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另有所图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另有所图

  梁漱梅或许没有想到,严语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短暂的惊愕之后,梁漱梅打算严肃地回应严语,因为她不想破坏医患之间这份难得的信任。

  “你说的状况确实存在,但这只能算是双重性格吧,与双重人格还是有所区别的,如果认真计较起来,甚至连双重性格都不算,只能说我喜欢专注于某样事情罢了。”

  “我一直没有好好跟你说一说,既然你问起,那我们就先谈一谈吧。”

  梁漱梅正说着,放射科医生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敲门了:“好多人还等着呢!”

  梁漱梅瞪了他一眼,那医生只能嘀嘀咕咕走回了操作室,不敢再来打扰。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被催眠吗?”梁漱梅率先抛出这么一个问题,严语自是摇头。

  “因为容易被催眠,也是双重人格患者的一种特质,而这种特质,正是与某个关键因素有关,这个关键因素叫做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顾名思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是指无法识别分离出来的亚人格,以你为例子,你分离出了赵恪韩这个亚人格,但你并不知道他的来历,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双重人格是具有两个相对独特并互相分开的亚人格,是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而我知道我在医院该做什么,也知道在家里做了什么。”

  “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严语并不是要跟她抬杠,只是赵恪韩适才的暗示太过强烈,严语难免产生了动摇。

  严语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梁漱梅似乎觉得严语还没有放下顾虑,便继续解释说。

  “这么说吧,我已经确诊你是双重人格,这点你应该没有疑虑吧?”

  “那么我是怎么判断的呢?这里有个标准,我也跟你讲讲吧。”

  “首先,你存在两种不同身份的人格状态,如果你不信我的笔记本,那么录音卡带可以作证,必要的时候我可以放给你听。”

  “当然了,也不排除你还有第三重人格,甚至更多,但以目前的观察就结果来看,两种人格是已经确认无误了的。”

  “接下来的一个特征是,你没法回忆重要的个人信息,你并不知道赵恪韩做了什么,两种人格轮流,或者说周期性地控制着你的行为。”

  “第三个,也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通常来说,这种症状并非某种物质的直接生理作用,比如药物影响,更不是一般性的躯体疾病引起的。”

  “我推断的原因有几种,一种是创伤性的生活事件,结合事实来看,有可能是蒋慧洁受到伤害,刺激了你。”

  “又或者是成长过程当中防御能力的增强,当你无法自我保护,失去了外部支持的时候,就会催生出一个更加强大的亚人格来保护自己。”

  梁漱梅如此认真详实地解释病情,尚且是第一次,严语心里也算是有些踏实了。

  “我知道你过得很辛苦,甚至痛苦,你情绪有波动,也属正常,但只要咱们相互信任,一起努力,就一定能渡过去,你还有什么疑虑,现在就可以告诉我。”

  严语沉思片刻,朝梁漱梅露出笑容来:“没了,谢谢你,梁医生。”

  梁漱梅也笑了,扶着严语的后背,让他平躺到CT床上,便走了出去。

  机器运转起来,轰鸣声更明显,严语的紧张感却消除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他心里仍旧有些不安,仍旧觉得这机器随时可能会将他吞没,但已经没有太多抵触了。

  过程也并不漫长,甚至有些短暂,当严语适应了之后,护工已经进来,将严语架到更衣室,又将束缚衣层层包裹严语。

  戴上了禁食口罩之后,护工们才如蒙大赦,一个个汗流满面,也不知心里承受着多大的恐慌。

  看着他们的表现,严语心里也有些难受。

  曾几何时,他强忍着心中孤僻,努力融入社会,伪装也好,假扮也罢,他都成为了具有亲和力的老师,尤其是孩子们,对他都非常的喜爱。

  但现在,人人视他如怪物,这种心理落差,若说还能坦然接受,那根本就是骗人的。

  回到病房没多久,梁漱梅就拿着报告回来了。

  她的脸色并不好看,朝严语说:“片子已经初步看过了,你脑部有个占位性&病变……”

  “占位性&病变?是什么?”

