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死守底线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死守底线

  年轻人不耐烦的语气,让严语仿佛又回到了夜晚的幻境之中。

  他也不再询问他的姓名,因为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严语可以确认,这个年轻人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工作,不管他是陆为霖,还是李为霖周为霖,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该做的事情,严语必须要去做了!

  “一个学西洋画的,来当保安,给疯子当保姆,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说什么?”年轻人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严语的眸光停留在了年轻人的双手上。

  他的双手修长白皙,没有茧子,而且端盘子的动作很别扭,可以看出他即便不是锦衣玉食,也是娇生惯养。

  他的指甲修剪得很好,但指甲缝里有黑色的碳粉,指甲盖上还残留有铅笔的划痕。

  “怎么?我说的不对?”严语试探地问了一句,年轻人闷头打开饭盒,用木勺搅了搅已经冷掉的米粥。

  “嗯,看来我猜对了哟。”

  “从小被人伺候,长大了反倒要伺候别人,你就不生气?”严语又问了一句,年轻人有些忍不住,赌气一般,舀了很大一勺粥,塞到了严语的嘴里。

  因为严语的头脸受了伤,他的粥又太多,一下子就流淌出不少,滴落到了束缚衣上面。

  “年轻人,这样可不好,你的人生不是我做主,不是我让你来当保姆的,拿我撒气可没用,干一行爱一行,这个道理你不懂?”

  年轻人横眉冷对,仍旧在忍耐。

  严语嗅了嗅鼻子,又试探地朝年轻人说:“昨晚跟对象幽会去了吧?劣质爽身粉的气味,你对象的家庭条件应该不是很好,家里应该也反对你们交往吧?”

  年轻人将木勺丢到了推车上,朝身后的看护们说:“哥几个先出去,我来伺候他就成。”

  看护们并没有竖起大拇指,夸这年轻人仗义,而是谨慎地叮嘱了一句:“小陆,你可小心一点,这人已经是最高级别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放心,我有数,你们出去抽根烟。”

  看护们还是有些不放心,但还是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不多时就传进来一股劣质卷烟的气味。

  年轻人盯着严语,也没有重新拿起木勺的意思。

  “你是怎么知道的。”

  严语知道,自己通过细微观察得出的推断结果,全都对了。

  “有烟吗?”

  年轻人不为所动,严语也笑了笑:“也对,自己的理想没法去实现,自己爱的人也没法去交往,想抽的烟么,当然不会有了。”

  年轻人紧握拳头,怒视着严语。

  严语却没打算停下:“可怜啊,二十好几的人了,就像个木偶,任人摆布,学习工作生活爱情,没有一样能够做主,要是我,真是要崩溃了。”

  “你不会到现在还母亲帮你洗澡换衣服吧?”

  “啪!”年轻人双眸血红,一个耳光打了过来,严语的嘴角很快就挂了血。

  “哟,还会生气,你要这么硬气,对象早就娶回家了,你对象必定是很体贴的女孩子,善解人意,嘴上说没事,她能等,但你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吧?”

  “是啦,你一定知道,她肯定会想呀,我这对象也太没用了,都二十好几了,什么都听家里的,就跟……就差没继续穿着开裆裤了……”

  “啪!”

  又是一个耳光,严语的耳朵嗡嗡作响。

  “打人的力气是不小,就是不知道那方面的力气怎么样,我可听说了,像你这样的小男人,床上基本硬气不起,你对象表面上很享受,心里应该很不满吧……”

  “啧啧,身为男人,真是可怜啊……”

  年轻人终于忍不住,巴掌变成了拳头,一拳就砸在了严语的眉角上!

  严语昨晚才头锤撞地,刚刚经过缝合,被他这一拳砸下去,整个人都快昏了过去。

  但严语嘴上却没停:“就这么点力气?你对象可不满意哦……”

  又是一记重拳!

  “嗯,这下有点意思了,你对象该配合着喊两声了。”

  “不对,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只会咬着嘴唇红着脸,是不会叫出来声来的,这让你很不爽吧?”

  “嘭嘭嘭!”

  拳头接二连三地砸下来,严语却放声大笑了起来!

  年轻人已经气喘吁吁,严语却大笑不止,年轻人的动作太大,撞到了推车,车上的粥碗摔落下来,啪嗒一声碎裂开来!

