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左右为难

第一百三十六章 左右为难

  病房里没有病人,护士站的档案都是白纸一张,饶是严语再如何淡定,此刻也是满心狐疑了。

  原本一心要逃走的严语,此时反倒不急着走,终究是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从护士站出来,严语便看到住院部大厅里空空如也,再往外头是铁栏门,透过铁栏门,可以看到一张桌子,三个看护在桌子边喝着酒,小声谈着天。

  严语又转了回来,溜到医生值班室瞄了一眼,里头同样没有人,桌上同样堆叠了不少病案和文件。

  严语随手翻开几本来看了看,全都是只有封皮的假货,有些“大部头”太厚,干脆连白纸都不浪费,用粗糙的报纸来增加厚度!

  手电筒往墙上扫了一圈,值班室正中央是一块大大的黑板,黑板上贴满了照片,照片之间用红线连接着。

  严语走近一看,心头顿时发紧!

  黑板最中央是严语的证件照,以严语为圆形,红线发散出去,连线的都是与严语有关的人,诸如林小余蒋慧洁,甚至于连秦钟等人,全都包括在内!

  黑板前面的讲桌上,散落着一些资料,有从其他部门借调出来的正式文件,包括教育局的批文等等。

  也有一些小纸片,上面字迹潦草至极,就好像狂放的诗人突然来了灵感,随手扯一片纸来记录一样。

  另外还有一沓装订起来的病案,记录的都是关于严语的生活日常,连排便几次都记录得一清二楚!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严语的心头越发沉重,值班室里来来回回,里里外外,快速观察了一番。

  严语又来到后勤室和更衣室等等诸多科室,情况与先前别无二致,所有人仿佛放工时间一到,如蒙大赦,避只有恐不及,全都不在岗位,但所留下来的东西,都跟严语有关,而且只跟严语有关!

  一路搜寻下来,严语隐约得出一个结论,就好像整个重症区其实根本没有别的病人,所有人相互配合,就只是为了他!

  或许自己的病确实很严重,所以整个区域都只是为他服务,生怕他误伤无辜,将其他病人调走,也属正常。

  但为什么还要制造尚且有其他病人的假象?难道只是为了让严语心安?

  即便这样能够说得过去,那块黑板上的资料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治病,甚至于为了研究严语的病症,为何背景调查细致到如此的地步,连跟严语接触的所有人都不放过一个?

  难道真如梁漱梅所说的那样,他严语这个病例是极其罕见的,所以才凝聚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来研究?

  黑板前的讲桌上,甚至还有于国峰等人送来的案件卷宗,所有跟严语有关的案件详情,这些都是机密,为何要提供给一个医疗机构?

  难道说于国峰等人偷偷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这是不是意味着,所有人都将他严语当成了最为罕见的精神病患者?亦或者这背后有着其他秘密?

  严语停了下来,关掉了手电筒,坐在医生值班室的地板上,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确实有点累了。

  打从大小双失踪到现在,案件频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严语都有着莫大的牵扯,他几次陷入嫌疑的麻烦,甚至成了第一嫌疑,又几次三番洗脱嫌疑。

  到了现在,他竟然成了“众矢之的”,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更让他感到心寒失望。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严语不得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他真的是极度危险的重症患者,值得几个部门配合起来研究他,那么严语打算退回病房,不再逃走。

  因为他终究不想伤及无辜。

  但如果这一切都是假象,或者说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阴谋呢?

  自己到底有没有病,这是一个问题。

  自己该不该走,是第二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直接影响第二个问题的决定,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问题,自己到底有没有病?

  当然了,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为了研究他的病,还只是说为了研究严语这个人?

  铁栏门外头喝酒谈天的看守不是问题,严语只要想走,就算是打翻他们,也能走出去。

  阻拦在严语面前的不是铁栏门和看护,而是他自己!

  该如何分辨自己到底有没有病?

  严语仿佛陷入了一个精神病人的悖论之中,如果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成了疯子,那么他自认为的正常,就不会客观,意味着他已经丧失了判断的能力。

  但在所有人都不值得信任的情况下,又有谁能来给严语下这个结论,判断严语正常还是不正常?

