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八十四章 虚惊一场

第八十四章 虚惊一场

  叶晓莉虽说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姿态来,但与严语被困在隔离室里,心中到底是不安的。

  罗文崇和陈经纬稍后也来到了医院,只是隔着远远的,正在斥责齐院长,因为在走廊尽头,相隔太远,透过窗户只能依稀看到,却无法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

  不过也不消多想,应该是在责备齐院长这边太过松懈,让叶晓莉溜进了隔离区。

  而齐院长也在据理力争,似乎并不想背这口黑锅,毕竟叶晓莉已经是成人,有着独立自主的判断,她擅闯隔离区会带来巨大的风险,甚至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如今却来斥责齐院长,反倒显得不合理。

  严语在窗户那里看了一会,直到感觉脖颈上有热气,才发现叶晓莉也探着头看着外面。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赶忙罗文崇很疼你啊。”

  叶晓莉绝非简单之辈,严语说话也就不需这么客气,叶晓莉又开始卖弄神秘:“我们的世界,不是你能懂的,不该打听的就不要瞎打听了。”

  严语呵呵一声:“你们什么世界?到头来还不是跟我共处一室,透过同一个窗子巴巴守着外头?”

  叶晓莉白了严语一眼:“你这人真是没劲,亏我朋友还说你有趣……”

  严语很好奇她口中这个朋友到底是谁,毕竟自己接触过的人其实并不算太多。

  但他知道叶晓莉一定不会透露,也就懒得浪费口水,叶晓莉颇有些自讨没趣,撇了撇嘴,就大咧咧躺在了床上。

  “我先睡一会,有人来了叫我一声。”

  严语实在有些看不透这姑娘,刚刚眼中还透着一些不安和忐忑,眼下又大咧咧躺下要睡觉。

  “有人来了。”

  叶晓莉刚躺下,严语便说了一句,他也没好意思回头,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该是叶晓莉在翻身。

  “哟,都学会逗人玩了,没用的,有趣也不是这么个有趣法,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想跟我开玩笑套近乎,省省吧!”

  严语也很是无语,但也不再提醒他,往后退了一步,隔离室的门就这么被打开了。

  叶晓莉穿着宽松的病号服,终归有些不太得体,此时抱着一个枕头,缩在了被窝里。

  罗文崇与陈经纬怒瞪着叶晓莉,而旁边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应该是此次防疫应急小组的领导,不过他只是挂着一个听诊器,连口罩都没带。

  这三个人各有各的气度,但他们都不得不靠后站着,领头进来的是个老熟人,确切来说,是严语的老熟人。

  “你们可以走了。”

  应急小组的领导开口说了一句,似乎带着一些些怒气,叶晓莉也愕然:“可以走了?就这么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何种疫病,搞清楚了吗?过程是怎么样的?又是怎么确认了?咱们真的安全了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罗文崇也是眉头紧皱,低声喝道:“跟我回去!”

  叶晓莉却瘪了瘪嘴:“穿着这身衣服,怎么出去,劳烦领导大驾,帮我找一套衣服来?”

  罗文崇脸皮抽搐,但又无从反驳,只好朝陈经纬使了个眼色,后者只能去给叶晓莉取衣服。

  严语不知道赵同龢做了些什么,但此时终于是能体会到他在外头的世界有多么吃得开,非但考古队对他言听计从,如今连防疫小组都听取他的意见!

  “张教授呢?情况如何?”

  赵同龢没有说话,反倒是防疫小组的领导发话了。

  “严语同志,这件事已经被列为机密级,我现在代表组织正式通知你和叶晓莉同志,决不能再谈论这件事,希望你们能够严守纪律,不要辜负了组织对你们的信任!”

  “列为机密级?”这是彻底断绝了严语继续探听的念头。

  “我只想知道张教授的安危……”

  防疫小组的领导有些愠怒,不过赵同龢却是朝严语说:“他情况比较严重,还要继续观察,这边已经正式被定为隔离区,你们快点离开吧。”

  赵同龢虽然只是简单几乎话,但其中的信息量也是非常庞大。

  不管是何种疫病,起码已经确诊是疫病了,否则也不会正式列为隔离区,张顾霖需要继续观察,其他预防措施应该也会进一步实施下去。

  但在这种情况下,严语却能够脱身,想来应该是赵同龢的“功劳”。

  严语朝赵同龢压低了声音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同龢也没隐瞒:“我这次可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考古队。”

  “为了考古队?”

