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零零七章 师叔来访

第一百零零七章 师叔来访

  | |  -> ->     多日未见,林小余也清瘦了不少,想来也并不意外,毕竟带着两个孩子,整日提心吊胆,任谁都放心不过的。

  小卢同志仍旧贴身保护,看他状态也并没有丝毫放松,医院的袭击发生之后,他们反倒更加的警觉。

  虽然严语的伤势已经养得差不多,脸上也只是贴着小块的纱布,但林小余见得他这样,仍旧免不了眼眶发红。

  严语也知道,早先没有让她来探病是多么正确的选择了。

  她似乎有体己话要说,眸光转向了赵同龢,后者也知情识趣,笑了笑:“嫌我碍事了?让我带你们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这是过河拆桥了……”

  虽然在打趣,但赵同龢还是走了出去。

  林小余放心了一些,朝严语埋怨说:“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严语只是讪讪一笑:“都是皮外伤,这不都快好了么……”

  林小余却用力摇头:“这太危险了,不如……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再不回来了……”

  说出这番话,林小余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虽然距离赵江海离世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她心结仍旧是有的,她与严语的关系也从未挑明来说,但这一次却不一样,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明确地表示要跟着严语。

  听了这话,严语心里也很是愧疚。

  不管是关锐还是罗文崇,都曾经问过严语,质疑过严语,难道你积极参与调查,就只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人身安全吗?

  严语当时给了肯定的回答,而且面不改色。

  可如今想来,自己还真的并非全都为了这两个孩子。

  如果只是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他应该答应林小余,带着他们远走高飞,就不需要整天提心吊胆了。

  但严语之所以会去老河堡教书,是为了调查父亲的事,如今他正一步步靠近,而且身处迷雾之中,卖力地寻找着答案。

  这个节骨眼上,他又岂能一走了之?

  再说了,此时在看看,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奔着他来的,无论他走到哪里,只怕都不得安生。

  与其东躲西藏,不如正面迎击,问题是如何都躲避不开了,只有解决了问题,才能得到真正的安乐。

  严语知道林小余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但他不得不摇头拒绝了。

  “小余,逃并不是个好法子,那人神出鬼没,一点消息都没有,而且神通广大,咱们又怎么逃得掉?”

  “留在这里,起码还有人保护孩子,我也可以抓住那个人,一旦咱们走了,脱离了同志们的保护,以我们的能力,很难保护孩子……”

  “而且……即便要走,也是我一个人走……”

  “你一个人走?”林小余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或许在她心中,一直有着自卑,毕竟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严语帅气斯文,又没结过婚,嫌弃自己也正常。

  严语看出了林小余的心思,也不顾孩子在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你瞎想什么呢!”

  “这段时间的调查,我发现那人的目标应该是我,所以我一个人走,反倒能引开他,孩子自然也就安全了……”

  听了严语的解释,林小余的眼光这才重新亮了起来。

  严语也不打算隐瞒下去,轻叹一声说:“从这个角度来讲,是我拖累了孩子,要不是我,孩子也不会受到伤害……”

  林小余摇头:“不关你的事,都怪那个人太坏了。”

  其实严语也并不确定凶手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但几次接触下来,似乎对他的目的性更强一些,而且似乎知根知底,严语才会做出这样的推测来。

  因为在老河堡,严语最关心的就是林小余和大小双,所以他拿孩子来做文章,把赵江海等人也算计了进去,最终是要引严语入局,这也是说得通的。

  也就是说,这个人连严语进入老河堡的真正目的也都一清二楚,那么可以得知,凶手对严真清的事情,应该也是深知内情的!

  严语也不再去理会这些,朝林小余叮嘱说:“我已经找到方向了,相信很快就有眉目,你安心照看孩子,尽量不要跟我接触,知道了吗?”

  林小余欲言又止,但到底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严语也很满意,正要跟孩子说两句话,林小余却朝外头看了眼,压低了声音。

  “那天我向秦钟打听了一下你的消息,然后他无意泄露了一件事……”

  “秦钟?”严语也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向他打听消息,问问小卢同志不是很好?”

  说完这话,严语才意识到,自己醋意大发,不过林小余却嘴角泛笑,显是有些高兴。

  “小卢同志总是含含糊糊,似乎有意瞒着我,我也没办法,只能问秦钟,谁让你也不捎个信回来……”

  严语也是苦笑,跟女人可没有争论的意义,因为到了最后,都会是自己的错。

  “秦钟到底泄露了什么消息?”

