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八十五章 姐弟情深

第八十五章 姐弟情深

  听说警力都被调配到隔离区这里来,严语也担心傅青芳的安危,怀疑张顾霖的病症,有可能会是神秘人调虎离山的计谋。

  趁着督导组的罗文崇和陈经纬还在隔离区里,严语赶忙找到了在外围坐镇指挥的于国峰。

  “于队,人都调到这里了,傅青芳那边怎么办?”

  于国峰见得严语,也万分惊喜,因为他得到的消息是严语正在隔离当中。

  不过见得严语没事,他也不多问,朝严语回答说:“放心,我让洪大富和王国庆留守在市医院了。”

  严语心中稍安,但仍旧是有些不太放心:“我过去看看?”

  于国峰下意识看了看隔离区的方向,也有些犹豫,毕竟督导组已经“三令五申”,不准严语再插手调查。

  但严语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洪大富已经与神秘人交过手,于国峰也知道神秘人有多厉害,严语好歹也是神秘人手下的“幸存者”,战斗力也是有的。

  可如果严语真的卷入到搏杀之中,万一出了事,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对待这件事,于国峰的谨慎也并非没有道理。

  见得于国峰久久没有点头,严语也看得出他的担忧,主动说:“我只是去市医院看看脸上的伤,顺道去探望一下病友,仅此而已。”

  于国峰也只好苦笑一声:“你要去看病是你的自由,不过我们这里没法提供车辆,你只能自己解决了……”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他是去帮忙的,结果于国峰这边倒好,连车辆都要自己解决,也未免太抠了吧。

  市医院毕竟很远,严语总不能踩自行车去,于国峰和孟解放这边没办法出车,严语自己如何解决?

  “我一个穷老师,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严语佯怒地问了一句。

  于国峰想了想,“指点迷津”说:“防疫队有很多车,往返市区运送物资……”

  想起防疫队领导的脸色,严语也有些为难:“防疫队还是别想了,我刚刚才从隔离区出来呢……”

  于国峰笑了笑:“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终究是需要一个成功女人的支持的……”

  严语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于国峰也不回答,只是朝隔离区那边使了一个眼色,严语放眼一看,蒋慧洁正从里头走出来,手里提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密封箱。

  “她这是干嘛?”

  “她与齐院长是最先接触感染者的医务人员,取样工作是由他们来完成的,从疫区采集的样品需要送回市里化验分析,你家蒋慧洁同志也是其中一个……”

  于国峰总喜欢拿蒋慧洁来打趣严语,他也懒得跟于国峰开玩笑,当即朝蒋慧洁走了过去。

  蒋慧洁见到严语,也是头疼,视若无睹,转身就要上车。

  “喂,别啊,怎么见着我就跑!”严语一把拉住她的白大褂,蒋慧洁甩开,还怕脏一般掸了掸衣袖。

  “严语同志,请注意你的作风,大庭广众,别拉拉扯扯……”

  蒋慧洁说得大声了一些,车厢里等待的防疫同志便大声问了一句:“蒋慧洁同志,需要帮忙吗?”

  蒋慧洁也有些尴尬,朝那位男同志说:“这是我弟,闹着玩呢,抱歉哈。”

  蒋慧洁身材高挑,气质冷艳,长得又漂亮,那位男同志也想“英雄救美”,没想到却是一场乌龙,也就呵呵两声,不再说话了。

  “我可不是你弟……”严语知道,蒋慧洁的弟弟已经死了,很多时候,蒋慧洁都将弟弟的影子投射到严语的身上,对严语有着另类的关心。

  严语希望能成为她的朋友,但绝不是她弟弟的代替品。

  蒋慧洁将严语拉到一旁来,忍不住解释了一句:“那还不得怪你,你有话说话,拉拉扯扯做什么,你见哪个……哪个朋友之间会拉拉扯扯,说你是我弟,别人才不会……不会误会……”

  严语对蒋慧洁自是不会气恼,但眼下有求于她,又怕她不答应,就故意生气说。

  “哼,怕别人误会,行啊,以后在你面前,我都是个弟弟,成了吧!”

  这就有点小情侣之间故意赌气的气氛了,蒋慧洁心里却有点着急,反倒更像惹恼了女友的糙汉子,不知道自己错了哪里,也不知道该如何哄女友。

  “我……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几个意思!”严语也没想到蒋慧洁会这么慌乱,心说有戏,便继续演起来。

  “我真没那个意思,拉拉扯扯确实不好……说你是我弟,才没有……”

  “是你弟就可以拉拉扯扯了对吧?”严语邪恶一笑,就要伸出“魔爪”去拉蒋慧洁。

  后者红了脸,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但也仅仅只是一步,就停下了。

  “你……你怎么跟小孩一样的,别……别闹,这样影响不好,我还要去市里,你赶紧走吧……”

  严语嘿嘿一笑:“我姐要去市里,我这个土包子弟弟当然要跟着去见见世面了!”

