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彻底崩溃

第一百二十四章 彻底崩溃

  /

  陆为霖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虽然戴着口罩,但一双剑眉如刀削斧凿,眼睛清澈如泉,看得出是个俊俏的年轻人。

  几个看护小心翼翼,似乎都不太愿意伺候严语,唯独陆为霖接过了餐盘,走进了房间。

  他大咧咧地解开严语的禁食口罩,一如赵恪韩所言那般,似乎很希望严语能够伤到他。

  严语并不想伤害任何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终究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多大了?”

  陆为霖有些惊愕,但很快就露出怒容,往身后扫了一眼,压低声音骂道:“你个死疯子,不要瞎打听!”

  严语并不清楚他是故意激怒自己,还是品质就是这么坏,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因为一句话,就改变自己的主意。

  陆为霖咬了一勺饭,就往严语嘴里塞,就好像在投喂一头牲口。

  说实话,不管他是什么目的,严语都有些生气,任谁被这么对待,心里哪能没点怨气?

  严语的脸上还留着粉嫩新鲜的疤痕,因为心中有气,疤痕便红了起来,眼色一冷,陆为霖就不敢硬塞了。

  “看来你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严语试探着问了一句,陆为霖却眉头紧皱:“干你什么事!”

  提起这份工作,似乎勾起了他很不好的回忆,陆为霖这次捏住了严语的嘴巴,将一勺饭硬生生塞进了严语的嘴巴。

  赵恪韩此时出现在了严语的身后,在他的耳边说:“你看看他这样子,分明就是故意激怒你,趁机咬他一口,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年轻人,被咬一口又有什么关系?他这么对你,你心里的火气都快把我烧着了,还能忍多久?”

  赵恪韩就像个善言的恶魔,在一步步诱惑严语步入黑暗的深渊。

  严语原本却是对陆为霖产生了反感,赵恪韩这么一说,虽然他心生警惕,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冲动行事,但对陆为霖的印象却更加的不好了。

  “你不喜欢这份工作,可以辞职,没必要拿病人撒气,你这样对工作不负责,也是对自己不负责。”

  严语“苦口婆心”的劝说,实在是太过老派,听起来就像他已经七老八十,对于叛逆的年轻人而言,就好像听到了父母的唠叨一般反感。

  陆为霖也顾不得这许多,朝严语骂道:“老子就不辞职,老子就喜欢这样,要你多嘴多舌!”

  似乎想要证明他的话,陆为霖拼命往严语嘴里塞饭,巴不得将严语的嘴全都堵上。

  严语用舌头将嘴里的食物一寸寸往外推,呼吸才顺畅起来。

  陆为霖见得严语竟不气恼,反倒像是羞辱了他一样,转身朝其他看护说:“你们到门外抽根烟吧,这里我收拾就行了。”

  几个看护本就有些不耐烦,而且严语又是极具危险性的重症患者,他们顿时如蒙大赦,朝陆为霖竖起大拇指:“算你小子仗义!”

  几个看护离开之后,陆为霖取出手绢来,将严语嘴边和胸前的饭菜渣滓擦了擦,态度反倒缓和了下来。

  “听说你发起疯来,连女医生都不放过,是不是真的?”

  严语顿时皱起眉头,陆为霖却不以为然:“你们这些混蛋明明是想作恶,只是找精神病当脱罪的借口罢了,你爽的时候会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反正我是不信……”

  “像你这样的人,被关一辈子都不冤枉,我这么对你,你觉得恼火,那些被你伤害的人,就不恼火?”

  严语本还怒火中烧,但陆为霖这番话说出来,严语反倒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

  是啊,无论自己是否知情,他伤害过别人,这是不争的事实,虽说是赵恪韩这个亚人格操控了身体,但自己就真的无辜吗?

  这么一看,这个陆为霖倒也不全是装出来,故意激怒他,而是对严语存在真的敌意和仇视。

  严语冷静了下来,但陆为霖反倒显得很失望,他啧啧说:“呀,难得还有唾面自干的忍耐,可惜啊,你这不是有风度,而是缩头龟,懦夫行径罢了!”

  陆为霖继续挑衅激怒着:“被骂还能这么坦然,你就没有半点羞耻心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母亲为何忍气吞声了,因为她的儿子不中用啊!村里的孩子骂你野种的时候你没有反抗,他们欺负你的时候没有反抗,你母亲被人侮辱的时候,你也没有反抗!”

  “你不敢报复那个抛弃你们母子的男人,你不敢做这做那,只是抱着可笑之极的所谓的善良,其实就是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罢了!”

  严语可以忍受他的挑衅,可以忍受他的辱骂,但涉及到母亲,严语是万万忍受不了的!

  一股子怒火从心底燃起,就好像在沸腾的油锅里丢下一把火炬,轰一声便喷薄而出,将严语的理智彻底淹没!

