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剪报老儿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剪报老儿

  梁漱梅并未食言,严语翌日一早,便将书单交给了看护,不过程荣达很快就回来了。

  “图书室那边的管理员说了,你要的书……没有……”

  严语虽然早有所料,但也难免失望:“一本都没有?”

  程荣达摇了摇头:“一本都没有……”

  “报纸呢?”

  严语要的都是一些杂志期刊,这年头杂志期刊比较贵,医院图书室没有也是正常,但报纸总该有的。

  毕竟他要调查的是赵恪韩这么一个人,只能从杂志和报纸里找,书里怕是不会有,而且除非是人物传记,否则一般书里,都会隐去真实姓名。

  再说了,他对赵恪韩这个人物半点了解都没有,简直如同大海捞针也似。

  之所以选择期刊杂志报纸,也只是想碰运气罢了,谁又能想到,连报纸都不能借阅。

  “报纸只能到图书室去读,因为报纸容易被私藏……”程荣达颇有些难为情,毕竟只是严语交代他办点事,没能办好,他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严语点了点头:“你去跟梁漱梅说,让我去图书室读报……”

  “这……”程荣达有些为难起来。

  “怎么?搞不定?”严语挑起眉头来,程荣达咬了咬牙,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尽力。”

  程荣达出去没多久,便回到严语这边,神色却有些复杂。

  “要什么条件?”严语并不认为梁漱梅会轻易答应下来,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果不其然,程荣达有些迟疑地说:“梁主任说……读报可以,但必须绑起双手,戴口罩……”

  严语没再多说,伸出手来:“绑吧。”

  程荣达也不含糊,用束缚带把严语的双手绑了起来,又将禁食口罩给严语戴上,这才将严语带到了图书室来。

  图书室并不是很大,靠墙是书架,中间是桌椅,报架就在门边。

  此时的报纸并没有多少家,大部分都是官媒,而且发行量也不多,每家的报纸也只有两三份,更新频率也不高,有些报纸甚至已经泛黄了,仍旧堆在墙角的一张桌子上。

  对于旁人而言,这些报纸早已失去了价值,但在严语眼中,这些旧报纸反倒比新报纸更有意义!

  图书室里没几个人,几个老头子在桌椅上打牌,虽然已经是大冷天,但一个个穿着拖鞋,袜子露着脚趾头,脚趾甲像老旧的牛角,里头都是黑硬的污垢。

  严语也不再多看,抓紧时间将翻起报纸来,程荣达则小心翼翼陪着,寸步不敢离。

  严语也不在意,程荣达表现得越是敬业,他才能有机会再进来图书室。

  但这一路翻下去,严语很快就皱起眉头来了。

  这些都是旧报纸,但一张张就像渔网一样,用千疮百孔都没法形容,里头一张图片都没有,想来图片都被抠了下来。

  “这都是谁干的?”

  严语将报纸丢下,朝程荣达问。

  “应该是胡光中那老头子……”

  “胡光中?是哪个?打牌的?”

  严语本没抱什么希望,因为程荣达一直做门卫,并没有办法进入到图书室来,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清楚。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门卫才是最了解内情的人,这进进出出招呼寒暄的人不少。

  如果你想了解某个单位的机密内情,门卫或许一无所知,但如果说到边角八卦,小道消息,那么找门卫就对了。

  程荣达指了指牌桌上坐东的老头子,压低声音说:“就是戴眼镜叼着烟斗的那个,不过……这老头有点怪……”

  “怪?不怪能住精神病院里?”严语也是露出笑容,随口又问了句:“他是怎么个怪法?”

  程荣达欲言又止,但还是朝严语如实回答:“他说自己是干过反清复明的勾当……”

  “反清复明?”严语也是哭笑不得,反清复明发生在明末清初,距离此时少说也二三百年了,能活到现在,岂不是活神仙?

  不过严语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这胡光中或许是个精神病人,但绝不是蠢笨之人。

  想要塑造一个活了二三百年的人物,必然要对各种事情了如指掌,而报纸和书籍就成了他的信息来源,也难怪他喜欢抠报纸了。

  严语本还因为报纸被毁而失望,甚至有些气恼,如今看来,反倒能捡个便宜了!

  胡光中为了塑造自己二三百年活神仙的形象,必然对这些搜集得来的信息熟记于心,搞不好他真知道些什么!

