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九十一章 病人七号

第九十一章 病人七号

  专家们会诊的这些天,严语尽力在配合,也不知道是专家们的会诊起了效,还是别的原因,严语的伤势恢复速度竟是出奇的快。

  对于严语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苦事,因为专家们认为这种程度的恢复速度,根本就不科学,少不了又要把严语当成小白鼠研究起来。

  这天也是奇怪,专家们就好像约好了似的,都不来了。

  严语也乐得空闲,瞅准了机会就打算偷溜出去。

  他早已向于国峰打听清楚蒋慧洁与洪大富等人的病房号,今天正好去探望一下。

  不过严语也没有穿着病号服,而是换上了自己的衣裳。

  因为这些天他已经成了“名人”,除了那些个专家,病房外头无时无刻不是人头攒动,人人都想见一见他这个“疯狗”,甚至还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病人7号”。

  因为他受伤之后,病号就是7,虽然已经极力在保护严语的隐私,并没有泄露出姓名之类的具体信息,但八卦之心人人都有,大家很快就都知道他的病房。

  很多人都认为严语拥有超人的能力,一些小报纸和厕所杂志更是传得神乎其神,以致于每天过来“朝圣”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有些狂热的年轻人,不惜硬闯进来,就为了亲眼见一见这个病人7号。

  最近甚至传出一种说法,说严语这个病人7号是军方改造出来的超级战士,加上专家会诊团进进出出,竟也传得有鼻子有眼。

  虽然几次换了病房,但每次都很快被人找出来,医院方面也加派人手,可谓“严防死守”。

  而官方报纸几次出面辟谣,非但没有浇灭这些人的八卦之心,反倒被人认为是“欲盖弥彰”,这也给严语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专家们也是脑壳疼,最后在医院方面的支持下,将手术室旁边一个闲置的消毒室暂时改成了一个“单间”,才把严语“藏”了起来。

  虽然不像前几天那样有人在外头“看守”,但医院方面还是强烈建议严语不要走动,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骚乱与麻烦。

  严语换了衣服之后,先打开门张望了一番,发现没人在外头,才溜了出来,没想到才刚刚到了走廊这边,就让孟解放给逮了个正着!

  “孟队,我想去看看王国庆几个……”在孟解放面前,严语也不需要隐瞒。

  孟解放自是不会阻止,只是当下朝严语说:“先别急,外头有个人要找你,说是有东西要交给你。”

  “有人找我?”

  严语有些讶异起来,因为最近麻烦不断,来找严语的人实在太多太多,甚至有人冒充严语的亲戚等等,但几乎都被拒之门外了。

  孟解放没有将这个人打发走,应该是身份有些特殊,但绝不会是熟人,因为严语的朋友并不多,来探望自己的无非就是林小余这几个,但消息应该没有传回老河堡,就算传回去了,交通不便,加上林小余又拖着两个孩子,也不可能上来探望。

  严语也懒得费脑子,既然过了孟解放这一关,那就见一见了。

  跟着孟解放过了走廊,便做贼也似地溜进了医生值班室,里头的医生护士起初还不觉意,认出严语之后,一个个也都偷偷看着严语。

  他们都恪守着自己的职业道德,并没有像外头的人那么狂热,但他们是亲眼见识到严语那场“狂暴”的人。

  一些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小伙子,下班之后,脱掉了白大褂,也会借机会进来向严语问东问西,不过最后都失望而归罢了。

  多亏这些白衣天使照顾着自己,严语也不会感到厌烦,只是从中也能看出,专家会诊团应该是对自己的诊疗过程进行了保密,否则这些内部医务工作者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值班医生干咳了两声,用眼神镇住了“蠢蠢欲动”的医务人员,严语也感激地朝他点了点头。

  孟解放很快将人带了进来,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你就是严语?”

  “是,您是?”

  “我是蒋慧洁的大学同学顾敏芝,在同和鉴定所工作……”这姑娘穿着简约,英姿飒爽,气度干练,看起来应该与蒋慧洁很合拍。

  “鉴定所?”蒋慧洁的同学来找自己,严语确实有些出乎意料,但听说鉴定所三个字,严语就有些警惕起来了。

  也难怪孟解放会放她进来,原来是鉴定所的。

  “慧洁……”这同学姑娘正要开口,严语赶忙抢先说:“孟队,我能不能跟顾同志私下……私下谈两句?”

