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零零八章 先进设备

第一百零零八章 先进设备

  与先前处心积虑拉拢严语有所不同,如今的赵同龢似乎已经找到了法子,不再需要严语的帮助了。

  严语本还有些庆幸,认为考古队并不知晓仙人像的事情,此时看来,自己是太过天真。

  赵同龢这样的角色,带着极其强烈的目的性过来,又怎会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

  或许也正因此,秦大有才坚决反对他们挖掘现场,一旦项目重新启动,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守护的祖坟之地,怕是要被挖开。

  掘人祖坟,这种事可是最缺德的,但赵同龢似乎并不在意,再说了,那里到底是不是祖坟,算不算祖坟,认真计较起来,还真没法分说清楚。

  不过严语已经看穿了赵同龢的用心,如果他真的不再需要严语,今天又为何而来?

  他完全可以抛开严语,自己带着考古队进去,何必多此一举,将林小余给带过来?

  赵同龢本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今次若只是向严语展示一下肌肉,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你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就去做吧,祝你们进展顺利。”

  严语也不会表现太过迫切,虽然他心机没有赵同龢这么深沉,但也不会任由赵同龢戏耍。

  赵同龢微眯眼睛,朝严语问说:“看来你并不是很好奇,也并不意外,是不是可以说,你已经进去过了?”

  在赵同龢面前,否认并没有任何意义,但严语也不会承认,只是朝他下了逐客令:“我累了,你走吧。”

  赵同龢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你果真进去过!”

  “难道他的目的只是来试探这个?这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些吧?”严语心里也有些嘀咕。

  但不可否认,如果能证实严语曾经进去过,也就意味着,他们并非没有进去的能力和可能性!

  “你到底想干什么?”严语终究忍不住问了一句。

  赵同龢并没有得逞之后的得意,反倒变得有些深沉起来。

  “你以为我真的只是为了找那柄剑?”

  “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想要掌教的位子,但我更想找回师兄!”

  严语不会相信赵同龢的说辞,他巴不得将父亲赶走,当初就是他联合其他人,逼得父亲严真清下山,眼下又说要找回师兄之类的话,实在让人难以信服。

  亦或者说,严真清的手里,握着什么要紧的东西?

  严语摇了摇头,看着赵同龢,认真地说:“你不会找到他的。”

  “你是不是在里面看到了些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赵同龢终于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严语却没有回答,沉默许久,才朝赵同龢说:“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赵同龢有些讶异,但还是郑重而严肃地否定了严语:“不,我是不会放弃的,而且,不管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都不要相信。”

  严语没再说话,赵同龢也不再追问,只是说:“你等着吧,我迟早会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在乎龙浮山,谁才真正在意这人世间!”

  说起这番话之时,赵同龢正气凛然,不知道他过往的人,必然会以为他是个伟大傲岸之人,即便是严语,在那么一刻间,也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但错觉终究是错觉,赵同龢这样的人,只知道钻营人脉,唯利是图,与大公无私根本就沾不上边儿。

  赵同龢离开之后,严语又开始发愁了。

  如果督导组已经拿到了面具,那么自己就很难脱身,想要调查赵恪韩就更是不可能,至于神秘凶手的调查,更不消多提了。

  “这老神棍到底什么来头啊?怎么连咱们领导对他都客客气气的?”

  严语正惆怅之际,叶晓莉走了进来,瞄了赵同龢的背影一眼,朝严语如此问说。

  严语也是双眸一亮,朝叶晓莉“阴险”一笑:“你想知道?”

  叶晓莉是记者,好奇心自是比其他人还要重的,当即凑了过来:“你知道?”

  严语点了点头:“我非但知道,我还知道他跟龙王庙那场火有关系,当时所里的重点怀疑对象,除了秦大有,就是考古队,而他就是考古队的灵魂人物,连领队郑君荣教授都对他言听计从呢!”

  “真有这样的事?考古队的领队,要听一个外人的话?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严语趁热打铁:“可不是么,不过他明面身份是特别顾问,这也无可厚非,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眼下不管是所里还是市局,亦或是你们督导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如果你能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

  叶晓莉也是目光灼灼:“那我就是功臣了!”

  她也是太过激动,说出这句话来,赶忙往外头扫了一眼,似乎有些心虚。

  “快告诉我,他做了什么值得怀疑的事!”

