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零零二章 心理医生

第一百零零二章 心理医生

  /

  对于如何提出关键问题,严语确实费了一番功夫。

  蒋慧洁也意识到严语此行的目的,或者说,从她将地址告诉严语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了。

  她伸手轻轻敲了敲严语的手背,示意严语不需要顾虑太多,想来也是早就想好了答案。

  对于她毫不隐瞒的态度,严语也放心了不少。

  正要开口,身后传来脚步声,却是关锐来了。

  “你要问什么,我回答你就好。”

  关锐此言一出,严语反倒有些讶异起来。

  “你也知道?”

  “是。”

  “因为东西都是我交给她的。”

  看来关锐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既然是这样,那就咱们聊聊吧。”

  关锐摇了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好聊,鞋子不是案发之时找到的,而是发生疫情之后,清理张教授的房间,从里面找到的。”

  “张教授?”严语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

  “是。当时防疫应急小组还没有下来,我就抢先交给了蒋慧洁,让她帮忙检验,排除了危险性,才做刑侦检测。”

  “这么说,张教授说了谎?”严语还记得,根据徐傲当时的描述,有人袭击了他,抢走了鞋子,谁能想到鞋子最终会在张教授手里?

  关锐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法确定,毕竟张教授昏迷不醒,无法取得口供,不过……”

  “不过根据现场调查来看,鞋子与一些机密文件放在一起,应该是张教授主动藏匿起来的,旁人怕是无法打开保险柜,也就没有了栽赃他的嫌疑。”

  “张教授为何藏起这只鞋子?”严语顺着思路想了想,关锐却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认为他是在保护你。”

  “保护我?”

  “对,因为除了鞋子,你应该也发现了,还有不少物证,基本上可以判断,他将现场中关于你的一些东西,都藏了起来。”

  严语沉思片刻,摇头反驳:“张教授并没有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他甚至没有去过现场,又怎么能收集到这些东西?”

  “再说了,抵达现场的没人比我更早,除了我,应该没人比技术科的同志更快了……或许这些东西并非他所藏,又或者是他后来收集的?”

  关锐坚持己见说:“不,不会的。”

  “技术科的同志绝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物证,如果他是后来才去的现场,估计毛都捡不到一根。”

  他变得有些谨慎,几次欲言又止,但到底还是开口说:“其实你刚才说的也不对,还是有人比你更早出现在现场的。”

  “谁?”

  “凶手!”

  “凶手?你认为张教授会是凶手?我跟凶手交手这么多次,那人绝不会是张教授,而且张教授得了疫病之后,凶手仍旧继续出现,这并不合理。”

  关锐挑了挑眉:“那是因为受了你的影响,咱们从一开始就断定凶手只有一个人,如果凶手是两个人,就能做到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案件脉络就更容易梳理清楚了。”

  “两个人?”想起张顾霖与自己不辞辛苦地寻找水源,严语也是迟迟不愿接受这种推测。

  关锐也察觉到严语的情绪变化,此时说:“即便他不是凶手,能拿到这些东西,也足以说明他跟凶手脱不了干系,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吧?”

  关锐盯着严语,神情冷峻:“关键问题不在这里,而是要问,不管是张教授还是凶手,为什么要把关于你的东西都藏起来?”

  严语心头一紧,眉头皱了起来:“你还怀疑我?”

  关锐没有躲避严语的目光:“或许督导组并没有想错,所谓旁观者清,他们虽然晚来了一些,但站在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或许比我们这些当局者更加的清楚!”

  “可我没有动机……”严语正要说出这句话来为自己辩解,可到了嘴边,他又咽回了肚里。

  因为他记起了罗文崇对他说过的一段话。

  或许在文学作品里头,作案动机是破案的关键,但在现实生活中,证据才是首要。

  严语确实没有动机,但关于他的这些证据,都被好好地收集到一处了!

  就好像幕后之人在印证罗文崇这句话一般,既然找不到严语作案的动机,那就收集他的证据!

  从这方面来说,张教授将这些东西藏起来,确实可以说是在保护严语,否则这些东西足以将严语列为第一嫌疑,这一点,关锐并没有说错。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严语看着关锐,认真地问。

  关锐也认真地回答:“你知道我的,我当然会竭尽全力调查,虽然你参与了不少事情,但你别忘了,打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第一嫌疑人!”

