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精神病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精神病人

  梁漱梅的到来,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

  “梁医生……”严语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但梁漱梅的脖颈被围巾裹着,想来是要遮掩脖颈上的痕迹。

  梁漱梅没有像往常那样坐下来,只是站在床边,朝严语说:“这里的咨询治疗看来要暂告一段落了……”

  “终究还是这样么……”严语顿时有些失望。

  本还想着梁漱梅能够继续治疗下去,如此一来,他还有些机会给自己洗脱嫌疑。

  如果梁漱梅放弃了治疗,督导组会全盘接管,到时候自己就真的半点挣扎都做不到了。

  然而梁漱梅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严语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只是说这里的咨询暂停,可没说放弃你。”

  “什么意思?”

  梁漱梅也不卖关子:“我们要换个地方。”

  “换个地方?什么地方?”

  “省立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严语刚刚雀跃起来的心情,一下子又被砸落谷底。

  谁都知道精神病院是什么地方,那里对病人的监管,可比督导组的监视居住要更加严格!

  严语沉默不言,梁漱梅终究是坐了下来,从口袋里取出了那盘卡带。

  “这是你的东西吧?”

  严语有些尴尬,但事已至此,也只好点头承认了。

  “我……只是想搞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了……”

  梁漱梅抬手打断了严语的话:“我知道的意思,现在要跟你讨论的,是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

  “这卡带确实记录了你的第二人格,但同时……”

  “同时,里面也记录着你的不在场证据,督导组质疑你的地方,这里头都有完美的解释!”

  “在国外,测谎已经开始纳入取证的范畴,虽然咱们国家还没有采纳,但催眠状态下,很难会说谎。”

  “如果我向督导组公开这盘卡带,他们也许会相信你是清白的。”

  “但这样一来,你的精神疾病也会得到确诊,所以只能转院到省立精神病院去。”

  严语总算明白梁漱梅的意思了。

  要么继续保密,在这里接受督导组的监视居住,继续接受督导组的调查,要么承认自己是精神病患,摆脱督导组,但住进精神病院。

  这确实是个两难的选择。

  一旦成为精神病患,自己的言行举止就会受到更多更大的质疑,以后只怕也没人敢信他。

  而且卡带里的内容能不能被督导组采信,还是两说,毕竟不是国外,测谎之类的新鲜事物,很难被人接受,更别提督导组了。

  严语沉思之时,梁漱梅也在一旁劝说:“无论有没有督导组,你的精神状况都不妙,这一点你自己也不会否认,你确实需要治疗,这应该没问题吧?”

  严语当然不想再伤害无辜的人,没多想便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如果你担心督导组会继续调查你,那你可以放心,我有自信能够说服他们。”

  “你能说服他们?怎么个说服法?”严语到底是动摇了。

  梁漱梅也松了一口气:“催眠疗法是我的专业领域,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如果连他们都无法说服,以后我还怎么推广这个疗法?”

  严语也不再追问,转了话题:“那卡带的内容……”

  梁漱梅今次却果断地摇了摇头:“里头的内容不适合你,或者说,暂时不适合你。”

  “为什么?”严语也感到有些意外,因为这样一来,似乎所有人都能知道,唯独他被蒙在鼓里。

  自己说过的话,大家都听了,却独独他不能知晓,这种待遇并不会让人感到快乐。

  “因为对你的病情不利,你会受到严重的错误引导,对自我认知产生质疑,这是非常危险且不专业的事情。”

  严语苦思良久,终究是点了头。

  “我知道了,就照您说的办吧。”

  梁漱梅似乎早已料到严语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显得很是欣慰,能够积极主动去解决问题,这才是治愈的关键,如果自己都否认,甚至自暴自弃,治疗会更加艰难。

  走到门口的梁漱梅突然又停了下来,朝严语说:“我会说这卡带是我的,你也不要提及叶晓莉同志,以免节外生枝。”

  严语也心知肚明,自己骗了叶晓莉这一次,幸好没有给她带来什么麻烦,当然会守口如瓶,当下点头应承了。

  梁漱梅出去没多久,罗文崇就带着陈经纬来到了病房。

  他看了看严语,又看了看梁漱梅,终究是开口了。

  “严语同志,我会给上头打报告,申请解除你的监视居住,这段时间给你带来了困扰,我也给你道个歉。”