  叶晓莉是个大咧咧的性子,生怕被外头的马有良听到,干脆坐到了严语的病床上来。

  严语却撇了撇嘴:“我说有什么用,我自己都是嫌疑犯,我的话又不能成为证词。”

  叶晓莉气恼了:“那你还说这么多废话!”

  严语眼看她要走,赶忙拉住:“别急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虽然说话不算数,但他亲口承认的话,可就铁板钉钉了!”

  叶晓莉又燃起希望来:“你能让他亲口承认?”

  严语摇了摇头:“未必能做到这个地步,但能从他的谈话里找到线索,就已经非常不错了,不是么?”

  叶晓莉点头认同:“你说的没错,下次他来了,你一定告诉我,我就躲在这里偷听!”

  严语白了她一眼:“这房间这么小,你能躲哪里?再说了,你偷听的能作为证词?”

  叶晓莉顿感失望:“那你说怎么办?”

  严语嘿嘿一笑,凑近了说:“我听说你们记者有一种录音设备,是不是?”

  “你想干嘛?”叶晓莉有些警惕起来。

  严语心中却觉得稳了:“只要你把录音设备借我用,我就能把谈话录下来,到时候不就能作为证词了么。”

  叶晓莉睁大了眼睛,而后一巴掌拍在了严语的肩上:“你可真是个人才啊!”

  严语伤口一疼,也是呲牙咧嘴,叶晓莉却爽快跳下了床:“你等着!”

  这姑娘家风风火火跑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手里捧着个小皮包,跟捧着个千年宝贝一样,朝严语说:“这可是我托同学从国外带回来的,体积很小,用的是小卡带,能录音也能播音,我好多独家报道都靠它!”

  严语伸手要去拿,叶晓莉却一巴掌拍在严语的手背上:“这也是你随便能摸的?”

  严语也是一阵无语,叶晓莉“呲啦”拖开拉链,将那台小巧玲珑的黑色录音机取了出来。

  “你看到这个小红点了没有?摁下去就是录音,旁边那个三角儿是播放键,最上面这个小洞洞是收音口,千万别挡住,记得了吗?”

  严语自是将各个功能键都记了下来,叶晓莉又取出一张小小的空白卡带,交给了严语。

  “这玩意儿很贵的,千万别乱用,否则饶不了你!”

  叶晓莉就像把自家孩子送出去的母亲,叨叨絮絮了好久,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病房。

  严语拿着这台录音机,想的当然不会是如何套取赵同龢的口供了。

  赵同龢确实有嫌疑,但就算再多人来套话,只怕也很难抓住他话里的漏洞,毕竟这是千年老狐狸一样的人物。

  严语之所以向叶晓莉借这部录音机,是为了接下来与梁漱梅进行的心理咨询!

  眼下他要调查赵恪韩,连洪大富都毫无头绪,能依靠的只有梁漱梅,他必须清楚知道,自己失去意识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可自己丧失意识之后,对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梁漱梅又没有跟他坦白,所以他只能将整个过程录下来!

  就算梁漱梅已经向罗文崇妥协,会将谈话内容透露给罗文崇,起码自己也知道内情,方便应对。

  他一直顾虑这这个问题,以致于并不能很好地配合咨询。

  今次有了这设备,就能够放心大胆地进行更深层次的对话,他相信只要自己愿意,梁漱梅有着足够多的方法,唤醒他的第二人格。

  只要录下第二人格赵恪韩的话语,自己就不需要四处去调查,搞清楚了这件事,说不定就能够找到神秘凶手,乃至于赵同龢的目的所在了!

  这件事必须抓紧时间去做,因为赵同龢似乎并没有欺骗严语,如果他真的要进入仙人像,严语是万万不会坐视不理。

  赵同龢千方百计请严语出手帮忙,严语自是不会去,可如今不需要严语的协助,赵同龢也要进去,严语又不能袖手旁观。

  看似矛盾,但却又完全合理,严语不愿帮助赵同龢,是因为无法相信这个人,严语不能任由他们进入仙人像,同样是因为无法相信这个人。

  主动和被动,有着天壤之别。

  严语到底是哄骗了叶晓莉,也担心叶晓莉会突然明白过来,又担心她会反悔,当下也不再迟疑,摁了护士铃,让她帮着向梁漱梅预约心理咨询去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