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虚幻现实

第一百一十一章 虚幻现实

  严语下意识摸了摸裤兜,触碰到录音机那坚硬的边角,才略略安心下来。

  他又躺上了沙发,并且很快就陷入了那种让他有些期待且兴奋,又有些排斥的状态。

  这一次他很用心地去感受。

  他并没有被送回到大小双失踪的那个时间段,但又似乎并没有远离。

  眼前的场景光怪陆离,又李准被枪杀的惨状,有龙王庙在跳傩的场景,有孙立行的被杀现场。

  看不清楚细节,只有颜色的变幻,满眼充斥着血色,似乎连血腥气都能够嗅闻得到。

  严语曾在书上看过,严格来说,嗅觉并不算是心理层面的感受,而是身体上的刺激。

  所以身处梦境当中,可以看到颜色,但嗅闻不到气味,你永远无法做一个充满气味的梦。

  从这个角度来说,催眠状态比梦境要更加的真实。

  梦境是意识的投射,所以才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说法,但催眠则是唤醒你潜意识当中的画面。

  而潜意识的画面,是真实存在的!

  人的本我意识只是潜意识的冰山一角,只是无法解读罢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人的眼睛就像一部照相机,你扫了报纸一眼,相当于给报纸拍了照,然后储存在潜意识当中。

  但由于我们的脑力有限,解读的能力也有限,所以扫视的瞬间,或许我们只能记住报纸的头条或者大字,亦或者上面的图片。

  可如果我们进入催眠状态,挖掘潜意识中的信息,就能够将报纸上的内容完整地回忆起来!

  所以,每个人都是全才,因为我们看过的,听过的,全都记录在潜意识当中,只是每个人的解读能力有差异,才造成了人的能力差距。

  此时的严语正是陷入到了这样的一种状态当中。

  他就像在浏览着自己的潜意识,各种记忆冲刷着他的感知,但他无法在短时间内全都记住,甚至无法抓住焦点。

  但他又能够确切地感受到,这些知识和信息的存在!

  他不知道具体的详情,但起码可以确认一个事实。

  那就是他真的经历过这些,只有经历过,才会存储在潜意识当中,而之所以没能回忆,只是被压制了,被死死封在潜意识之中罢了。

  这也说明,第二人格的所作所为,也全都记录在了潜意识当中,如果他能够解读,可比录音机要更加直接且高效!

  各种画面仍旧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现,严语却如何都抓不住,即便他努力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也无法抑制这种狂躁!

  他就像漂浮在彩色的光芒海洋之中,他感到无比疲惫,感到无比痛苦,除了眩晕,还有各种负面情绪,如怒海狂潮一般涌来,将他死死包围,无法超脱。

  他又想起了那只猫!

  当那个黑影再度出现之时,严语短暂醒来,发现梁漱梅被他压在了沙发上,她的眼中充满了惊恐,却又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兴奋。

  严语又陷入了昏迷之中,他生怕醒来之后,又是单手扼住梁漱梅咽喉的场景。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并没有。

  他好像真的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因为,叶晓莉来找他索要录音机了!

  “你个死骗子,说了要监听老神棍,竟然拿我的录音机去做心理咨询!”

  叶晓莉的怒火让人难以承受,但对于此时的严语而言,她近乎咆哮的发怒,却是世间最悦耳的音乐!

  因为他终于从催眠的状态中抽离出来了!

  “录音机呢?”

  “你还敢问,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叶晓莉气鼓鼓地坐到了床上。

  “梁医生没收了卡带,我不管,你得想法子要回来!”

  “梁医生没收了卡带?”严语也有些惋惜,原来自己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梁漱梅将卡带留下,也并不是意外的事情,因为她连本子的记录内容都不让严语知晓,又岂能让严语录制咨询的过程。

  严语迟迟没反应,叶晓莉也是无处发泄,突然凑近了,朝严语问:“喂,你这家伙可真是色胆包天,竟敢对医生做那样的事,人家不告你算是万幸了!”

  “我?色胆包天?我做了什么?”严语心头顿时一紧,脑海中闪现几个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的画面来。

  “这得问你自己了,我可是听马有良那家伙说了,梁医生……反正她已经请假三天了,你赶紧交代问题,否则真要去坐牢了!”

  “请假了三天?意思是我……我昏迷了三天?”严语更是诧异。

  “都这个节骨眼了,你还寻思着自己?真是个坏透了的混蛋!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装疯卖傻,四处为害了!”

