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九十二章 无法体会

第九十二章 无法体会

  见得于国峰守在重症区,严语的心头涌起一股不安来,后者似乎也有些心虚。

  “你怎么来了?”

  严语没有拐弯抹角:“我来看看蒋慧洁和洪大富。”

  于国峰呵呵一笑:“没事的,你赶紧回去,让人看到了又惹来麻烦,这里有我看着呢。”

  严语皱起眉头:“不是说快康复了么,怎么还在重症监护?怎么还需要于队你看着?”

  于国峰的脸色难看了起来,沉默了片刻。

  “这不是怕凶手会卷土重来么,况且他们的亲属都没来,我身为队长,应该在这里守着的……”

  对于这个借口,严语可并不认可,照着众人相传,那凶手可是被严语揍得够呛,短时间内哪里还敢来。

  至于亲属没来之类的,严语就更是不信,若于国峰守着洪大富,那还说得过去,蒋慧洁是个女同志,即便亲属没来照顾,也有护士照顾,于国峰一个大老爷儿们,守在这里实在没道理。

  严语也懒得跟他耍嘴皮子,指着顾敏芝说:“辛苦于队了,这位顾敏芝同志是蒋慧洁的朋友,正好过来看看她,我们就先进去了。”

  “别啊……现在她……刚好睡着……”

  “不碍事,我们就在旁边看一看。”严语近乎无礼地打断了于国峰,便快步走了进去。

  于国峰只是轻叹一声,伸出手来,但终究没再阻拦。

  严语走在不算很长的走廊上,越是靠近那间病房,心头就越是紧张。

  当他来到病房前,隔着玻璃,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蒋慧洁,周遭的监控机器,口鼻上以及身上插着的管子,所有的这一切,都说明蒋慧洁的状况并没有于国峰所说的那么好。

  “你们是干什么的,这里是重症监护室,怎么能随便进来!快出去!”

  一名护士从旁边的小房间急忙走了出来,阻拦了严语二人。

  顾敏芝也是个心细的,知道严语出面的话并不是很方便,就赔笑说:“里面是我的好姐妹,我们就是想看看她……”

  护士打量了一番,又朝门口看了一眼,严语稍稍扭头,见得于国峰露出半个头来,似乎在朝那护士点头示意。

  护士也就勉强应了一句:“那你们可要快一点,她的情况刚稳定下来,无菌衣就不用穿了,鞋子得换,别在里头待太久,也千万别乱动仪器。”

  顾敏芝赶忙道谢,严语照着护士的指示,换上了干净的拖鞋,这才走了进去。

  蒋慧洁的脸色很苍白,人也瘦了好多,颧骨都凸了出来,眼窝深陷,能看到皮肤下青色的血管,脖颈处缠着纱布,氧气罩的水雾忽隐忽现,可以看到她呼吸的频率并不快。

  见得此状,顾敏芝当下就落了泪,一旁的护士也于心不忍,毕竟是女人,心头软了,就安慰说:“她已经脱离危险,过几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去了,别伤心了……你这样吵醒了她反倒不好的……”

  顾敏芝生怕吵到蒋慧洁,也不敢再哭,但一看蒋慧洁的脸就忍不住掉眼泪,站了一会儿就走到门外去,不敢再看。

  护士许是觉得严语是蒋慧洁的对象,摇头叹了口气,也退到了外头去。

  严语想起凶手在他面前割喉的场景,再看到蒋慧洁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难受到了极点。

  凶手之所以割喉,目的是为了刺激严语,可以说若不是因为他,蒋慧洁根本不会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只有仪器的声音单调枯燥而有节奏地鸣响着,严语不由想起了前些天他看到的一个场面。

  他低低地朝蒋慧洁说。

  “那天,我先偷溜出来……看看你……”

  “到了走廊,看到一对小夫妻,应该是在排队候诊,脸上笑着,低低聊着,想来是谈起以后抚养孩子的幸福日子……”

  “他们的穿着并不算光鲜,但笑容很满足,很……很让人羡慕的……”

  严语微微笑了起来,似乎小夫妻的笑容格外珍贵。

  “后来,有个护士走了出来,说是医院里新来了一样设备,能让男人感受一下女人分娩的痛苦,她们正在寻找调查对象,就问那些孕妇愿不愿意让她们的老公试一试。”

  “孕妇们都笑了,觉得很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太相信,护士就拿出一条腰带来,解释给他们听……”

  “很多孕妇都有些幸灾乐祸,想着丈夫如果体会了这种痛苦,往后应该会更加疼爱自己,不少当场就填了表格。”

