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始表演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始表演

  失去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看着赵恪韩放肆发挥,就像青春期做的一场荒谬的梦,既有些厌恶,又无法压抑心中那股子躁动。

  赵恪韩的人格魅力和严语截然不同,他刻薄又冷漠,却又洞察人心,三言两语就能够一针见血,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和目的。

  傅卓玉本是关心严语的状况,被赵恪韩一句话顶了一肚子的气,将严语丢在精神病院门口,便调转车头愤然离开了。

  “你打算怎么回去?”严语朝赵恪韩问道,因为现在他无法掌控身体,而赵恪韩看样子竟是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然是走回去了?难道还会飞不成!”赵恪韩漫不经心,严语也是气得不行,再不过问。

  门诊部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赵恪韩径直走到住院部门卫岗。

  “喂,蠢蛋,到了这里,好好看我的表演,好好学学吧。”对于赵恪韩自信满满的话,严语也懒得回应了。

  到了门口,安保人员马上快步出来,将严语拦了下来。

  “喂喂喂,这位同志,是看诊还是探病?看诊请到门诊楼,住院楼不能随便出入,探病必须先到门诊楼去登记拿牌。”

  因为这栋楼是重症病人的监护区,安保措施非常严格,安保人员也异常的警惕。

  赵恪韩满不在乎地说:“我回来睡觉,要拿什么牌。”

  “回来睡觉?”安保人员有些狐疑地扫了一眼,而后双眸大睁,探头回值班室,盯着墙上的人像一会,又细细打量严语,反复对比。

  赵恪韩指着自己的脸,不紧不慢:“没错,看仔细一点是对的,我就是严语,昨晚逃走那个。”

  安保人员的脸色顿时大变,下意识去摸腰间的警棍。

  这人看样子该有四十岁了,胡子拉碴,头发估摸着几天没洗了,都黏在了一起,但眼神犀利起来,却如发怒的掉毛老狗,年轻时候应该也是在江湖里摸爬滚打过的狠辣角色。

  赵恪韩却仍旧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大家都是斯文人,别动手啊,你是想一辈子蹲在这小格子里当看门狗,还是想吃香喝辣?不如我给你一个机会?”

  安保人员对看门狗三个字很是敏感,顿时怒了起来:“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伸手出来让我绑好!”

  赵恪韩点头笑道:“不错,还有些骨气,我就做点好事,拉扯你一把。”

  如此说着,赵恪韩便走进了保安亭里,四处扫了一眼,目光停留在了墙壁的画像上。

  “还真别说,这照片还挺好看。”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满意又自恋。

  “你到底想干什么?”安保也不敢进来,毕竟保安亭空间太小,严语又是极度危险的重症疯子。

  “你是聪明人,我给你这个机会,一会儿你带我进去,你可以跟领导是我是你找回来的,这可是大大的功劳,你要不要?”

  安保人员微微一愕,有些不知所措,手却有些颤抖起来。

  这分明是诱骗别人说谎,但他就像诱惑亚当夏娃吃苹果的毒蛇,一旦动了这种心思,就很难再淡定了。

  赵恪韩坐在椅子上,将双脚搁在桌面上,就像个主人。

  “昨天因为我逃跑,你们安保科的科长受了责罚,领导对他印象已经非常不好,你今天把我带回来,这是大功一件,虽然没办法让你直接取而代之,但足够你调到监护区里当值。”

  安保人员双眸微眯,挣扎了许久,最后终于松开了警棍,朝赵恪韩问:“我在哪里找到的你?”

  赵恪韩哈哈一笑:“好,有胆色!”

  虽说如此,他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朝安保人员问:“你叫什么名字?”

  “程荣达。”

  “程荣达……嗯,我掐指一算,你发达的日子也该来了,不过我现在饿了,想吃牛肉面。”

  程荣达脸皮微微抽搐,但到底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他这样一个工作,收入应该是不会太高,这种困难的时期,牛肉面估摸着他也是三五个月才敢吃一次。

  但赵恪韩这么一说,他就去摸自己的口袋,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见得程荣达转身要走,赵恪韩又提醒了一句:“你就不怕我跑了?把亭子的门锁起来吧。”

  程荣达摇了摇头:“你不会跑。”

  赵恪韩啧啧一声:“不错了,没看错人,不过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我,再说了,要是你同事过来,难免要抢你功劳,还是锁起来吧。”

  程荣达果真取下了腰间的钥匙,正要锁门,赵恪韩又拉了拉抽屉,朝他说:“抽屉给我打开,我要看看来访登记表。”

  程荣达皱起眉头,为难起来。

  “放心,我就是无聊,随便看看,我一个精神病人,看个来访登记又能生出什么麻烦来?”

