和防控措施,也希望你们能配合。”

  “虽然不知道这位女同志是怎么进来的,但既然进来了,就好好配合吧。”

  叶晓莉见得这些人,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说话也有些不太利索了。

  “你……你们……要我怎么配合?”

  领队似乎已经做过环境调查,朝二人说:“这里条件太差,没办法再建立另一个隔离间,咱们只能在此基础上,加强防护级别,在外围设立隔离带,所以,你们只能呆在这个房间里,直到安全警报彻底解除。”

  叶晓莉睁大了眼睛:“能说得明白一些吗?”

  领队也耐心地解释说:“简单来说,在没有查清楚具体疫病,以及确认你们的感染状况之前,你们只能待在这个房间里,什么时候搞清楚了,才能离开,明白了吧?”

  “我……我要跟他一直待一起?”

  “是这么个意思。”

  “不能住另外的房间?”

  “这是隔离区,不是旅社酒店。”

  “不能再弄个单独的隔离室?”

  “条件不允许。”

  领队思路明确,干脆果断,叶晓莉也终于是不再多问,只怕心里也是各种忐忑不安。

  “明白了就请好好配合,衣服先脱下来,我们要提取样本,然后给你做全身的消毒。”

  “脱……脱衣服?”

  叶晓莉摘下口罩,惊愕与羞臊全都写在了脸上。

  严语反倒有些于心不忍,主动朝其他医护人员说:“我到帘子后头去,也给我做个检测,同时进行会快一些。”

  因为之前做过一次,严语倒也没有感到不适,提取样本等流程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当医务人员撤去帘子之后,他便见得叶晓莉穿着与他一样的病号服,缩在床上,彻底安静了。

  严语站在门口这边,背靠着墙壁,朝她说:“不要有心理负担,或许真如你所说,我并没有被感染,也根本没什么疫病呢?”

  叶晓莉沉默了许久,直到严语快放弃等待她的回答之时,她才开口说。

  “下来之前,我有个朋友,说你是个有趣的家伙,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很有趣,反倒是个讨厌鬼!”

  严语闻言,是既疑惑,又有些警惕:“你有朋友认识我?”

  叶晓莉抬起头来,眼神很有压迫感,愤愤地说:“你明知道自己不会被感染,为什么还要我遭这个罪!”

  “我并不知道……”严语本想解释,但他很快就听出了叶晓莉的话背后的深意!

  当初考古队的雇佣工被血鼠妇噬咬,严语才发现自己的血液不怕这些虫子,这还是十几天前的事情。

  而素不相识的叶晓莉,竟然会知道严语“百毒不侵?”

  “你怎么就确定我不会感染?也是你那个朋友告诉你的?”严语小心翼翼地套着话。

  叶晓莉却阴险一笑:“想套我话?你还嫩了点哦。”

  难怪她这么放心的进来,原来心里早已有了认知,认为严语绝不可能会感染!

  先是有人给自己担保,如今叶晓莉爆出这么个所谓的神秘朋友,甚至连严语“百毒不侵”的体质都一清二楚,这些到底都是什么人!

  这种事情连严语都是后知后觉,他们反倒一清二楚,严语感到自己就像皮影戏里的人偶,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被人引导,甚至被人操控!

  “除了我不会被感染,你还知道些什么?跟我说说吧,横竖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严语知道不可能套话,只好放软了语气。

  叶晓莉却只是用尾指挠了挠头皮:“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我那朋友说督导组任务的地方,有个神秘的家伙,会带来很多惊喜,我就下来了。”

  严语可不相信,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她就敢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到隔离室,也太不合理了。

  更让严语感到不安的是,这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盯着他,又有什么图谋?

  这个叶晓莉进入督导组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