  林小余凑了过来:“秦钟说,村长悄悄将一样要紧东西交给了督导组,还说你很快就要蹲号子,下半辈子都出不来了,让我对你死心,跟他过日子……”

  严语下意识捏了捏拳头,心中怒气顿起。

  因为林小余不知道,但他却一清二楚,这个节骨眼上,秦大有交给督导组的要紧东西,应该是严语交托给他的那个面具!

  难怪督导组对自己穷追猛打,而且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有着最大嫌疑,原来自己的担忧都成了现实,太多东西暴露给了督导组!

  这些原本是有利于追捕凶手的证物,如今反倒成了加重严语嫌疑的最有利证明!

  严语本还觉得现在逃走会增加自己的嫌疑,但面具一旦暴露,督导组是万万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了。

  因为面具是从神秘凶手脸上扒下来的,洪大富和于国峰等人都见过这个面具,严语藏了这个面具,动机就说不清楚。

  也难怪于国峰和孟解放最近一段时间都不搭理自己,怕是连他们也动摇了对严语的信任。

  而关锐直截了当地告诉严语,要调查严语,估摸着也是因为这个,也亏得林小余告之,否则严语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严语倒是想问一些细节,确认这个事情,毕竟秦钟只说秦大有上缴了一样东西,未必就一定是面具。

  但看样子,林小余应该不知道具体,毕竟秦大有为人深沉,秦钟又是个直肠子,秦大有一定会隐瞒细节。

  严语正寻思,赵同龢却走了进来。

  “探视时间快到了,总得留给老头子我一点说话时间吧?看你们腻腻歪歪的,我都不忍心啊……”

  林小余当即羞红了脸,又瞪了赵同龢一眼,毕竟有孩子在场,他又是个长者,说出这样的话真的不是很体面。

  赵同龢却视若不见,走到前头来,摸了摸大双的头说:“跟娘亲先出去,我有话要跟严老师说。”

  严语朝他们点了点头,林小余才带着孩子走了出去。

  “你现在情况不妙啊,身为你的师叔,我看着都心急,真不要我帮忙?”

  若是以前,严语确实想过接受他的帮助,但赵同龢这个人隐藏太深,严语现在是越看越糊涂。

  而且所有的事情纵横交错,怎么看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要将严语往黑暗里拖扯,这个时候接受赵同龢的帮助,真不知道他是要把严语拉出来,还是要把严语推下坑。

  “不劳费心了,我自己能解决。”

  “啧啧,你说话还是这样啊,要是有你父亲一半的心机,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的田地了。”

  赵同龢是个老狐狸,严语没有否认自己存在的麻烦,只是不想接受他的帮助,一句话也就能听出来了。

  严语并不想跟他打机锋,话里有话的伎俩也不想跟他玩耍,开门见山地问说。

  “你到底有没有份?”

  赵同龢面无表情,似乎已经算是一种答案了。

  “所以,你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严语看着他这张老脸,心里也很厌烦。

  如果赵同龢知道那人的身份,但一直做着壁上观,又如何能不让人愤怒!

  赵同龢今次却摇头否认:“有怀疑的对象,但并不肯定。”

  “你怀疑谁?”

  赵同龢看了看严语,别有深意,呵呵一笑:“时候还未到,你不愿接受师叔的帮助,有骨气,那就自己查咯。”

  严语咬了咬牙:“你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要休息,你走吧。”

  赵同龢似乎 也有些气恼起来:“你这脾气倒是丑,没礼貌也就算了,还假清高,跟你父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即便父亲失去音讯多年,但赵同龢并不想掩饰他对自家师兄的嫉妒和憎恨。

  以前他还会在严语面前假惺惺,但现在却不屑于这么做了,或许他真的掌握了一些足以决定严语命运的东西,否则也不会“原形毕露”。

  严语扭过头去,不再理会,赵同龢却是摇了摇头:“你越是这样,就越是吃亏。”

  “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没有你,我也会挖开那个地方,师兄一定会重见天日的!”

  “重见天日?”严语听得这四个字,心头顿时一紧,这也意味着,赵同龢对严真清被困在仙人像里的事情,是一早就知道的!

  难道那具骸骨,真的是自己的父亲?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