  “我喜欢看书,没点东西读一读,很容易狂躁,狂躁起来,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了。”

  在严语看来,赵恪韩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然而这个念头刚升起,程荣达竟然果真过来,打开了抽屉!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严语终究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赵恪韩却卖了个关子:“一开始我就让你仔细看,认真学,你又仔细看吗?有认真学吗?”

  严语受不了他的自恋,但心中却好奇,看起来老实巴交,落拓潦倒的程荣达,怎么就像吃了他的迷魂汤一样。

  当程荣达伸手打开抽屉锁头的时候,严语认真一看,便见得他露出的手腕上,竟有一处被刮掉的刺青!

  “嗯,不错,你总算有点上道了。”

  “不是我给他灌迷汤,而是他本就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你别看这老小子一副蔫了吧唧的鬼样子,年轻时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赵恪韩给严语解释的时候,程荣达已经锁上了保安亭,快步往外走,应该是去买牛肉面了。

  赵恪韩将厚厚的登记本打开,逐条浏览起来。

  他的浏览速度极快,这表明他的目标非常的明确。

  “你想找什么?”

  赵恪韩朝严语“嘘”了一声,又默默翻找,过得片刻,点了点簿子,惊喜地叫道:“抓到老鼠了!”

  严语往簿子一看,赵恪韩的手指停在了一个名字上:“赵同龢!”

  赵恪韩点了点头:“这老小子三天两头往这里跑,你觉得会是什么用意?”

  严语一看,登记表上果真有好几次记录,而且非常的频繁!

  本以为赵同龢彻底放弃了自己,专心去搞他的考古项目,没想到他只是表面敷衍,让严语放松警惕,私底下却仍旧没有放过严语!

  非但如此,严语还在表格上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名字,诸如罗文崇陈经纬,甚至关锐和于国峰孟解放等人,都登记在列!

  “他们一直没有放过我!”严语得出这个结论,怒火中烧!

  原本因为梁漱梅的背叛,严语已经感到非常的失望和难过,如今看来,竟仿佛被全世界背叛了一样,所有的人都瞒着他,欺骗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别生气,光生气又有什么用,冷静下来才有想法,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赵恪韩此时就像人生导师一样,全局在握,却又谆谆善诱。

  虽然他的姿态高高在上,但他的话并没有错,生气是没有用的,想对策才是正经事。

  严语不是赵恪韩,没办法短时间内调整自己的情绪,虽然他已经极力在压抑,但终究是做不到。

  想起于国峰等人与他的过往,再想想梁漱梅,他是如何都摁不住这股怒气。

  赵恪韩冷哼了一声:“别光想着这些使坏的老鼠,你看看这两行,都是晚上的记录。”

  严语一看,上面竟是齐院长和洪大富的名字,他顿时明白了过来。

  他们都是晚上才来,说明他们是避开了其他人,偷偷过来打听自己情况的。

  至于他们为何要躲着罗文崇等人,用意也就非常明确了,因为这两个人跟罗文崇他们的目的并不一样,也不想让罗文崇等人知道他们来过,起码他们是真的在关心严语!

  这么一想,严语的心绪果真平静了下来。

  人就是这样,在自以为失去全世界的时候,突然又有了支撑,即便只是一根稻草,能让你抓住,都不至于沉沦下去,反倒再度涌起了希望与斗志。

  赵恪韩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嘛,消消气,先把这些记录背下来,稍后我们要去看看,这些时间点,他们都干了些什么,这样就能弄清楚他们的真正目的了。”

  “为什么让我来背?”

  赵恪韩朝严语眨了眨眼睛:“你不是说咱们要同进退共存亡么,当然要共享信息,再说了,你背东西比我厉害,还是你来吧。”

  严语也不再多说,当即将记录逐条默记。

  此时程荣达已经从外头回来,果真将牛肉面给买了回来,轻轻放在了桌面上。

  大块酱牛肉,裤带宽面,浮着红油,清脆芳香的葱花,热气腾腾,无一不在挑逗,味蕾都一颗颗躁动了起来,舌底的口水就像泉眼一样喷涌出来。

  “啧啧,下了血本啊老弟,我就不客气了。”

  赵恪韩用袖子擦了擦筷子头,闷头大口吃面,而程荣达则仍旧留在亭子外头,反倒四处警觉,看起来他更像逃跑的贼,赵恪韩则是这里的安保。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