  罗文崇到底是光明磊落,敢作敢当,严语也颇为佩服,毕竟此人一点架子都没有,如今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讨厌。

  “都是为了工作,我能理解的,这段时间给大家添麻烦了,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严语这么“给面子”,大家都有好台阶可下,罗文崇也笑了起来。

  “这样就很好,也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

  罗文崇这句话就显得很是客套,而且严语已经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一直很活跃的陈经纬,这一次老老实实待在罗文崇的身后,脸色并不好看,叶晓莉就更是明显,分明用看怪物的目光在偷偷打量严语。

  严语知道卡带里的内容必然会非**爆惊人,只是具体内容又不得而知,如今再看这些人的神色反应,就更加确信这一点了。

  罗文崇没有多留,慰问了几句就带人离开了,想来他也知道在严语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要去追赶调查进度了。

  没想到啊,连日来最大的困扰,就这么被梁漱梅给解决了,而且还是因为一盘阴差阳错的卡带。

  梁漱梅也是雷厉风行的个性,并没有留给严语到别的时间,到了下午,就让人安排严语转院,严语甚至没能去看一看蒋慧洁等人。

  省立精神病院虽然也在市里,但距离城区很远,地处郊外,想来也是为病人考虑,毕竟他们都需要安静的环境。

  “梁医生,你会跟进我的治疗吗?”严语也有些不安,毕竟是精神病院,不是旅游疗养。

  “对我就这么没信心?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梁漱梅就坐在严语对面的座位上,拿着本子在记录着什么,此时抬头朝严语一笑,严语也就不再觉得憋闷了。

  这家医院虽然偏远了一些,但门前有条商业街,店铺也不少,走动的人也多,并没有给人压抑的感觉。

  医院里宽敞明亮,设备先进,医务人员不紧不慢,充满了专业的自信。

  严语看过不少书,对于精神病院的印象并不好,可到了这里才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病房也与市医院差不多,甚至条件更好,房间里没有任何硬物之外,环境非常的舒适。

  他们也没有限制严语的人身自由,很快就将严语安顿了下来,并且重新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严语自是积极配合,梁漱梅也一如她所承诺那般,并没有离开。

  不过到了咨询室,严语就发现不太一样了。

  这里的咨询室可没有梁漱梅的咨询室那么舒适,更像是审讯室一样,连墙壁都贴上了软软的防撞层。

  房间里只有灰白色的沙发躺椅,梁漱梅只能坐在小墩子上,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摆设。

  而且,在咨询之前,医务人员竟然给严语穿上了束缚衣,将严语的双手全都绑裹了起来。

  “严语,这次咨询氛围可能紧张一些,所以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进入状态,我打算给你开个处方,你同意吗?”

  严语也苦笑:“不同意也不成啊……”

  梁漱梅笑了笑,开了处方之后,没多久就有护士拿了药来。

  严语吃了药之后,紧张了一会儿,很快就放松了下来,有些昏昏欲睡了。

  梁漱梅仍旧照着以前的节奏,朝严语说:“咱们老规矩,先想想以前快乐的回忆。”

  严语有些为难:“哪有那么多快乐的回忆,我的人生就是一场噩梦……”

  梁漱梅摇了摇头:“会有的,也正因此,才更显珍贵,你多往深处想想吧。”

  严语听得她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恍惚,感觉像是母亲在对他说话一样。

  他想起了那些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虽然艰苦,但确实如梁漱梅所言,还是有着不少温馨感人的瞬间。

  母亲的记忆,总跟温暖有关,一旦觉得暖起来了,严语也就想睡了。

  这个念头涌起来,严语很快就睡着了。

  是的,他就像十几年没睡过安稳觉一样,闷头就睡了过去。

  直到有人呼喊他,不断呼喊,甚至摇晃他的身体,他才幽幽醒了过来。

  头痛欲裂,严语浑身湿哒哒,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脑袋,身上的束缚衣没了!

  抬眼四望,地上的手电筒忽明忽灭,发黄的光,没射出几米,就被黑暗吞没了。

  四周黑漆漆,脚底发出呜呜的风声,前方是个巨石龙头,龙头下,一个人正死死扛着龙头,仿佛能够听到他的脊梁骨发出咔咔的声音,随时可能会被压扁!

  “回到了这里?”严语本能地认为自己的意识回到了仙人像探险的记忆里。

  可当他伸手要捡起手电之时,却如触电般缩回了手!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