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假亦真真亦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假亦真真亦假

  /

  眼看着就要逃脱生天,自由唾手可得,却又遭人横加堵截,而且还是极其强大的敌人,这种滋味自是不会太好受。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严语却并不打算放弃。

  严语这一拳凝聚了九成力气,正中对方的中脘,但那人却并没有防守,而是一脚踢在了严语的膝盖内侧!

  人体就像一栋建筑,双腿是承重的柱子,而膝盖内侧乃是最脆弱的承重点,就好像高高堆砌的积木,抽出底下某一块,就会彻底倒塌一般。

  中脘是极其要害之处,严语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不闪不避,而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奈何已经出拳,如果中途收回,非但没法全力,自己也会受伤,反倒得不偿失。

  中年人被严语一拳击退,但严语听得咔嚓一声响,膝盖关节处似乎被踢断了一般,整个人半跪在地!

  本以为这一拳就能结束战斗,谁曾想到对方竟浑然无事,咔咔咔扭动脖子,就好像刚刚将筋骨活动开,适才被严语大一拳,就好似热身!

  严语早知道对方狠辣棘手,却也未曾想到会这般棘手!

  “呃……阿西……”中年人打了个嗝,吐出一口浊气,又骂了一句,快步上前,一把抓了过来!

  严语倒是想站起来,但膝盖和大腿酸软胀痛,勉强硬撑着,刚起来一半,瘦黄脸突然加速,抬腿又是一脚!

  严语双臂横挡,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洪大富与那些守卫已经转到后门这边来,距离严语也不过二十来米,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但形势比严语预料中还要更加的艰难,瘦黄脸就像不知疲倦,没有感情的机器,严语这刚刚停下,他已经跑到了身前来,一把抓住了严语的腰带,硬生生将严语丢了出去!

  此人与洪大富身材相似,但洪大富像披着狼皮,混在狼群中的狐狸,而此人却像是一只遍体鳞伤,却仍旧敢在独自面对狼群的豹子!

  “咚!”

  严语再度摔在了地上,尘土飞扬,与鲜血凝结在一处,严语唯剩两道眸光,在黑暗中散发着坚强的求生之光。

  严语心里也清楚,这个人可以轻易杀死自己,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的目的应该同样是生擒严语。

  但他又没有任何怜悯,似乎不在乎严语残不残废,只要保住严语最后一口气,他就算完成任务一样。

  他的眼中没有半点人性可言,对待严语就像技术高超的拆卸师傅。

  严语呼吸有点困难,想要扯开围巾来透透气,但瘦黄脸又出现在了严语的面前。

  他呲了呲牙,那表情似乎在对严语说,你再不想想办法,可就要废在我手里了呢。

  严语下意识地想起了赵恪韩,如果是大佬赵神通,此时自己应该不会这么狼狈吧?

  只是这种念头一生出来,严语就警惕地压制了下去。

  他虽然戴上了鬼面,假扮赵神通,骗过了梁漱梅,但并不代表他渴望赵神通的回归。

  恰恰相反,他要占据绝对的主动掌控权,让赵神通再也无法出现!

  此时他如果不反击,如果不拼命,就会被这个瘦黄脸彻底打残,这已经无关赵神通,即便他不是赵神通,也必须做出强有力的回应,否则不死也残,还谈什么思想境界!

  心思流转之际,瘦黄脸露出鄙夷的神色,似乎在讥讽严语,都这个关头了,严语竟然还分心开小差。

  他似乎失去了兴趣,一脚便朝严语的面门踢了过来!

  若是这脚被踢个结实,严语少不得昏厥过去,满嘴牙被踢落、鼻梁被踢断那都算轻的了!

  严语浑身炸毛,往旁边一滚,躲过这一脚,却没有半点停留,又滚了回来!

  瘦黄脸自以为这一脚足以结束战斗,哪里料到严语会在这个时候反扑。

  严语抓住了这个机会,一个扫堂腿,将瘦黄脸撂倒在地!

  瘦黄脸也有些惊愕,但惊愕过后却是变态的兴奋,就仿佛老师父见到弟子终于要觉悟了那种神色。

  这让严语感到了羞辱!

  将瘦黄脸撂倒在地之后,严语没有任何停顿便扑了上去,骑在他的身上,挥拳朝他脸面砸落!

  “嘭!”

  鲜血喷溅,撒在严语的面具上。

  瘦黄脸却发出怪笑,舔了舔嘴上的血迹,腰身如弹虾那般往上拱,双脚从严语背后反剪,要环住严语的脖颈!

  严语知道,若是脖颈被他双脚夹住,必是死定了,当即低头来躲。

  本只是想躲避对方的攻击,但低头的那一霎那,严语又看到了瘦黄脸嘲讽地怪笑!