  走廊外头的看护们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全都涌进来,用力拉开了年轻人。

  此时的严语伤口崩裂,满脸是血,就像昨晚的幻境重现,但角色却对调了过来。

  医生们很快就赶了过来,年轻人也冷静了下来,怒视着严语。

  医生护士手忙脚乱地拆解严语头上的纱布和绷带,严语却将眸光投向了年轻人,朝年轻人说:“你会感谢我的。”

  冷静下来的年轻人微微一愕,目光茫然,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眼中浮现出一些懊悔。

  医生护士解开了他的束缚衣,给他处理伤口,严语舒展了一下手臂,抬起手来,做了个画画的动作,照着年轻人的轮廓,像在虚空为他画像。

  年轻人的眼眶有些湿润,甩开了同伴,刚到走廊,许是碰到了领导,有些责骂声传来。

  严语透过余光,看到年轻人脱下防咬服,狠狠地丢在了领导的脸上。

  他走了,就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走廊的尽头,仿佛就是他理想的开始。

  虽然身体很疼,但严语很是欣慰,露出了“老母亲”一般的笑容。

  他到底是做到了。

  他并没有咬年轻人一口,没有按照赵恪韩的意思去做,他用自己的方式,让一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离开了并不愿意接受的工作岗位。

  当然了,也给了程荣达一个机会。

  他相信,程荣达这样的人,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不消等到明天,程荣达就会出现在自己的病房里了。

  不过在此之前,梁漱梅先来到了病房。

  她皱着眉头,看着严语,一脸的心疼,朝严语说:“你这样对治疗很不利,你要学会克制,我会尽快安排咨询,为你疏导情绪,你也稍安勿躁。”

  虽然明知道她在做戏,但严语还是朝她笑道:“谢谢梁医生,我会尽量平复的。”

  梁漱梅露出有些勉强的微笑,就好像一个知心大姐姐在心疼一个误入迷途的小弟。

  严语觉得有些虚伪和可笑,但并不打算再说些什么。

  当医护人员再次处理完伤口之后,他们又给严语穿上了束缚衣,不过禁食口罩是没法佩戴了。

  没有禁食口罩的包裹,严语可以肆意呼吸,整个人都舒服自在了不少。

  当所有人都离开,房门关闭的那一刻,赵恪韩出现在了门后。

  严语却没有感到意外。

  他本以为赵恪韩永远不会再出现,因为赵恪韩就是他,他就是赵恪韩,起码昨晚发生的事情,极好地说明了这个事实。

  但经过了今天的事,严语还是向他证明了自己。

  他严语和赵恪韩还是有区别的,他宁可自己受伤害,也不愿去伤害别人,哪怕只是无伤大雅咬别人一口,他严语也不会去做。

  赵恪韩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些沮丧,也有些头疼。

  他蹲在地上,取出一根烟来点上,扶着额头,就好像在面对一个如何都教不好的孩子。

  “你这样的话,就很难办了。”

  “难办?我不觉得呢,目前为止,进展还算顺利吧?程荣达应该很快可以补缺了。”

  赵恪韩叹了口气:“你身上还剩下几块完整的皮肉?这么下去,你能扛多久?”

  严语长长地呼吸,享受着短暂且有限的自由自在。

  “你不会明白的。”

  赵恪韩摇了摇头:“正是因为我太明白这种感受,知道这不对,才会换一种活法,这也是你想要的。”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你想要的自己啊!”

  赵恪韩激动起来,走到床边,朝严语吼了起来。

  严语的手穿透了束缚衣,从赵恪韩的手中拿过香烟,慢慢地抽了一口,将烟气吐到了赵恪韩的脸上。

  “我知道,我想要的自己,有千百个,你只是其中一个,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会出现,可当我不再需要你了,你却仍旧赖着不走,这就不对了。”

  “所以,不管梁漱梅是什么身份,也不管她有什么目的,我都必须接受治疗,因为我想赶走你,已经不再需要的你!”

  赵恪韩哈哈大笑起来。

  “难道你就没想过,如果没有她给你吃药,我或许早就不在了么?”

  严语手中的香烟消失,连他的手,也被重新禁锢到了束缚衣里头。

  香烟再度出现在了赵恪韩手里,他有些得意,将烟气吐到了严语的脸上。

  “没有我,你做不成的。”

  严语的表情凝重起来,又听得赵恪韩说。

  “哦对了,你有空还是抓紧想一想,既然我是你,你是我,为什么你叫严语,而我叫赵恪韩?”

  赵恪韩将手中烟头丢过来,严语下意识躲避,但烟头却炸开一团火树银花,就像他小时候,唯一一次与母亲一次看的春节焰火一样。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