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零零四章 陌生人名

第一百零零四章 陌生人名

  看到梁漱梅脖颈上的勒痕,严语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

  此时他的状况就像上次一样,失去意识,醒来之后被铐在床上。

  难道自己再度失控,差点勒死了梁漱梅?

  梁漱梅并未说实话,或许是担心会扰乱严语的心态,以致于失去了治疗的信心。

  但她的包容,也让严语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如果不能找到原因,如果不抓紧治疗,只怕他还会伤害到其他人!

  无论伤害的是陌生人,亦或是亲近之人,都是严语无法接受的!

  “梁医生,我是不是……是不是又发作了?”

  梁漱梅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朝严语问说:“你对刚才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严语努力回想了一下,但头疼得更厉害,只能摇了摇头。

  梁漱梅也不勉强,安慰严语说:“你先休息,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显然,她也知道严语肯定能够猜到发生了些什么,只是不在严语面前提起罢了。

  梁漱梅刚离开,严语便发现,适才她弯腰给严语检查针头之时,速记的小本子竟然落在了床上!

  严语迟疑了片刻,到底还是将本子捡起来。

  梁漱梅记录的次数并不多,很大一部分时间,都静静听着,这也给了严语一个很宽松的倾诉环境。

  但与此同时,也让严语对她记录的内容产生了好奇,他很想知道,什么样的内容,才值得梁漱梅记录在案。

  没有考虑太久,严语就翻开了本子。

  本子里是严语的一些基本情况,算是个人信息,包括一些喜好之类的零碎内容。

  严语也并不感到奇怪,因为心理咨询之前,梁漱梅已经对严语做过背景调查,将一些关键性的信息记下来,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但本子里的一页,到底还是引起了严语的兴趣。

  整张纸就只写着一个大大的人名,还用笔重重地圈了起来。

  “赵恪韩?”

  “这是什么人物?”

  从前面的内容来看,严语基本可以肯定,整个本子应该都是记录关于严语的一切。

  但这个名字却来得很是突兀,自己可从没提及到人名,他对这个名字就更是半点印象都没有!

  正疑惑之时,梁漱梅突然推开门,严语赶忙将本子合了起来。

  “您的本子落下了,正打算让他们给您送过去呢……”

  严语虽然差点被撞破,但一点都不心虚,毕竟他在老河堡伪装这么久,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也早已习以为常,所以面上可以做到波澜不惊了的。

  梁漱梅有些欲言又止,严语将本子递过去,朝她笑着问:“梁医生觉得我是那种乱翻别人隐私的人?”

  梁漱梅有些严肃:“这不是我的隐私,也不是别人的隐私,而是你自己的隐私。”

  “虽然不是什么要紧内容,但这会造成你胡乱揣测医生的用意,对诊疗有着不小的影响,所以,不管你有没有翻看,我都希望不要有下一次了。”

  梁漱梅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状况下,都给人一种云淡风轻的柔和感,使人如沐春风,相处起来非常的舒服。

  所以严语也没能见识到她严肃认真的一面,此时她这么一说,严语也不敢再嘻嘻哈哈,朝她应承说:“好,我记得了。”

  梁漱梅仍旧皱着眉头,将本子拿过去,也不再说话,就这么出去了。

  严语仍旧处于疑惑当中,这个本该记录他的本子,却有个莫名其妙的陌生名字。

  “赵恪韩……这到底是什么人?”

  正寻思着,洪大富从外头走了进来,嘴里叼着一根烟,马有良等人也不敢阻拦他。

  他脚上的石膏还没有拆掉,但手臂吊带已经取了下来,脸上也只是打着几个创可贴,恢复速度也实在是惊人。

  “查到了?”严语也不跟他客气,早先让他调查到底是谁将纪念章交给了督导组,以洪大富的作风,如果没有查到,应该是不会过来的。

  果不其然,洪大富干脆地点了点头,坐到旁边来,将打着石膏的脚搁在了椅子上,尽量伸展开来。

  “督导组对这个事情很谨慎,我只是从外围打听,不过消息准确率还是挺高的。”

  “提供物证的是考古队,因为他们想重启龙王庙那个考古项目,所以在尽力配合调查,除了那枚纪念章,他们还提供了不少其他物证,不过具体是什么物证尚且不得而知……”

  “考古队?”严语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考古队,与其说是考古队,不如说是赵同龢!

  这个道人一直很关照严语,希望严语能够加入到他们的项目当中,可当他知道严语不会加入之后,马上又调转枪头来给严语挖坑!