  一股子怒气从心底升涌而起,就好像火山喷发一般!

  严语提了一口气,陡然加速,一个头锤便砸了上去!

  他戴着厚实的鬼面,这一头锤下去,瘦黄脸的鼻梁都凹陷了下去,鲜血糊了一脸,也不知道是哪里喷溅出来的血迹!

  “哈哈哈!阿西……”瘦黄脸竟大笑起来,血沫不断从嘴巴里喷出来。

  他却像被注入了无穷尽的活力一般,左手朝严语的面门抓了过来,右拳却猛击严语的软肋!

  “咔嚓!”

  严语伸手去拨开瘦黄脸的左手,却听得骨折的声音,肋间却一阵剧痛,左边的内脏似乎都被绞碎了一般疼。

  严语一口气呼吸不上来,瘦黄脸已经又轰出一拳!

  严语彻底抛开了心中的诸多疑虑,稍稍抬起膝盖,用力跪了下去,将瘦黄脸的右手压在了地上!

  “咔!”

  严语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上面,加上自己的力气加持,瘦黄脸的右手似乎是断了!

  他终于不敢再张狂大笑,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慌乱。

  严语却没有停止动作,双手捏住他的左手,又是一个反扭!

  “咔!”

  严语硬生生这么一扭,瘦黄脸的左手也如同断线木偶一般,垂落地下,再也举不起来了!

  他的双脚仍旧在奋力要夹严语的头颈,但严语就像在狂风暴雨中骑着烈马一般,低低伏在他的身上,拳头却是毫不留情地砸在了瘦黄脸的头上!

  “咚!”

  “咚!”

  “咚!”

  严语也不知道自己砸了多少拳,只知道拳头上的感觉渐渐发生了变化。

  就好像最初砸的是一个冰冻过的硬面团,一拳一拳砸下去,面团渐渐变得软熟了一般!

  守卫们已经抵达,但一个个愣在当场,并没有人敢上前来阻拦。

  此时的严语面具上全是血迹,仍旧一拳接着一拳地砸着,就好像在制作番茄酱。

  他想停手,但却心生好奇,对这种手感,或者说此时的感受,有种依恋,就像沉浸在了人生最美妙的时刻当中,无法自拔。

  眼前的这一片血红之中,他唯独留意到瘦黄脸的嘴角,他的嘴角仍旧挂着嘲讽的笑,就像在不断地讥讽严语,仍旧不够用力。

  严语的怒气熊熊燃烧,就仿佛在灼烧着他的灵魂,他的拳头更加的用力,但拳头却砸在了一块坚硬的钢板上一样,发出哐哐当当的声音!

  鲜血不断飞溅,露出了暗金色的金属,瘦黄脸的面上,竟覆盖着一块面具,而这块面具,竟与严语脸上的一模一样!

  严语吓得停了手,从他身上逃开,下意识往脸上一摸,他的鬼面不见了,围巾也不见了!

  往下一看,他身上也并非穿着看护的衣服,而是病号服!

  “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那个瘦黄脸突然坐了起来,伸手敲了敲自己脸上的鬼面,朝严语说:“你终于醒了。”

  “我……我醒了?”严语整个人都陷入了迷惑当中,根本就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切!

  因为坐在他眼前的,不是瘦黄脸的朝鲜逃兵,那人身上也未曾穿着旧军装,而是穿着老旧的道袍,可不正是那个神秘凶手么!

  严语再往四处扫视,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各种场景就好像无形的神之手,在快速堆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形成。

  洁白的墙壁上到处是凹坑和血迹,走廊的地板上拖出一道道骇人的血路,地板砖都被砸裂。

  不远处不敢靠近的守卫们,都变成了医院的保安、医务人员、病患家属等等,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恐,看着严语,就如同看着一头发疯的怪兽!

  严语终于意识过来,仿佛时间拨回到了他在医院发疯的那一段场景!

  “这只是幻觉!”严语的内心在呼喊,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陷入到这个幻觉当中。

  又或许自己已经被瘦黄脸打败,陷入了昏迷状态之中,周围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梦境罢了。

  可这一切又这么的真实,严语又回到了那个无法分辨真假的状态!

  他曾一度寻求方法,该如何区分自己所经历的场景,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此时他的内心当中,也在拼命地努力,希望能够找到蛛丝马迹,来证实自己的世界!

  他毕竟经历了太多太多,如果眼前这一切是真的,那么梁漱梅就不存在,精神病院这一段经历也只是他的想象,所有的事物都是虚幻!

  可如果眼前这一切是假的,那只能说明他败给了瘦黄脸,他会被抓回去重新关起来,等待着他的,将是暗无天日的痛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