  叶晓莉差点就戳着严语的鼻子在指责,严语也无从辩解,此时罗文崇等人出现在了门外。

  叶晓莉顿时紧张起来,朝严语低声说:“录音机的事情别给我说出去!”

  严语也有些愕然,本以为事情已经“败露”,此时看来,暂时应该只有叶晓莉知情,他自然不会主动说破了。

  罗文崇带着陈经纬走了进来,瞥了叶晓莉一眼,也懒得说她,陈经纬甩出一张批文,差点戳到严语的鼻尖来,昂首说。

  “呐,你要的批文,现在满足你的要求了!”

  严语一看,果真是“监视居住”的正式批文!

  罗文崇朝陈经纬干咳了一声,脸色颇有些尴尬,似乎也为陈经纬的“小人得志”感到羞愧。

  他一本正经地说:“严语,因为案子的特殊情况以及办案的需要,机关正式对你执行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为期六个月,请你务必配合。”

  “在监视居住期间,未经批准,不得会见他人或者通信,如有传讯,必须准时到案,如果有必要,我们会临时检查你的通信,明白了吗?”

  “强制措施么……”严语叫苦不迭,没想到终究是没等到出院就走到了这一步。

  这个监视居住基本上已经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而且期限六个月,是监视居住的最长期限了。

  “罗组长,我也读过书,我怎么记得监视居住的适用条件是犯罪嫌疑人已经符合逮捕条件,但出于身体状况或者其他不可抗力才执行的措施?”

  罗文崇也没想到严语竟然还精通法律条文,不过他似乎已经见惯不怪,不痛不痒地回复说。

  “这只是适用条件,不是必要条件,监视居住是为了保证侦查、或者起诉工作能够顺利进行,责令犯罪嫌疑人不得离开指定区域,并对其活动进行监视的强制措施。”

  “当然了,如果你一定要抠字眼,那么我们也不嫌麻烦,可以先羁押你,等羁押期满了,如果还没有进展,再给你执行监视居住,你来选?”

  严语摇头一笑,自嘲道:“不用劳烦罗组长,有人守着也不错,这可是旁人羡慕不来的待遇。”

  罗文崇欲言又止,到底是坐了下来,苦口婆心地劝说起来。

  “严语啊,我看过你的履历,也做过背景调查,你是个难得的人才,不该将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的。”

  “我们呢,掌握的线索很多,但不瞒你说,难度也不小,以我个人而言,我也不愿相信你是凶手,但我认为你确实藏匿了证据,阻碍了调查,如果你仍旧执迷不悟,不愿配合,那么我即便再如何惜才,也只能看着你沦落下去了……”

  严语也认真起来,朝罗文崇说:“罗组长这么坦诚,我很感激,但打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了,你们找错了方向,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还不如干点别的实在一些。”

  罗文崇的好脾气似乎被消耗殆尽,气冲冲地站了起来,朝陈经纬和马有良说:“照章办事吧!”

  如此说完,一行人到底是愤愤离开了。

  严语说的其实也是实在话,如果转换立场,设身处地想一想,自己也并非没有嫌疑,但却并不是重点,他实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督导组将工作重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甚至于连关锐,都开始调查自己,莫非这背后还另有隐情?

  无论是纪念章,还是面具,甚至尚未被发现的纯阳剑,这些所谓的证物,都没办法钉死严语的嫌疑人身份。

  “除非……”

  除非有人向督导组提供了足以证明严语涉嫌凶杀的确凿证据!

  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证据,他们根本没必要耍这样的花招,直接拘捕严语就足够了。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向他们举证,但证物只是指向性的,又或者只是证言,而非证物!

  那么除了秦大有之外,向督导组举报自己的,还能有谁?

  这个问题如果能搞清楚,严语就有了针对性,能够加大洗脱自己嫌疑的效率。

  但这并非当务之急,眼下还是找梁漱梅要回那张卡带!

  而且叶晓莉说梁漱梅已经请假三天,似乎还受到了严语的“伤害”,这才是严语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更是他最担忧的事情。

  虽然监视居住规定不能会见他人,但梁漱梅是医生,严语需要接受治疗,到底还是能见面的。

  可严语已经丧失了主动权,为今也只能被动等着梁漱梅来找自己了。

  如果自己真的“伤害”了梁漱梅,她撒手不管,事情也就难以再进展下去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