  孟解放和于国峰一样,知道严语跟蒋慧洁之间不像表面那样争争吵吵,顾敏芝是蒋慧洁的大学同学,眼下又找过来,关系应该不错,说不定有些什么私事要聊,也是人之常情,他也就点头,朝值班医生问说:“医生同志,注射室能不能暂时借用一下?”

  值班医生正为同事们偷看严语而烦恼,当着面又不好骂,不骂吧又没法专心工作,还巴不得赶紧把严语赶走,当即便点头应承了。

  注射室是个半封闭的小隔间,不过外头都是人,顾敏芝和严语也不会显得尴尬。

  里头有张病床,外加一把凳子,两人也都默契地不客套,都这么站着。

  人好歹是个姑娘家,严语也不好独处太久,便开门见山地问:“敏芝同学,是不是鉴定结果出来了?”

  顾敏芝松了一口气,从挎包里取出一份档案,递给了严语:“是,因为我见不到蒋慧洁,所以只能送到你这边来……”

  其实听到鉴定所三个字之后,严语就已经知道了顾敏芝的来意,这也是他要私下与她交谈的主要原因。

  因为他知道,蒋慧洁必定是委托她这位大学同学,帮她鉴定纯阳剑上的指纹了!

  蒋慧洁是个心思缜密又有专业精神和职业操守的人,她知道私藏这把剑不是她该做的事,私自鉴定更是违背了她的职业操守。

  而且在所里鉴定的话,报告是必须存档的,这样一来,她也没法守住严语的秘密。

  所以严语推断,这家同和鉴定所,应该是第三方机构,顾敏芝来到这里的意图也就显而易见了。

  “麻烦您了……”严语对纯阳剑的指纹鉴定结果,自是非常感兴趣的,此时的心情也很紧张。

  但当他准备要打开档案之时,手却停住了。

  “你刚才说,你见不到蒋慧洁?”严语皱起眉头,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顾敏芝也是一脸担忧:“是,我一路打听过来,她在监护室,但目前还不能探视……”

  “不能探视?”严语的心情越发沉重。

  早先于国峰跟他说过,蒋慧洁只是伤了表皮,并没有损伤动脉,这样的皮外伤,应该比严语的伤势更轻,也更容易恢复。

  其实严语这些天都期待着蒋慧洁能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仍旧像以前一样争争吵吵。

  可现在看来,蒋慧洁的情况应该比实际情况更加的严重!

  或许于国峰是为了让他安心接受治疗,才故意隐瞒了蒋慧洁的伤情?

  而且顾敏芝刚刚也提到,蒋慧洁仍旧在监护室当中,如果是一般皮外伤,根本不可能在监护室里住这么久吧!

  想到这些,严语也就暂时没心思去查看那个鉴定结果了,而是朝顾敏芝说:“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顾敏芝眉头紧皱,摇头说:“我试过了,他们就是不让进……”

  严语有些气恼起来,紧握拳头说:“你跟我去,他们不让进,我就是硬闯也要进去,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她!”

  顾敏芝一直担心蒋慧洁,听得严语这么说,也是心头温暖,由衷地说了一句:“她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而且是个死脑筋,从来不会打破自己的原则……”

  “这次他为你破例,不惜让我帮忙,看来……她没看错你……”

  严语有些愕然,也有些感动,心头那股子怒气更盛,走出注射室,就朝孟解放问说:“蒋慧洁到底怎么了!”

  孟解放大吃一惊,表情根本掩盖不住,只是支吾着敷衍:“她没事……过两天就出来了……”

  严语也不吃这一套:“那我现在就去看看她!”

  孟解放大惊失色,赶忙阻拦说:“别啊,医生叮嘱她要好好休息,你现在过去打扰她,不利于恢复,还是过两天,过两天吧……”

  “孟队!”严语气恼之下,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值班医生赶忙抓起电话,医务人员似乎又想起了那个恐怖而血腥的晚上,对严语的好奇瞬间又变成了惊恐!

  孟解放还在为难之时,严语已经带着顾敏芝往监护室那边去了,孟解放赶紧追了出来。

  “严语你别冲动,你听我跟你说……严语!”

  此时的严语可不听这些,脚步越来越快,眼看着重症区就在前头了,没想到于国峰就守在外头!

  难怪于国峰这几日都不见人影,原来守到了蒋慧洁这边来。

  见得于国峰在此,严语心中就更是担忧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