  严语如果仔细翻阅这些资料,或许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甚至能够找到直接的证据,来证实他们研究的是病,还是人。

  或许有人会认为,研究人,也是为了研究病。

  其实在严语看来并非如此,研究病,出发点重在病,了解病人的人生经历,确实有助于找到应激点,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精神病人的病症并非全是心理因素,很多时候大多是病理性的,所以才必须使用药物来治疗,这些药物才能产生效果。

  如果只是心理性的,那么应该进行精神疏导,药物等治疗手段的效果就不会太好。

  所以说,这些研究,最起码来说,已经超过了那个限度。

  严语根本不需要去翻阅,都知道这不是正常的病理研究行为,如果是为了研究人,而不是病,就说明他们的企图和动机不纯!

  严语不是一个自恋的人,不会自大到认为整个世界围着他转,自己也没有伟大到需要几个部门的人联合起来,仅仅只是为了他一个人。

  于国峰等人无论为了案子,还是说私交,都是非常不错的,但他们瞒着严语进来这里,如果不是为了研究严语的病,那么严语又有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做?

  不可否认,严语在这些案子当中,都有些说不清楚的纠葛,罗文崇等人认为有嫌疑,严语也可以理解。

  但也不至于嫌疑大到需要这么大的阵仗来坐实严语吧?有这功夫,有这般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还不如去搜捕那个神秘凶手了!

  兜兜转转,思来想去,还是回归到一个问题。

  到底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又该由谁来掌握这个标准?

  严语已经没有信得过的人了,如果硬要说有,也不在这里,而当下必须做出一个决定。

  在这种情况下,严语再也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

  他开始翻阅这些资料,资料上的记录也很客观,附上的证据链也非常完整,于国峰等人提供的资料,无论是案情描述还是证据清单等等,都非常详实,可以用无懈可击来形容。

  但这才是最值得质疑的问题。

  既然证据链客观详实,为什么以罗文崇为首的督导组,还是将嫌疑安在了严语的头上?

  他相信罗文崇和于国峰等人的职业操守,他们万万不会给机关抹黑,因为他们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状态,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或许他们跟严语一样,都被梁漱梅给欺骗了!

  如果始作俑者是梁漱梅,以同样的借口,即严语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为由,骗取他们的信任,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她通过塑造严语的亚人格,让严语背负着这一切,罗文崇等人也能给这个案子找到一个合情合理而且证据确凿的结果!

  那么梁漱梅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她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思考到了这一步,严语的决定也就顺理成章了。

  梁漱梅在这个精神病院里,就算不是“王”,也是“后”,她完全能够凭借自己的一句话,做出最关键的决定。

  严语就是这里的“囚”,一天不逃离,他就无法逃脱梁漱梅的掌控,更没办法弄清楚事实真相!

  严语在适才的翻阅过程中,已经将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关键内容,全都截留了下来,此时揣入口袋,终究将目光转向了铁栏门外的看护!

  铁栏门是不是锁着的,严语没法确定。

  如果没有上锁,他可以冲出去,与看护们大战一场,有一半的把握能够硬闯出去。

  但如果铁门上了锁,自己一旦现身,就会暴露,看护们毫不费力就能发出示警,所有的一切都成为白费功夫。

  但想要确认铁栏门是否上锁,就必须靠近,一旦靠近,就会暴露。

  所以他必须在不靠近的情况下,确定铁栏门是否上锁,或者在不靠近的情况下,让铁栏门不至于被锁上!

  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严语可以勒昏进来的看护,但眼前三个看护隔着铁栏门,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严语虽然身手不错,学识也好,办法也多,但伤害他人的事情却没有做过,或者说在这方面,他仍旧有些“妇人之仁”。

  这也是赵恪韩一直“诟病”他的一个问题。

  想起赵恪韩来,严语不由在想。

  是啊,如果是赵恪韩,这种状况之下,他会怎么做?

  严语沉思了片刻,而后抬起头来,毅然走向了铁栏门!

  这一刻,他的眼神就如同毛遂自荐之时跟平原君所说的那样,像藏在布袋里的锥子!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