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敌友并非难分

第一百四十一章 敌友并非难分

  被撂倒在地的守卫们纷纷爬了起来,虽然各有伤势,但还是强忍着要扑上来,仿佛他们得到了死命令一般。

  然而梁漱梅却抬起手,制止了他们的行动。

  严语此时与她近在咫尺,而且手就抬着她的下巴,她那雪白纤细的脖颈露出来,仿佛稍稍用力就能够掰断!

  染血的围巾胡乱包着暗金色的鬼面,只露出两个眼睛,以及长出了浓密发根的脑袋,此时的严语看着亦正亦邪,让人捉摸不透。

  严语也不期望自己的问题能够得到最直接的答案,他只是想从只言片语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一些信息。

  可梁漱梅似乎并不打算这么做,她虽然身子轻轻颤抖,但还是非常的谨慎。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严语有些失望,叹了口气,朝梁漱梅说:“果然还是这样……”

  回头扫了一眼,严语又扭过头来,将手搭在梁漱梅的肩头,就像热恋期的爱人一样,在她耳边说:“走吧,把卡带送给我,就当是我出院的贺礼吧。”

  梁漱梅双眸大睁,而后又快速回复常态,她摇头说:“你还想着出去?这是不可能的……”

  严语稍稍用力,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下,梁漱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能不能出去,还不是梁医生一句话的事?”

  梁漱梅此时贴着严语,甚至能够感受到她皮肤的温度,以及嗅闻到她内心恐惧的味道。

  她到底是往前走,带着严语来到了办公室。

  “这里想必你已经翻了个遍,卡带并不在这里,而且,卡带,并不是你主要问题,你又何必纠结这个?”

  严语呵了一声:“你的话是不是得反着听?你说问题不在这里,那么卡带必然就是最大的问题。”

  “而且……你说不在这里,那肯定就在这里了。”

  说话间,有个守卫偷偷摸了上来,从后头环抱住了严语,大声疾呼:“快上来!一起上!”

  门外的看守也都纷纷往房间里冲!

  严语将手指插入守卫的指缝,咔嚓掰住他的尾指,看守吃痛,松了手,严语往他裆部一兜,将之横扛了起来,奋力往门外丢了出去!

  那守卫一把抓住严语的衣服,奈何只抓住了外衣,呲啦一声将外衣撕裂开来,但他仍旧是被丢了出去!

  “嘭!”

  一阵惨叫顿时响起。

  这可不是拍电影,现实当中,一群人闷头冲进来,迎面被成年男人的身体撞回去,几个人摔作一团,磕磕碰碰也不知几次,一时半刻想要起来也有点难了。

  严语也不理会,正要扭头,脖颈却传来刺痛!

  余光一扫,他竟看到梁漱梅趁机抓了桌面削铅笔和割纸的美工刀,刀锋此时抵住了严语的脖颈!

  “别乱动了!”梁漱梅的刀锋就顶在严语的左颈动脉,位置精准至极,严语能够感受到动脉搏动之时,敲击着刀锋,就好像钢琴的琴槌敲击着琴弦。

  严语没再扭头,而是淡然一笑:“梁医生,你的手在抖哦,你不是这样的人呢……”

  如此试探着,严语就要扭头,但梁漱梅的刀锋却往前一顶,颤抖着声音,激动地说:“你并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严语也不敢再试探,只是笑着说:“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是什么样的人?”

  梁漱梅沉默,严语继续说:“想必你还记得,我曾经要跟你做交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还记得吧?”

  “你想……你想说什么?”

  严语停顿了一下,认真地回答说:“我想了解你。”

  梁漱梅的刀锋松懈了一些,严语尝试了一下,终于是将头扭了过来,正视着梁漱梅。

  “不管我是严语,还是赵神通,我都想了解你。”

  梁漱梅从愕然之中回过神来,刀锋又往前顶:“赵神通,你哄不住我!”

  严语从来就不是轻薄之人,若是他的正经人格,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挑逗话语。

  之所以这么说话,正是为了混淆梁漱梅的判断!

  此时梁漱梅该是确认自己面前的并非严语,而是赵神通的人格了!

  达到了这个目的,事情就好办许多了。

  “你该知道,我赵神通可从来不哄人,尤其……尤其是女人。”

  梁漱梅有些恼怒:“女人怎么了!你还不是被我关起来,只能暗无天日!”

  严语的眸光极具侵略性,在梁漱梅的上半区扫了一眼:“三十来岁就取得这样的成绩,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虽说现在时代进步了,思想也开放了,但你想必受过不少欺负,不如就拿我出出气?”

  梁漱梅的眼中闪现一丝幽怨,但很快又变得坚毅。

  “如果你想扰乱我的心绪,那算是找错对象了,这可是我的工作!”

