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八十七章 红色暴雨

第八十七章 红色暴雨

  王国庆可不是洪大富,他的抗击打能力没那么强悍,被一脚踢飞回来,狠狠砸在玻璃墙上,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知觉,再没能起来!

  洪大富如同一头发怒的病虎,助跑三五步,一脚踏在墙上,高高跃起,一拳当头砸下!

  神秘人抬起头来,此时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旧军衣,面上戴个口罩,头上戴着手术帽,只露出一双鹰隼般的眼睛。

  面对洪大富如此大开大合的攻势,神秘人没有半分畏惧,反倒露出一丝欣赏,眼中满是好斗的兴奋,一掌便抓了过来!

  洪大富的拳头从他面门错开,神秘人一把摁住洪大富,竟如抓了一个轻飘飘的布偶,将尚未落地的洪大富凌空便锤在了地上!

  严语没见过高空坠落的惨状,但此时的洪大富,发出的撞击声,就如同一个人从十八楼摔到地面一般!

  洪大富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口鼻耳朵流出血水,两只眼睛充血鼓起,就好像下一秒就要爆开!

  神秘人今番来势汹汹,仿佛上一次的枪伤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严语也被他的雷霆手段给好生震慑了一番,心头惊骇,手脚发抖,但见得神秘人往监护室去,严语没有半点犹豫!

  监护室外头有一辆器械车,车上载着监护仪之类的仪器,严语一把抓住车腿子,将整辆车都抡了出去!

  神秘人的眼神依旧犀利,气势如虹,无可阻挡,他的身形更似鬼魅一般飘忽,稍稍闪身便躲过了车子,快步而来,伸手要抓严语胸膛!

  严语见过洪大富的下场,若是被他抓住,还不知结果如何,当即后退了几步。

  然而神秘人却停了下来,一只染血的手,如铁箍一般抓住了他的左脚踝!

  洪大富抬不起头来,鲜血从他身下流淌出来,他完全是下意识抓住了神秘人的脚。

  见得这一幕,严语也是心头滴血,他的脑海之中,闪现过无数个画面,都是这神秘人万般冷血残忍,要么一脚踩断洪大富的手,要么一脚踩烂他的脑袋,就像踩踏一个熟透的西瓜!

  “别杀他!”情急之下,严语只能大声喊了出来。

  神秘人看了看严语,蹲了下来,一根接一根掰开了洪大富的手指,而后拍了拍洪大富的肩头,低声说:“你尽力了,保住命吧。”

  这还是严语第一次听到神秘人的声音!

  也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充满了一股神奇的力量,温和沉重,没有半分戾气,就像隔壁家慈祥睿智,历经一世沉淀的可敬老人!

  严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神秘人对自己真的会格外留情,说不定能劝说他“改邪归正”!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涌起,就被彻底打碎了!

  神秘人嘲讽一般看了严语一眼,而后抓住洪大富的后领,轻轻吸了一口气,竟是将洪大富扔了出去!

  奄奄一息的洪大富砸在了王国庆适才砸出来的裂痕上,玻璃墙终于支撑不住,哗啦啦碎裂开来!

  在灯光的照耀之下,如同撒开万千颗碎钻,发出清脆的声音,洪大富像个破枕头,滚落到监护室的地板上,身子抽搐,指尖轻颤,片刻就没了动静!

  严语彻底惊呆了!

  转变实在是太快,适才还想着神秘人会手下留情,下一刻希望就被彻底打灭。

  除了恐惧,随之而来的是愤怒!

  严语的体内似乎有股力量被激发了出来,模糊了他的理智,四处已经没有能拿在手的器物,严语嘶啦一声将无菌衣扯开,兜头盖脸丢向了神秘人。

  无菌衣在半空中铺展开来,严语早已欺身而上,一拳打了出去!

  靠着无菌衣遮挡视野,严语一拳打在了实处,拳头过电一般发麻,虽然隔着无菌衣,但这一拳必是击中了的!

  然而当无菌衣落下,严语却绝望了。

  神秘人极其精准地抓住了严语的拳头,将无菌衣往严语头上一撩一包,严语陷入了短暂的黑暗之中!

  他下意识要后退,但拳头被死死抓住,就像被焊死在水泥里一般,根本无法抽离!

  只是眨眼的功夫,下腹传来剧痛,就仿似肠子全都绞在了一处,又被绞肉机一寸寸绞烂!

  “嘭!”

  严语的后背砸在了监护室的金属门框上,整个门框都严重变形,严语感觉自己的脊柱碎成了好几截!