  念及此处,严语便走到了牌桌边上。

  观棋不语真君子,加上又是有求于人,严语也不敢唐突打扰,只是静静看着。

  这些老头子打的是长牌,也叫叶子牌,算是很古老的一种纸牌,全国各地都有这种纸牌的流行,但各地的纸牌样式都不同,规则算是大同小异。

  纸牌的花样也不少,每副牌的数量也有所不同,诸如南通长牌之类的,上面还绘制一些人物形象,有西游记里的角色或者妖怪,也有三国水浒的人物等等。

  胡光中等几个老人打的长牌上面,就是水浒传的人物,线条简单,却颇有神韵,充满了民间艺术简朴的风格。

  几个老人输得很惨,将私藏的香烟等赌注丢给了胡光中,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胡光中老神在在,叼着烟斗,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但对桌面上散落着的“战利品”却似乎并不看重。

  “看了这么久,要不要玩一把?”胡光中颇有些挑衅的意思。

  严语摇头说:“不了,打不过你……”

  胡光中哼了一声:“怂!”

  严语坐到对面,压低了声音说:“我只有两只手,哪里能赢得了三只手的您老人家?”

  胡光中眸光犀利起来:“年纪轻轻的胡说个甚啊!”

  严语往后一靠,指了指胡光中的衣袖:“用两副牌打人家一副牌,想输都难吧?”

  胡光中下意识捏了捏自己鼓鼓的衣袖,瞥了严语一眼,却不敢大声争辩。

  他用烟斗拨了拨桌面上的东西,将其中半包烟推到了严语的面前:“我不爱抽卷烟。”

  严语见他服软,也不客气,将他的烟斗拿过来,点了一根烟,美滋滋地抽了一口。

  “我想找个人,但报纸全被抠成了窟窿,不知道老哥有没有什么法子?”

  胡光中满不在乎地嘲讽了一句。

  “报纸上只有讣告,除非找死人,否则只能是缘木求鱼。”

  “讣告?”严语也没想过这一节,他一直以来,先入为主地认为,赵恪韩这个人物是现实人物,可如果不在世,或者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呢?

  如此一来,也难怪何书奋和洪大富通过户籍系统查找不到!

  胡光中只是随口一说,但却打开了严语的新思路!

  “老哥,我听说您干过反清复明,必是见多识广,您有没有听说过赵恪韩?”

  胡光中闻言,身子前倾,有些神秘兮兮地朝严语问:“你不会想告诉我,你叫赵恪韩吧?”

  严语略一沉思,认真地回答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胡光中愕然,一口烟憋在胸中,剧烈咳嗽了起来,而后哈哈大笑,指着严语说:“没想到你这小子比我病还狠啊!”

  严语有些疑惑:“这话又怎么说?”

  “老头子我只是干过反清复明,你小子可比我还老了!”

  严语也是惊诧:“我比你还老?”

  胡光中咯出一口痰,“啊推”吐到了地上,磕了磕烟斗,朝严语说:“如果我没老糊涂,记忆里叫赵恪韩的唯有一人。”

  “此人乃是南明锦衣卫北镇抚司指挥佥事赵神通,表字恪韩,那可是个通天彻地的大人物!”

  “你说你是赵神通,老头子我今日是见了大头鬼了!哈哈哈!”

  严语闻言,也是一脸蒙圈,本以为打开了新思路,赵恪韩未必是在世之人,谁能想到胡光中这老骗子竟能扯这么鬼远!

  “是我打扰了。”

  严语将手中香烟掐灭,起身要走,胡光中也有些意犹未尽,他是铆足了劲想要卖弄见识,严语却不配合,他哪里肯放过。

  “别走啊,坐下来跟我说说你的事啊!”

  严语皱起眉头:“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啥好说的了。”

  胡光中撇了撇嘴:“吃干抹净不认人啊,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现实了吗,只怕你是个西贝货,怕被我拆穿吧?”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说得好像您就是真的干过反清复明一样样的,大家半斤八两,还是别说穿了的好。”

  胡光中摇了摇头:“我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但你么,绝不会是赵神通,我没说错吧?”

  “为什么?”

  胡光中哼哼了一声,抽了口烟斗:“你若是赵神通,又怎么会在报纸上四处找?”

  严语没想到这老头子脑瓜这么清灵,也懒得跟他废话,抬腿就要走,却又听得胡光中阻拦说:“别走啊,你不知道,那就由我来说,婷婷赵指挥的故事,总比关在号子里强吧?”

  虽然很鬼扯,但毕竟是第一次听到跟赵恪韩有关的事情,严语想了想,横竖没有头绪,听听也无妨,便又坐了回去。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