  “嗯,如果是找对象,确实找错了,身材脸蛋都没话说,就是太过高冷,孤芳自赏的女人,可没人敢高攀,你该像对待严语那软蛋一样,虽然笑容假了些,但大部分男人都看不出来的。”

  严语肆无忌惮的品头论足,让梁漱梅感到羞臊,同时也感到愤怒。

  虽然只是言语上的侵略,但严语的话每一句都戳中她的心窝子,即便她知道这是严语的话术,是为了扰乱她的心绪,但仍旧免不了烦躁起来。

  “你们快进来呀!”

  她不再理会,而是大声求援。

  门外那些守卫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了门口,却又有些迟疑。

  因为严语已经转过身来。

  他张开双臂,朝守卫们说:“是啊,快来抓我,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正是这片刻的迟疑,让梁漱梅更加的气愤:“你们到底在怕什么!还不如我一个女人么!”

  梁漱梅或许颐指气使惯了,说话也极具威严,守卫们只是稍稍迟疑停顿,就往前扑了过来!

  然而严语之所以转身,正是为了挑拨,梁漱梅说话的空当,严语突然转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用力一扭,梁漱梅发出一声惊呼,美工刀已经被严语夺到手中!

  严语旋风一般转身,已经闪到了梁漱梅的身后!

  严语咔哒哒将刀刃收了回去,只用刀头顶住梁漱梅的后腰。

  梁漱梅的身子陡然一僵,便不敢再动了。

  守卫们哪里还敢前进一步!

  “你知道的,我讨厌这种局面。”严语确实讨厌这种局面,他不想假扮赵神通,但这是他离开的唯一方法。

  因为贴着梁漱梅,说话的时候,他能看到梁漱梅后颈的绒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一层又一层地泛起。

  “卡带。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你知道我的为人。”

  严语不再啰嗦,梁漱梅这次没有半点犹豫,伸手指了指桌面上的台历。

  严语瞥了一眼,那台历挺厚实,如同三脚架相框一样,放倒之后,翻开来,卡带果真被贴在了背面!

  严语将卡带扯了下来,塞进裤袋,正寻思着如何破局,如何走出这里,此时身后却传来了“嘭”一声巨响!

  饶是严语事先将刀刃收缩了回去,但此时还是下意识将刀收了回来,他并不想因为受到惊吓而误伤了梁漱梅。

  “嘭!”

  严语刚扭头去看,一道人影已经从窗台扑了过来,撞入严语怀中,将严语狠狠地掼在了桌面上!

  这木桌子实在是厚实,严语仿佛从几层楼的高处摔落下来一样,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

  睁眼看时,一张熟悉的脸孔,正俯视着自己。

  “洪大富!”

  这个掉毛老狗一般的男人,性情隐忍,打架拼命,狠辣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严语曾以为洪大富和齐院长一直在暗中调查自己,帮助自己,只是洪大富此时从窗台进行突袭,实在让严语感到失望。

  严语对洪大富的打架风格很了解,若不雷霆出手,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

  也不做多想,严语张手便抓向了洪大富的面门,大拇指摁在了他的眼睛上!

  洪大富下意识闭眼,但严语的大拇指一旦用力,说不得要将他的眼球给挤爆!

  他本想压制严语,此时也只能偏头后退,严语趁机从桌面上弹了起来,一脚踹向洪大富的下腹!

  洪大富尚未站定,只能伸手格挡,却被严语一脚踢到了书架上!

  “轰隆!”

  书架轰然倒塌,书籍簌簌落下,将洪大富掩埋其中!

  然而未等严语更进一步,洪大富已经从废墟堆里冲撞而出,一拳轰向了严语的太阳穴!

  严语从不敢松懈,因为他知道,与洪大富交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偏头一躲,严语又是一脚,同样踢他下腹!

  洪大富也怕严语的疑兵之计,不知他真踢还是假踢,毕竟是人都有这样的心理。

  他稍稍后退躲开,却是抓住了严语的脚踝,将严语一把拖了过去,严语伸手一揽,洪大富更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竟是抱着严语,从窗户推了出去!

  “嘭!”

  也亏得楼下有个自行车棚,两人摔落在棚顶,铁皮棚顿时凹陷下去。

  凌空之时,严语尽量让洪大富垫背,没想到洪大富并未反抗!

  此时严语从棚顶的凹坑抬头一看,楼下的守卫竟然荷枪实弹,全副武装!

  “想出去就继续跟我打!”

  洪大富的声音很小,但严语还是如遭雷击!

  他顿时明白过来,洪大富之所以选择从窗台突击,就是为了制造与严语打斗的机会,只有他和严语不断缠斗,这些守卫才不敢开枪!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