  严语当然知道,这种事情没法用嘴去辩解,只好苦笑着说:“那就只能祝你调查顺利了。”

  关锐对严语的态度也不会诧异,更不会气恼,只是伸出手来,朝严语说:“也祝你早日摆脱嫌疑。”

  严语微微一愕,而后表情严肃地与他握了握手。

  病床上的蒋慧洁眉头紧皱,似乎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但或许她也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严语朝她微微点头:“好好休息。”

  回到病房之后,严语不得不认真思考起来。

  他将蒋慧洁的行李箱放在了傅卓玉那里,照着这个形势,必须尽早取回来,否则纯阳剑被发现,自己更加说不清楚。

  而且自己发现了鞋子,这条线已经暴露,关锐必然会回去取走其他证物,一旦发现行李箱不见了,就会追查到严语这里来,毕竟房东太太的嘴巴可不牢靠。

  即便他找不到行李箱,单凭房东太太的供述,严语陪同督导组慰问傅卓玉等人之际,趁机偷溜出去的行为,也会被关锐知晓。

  何书奋还在调查严语的回执,张教授那边也需要去调查,神秘凶手仍旧逍遥法外,秦大有和大小双的危机仍旧没有解除,所有的事情都亟待解决。

  然而严语自己的麻烦也不小,关锐盯上自己不是一两天,此番又再度重点“关照”严语,必定是寸步难行。

  而督导组这边,随着严语的身体状况快速康复,拘留严语也被提上日程,严语反倒希望自己不要太早出院了。

  因为一旦出院,就会被限制自由,届时就什么事情都没法去做了!

  严语身体上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如今要等精神科专家的诊断报告,一旦报告证明严语没有问题,就只能出院了。

  如此一想,严语倒是在考虑,要不要装疯卖傻,拖延几天再出院。

  当然了,在专业的精神科以及心理医生面前,想要装疯卖傻并不容易,严语也不喜欢用这样的手段。

  正寻思之时,一名医生走了进来。

  她虽然穿着白大褂,但脚下却是一双高跟鞋,高跟鞋再往上则是肉色的袜裤,这在市里并不多见,尤其是医务人员普遍朴素严肃的装束要求,她这样的着装实在有些惹眼。

  这位医生没有戴口罩,能够看到她精致的五官,头发盘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干练又典雅,胸前捧着一堆表格,就好像严肃的外语老师。

  “你是严语?”

  “是,您是?”

  这女医生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用“七号”来称呼严语,似乎对称呼病人的名字有种格外的认真。

  “你好,我是省立医院的精神科副主任医师梁漱梅,以后就是你的主诊医生。”

  梁漱梅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几岁,竟然做到了副主任医师,可见她在专业领域的成就了。

  “梁医生您好,那以后就拜托您了。”严语微微点头示意,然而梁漱梅却伸出手来要握手。

  严语有些讶异,毕竟是女医生,这种握手礼仪还是要谨慎一些,但女士主动伸手,严语也不能拒绝。

  她的手很软,也很暖,给人一股力量,以及安全感,这是严语从来未曾在其他医生身上感受过的。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其他医生只是将严语当成研究对象,但梁漱梅却将严语当成需要去保护和治愈的孩子。

  她的举动虽然有些大胆,但却又很有分寸,短暂握手就松开了。

  “患者对自己的病情有着知情权,所以我也跟你说实话,你这个情况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非常罕见,这也是我从省立医院借调过来的原因。”

  “因为病理上的检测都已经做过好多,所以接下来的方案,我更着重于心里层面。”

  “我这里有一堆的量表评测,有咱们自己的评测标准,也有外国一些先进的理念,比如这个MMPI,明尼苏达多相人格问卷等等。”

  “这里头涉及到4、6、8、9表,从病态人格,偏执,精神分裂,轻躁狂等等多个方面来综合评测。”

  “这是一件非常严肃和严格的专业工作,希望你能够认真对待……”

  严语正为即将要出院而发愁,没想到来了个梁漱梅,如果真如她说言,自己少说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出不了院的了!

  “是,我一定配合。”

  梁漱梅满意地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你的态度很好,这决定了咱们诊疗的质量,做得非常好。”

  梁漱梅非常的直白坦荡,在她面前,只比她小几岁的严语,反倒像个被表扬的学生一样。

  严语害羞地笑了笑,梁漱梅却唰唰唰写下了她的第一张处方,撕下来交给了严语。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所以……这是你的奖励。”

  严语接过处方签,梁漱梅又伸出手来,严语愣神,与她握了握手,后者已经走出了病房。

  严语往外头一看,马有良也盯着梁漱梅的背影,眼神有些发直,察觉到严语的眸光,才收了回来。

  严语拿起处方签,只见得上面写着一行字。

  “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桎梏,告别迷惘,找到真正的自己。”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