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幕后担保

第一百三十二章 幕后担保

  读书到底有没有用,这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唐朝尚武,所以会有“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到了宋朝,崇文抑武,风向又变成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而到了严语这个年代,物资匮乏,生活艰苦,读书的话题也被重新提起。

  因为想要读书,必须先能吃饱饭。

  所以越穷的地方,就越是觉着读书无用,但多半只是因为没有读书的条件罢了。

  而越富的地方,同样觉得读书是晋升的唯一途径,但他们内心里又认同读书并非首位,到底还是将人脉关系等等其他因素放在第一。

  这么一对比,实在有些嘲讽。

  严语从不认为读书无用,所以他“好读书而不求甚解”,只要带文字的纸片他都愿意读一读,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用上。

  正如此时,如果没有“法兰西落币法”,他想找个法子拒绝服药都难。

  有了这个小手法,再加上程荣达的掩护,他才能够成功躲过护士和看护们的监视,达到了不吃药的目的。

  如此过了两三天,体内的药物残留也被分解代谢得差不多了,严语也迎来了最关键的验证时刻。

  严语向程荣达求证过,甚至通过其他人来互证,这才确认,自己果真没再发生过“夜游”之类的无意识行为,赵恪韩也没再出现过!

  梁漱梅虽然表面上全是赞赏和鼓励,但严语也看得出来她的焦躁,这就更加证实,她给严语服药,并非为了治疗严语,而是为了制造严语的人格分裂!

  她真正需要的,是赵恪韩!

  严语虽然有“法兰西落币法”,但到底只是小伎俩,从第三天开始,护士对服药的监控更加严格,不再让严语用手碰触药片,而是亲自将药片喂入严语的口中。

  严语起初只能等他们都离开,才抠喉咙将药片吐出来。

  但这样的效果并不是很好,有时候能吐出来,有时候吐不出来,整个人备受折磨,人都清瘦了许多。

  直到他找到了一个新法子。

  药片放入口中之后,严语并没有吞咽,而是用舌根将药片喉咙里推,药片会停留在舌根后与喉咙之间,等他们走了之后,像咳痰一样,就能把药片咯出来。

  (PS:这是可以实现的,很多人都会,作者君本人就会,小的如花生米,大的甚至连个头小一些的红枣都可以暂时藏着。)

  又过了几日,严语的状况日益好转起来,再加上消瘦的模样,梁漱梅应该是发现严语拒绝服药,便让严语服药后喝下大量的水。

  这样一来,严语没法再用这个法子藏药片,只能抠喉咙。

  不过他知道,梁漱梅发现自己的意图之后,必然会找人来守着,不让严语手动催吐。

  也果不其然,今日里服药之后,梁漱梅便让程荣达等看护着严语,也亏得严语让程荣达骗走了其他看护,才顺利将药片催吐了出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到时候如果您还是这个样子,她一定会怀疑到我的身上,您有没有什么人可信的?我可以出去给你搬救兵……”

  严语也有些迟疑,眼下自己还是精神病人的身份,而且还是妄想症这一类,拒绝服药也是精神病人的常态,为此很多病人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

  最典型的就是被害妄想症,而被害妄想症的“凶手”往往是医生。

  所以他此时揭穿梁漱梅,是没人会相信他的,反倒会引来梁漱梅更加强力的“镇压”。

  程荣达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这种情况下,寻求外援是唯一的途径,单靠严语是翻不了身的。

  “上回让你联络的何书奋还记得吧?”

  “记得是记得,不过……我前两天跟您说过的,这两天他也有来过,但被拒绝探视了……”

  严语自然是记得,他本想让何书奋让他帮忙调查赵恪韩,但眼下已经从胡光中那处得知了赵恪韩这个人物的来历。

  虽然很是鬼扯,严语自己都不太相信,但又隐约有所关联,严语也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

  严语本以为赵恪韩会让胡光中帮他逃离此地,谁知道赵恪韩最终让胡光中去破坏人工降雨,这老头儿是指望不上了。

  虽然何书奋没办法进来,但消息却是可以送出去的!