  神秘人走到严语的面前来,就好像看着一条可怜虫,但他终究没有对严语下死手,而是一步步走进了监护室。

  他就好像踢开一条死猫一般,将洪大富踢到一旁,而后走到了傅青芳的床边。

  严语想要站起来阻止他,尝试了几次,手脚发麻,不听使唤,根本就无法动弹,一口气提不上来,如同坠入了梦魇之中,想要呼喊,却如何都喊不出声来。

  神秘人很快就走了出来,严语也没法看到监护室里头的状况,但嗡嗡的耳朵,还是听到原本滴滴作响的监控器,此时发出了持续的长鸣,傅青芳应该是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整个过程也就短短几分钟,神秘人再度走出来,这次没有半点停留,径直往门口走去。

  眼看着要出门,他却又停了下来!

  严语艰难地抬起头,模糊的视野之中,一袭白衣蒙上淡淡的光晕,如同下凡的天使。

  蒋慧洁手中端着治疗盘,穿着无菌衣,就这么站在监控室的门外。

  严语并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她显然是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傻了!

  神秘人伸出手来,在治疗盘里翻了翻,拿起了一把小小的手术剪来。

  蒋慧洁浑身发抖,也不敢说话,神秘人却似乎来了兴趣。

  “你打算给他换药,那就进去吧。”

  蒋慧洁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神秘人却是将手术剪轻轻放回到了治疗盘上,就好像鼓励着自己第一天上班的孙女儿,就好像给第一次约会的孙女儿打气一样。

  “去吧,去吧,没事的。”

  神秘人让到一旁,蒋慧洁有些木然地尝试着走了进来,见得神秘人果真没有阻挡,便颤抖着跑到了严语的跟前来。

  “严语!”

  蒋慧洁有些说不出话,双手颤抖,眼泪不自觉地滑落着,她捧起严语的头来,却发现严语耳朵在流血,鲜血染了她一手!

  严语的心中没有半点庆幸,因为他刚刚才见识过神秘人是如何对待洪大富的!

  他不会对蒋慧洁“法外开恩”,他不会区别对待蒋慧洁,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象!

  他用力地摇着头,想让蒋慧洁快躲起来,但又喊不出声来,只能颤抖着手,抓起了那把手术剪。

  正当此时,一道高大的人影出现在蒋慧洁身后,笼罩了她整个身子!

  他的阴影投在了严语的脸上,就好像要碾碎人间的巨魔!

  他弯腰下来,在蒋慧洁的耳边说:“你喜欢他,是不是?”

  蒋慧洁已经没法说话,只是颤抖着点头,这已经是她的本能反应了。

  “很好,这就很好啊……”

  “你想不想知道他喜欢你多一点,还是林小余多一点?”神秘人就好像在探听孙女儿的恋情,似乎对少女那点心思很感兴趣。

  然而严语的心中却涌起极大的危机感!

  蒋慧洁又点了点头,神秘人似乎很满意,仍旧在蒋慧洁的耳边说:“好,能面对自己的内心,是个诚实的孩子。”

  “不过……人生之中有意义的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心疼你,那么,也付出一点代价吧。”

  听得付出代价这几个字,严语已经意识到不对了!

  尚未反应过来,神秘人已经将严语手中的手术剪给夺了过去!

  与其说是夺走,不如说是拿走,因为严语此时浑身疼痛,手脚无力,根本就没办法拿稳那把剪子!

  他就像是恐惧魔王一般,死死将蒋慧洁震慑着,他慢慢张开了剪子,甚至用指肚试了试剪子的锋利程度!

  蒋慧洁不敢回头,她看不到神秘人的眼神和动作,但严语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就这么张开剪子,试过了锋利程度,便将剪子的刃,轻轻贴在了蒋慧洁的脖颈上。

  冰冷的剪子让蒋慧洁身子一紧,整个人都僵住,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落。

  严语的嗓子眼被淤积的气血堵住,根本无法发出半点声音,他也再没有能力阻挡神秘人。

  他只是无声落泪,用自己的表情,用自己的眼神,来乞求神秘人!

  “你这样就不好了,千万别求人,一旦求人,自己就再没法赢了。”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而后便轻轻将剪子从左往右划拉了一下!

  他就像在手术台边钻研了一生的主刀医生,手指没有半点颤抖,刀线笔直,细细的红线在蒋慧洁雪白的脖颈上延伸,而后渐渐变粗,最后鲜血喷薄而出!

  严语的视野中就像下了一场红色的暴雨,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依稀能看到蒋慧洁捂住脖颈,张大着嘴巴,却叫喊不出声音。

  他心如刀绞,悲痛欲绝,却又无法动弹,这种感受,就好像被丢到炼狱之中,饱受几千年的折磨!

  在陷入昏迷之前,他唯一记得的,是神秘人离开之时,留在地板上的血脚印。

  一步,两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