  梁漱梅皱着眉头:“极有可能是肿瘤,不过性质如何,要做开颅定向活检才能确认……”

  “我脑子里有肿瘤!”梁漱梅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炸得严语头皮发麻。

  倒不是因为这个肿瘤,而是因为没做CT之前,赵恪韩就已经提醒过严语,梁漱梅此时的话语,正正应了赵恪韩的话!

  严语在发汗,视线有些模糊,对于梁漱梅接下来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到,只看到一道模糊的黑影,出现在了梁漱梅的背后。

  “我刚刚跟你说什么来着?这回你该信我了吧?”

  “他们非但说你有肿瘤,还要切开你的脑壳,切开你的脑壳啊!蠢货!”

  严语的内心仍旧在否认,他朝赵恪韩问:“不会的,她为什么要害我?她切开我的脑壳又有什么目的?”

  “你终于想了解这个女人了吗?你这蠢货就是太相信女人,否则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就像父亲一样,要不是因为女人,他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你别胡说八道!”赵恪韩已经在诋毁严语的父母亲,严语哪里能忍得住。

  赵恪韩也知道适可而止,不再刺激严语,而是诱惑说:“你想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必须先从这里逃出去,否则什么事都干不成,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严语在接受督导组监视居住之时,就曾有过这样的念头,因为凶手还逍遥法外,秦大有和大小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调查。

  但发生了“暴走”伤人的事情之后,严语也冷静了下来。

  查案还有别人去查,可自己一旦失控,伤害到无辜之人,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眼下赵恪韩却告诉他,连梁漱梅都不是好人,感觉他认识的每个人,都另有所图,都要害他一样。

  “不会的,这应该只是巧合,我不信!”严语的内心在否认,赵恪韩却冷笑了起来。

  “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验证的。”

  “验证?我怎么去验证?”

  赵恪韩双手搭在梁漱梅的肩头,嗅闻着梁漱梅耳边的头发,表情颇为沉醉,回味良久,才朝严语说。

  “这个女人为什么没拿拍出来的片子,而只是拿了一份报告过来?”

  “因为报告可以随便写,但片子却是实实在在的结果!你现在问她要片子,看她肯不肯给你,一切就都清楚了。”

  赵恪韩的话就像一颗颗铁钉,打入到严语的脑子里,严语终究是抵不过。

  梁漱梅还在说着些什么,严语却突然开口问:“梁医生,我可以看看片子吗?”

  梁漱梅微微一愕,似乎有些吃惊:“CT的阅片是非常严谨和专业的一件事……”

  “怕我看不懂?你可以给我讲解,不是么?”严语听得梁漱梅推搪,心里就更加失望。

  “我确实可以给你讲解,不过报告结果已经出了,就在我手里,现在就可以给你看,报告一目了然的……”

  严语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我还是想亲眼看看,脑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梁漱梅迟疑了片刻,终究点头说:“好,不过这里是精神病院,片子已经转给市医院肿瘤科的刘主任了,等他看完了,我再拿过来给你讲解吧。”

  “这么快就转出去了?”严语心里如此想着,但到底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朝梁漱梅笑着说:“那就麻烦梁医生了。”

  梁漱梅微微点头,但严语看得出来,她的情绪并不是很好,有些悻悻地要离开。

  严语看着她的背影,又问了一句:“哦对了,梁医生不是说过,我的双重人格并非躯体上的疾病造成的,那么,拍这个脑部CT的临床意义在哪里?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严语说出这个话的时候,赵恪韩的阴影就站在梁漱梅的身边,对严语的举动似乎非常满意,给严语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就好像在说,你个蠢货终于上道了!

  许是赵恪韩的出现,让严语的气质发生了变化,梁漱梅也越发不安起来。

  她没有正面回答严语,只是敷衍说:“你要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都是很有必要的,你想知道,这也很正常,我会慢慢解释给你听的。”

  “不过不是现在,我要先去参加会诊,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很难接受,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做一下心理建设吧。”

  梁漱梅如此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严语看来,她这样的举动,就跟落荒而逃没有太大的区别,此时再看赵恪韩,严语觉得这个亚人格的存在,也未必都是坏事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