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孰强孰弱

第一百一十五章 孰强孰弱

  赵恪韩似乎早已料到严语接下来的选择。

  当严语将卡卓藏刀砍向他之时,只有一声嘲讽,回应了严语。

  “弱啊,到底还是没有看清楚啊……”

  他显得有些恨铁不成钢,忿忿地朝严语问:“我的存在,就是因为你自觉不够强大,才塑造了我,现在我给了你选择,你又不要,真是可怜又可恨!”

  严语没想到这一刀竟然没有斩掉赵恪韩,他的心绪已经有些动摇了。

  “这是我的内心世界,我是主宰,我要你死,难道你不应该死么?”

  赵恪韩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竟是捂着肚子笑不出声来。

  “你想要我死?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怎么死?”

  他停下大笑,变得严肃,气氛都冰冷了。

  往前走了几步,赵恪韩停在了严语的面前,沉声喝道:“你还是现实一些,好好看清楚我的脸吧!”

  赵恪韩脸上的黑雾透出几个金色的光点,就好像穿透了阴霾的烈日,而后连成一片金光,竟有些刺眼!

  严语微眯双眸,仔细一瞧,那金色竟是一张面具,而这张面具,严语是认得,正是他从神秘凶手脸上扒下来的那一张!

  “这……这不可能!我不是凶手!”严语心头大震,他实在不愿相信,神秘凶手就是赵恪韩,是自己的第二人格!

  严语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细思一番,也确实不太可能。

  因为自己曾与神秘凶手搏斗过几次,而且有于国峰和洪大富等人目击,根本不可能是与自己的幻想在打架!

  赵恪韩是他的第二人格,自然与严语心灵相通,也同样能够察觉到严语的想法。

  “真是愚蠢啊,你我虽然不是凶手,但你羡慕凶手的强大,想要把我塑造成他的样子,我,就是你想要的自己,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连一个凶手的力量,你都这么渴望,如今我给了你变强的机会,你真的不要?”

  诚如赵恪韩所言,他是严语塑造出来的人格,是严语渴望的那个强大的自己,但为什么严语对此一无所知?

  这是否说明严语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亦或者说,严语还没有找到能让自己变强的方法?

  如果真的照着赵恪韩的指引,自己真的能变得强大起来吗?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他甚至能感受到赵恪韩的笑意,显然他对严语这样的想法很满意。

  然而严语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

  赵恪韩能不能让他变得强大,严语尚且不能确定,但如果真照着他的去做,自己一定会变坏,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你所谓的变强,就是抛却所有的良知?”

  赵恪韩摇头叹息:“还是太嫩啊,怎么就想不通呢?”

  “如果没有我,你根本就活不到现在,你以为凭借你自己,优柔寡断,妇人之仁,能几次三番在那人手底下幸存?”

  严语指了指梁漱梅的脖颈,朝赵恪韩质问:“强人就是这么个做派,只会欺负弱小?”

  赵恪韩不以为然:“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要不是你阻三阻四,哼……”

  严语的心头有些发寒:“我若不阻止,你果真要杀她?”

  赵恪韩也不含糊:“我不是你,没有你这种软心肠,软心肠注定了是软骨头,永无出头之日,蒋慧洁被割喉,就是最好的证明!”

  严语曾怀疑这个人格正是因为蒋慧洁被割喉才被唤醒过来的,因为那是他人生之中,除了母亲被害之外,最绝望的时刻。

  赵恪韩此时说:“你总算是想对了一次,如果不是你软弱无能,根本就不会有我的存在,梁漱梅差点被杀,也是因为你,而且你别忘了,我只活在你心里,动手的,始终是你哦……”

  严语恨透了赵恪韩,但更痛恨自己!

  这是个可以视之为敌人,却无法轻易消灭的存在,想要消灭赵恪韩,就必须变得强大,但此时的他又要依靠赵恪韩才能强大起来。

  “我真的要靠他才能强大起来吗?不!”

  严语赌气一般的念头升涌起来,便丢下了卡卓藏刀,走到了自己父亲的前头来。

  这是他第一次向父亲低头,不是为了承认父亲的地位,更不是为了向父亲致敬,而是要接过父亲的宿命!

  他钻到了父亲的身下,却不是寻求父亲的庇护,而是撑起父亲的天!

  龙头很重,比想象中要更重更重,严语几乎要将后槽牙都咬碎,拼命往上顶,知道力量渐渐从父亲的肩头,转移到他的肩头!

