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寻找出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寻找出路

  严语并不想用赵恪韩那一套,是担忧赵恪韩会吞噬自己的自我意识,但眼下尚且能够控制,经过了这些天的停药,即便今夜被迫再次服药,赵恪韩这个亚人格也并未出现。

  有鉴于此,严语才有了些底气。

  赵恪韩有一点并没有说错,自己的本我意识确实懦弱了些,之所以塑造出赵恪韩这样的亚人格,可能是梁漱梅的主动引导,也有可能是严语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或许连他都早已意识到,自己确实很懦弱,在某些方面,真的需要赵恪韩这样的强硬一面,才能干脆利索地解决问题。

  铁栏门就在前头,严语却突然“噗咚”一声栽倒于地!

  看护们也吓了一大跳,啪嗒嗒丢下手中酒杯,也来不及开走廊灯,打开手电扫了一扫,顿时乱了起来!

  “怎么回事!”

  “开门!快开门!”

  严语听得看护们慌张的声音,心头大定。

  因为他与看护换过了衣服,此时栽倒在地,门外看护必然以为同伴发生了意外!

  三个看护打开铁栏门,冲了进来,要将严语搀扶起来。

  严语低着头,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却是指向了自己的病房方向。

  看护们脸色顿时大变,知道严语病房出了事,纷纷往病房跑去。

  严语抓住时机,从地上弹起来,冲出铁栏门,便往大门去了。

  看护们一旦进入病房,发现假严语被捆绑在床上,必然会有一小段时间的安心和松懈。

  待得他们发现假严语其实是他们的真同事,应该需要时间,至于时间长短,严语也拿捏不准。

  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必须趁着这个空当逃离,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从重症区出来之后,严语也是眉头大皱,因为前面竟然还有一重重的铁栏门!

  虽然他从看护身上得到了一大串钥匙,但毕竟不熟悉,每一道门都要一把一把钥匙地尝试,这将消耗他逃跑的黄金时间。

  也好在看护是个恪尽职守的人,钥匙的排列顺序没有太乱,严语虽然耽搁了一些时间,到底是将一重重铁栏门打开来了。

  眼看着到了最后大门,严语又停了下来。

  因为外头竟然还有一个关卡,旁边是个值班室,隐约能够看到里头的人。

  严语咬了咬牙,迈步往前,心中期盼值班的是程荣达。

  此时自己已经与看护换了衣服,做了伪装,程荣达即便认出他,也可以故作不知,这种情况下放走自己,程荣达也不必担忧会受到牵连。

  然而上天到底是没有眷顾严语,值班室里的并非严语,但也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曾经看守过严语的督导组马有良同志!

  严语早知道罗文崇和于国峰等人都参与了这件事,甚至怀疑他们也受到了梁漱梅的蒙骗,但没有想到他们的参与度竟会这么高,手底下的人竟亲自当守卫!

  马有良曾经看守过严语很长一段时间,对严语很熟悉,严语是万万不能出声。

  尚有一段距离,严语猛吸一口气,大口呼吸了好一阵,差点缺氧晕过去,额头上都冒汗了。

  这才装出慌张之极的姿态,撞撞跌跌跑到了值班室来,趴在门上,用力拍着门。

  马有良也吓了一大跳,打开门来,严语便顺势“虚弱”地瘫倒于地,打算故技重施。

  马有良一边搀扶,一边朝严语急问:“什么情况!”

  严语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用手指了指里面,而后捂住了胸口。

  马有良破口大骂:“这姓严的就不能安生一晚了是吧!”

  严语知道马有良对自己的观感并不算太好,态度也没有很和善,但听到马有良这么抱怨,严语心中也没有气恼。

  因为马有良会像其他看护一样,焦急地过去帮忙,从而为严语留下“方便之门”!

  然而严语到底是想错了。

  马有良毕竟是督导组的人,也多了一个心思,拍了拍严语的肩头说:“你先喘会儿,我摇电话!”

  严语实在是忍不住,只能压低了声线,借着粗喘掩盖自己本来的声音,催促说。

  “马同志,那小子要逃走,你还摇什么电话,赶紧去帮忙!”

  马有良有些鄙夷地回应道:“你是不是被吓傻了!外头都是咱们的人,整个住院楼都已经封锁,苍蝇都飞不出去,他还能逃?”

  严语是万万都没想到,重症区已经足够森严,他们竟是连整座住院楼都全面封锁!