  “也有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丈夫的脸色,最后只是沉默……”

  严语轻轻吸了一口气:“轮到了那对小夫妻,妻子听明白之后,却果断地摇了摇头……”

  “护士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她说……”

  “她说……他也没让我体验他身为一家之主,养家糊口的辛苦,他整天在外面奔波操劳,我也没法体会……”

  “那个男人啊,当时只是懵了,而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但我看到,后来他自己一个人,跑到卫生间里洗脸,对着镜子哭得一塌糊涂……”

  说到这里,严语停了。

  过了许久,他才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朝蒋慧洁说。

  “我想啊……躺在这里的,如果是我,那就好了……”

  他本来只是想跟蒋慧洁聊聊天,而这段见闻,也是他这么多天以来,唯一记住的一段,印象尤为深刻,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忘记。

  明明是一对小夫妻的事,他知道跟蒋慧洁这么说起,并不是很合适,但他就是想聊一聊。

  说完之后,严语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垂下头去,手就撑着额头。

  直到他想站起来离开,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放在了他的手背上。

  严语猛然抬起头来,见得蒋慧洁微微睁开了眼睛,朝他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见得蒋慧洁醒来,严语也是欢喜,她的手本就纤细修长,如今就更是像竹枝一般。

  严语抓住她的手,在掌心里捂了捂,只是短短片刻,又放进了被窝里,用被子盖了起来。

  蒋慧洁似乎想说话,不过她的嘴里还插着管子,稍稍动一动,眉头就皱了起来。

  严语赶忙将食指放在嘴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朝蒋慧洁说:“快点好起来吧,我这个异父异母的臭弟弟,还等着跟你吵架的……”

  蒋慧洁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似乎安心了,此时顾敏芝似乎也见到了,快步走了进来。

  “醒了?”

  严语点了点头,起身让位给了顾敏芝,后者伸手到被窝里,握住蒋慧洁的手,强忍着哭泣,跟她说起话来。

  严语也不打扰她们,便退了出去,找到了门口的于国峰。

  “到底怎么回事?”

  于国峰知道瞒不住,就朝严语坦白了。

  “那凶手并没有割破她的颈动脉,脖子上只是皮外伤,但她本身有很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惊吓过度的情况下,诱发了心脏病,差点就没救过来……”

  “当时你的情况也不好,所以就没有告诉你,她也是昨晚才脱离危险的……”

  严语也知道自己错怪了于国峰,颇有些歉意,但话未开口,于国峰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都没事就好,已经是万幸了。”

  严语也就不再扭捏,朝他问说:“洪大富和王国庆呢?”

  于国峰笑了笑:“都没事,王国庆的肋骨断了几根,已经转到普通病房去了,洪大富是老战士了,现在也不知躲哪个厕所里抽烟呢……”

  在医生们的眼中,严语的康复速度已经算是“奇迹”,已经将他当成“怪胎”在研究。

  但在严语看来,洪大富的抗击打能力才真叫怪胎级别的!

  “我先去看看他们。”

  “我带你去吧。”于国峰这么一说,严语赶忙摆手:“不用,你留在这里吧,一会儿替我送一送顾敏芝……”

  严语还捂着那份鉴定报告,于国峰随行的话,他也怕被眼尖的于国峰给察觉了。

  好在于国峰没说什么,点头应承下来,严语也趁势离开了重症区。

  到了卫生间,严语闷头就走了进去,取出那份鉴定结果,细细看了起来。

  其实他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指纹的保留时间是非常有限的,除非在特定的环境当中,否则短的保存三五日,长的也就三五个月。

  而且保留时间与材质也有直接关系,如果是纸张之类的,保留时间也会长一些。

  空气湿度和温度等等,也都会影响保留时间的长短。

  这纯阳剑也不知在那里放了多久,上面应该是不会留下什么指纹,严语起初拜托蒋慧洁帮他保管,也只是觉得她能够利用职务之便,顺便帮她检测一下。

  谁想到蒋慧洁这么固守原则,并没有利用职务之便,而是委托给了顾敏芝。

  即便如此,严语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

  然而当他打开鉴定结果之时,却着实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或者说,惊愕!

  这巨剑上面竟然保留有新鲜的指纹!

  这些指纹自然不可能是严语的父亲留下的。

  但也说明,除了严语之外,起码是近期,还有别人,进入过那个地方,碰触过这柄剑!

  而指纹竟然还是一个熟人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