  他痛恨老河堡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鬼地方,他和母亲不会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委屈,母亲更不会因此而被害。

  但老河堡也有外姓人,也有林小余这样的孤苦人家,也有其他无辜的人。

  他不是赵恪韩,在撑起这份重量的那一刻,他似乎明白了父亲的“愚蠢”,因为肩头是生命的力量!

  然而赵恪韩却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这样就算是有担当了?简直愚蠢!你根本就没弄清楚事实,就胡乱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不是无私,是愚蠢!”

  “你知道这些人并不值得救,再说了,即便没有这水源,他们一样能活,这群肮脏的东西,就像爬虫和蟑螂,祸害遗千年,是不会轻易灭绝的。”

  “你只是跟你的父亲一样沽名钓誉,只是想活得伟大,却无视人间的公平!”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个道理都不懂,读再多的书,也只是死脑筋,永远不会变得更强,最后辛苦的还是老子我!”

  赵恪韩叨叨絮絮地抱怨着,然而严语却再也听不进去了。

  他感受着父亲多年来一直承受着的重量,终于能够体谅父亲,他知道没有人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父亲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伟大。

  如果可以,他宁愿选择陪伴妻儿,试问谁会抛妻弃子,而选择被压在龙头之下?

  严语想跟父亲说两句话,或者听父亲给自己说两句话,但父亲轰然倒塌,只剩下一堆烂衣服,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呜呜的黑风席卷而来,扬灰而去!

  关于父亲,严语从来都只有愤怒,而没有悲伤,即便回到这里,调查父亲的事情,也是为了平息自己心中的愤怒。

  他想知道,父亲为何要抛弃他和母亲,为何要放弃龙浮山掌教的崇高地位,为何要放弃他的一切,来到这个鬼地方。

  他必须搞清楚,才能理所当然地去恨他的父亲。

  可现在,他第一次产生了关于父亲的悲痛,这份迟来的悲痛,并不比母亲离去之时要轻多少。

  虽然他也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催眠状态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潜意识里的猜想或者幻想,都未必是真的,但此时此刻的情绪,同样是真切到骨子里的。

  严语产生的悲痛,对赵恪韩似乎是一种侮辱,他再也忍受不住,停止了叨叨絮絮的抱怨,而是走到了前面来。

  他捡起了脚下的卡卓藏刀,朝严语说:“你这个样子,真让人讨厌,烂泥扶不上墙,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让我来再扶你一把!”

  严语从他的话语之中感受到了无穷尽的恶意,仿佛整个黑暗的世界,都是赵恪韩制造出来的,或者说,他就是周围这一切的化神!

  “你想干什么!”

  赵恪韩没有回答,而是冷笑一声,走到了梁漱梅的旁边。

  他阴险邪恶地笑着,梁漱梅已经吓得无法动弹,他撩拨梁漱梅的长发,放到鼻子下嗅闻了一番,而后啧啧称赞:“你可真香啊,真是有点怀念呢……”

  严语的脑海之中突然闪现过好些画面,那是他暴走之后,对梁漱梅近乎“轻薄”的侵犯!

  他一直对此不知情,此刻赵恪韩似乎故意将这些记忆还给了他!

  “你……你敢!”

  严语想要阻止,但此刻的他已经被龙头死死压住,胸中怒火滔天,却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父亲的无奈,外面的世界有着太多太多事情需要他去完成,但他却只能被压在这里,连灵魂都无法逃脱出去!

  赵恪韩见得严语发怒,反倒更加来劲,他撩起梁漱梅的长发,露出雪白的后颈来。

  “跪下,别乱动,否则刀口不好看哦。”

  梁漱梅睁大眼睛,眸中满是惊恐,竟万分顺从,果真跪下,引颈就戮!

  “不!不要!你不能这样!我命令你!给我消失!消失!快消失!”

  严语疯狂地大喊着,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挣脱龙头的压制,但他却如何都挪动不了半分。

  赵恪韩双手紧握刀柄,将卡卓藏刀高高举起,手电光的照耀之下,刀刃散发着朦胧的银色光芒!

  “噗嗤!”

  一摸红色喷溅到严语的视野之中,红线渐渐化为红色的长河,席卷而来,将严语彻底淹没!

  他就像幽魂野鬼,在红色的世界里飘荡,就像落单的无脚鸟,飞翔在血海的上空,看不到尽头,也找不到出口,更无法停歇。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