  “马同志!他即便逃不出去,但不进去帮忙,兄弟们还不知道要被他伤成什么样!”

  马有良已经拿起听筒,飞快转动腰杆来蓄电,正要拨号,听得严语这么说,竟有点冷嘲。

  “既然担心兄弟受伤,为啥你要自己跑出来?”

  严语本不想多说,可实在是忍不住了。

  “好歹有个人通风报信吧?不然马同志您又怎么能知道里头发生了突发状况?”

  严语毕竟还是担忧被马有良听出来,所以必须假装情绪波动大,生气是最好的方式。

  不过他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

  马有良虽然表面镇定,但拿着听筒的那只手却在颤抖,可见他也是心绪不安,紧张至极,这种情况下,他哪里会仔细分辨,更想不到眼前这个“胆小鬼”看护就是严语!

  马有良也知道轻重缓急,不再多言,又要去拨号。

  严语见状也是急了,若是让他打了这通电话,外头的人都涌进来,他逃不出去也就算了,反倒要打草惊蛇,往后对他的看管会更加森严,只怕连解放双手的待遇都不会再有了!

  如此一想,严语当机立断,一头撞进了值班室!

  “有人!有人出来了!”

  这故作慌乱的一撞,打断了马有良的拨号,后者也是吓了一大跳,听筒啪嗒一声便摔落在地!

  听筒盖子都摔开了,零件散落出来,严语生怕组装起来还能用,又趁势大力踩了一脚!

  马有良哪里会注意到这个细节,虽然嘴上嘲讽,但关键时刻他还是展示出了自己的职业操守,将严语一把拖到自己身后,下意识往腰间摸了摸。

  从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严语也看得出来,马有良平日里应该是有配枪的,只是今夜严语运气算好,马有良竟没有配枪!

  马有良摸不着趁手的家伙,只好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探头往外一看,一道道铁栏门并未打开,但偶尔能听到吱吱嘎嘎的声音,似乎被打开了一般。

  严语适才本想将铁栏门都锁上,如此就能够为自己拖延一些时间,但锁上同样需要消耗自己的时间,也就不费这个劲了。

  没想到无心之举,此时到底是帮了自己一个忙。

  马有良朝严语问:“人呢!在哪?”

  严语不敢抬头,只是用手指了指走廊那边,马有良又探头去看,却又不敢上前去。

  “你去检查一下最后一道门,只要最后一道门还是锁着的,就不怕他出来!”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刚刚心中还赞许了马有良,谁想到此刻就让他顶在前头去了。

  不过严语也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马有良一定会把自己给喊回来。

  也果不其然,严语刚刚走出值班室,马有良就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干啊!电话怎么摔成这样了!”

  严语心中窃笑,便听得马有良压低了声音吼道:“你给我回来!”

  走到半路的严语故作没听到,鬼鬼祟祟往铁栏门那边走,马有良急了,掏出烟盒丢了过来,严语这才回头,捡起烟盒跑了回来。

  “电话坏了,我出去找人,你给我守在这里!”

  马有良看来此时也绷不住了,早先还有电话可以连接外面,现在可就急了!

  严语也不担心他会被马有良发现,因为这种状况下,马有良心乱如麻,哪里还会多想这些!

  留下此话,马有良就要往外走,严语也松了一口气。

  他自然不会留守在值班室里,好歹要找一条出路,骗走马有良一点意义都没有。

  马有良的脚步很快,严语也不敢跟太紧,到了前头,果然发现整个住院楼都被封锁了起来。

  这个封锁可不仅仅只是拉一条警戒线这么简单,而是建起了简易墙,拉上了铁丝网的!

  若非早先知道这里是个医院,严语还以为到了某个军事基地里头了!

  更重要的是,严语先前入院并未见到这些基础设施,而这些设施可不是小工程!

  严语不由去想,要么这些东西是后来建造的,要么就是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移到了一个类似军事基地的地方,早已不是先前的那个精神病院了!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是严语愿意看到的。

  他此时隐藏在暗处,看着马有良往前方的值班岗走去,抬头一看,左侧的楼房里有一个窗户亮着灯,似乎有个人临窗而立,正看向自己这边!

  严语虽然穿着看护的衣服,但这个节骨眼上,即便是看护出现在这里,也不是正常现象,所以他也不敢冒头,只能躲在阴影之中,快速观察着四周地形,寻找着出路!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