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二十章 寻求共存

第一百二十章 寻求共存

  当赵恪韩阻止他做CT检查之时,严语的疑虑尚未发酵,此时听得傅卓玉看片子的结果,严语感觉自己的信任都被击溃了。

  原来赵恪韩并没有欺骗他,真正欺骗严语的,反倒是他付出了所有信任的梁漱梅!

  “这个片子不会有假吧?”严语仍旧有些不死心,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梁漱梅骗他到底有什么动机。

  傅卓玉摇了摇头:“你看,CT的片子上有你的姓名、编号和年龄等信息,这是出片的时候一起打印出来的,所以是原始片子。”

  傅卓玉的答案,彻底打灭了严语最后一点点希望。

  在他的眼中,梁漱梅从来都是个专业至极的人,但身为一个医生,竟恶意误导患者,竟然告诉严语他有脑瘤,这是极其不专业,甚至别有用心的恶劣行径了!

  更让他愤怒的是,梁漱梅辜负了他的信任,这才是最让他在意的!

  因为背负着心中的秘密,他很少相信别人,很多事情就算林小余和蒋慧洁,他都从未提及。

  但为了不伤及无辜,他选择了相信梁漱梅,也不知道自己催眠状态之下都说了些什么,可以说毫无条件地选择了信任,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你现在怎么打算?”严语心思翻滚之时,傅卓玉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啊,现在该怎么办?

  梁漱梅帮他洗脱了嫌疑,却将他困在了精神病院里,而且此时看来,她同样是目的不纯,严语并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精神病院那边已经给他下了诊断,他现在是具有危险性的精神病人,会被采取强制措施,也就意味着,严语并不能光明正大地回归生活,只能躲躲藏藏。

  这样的生活确实不是严语想要的,但他必须搞清楚,梁漱梅为何要骗他,这背后到底又有什么企图!

  可如果不回去的话,最终还是要想办法靠近梁漱梅,思来想去,严语还是决定返回精神病院。

  “麻烦你送我回去一趟吧……”

  “回去?精神病院?”傅卓玉也有些意外,严语却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你等等,我去准备一下,把车子开出来。”

  傅卓玉离开之后,严语沉默了下来,昏黄的灯光下,墙角的阴影波动起来,而后形成了赵恪韩的身影。

  “现在可以信我了吧?”

  严语迟疑了片刻,终究是问:“现在该怎么做?”

  赵恪韩的面具金光大放,显然非常的得意:“你睡一觉,让我来做就好。”

  严语没有摇头拒绝,反而问说:“你打算怎么做?”

  赵恪韩哼哼了两声:“怎么做你不一样会反对?但片子要还回去,而且还不能被发现,你做得到?你知道精神病院的布局和路线?你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的?”

  严语沉默了许久,而后严肃地朝赵恪韩说:“我要跟你约法三章。”

  赵恪韩不屑地“切”了一声:“你这种货色,凭什么跟我谈条件?关键时刻还不是要我救火?还不得我来给你擦屁股?”

  严语也不跟他争辩:“我要是乖乖回去吃药打针,随便他们折腾,你能出得来?”

  赵恪韩面具的光芒黯淡了下去,算是妥协了。

  严语早就想好了,此时开口说:“第一,往后不能再伤害无辜,如果这条都做不到,我就算把脑子切了,也不会让你再出来!”

  赵恪韩有些不耐烦:“你怎么就知道那些人是无辜的?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无辜的人!”

  “我不是在跟你讲道理,这也不是请求!”严语不想再啰嗦,因为跟赵恪韩谈条件,对他而言已经是巨大的失败了。

  赵恪韩也并没有得寸进尺:“反正你就是这样的伪君子,我都习惯了。”

  伪君子三个字很刺耳,但严语没有就此争论,跟自己争论实在不明智,赵恪韩说得出口,说明他潜意识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第二,我必须知道你的举动,我必须保持清醒。”

  赵恪韩仿佛听到了笑话:“梁漱梅虽然骗你,但她说得没错,你跟我,只能同时存在一个,我说的话你又不信,这个做不到的。”

  严语却坚决地摇了摇头:“你也别否认,你需要我,如果没有我的退让,你控制不了身体,我好,你才能好,否则你怎么会帮我做这么多事?”

  “咱们想要搞清楚整个事情,就必须想到共存的办法。”

  严语从一开始全盘否认赵恪韩的存在,直到此时想要共存,虽然是妥协,甚至失败,但未尝不是新的方向。

  毕竟赵恪韩也是自己的亚人格,彻底摧毁,就相当于毁掉自己的一部分,“诏安”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然而赵恪韩却似乎并不买账:“喂,这就是你的狭隘之处了,鼠目寸光的你,根本就没想过,我要的不是搞清楚整个事情,而是活下去!”