  “啪啪!”

  皮带被崩断,严语从半躺着的床上弹出去,一个头锤砸在了陆为霖的脸上!

  “咔嚓!”

  他能听到陆为霖鼻梁骨断裂的声音,因为手脚被禁锢,严语倒在了陆为霖的身上,将这个口无遮拦的年轻人压在了身下!

  “哈哈哈!被我戳中了痛处,恼羞成怒了吧!你就是野种,你就是个懦夫,你母亲被欺负的时候,你也只能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床板有没有磕着你的头,一下两下,一下两下?”

  严语彻底被愤怒占据,压在身下的年轻人,言语如刀,一下一下切割着严语的心头!

  “嘭!”

  严语又是一个头锤,鲜血在陆为霖的额头喷溅起来,糊了他一脸,温热的鲜血让严语更加的狂热!

  “嘭!”

  又是一个头锤,陆为霖却仍旧抬起头来,噗一声,将半口牙齿和血水吐在了严语的脸上!

  “懦夫!懦夫!懦夫啊!”

  他满口含血,仍旧叫骂着,严语的头锤一个接一个,陆为霖已经面目全非,就好像绞肉机里混合在一起的血团!

  他的眼睛在血色之中泛起光芒,却不是求生的欲望,而是比严语更炽烈的狂热!

  “来啊懦夫!来啊!继续啊!”他的牙齿已经完全被打断,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仍旧在叫骂着。

  严语的头锤一个接一个,他不知道眼前是陆为霖的血,还是自己的血,他只是想让这个讨厌鬼闭嘴,闭嘴!

  年轻人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但他的叫骂却如刀似剑,刻骨铭心,直抵灵魂深处!

  眼看着他的眸光渐渐黯淡下来,严语才停止了头锤撞击,鲜血滴滴答答落下,严语粗喘着,周围都是鲜血,就好像泡在血泊之中那般。

  年轻人的眸光在这一瞬间,突然亮了起来,他发出了狂妄的嘲笑声。

  “哈哈哈!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他的声音变了,严语听到这个声音,突然惊慌起来。

  是的,陆为霖血肉模糊的脸,渐渐清晰起来,他的眼睛也发生了变化,只是眨眼间,他就变成了赵恪韩的样子!

  严语猛然抬头,周围仍旧是一片漆黑,门外的看护们也消失不见了!

  赵恪韩从他身下消失,地板上一个血坑,严语双手仍旧被束缚衣紧紧包裹,闷头趴在地上,这一切都是幻觉!

  赵恪韩蹲在了他的面前,轻轻地躺下,就躺在严语的旁边,他枕着双手,就好像漆黑的天花板就是夜空,他透过天花板,能够看到满天的繁星,就好像小时候,他与母亲在院子里纳凉。

  “你终于看到了吧,我是你创造出来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保护别人的是你,伤害别人的也是你!我就是你呀严语,哈哈哈!”

  严语默默地趴在地上,突然悲从中来,眼泪冲刷血液,低低的抽泣,渐渐变成了嚎啕大哭。

  赵恪韩已经消失了。

  刚才他头锤地板,此时又嚎啕大哭,哭了好久,走廊外头的灯终于渐次亮了起来。

  仓促的脚步声响起,有人打开了铁门,只是瞅了一眼,便大喊起来,警铃大作,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

  严语能感受到身子凌空,就好像灵魂漂浮了起来,他的视野很模糊,知道有人在眼前手忙脚乱,有人拿着钳子,用针线为自己缝合。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些,但都没有聚焦到这些事情之上。

  他的内心只有一个声音,他在呼喊,他希望赵恪韩能够再次出现,他希望能够与他解释和争辩。

  然而赵恪韩,却再没有出现过。

  天光大亮的时候,严语还没有睡着,即便用了麻药,他都非常的清醒。

  梁漱梅等人都过来看过,不断地询问,严语却懒得发话。

  直到中午的时候,几个看护走了进来,推着一辆小推车,虽然没有散发香味,但严语能看到,应该是给他送食物来了。

  严语看了看几个人,并没有昨晚那个年轻人,或许是赵恪韩幻想出来的形象吧。

  所有的一切,都是赵恪韩设下的圈套,仅仅只是为了让他看到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暴力倾向,只想让严语承认,赵恪韩就是他严语,他要为所有的伤害,背负罪责。

  看护们一个个战战兢兢,他们甚至穿着厚厚的防咬服,将严语当成了一条凶猛的狗。

  其中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走到了前头,不顾同伴们的示警,脱掉了手套,端起食物,走到了严语的面前。

  他的眉毛很浓,眼神也很清澈。

  “告诉我,你的名字。”严语看着这个年轻人问。

  年轻人有些不耐烦:“关你什么事!”

  严语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么,还是有希望的。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