  严语也顾不得这许多,朝程荣达说:“我写一封信,你帮我交给何书奋。”

  “您直接告诉我就行,我去转告他,写在纸上,容易被人抓住证据……”

  严语却是摇头:“你拿纸笔来给我。”

  程荣达虽然有些皱眉头,但到底还是拿来了纸笔。

  严语思来想去,便在纸上写了起来。

  为了防止纸张落入医院的手里,严语用了弗吉尼亚密码加上凯撒移位来隐藏真正的内容。

  倒不是他信不过程荣达,虽说程是赵恪韩亲自招募的人,但赵恪韩最近都没有再出现,程荣达又不清楚赵恪韩和严语是不同的两个人格,对严语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严语也不必隐瞒他。

  程荣达只是扫了一眼,虽然没有表现出不满,但严语出于尊重,还是给他解释了一番。

  “这件事很重要,里面涉及到一些关键内容,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免得你丢了工作……”

  程荣达有些“受宠若惊”:“我的工作是您给的,丢了也就丢了……”

  “不过,一切还是为了您的事情能够顺利,该如何就如何,我照做就是……”

  严语也不再多说,专心写起密文来。

  想要用上弗吉尼亚密码和凯撒移位,最方便的办法就是用内容来反推,严语将内容先写下来,照着密码规则打乱之后,重新抄写,而后将草稿吃掉。

  他跟何书奋是死党,读书年代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读书,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书呆子,读的书同样是驳杂多样,也喜欢涉猎一些别人眼中“不务正业”的偏门知识。

  但凡接触过密码的都知道,弗吉尼亚密码和凯撒移位是最简单的保密措施,但对于没有学过解密的人来说,却是如何都找不到入口的。

  将密信写好之后,严语便交给了程荣达,让他连夜送了出去。

  他并不担心何书奋,他一定能够解读出内容,也一定会帮助严语,但能不能找到言语的援兵,严语心里也没底。

  到了这个地步,严语能找的援兵不多,因为于国峰等人虽然都密切关注这件事,但似乎被梁漱梅蒙蔽了。

  否则他们也不会对严语“坐视不管”。

  而齐院长等人虽然关心严语,但相信也只是有心无力,至于傅卓玉等人,那是不能指望的。

  过了这许久,蒋慧洁的情况应该已经好转,但她没有来探视过严语,再加上严语不想再连累她,也不是求援的好对象。

  思来想去,被严语列入求援名单的,只有一项。

  当初给严语做担保的那个人!

  先前关锐等人调查严语的背景,上报给了于国峰,差点将严语抓起来,正因为有人给严语做担保,严语才躲过了麻烦。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严语一直都记着这件事。

  且不管这个人有什么目的,单说他能够为严语担保,就说明他拥有足够的能量。

  连于国峰等人对他都有些忌惮,只要这个人知道严语的情况,必然会来精神病院,把严语救出去!

  只要能出去,严语就能查清楚梁漱梅的身份和目的!

  当然了,如果这个人愿意继续帮忙,说不定能就此揭穿梁漱梅的真面目也是不一定的。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何书奋能不能查出这个人来。

  这人给严语担保,于国峰等人都知道,市局里应该也瞒不了,打探消息应该是不难的。

  但何书奋毕竟只是在教育局里做人事工作,贸然打听这种消息,只怕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和关系。

  严语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如果再没人来施以援手,梁漱梅必然会采取强制措施,让严语服药,甚至变本加厉!

  严语虽然已经表现出好转的迹象,但梁漱梅这些天却以各种说辞来迷惑严语,对此,严语也是一清二楚。

  这种行径就差没有“撕破脸皮”,严语的境况也是迫在眉睫,能不能翻身,就看何书奋的了!

  翌日,程荣达送来早饭,用目光告诉严语,他已经完成了任务,严语也松了一口气。

  饭后服药,梁漱梅果真亲自来到病房,在她的眼皮底下,让看护给严语服药。

  而且服药过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场监控,确保药物被消化,才放心地离开。

  严语知道此时催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这已经是“正面交锋”,如果不能继续停药,只怕赵恪韩又得到喘息之机了!

  何书奋绝不至于这么快,如果不能拿出有效的预案,到时候就算何书奋搬来救兵,严语也会恢复到原先的状态,赵恪韩冒头搅局,想要把严语救出去就更难了!

  “怎样才能停药?”严语不得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起码要拖延几天,为何书奋争取一些时间吧?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