  “你总以为智珠在握,总是自信满满,但每次都遍体鳞伤,从来就没有危机意识,你的自以为是,才是最大的隐患!”

  严语也没想到,赵恪韩已经将事情上升到了生死存亡的程度,这只能说明,赵恪韩知道许多严语并不知道的事情。

  从这个方面来推测,赵恪韩的出现绝不是三次两次,否则他根本不会知道这么多严语无法得知的内情!

  严语曾经最担忧的就是,赵恪韩这个人格,背着他做了多少事情,如今算是彻底验证了。

  “你的说法我现在接受,所以,要活下去,我们必须合作,而不是争执,你同意么?”

  赵恪韩浑不在意:“就你这样的蠢货,不拖我后腿就谢天谢地了,如果让我掌控身体,你早就做出一番事业来,何必这么潦倒落拓。”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严语听得出来,赵恪韩算是点头了。

  此时傅卓玉从外头进来,朝严语说:“车开到外头了,咱们可以走了。”

  严语往墙角一看,赵恪韩已经消失不见,但声音却传了过来:“让他给你几片强心苷。”

  严语迟疑片刻,还是朝傅卓玉说:“有强心苷吗?给我几片……”

  傅卓玉眉头微皱:“你有心律失常?”

  严语哪里知道这些药物,只是点了点头:“前两天做了全面检查,医生给我开的……”

  傅卓玉不疑有他,只好带着严语到了诊室,取出一盒药来。

  严语扫了一眼,赵恪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是***,要洋地黄甙。”

  这一次赵恪韩声音响起时,严语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几乎同时将赵恪韩的话复述了出来。

  “洋地黄甙?”傅卓玉有些为难起来,因为***不是处方药,但洋地黄甙却是需要谨慎使用。

  虽然不知道具体作用,但赵恪韩想要让主人格和亚人格共存,这个药物应该是关键,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严语也不含糊,朝傅卓玉说:“放心,我不会乱吃药。”

  傅卓玉也就不再多想,从白大褂里取出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个小瓶子来。

  “吃三粒。”

  严语拿过瓶子,照着赵恪韩的指导,倒了三粒,干咽了下去。

  “再吃三粒。”赵恪韩的声音再度传来,严语迟疑片刻,又倒出三粒来,傅卓玉却伸手阻拦了他。

  “这个药的治疗量与中毒量差距非常的小,寻常人每次给药0.1,一粒就够,你这么吃会中毒的!”

  严语也没想到这个药的效果会这么强,心中疑虑一起,赵恪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不是要跟我共存吗?这个药的副作用会引起幻觉,傅卓玉这里毕竟只是诊所,精神类药物是受管制的药物,他没资格使用,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严语闻言,也只能朝傅卓玉说:“放心,我有数的,还没傻到毒死自己的地步……”

  如此说着,也不顾阻拦,严语又吞了三粒。

  “走吧。”

  想着往后估计还能用上,严语便将瓶子放进了自己口袋。

  傅卓玉仍旧一脸的担忧,像看个怪物一般看着严语,但到底还是想抓紧把这个麻烦精给送走。

  上了车之后,严语只觉得浑身发热,恶心想吐,晕眩得很,更要命的是头疼欲裂。

  傅卓玉放慢了车速,朝严语说:“要不要停车休息一下?不如回我那里住一晚吧……”

  严语想开口回答,但却如何都张不开嘴,反倒是后座上传来了声音。

  “不用了,回去只能给你惹麻烦,还是赶紧把我送走吧。”

  赵恪韩吊儿郎当地坐在后座上,他一发话,动的却是严语的嘴!

  药效果真有用,严语仍旧保持清醒,但赵恪韩能控制他的嘴巴说话了!

  而且这分明就是赵恪韩的说话风格。

  傅卓玉虽然每次都嫌麻烦,巴不得严语离他远远的,但每次都会给严语提供必要的帮助。

  赵恪韩此时这么说,大大伤害了傅卓玉的感情,他本还关心着严语,此时却是赌气起来,一脚踩下,轰了油门,车速反倒更快了!

  这么极端的说话和做事方式,严语总算是见识到了。

  赵恪韩却不以为然,将双脚搁在前面的靠背上,朝严语哼哼说着:“别大惊小怪,事儿多着呢……”

  严语此时倒是有些后悔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