  “我是去工作,你跟着去干什么!”蒋慧洁也有些哭笑不得,严语却一本正经,指了指自己的脸。

  “这里都成隔离区了,我总要找个地方看看我的脸吧,要是毁容了,往后讨不到媳妇,你这个姐姐负不负责?”

  “我负责?我负什么责……”

  “再说了,就算你脸皮都没了,那个小寡妇也不会嫌弃你……”蒋慧洁酸溜溜地说道。

  她也是无心,但小寡妇三个字可不是什么好话,见得严语沉默,她也知道自己说错话,当即说:“算了,是我说错话,你等会!”

  她转身便走到车头,与副驾驶上的人说了几句,那人探出头来,看了严语一眼。

  严语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来,那人也就微微点了点头。

  蒋慧洁脸上带着些许兴奋,也不消她多说,严语嘿嘿一笑:“谢谢姐姐。”

  蒋慧洁也笑了:“姐你个头!还不快上车!”

  严语也不啰嗦,爽快地上了车。

  车厢里那个男同志似乎对蒋慧洁很上心,一上来就很热心地问东问西。

  “慧洁同志,我看你弟弟长得很帅气啊,跟你挺像的。”

  严语不由暗赞,这小哥是个会说话的,这马匹拍得毫无痕迹,表面上是夸严语,实则是在赞蒋慧洁长得漂亮了。

  蒋慧洁也不知道是不领情,还是没反应过来,朝那男同志说:“你厉害啊,绷带绑了半边脸,你都能看出他帅气。”

  男同志也不觉尴尬,估摸着以为蒋慧洁没明白,又加大了火力,更加直白地说。

  “是看不到,不过慧洁同志长得这么……这么漂亮,弟弟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同一个妈生的嘛……”

  这就非常的“露骨”了。

  虽说蒋慧洁曾经留学,不是那么封闭的女孩子,但环境不同,说话的分寸也需要把握,这男同志此时的话语,已经算是非常出格的了。

  许是意识到男同志对自己的追求意向,蒋慧洁并未羞涩,反倒有些生气,竟突然挽住了严语的手臂。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只说他是我弟弟,可没说是同一个妈生的。”

  男同志也有些尴尬,但仍旧没有放弃,就好像较劲一样,一定要把这个马匹拍成功!

  “同父异母啊,那你们的父亲应该是个大帅哥了。”

  蒋慧洁更加的烦躁,不客气地说:“我跟他是异父异母的姐弟!”

  “异父异母?”男同志也被噎住了,下意识问了一句:“异父异母也叫姐弟?”

  蒋慧洁似乎释放了顽皮的天性,这个冷艳的姑娘竟是开始睁眼说瞎话了。

  “他是我家收养的,当然是异父异母了。”

  男同志适才颇为失望,见他们举止亲密,又异父异母,心中已经很是不爽,此时听说是收养的,也是如释重负一般。

  拍马屁的心又熊熊燃起:“这也是有道理的,我听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长相也会渐渐变得差不多的……”

  这已经是在“牵强附会”“生拉硬扯”,这男同志为了拍个马匹,也实在是不容易。

  不过无论严语还是蒋慧洁,都看得出来,这人的套路怕是“死缠难打”,往后蒋慧洁可就麻烦了。

  蒋慧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挨到了严语的肩膀上,有些羞涩地朝那男同志说。

  “你说的这个情况,应该就是人家常说的夫妻相吧?”

  “夫……夫妻相?你们……你们……”

  男同志彻底沉默了下来,蒋慧洁似乎要将戏码演到底,并没有松开挽着严语的手,只是嘴角翘起,强忍着笑意,若不是这男同志还坐在对面,只怕她要笑破肚皮了。

  严语也没想到,素来高冷的蒋慧洁,会这么逗弄这个男同志,但还真别说,她调皮起来,可比正儿八经的时候,可爱太多了。

  不过那男同志可就有点受不了,小声嘀咕着骂了一句:“无耻!”

  他本只是无声发泄一下自己的失望,没想到却让蒋慧洁听了去,她当即怒道。

  “怎么还骂人了!你这位同志思想不要太肮脏,瞎想什么啊都是,我弟没满岁就进我家,比亲弟还亲,请你不要在用你那龌蹉的脑子,猜测我俩纯洁的亲情!”

  男同志只好道歉,也亏得此时车子在哨站停了下来,男同志便借口上厕所,逃下了车。

  严语稍稍偏头,便见得他溜到车头去,也不知道与副驾驶那位领导说了些什么,灰溜溜走了,直到车子发动,都没再回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