  原本严语以为他这个师叔是在顾念旧情,差点就相信了他,此时看来,自己的坚持是对的,这个师叔仍旧禀性难移,仍旧是唯利是图的嘴脸!

  “考古队那边也只是一些零碎证物,要紧的是,有人向督导组举报,说蒋慧洁藏匿了关于你的不少东西,现在督导组已经去查抄蒋慧洁的住处了……”

  “要查抄蒋慧洁的住处?”严语也是大惊失色,迟疑了片刻,到底还是朝洪大富看了过来。

  后者感受到严语的目光,也是叹了口气:“说吧,我能做什么?”

  严语本想让洪大富去傅卓玉家中,将蒋慧洁的行李箱藏起来,以免督导组顺藤摸瓜,最终将行李箱给摸出来。

  可想了想,严语终究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洪大富之所以帮助他调查,完全是个人喜好,是他对严语的个人好感,但个人好感并不能支撑所有的信任。

  他是于国峰的人,这么多年来,和于国峰的交情,绝对不是跟严语这三两次并肩作战所能比较的。

  一旦他发现了行李箱以及纯阳剑,也就代表着于国峰肯定会知道,这个事情就很难再瞒得住。

  如今严语还能以接受心理咨询的借口,赖在医院里,死活不出院。

  可这些证物要是曝光出来,督导组根本不需要等出院,就能马上对严语展开调查和拘留!

  秘密一旦告知给第二人知晓,就会慢慢传开,真正的秘密,只能自己知晓,才能保藏起来。

  洪大富既然已经主动开口,严语如果拒绝,反倒给人一种心中有鬼的感觉。

  于是,严语朝洪大富说:“你能帮我查一个人吗?”

  “查人?”

  “嗯,这个人叫赵恪韩,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你能查到多少都是收获。”

  “赵恪韩?”洪大富的诧异也是真心实意,想来他对此人也毫无印象。

  “还有别的事么?”洪大富应承下来,又朝严语问了句。

  严语知道,洪大富是在试探,蒋慧洁跟严语的关系很好,她家被督导组查抄,严语一味“漠不关心”,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合常理。

  严语也不再避讳,苦笑着说:“事情倒是有一堆,不过都不是我能插手的了……”

  洪大富也不再追问,将一包软盒香烟丢给了严语,便径直走出了病房。

  严语看着这盒烟,再看看拖着“石膏脚”慢慢走出病房的洪大富,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他已经深刻体会到刑侦工作的不容易,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督导组对自己产生怀疑也无可厚非,展开调查也不能质疑什么。

  如果自己不是当事人,站在客观角度,认真分析起来,连严语都认为自己的嫌疑要比那个神出鬼没的神秘凶手还要高一些。

  所以他对督导组并不反感,只能说阴差阳错,自己参与进去,就只能面对这样的麻烦罢了。

  眼下已经不容多想,严语朝外头喊道:“马同志,能不能帮我打开手铐?”

  马有良走了进来,皱着眉头说:“小便的话用尿壶。”

  严语摇了摇头:“我不是要小便,我是想摇个电话……”

  “你要打电话?”马有良有些谨慎起来,严语如今是监管对象,如果他打电话给同谋又如何是好?

  严语也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顾虑,但严语此时还没有被正式调查,更没有限制他的自由。

  马有良等人看守在外头,也只是防备严语会出现再次发疯的状况,就如同他对梁漱梅那样。

  严语笑了笑说:“怎么?我连打电话的权力都没有了?”

  马有良咬了咬牙,但也不能否定严语的权力,只是说:“当然有,只是我要确认你现在的状态,才能打开你的手铐。”

  严语也不跟他罗嗦:“可以,你去找梁医生问一问吧。”

  马有良快步走了出去,严语知道,他未必就是去找梁漱梅征询意见,或许是去征求罗文崇的决定了。

  督导组正在查抄蒋慧洁的家,马有良应该是联系不到,届时说不定会用各种借口来拖延时间,不让严语打这个电话!

  马有良离开之后,严语便按了护士铃,护士急匆匆赶到病房,严语便朝她说:“我有点急事要跟梁漱梅副主任说,能不能麻烦您一趟?”

  严语可是鼎鼎大名的“七号”病人,如今再度犯病,又成了焦点,是重点关注的对象,护士可不敢大意,赶忙点头应下,便去找梁漱梅了。

  拜托梁漱梅让自己打个电话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这个电话该打给谁,才能及时保住傅卓玉家里那口行李箱?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