  “龙王庙火场出了人命之后,考古项目只能暂停,我主动帮他们解决疫情的扩散,就是为了能够得到上头的支持,重启龙王庙那个项目。”

  “重启龙王庙的项目?”严语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你进去过,对不对?”

  “进去?进去哪儿?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赵同龢呵呵一笑:“公输落星盘被毁,我相信不是你的本意,但如果是从外部毁损,必然有入口,而公输落星盘仍旧紧闭,只能说明是从内部破坏。”

  “能进去那个地方的,目今想来,也就只有你一人而已,你可别再瞒我了。”

  严语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儿,既然是为了考古队,那就别怪我这次不领情了。”

  赵同龢也不气恼:“不领情也没关系,不过好歹我是帮了你,往后跟我说话能不能客气一些?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师叔,毕竟我年纪也比你大,尊老重贤总归是要的嘛……”

  严语也懒得跟他掰扯,病房里也没什么随身物品,严语丢下这些人,便孤身走了出去。

  叶晓莉倒是嘟囔着骂了一句:“没义气!”

  严语走到半途,见得陈经纬拿着一个背包与自己擦肩而过,没多久,身后就传来了叶晓莉不满的抱怨声。

  “我要换衣服,你们也不出去吗?”

  严语摇头一笑,走出了隔离区。

  眼下这个情况,估计自己是真的没有被传染,叶晓莉也排除了危险,但张教授没有脱离危险,隔离区也仍旧没有放开。

  这意味着,传染性还是存在的,只是传染源到了他身上,已经被消灭了。

  或许自己的血液真的能“百毒不侵”,又或许是因为及时消毒的缘故。

  对于“百毒不侵”,严语是不太相信的,但他看过不少书,也见识过一些现实生活中的例子。

  有些人的血液中有着特殊的抗体或者某些成分,是旁人所无法拥有的,这些人通过鲜血来帮助病人抵抗病毒或者疾病的入侵,有些人的血液甚至能拯救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人的生命。

  这是有科学根据的,他不能不信。

  但他从不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因为如果他足够幸运,父亲就不会离开,母亲也不会早逝。

  但赵同龢似乎不断在做同样的事,就是为了证明他严语就是这样的人。

  走出隔离区之后,严语正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却见得齐院长带着整个卫生院的员工,都在外头守着,脸上带着无比落寞的表情。

  见得严语走出来,员工们下意识后退,反倒是齐院长主动走到前头来。

  “你小子怎么跑出来了!”

  严语赶忙解释了一番,得知严语排除了危险性,众人才安心下来。

  “院长,你们这是?”

  齐院长有些无奈地说:“咱们的技术水平有限,只能从旁协助,防疫工作已经正式交给防疫应急小组了。”

  “这样也好,毕竟这件事确实超出了咱们的能力范围,有更专业的人来做,反倒更好。”

  严语也点了点头,安慰说:“齐院长能这么想,也是大局为重,放心吧,总会解决的,我都能走出隔离区,想来没有那么严重。”

  齐院长也只能苦笑:“但愿吧。”

  “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去找身衣服,总不能一直穿这个,你的随身物品也消过毒了,不过防疫小组建议销毁……”

  严语也不可惜:“销毁就销毁,还是稳妥一些。”

  齐院长也点了点头,正要走,严语却见到院外守着不少警察同志,严语便问起。

  “院长,他们这是?”

  齐院长看了一眼:“哦,领导决定设立隔离区,勘探队营地那边也已经设置了疫区,严禁任何人出入,这守卫工作,需要大量的人手,所以他们都调集过来了……”

  “于国峰和孟解放他们全都调过来了?”

  齐院长点头说:“是,据说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他们说手头上有任务,但督导组建议还是疫情比较重要一些,案子和任务都可以先放一放……”

  “当然了,我也只是听说,具体情况怎么样,我也说不好……”

  虽然只是齐院长的小道消息,但严语却无法安心,因为于国峰等人都调集到这里来,又是谁在保护傅青芳?

  眼下手上还有烙印的,也就只有秦大有和傅青芳。

  秦大有似乎不是很担心,但傅青芳随时可能会醒过来,神秘人也随时有可能杀人灭口,又如何能放松警惕!

  严语甚至都有些怀疑,张顾霖染病,设立隔离区等等,说不好都是神秘人的把戏,为的就是将于国峰等人全都死死按在隔离区这里,他好对傅青芳下手!

  “傅青芳转到哪家医院去了?”严语朝齐院长如此问道。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