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试探诱骗回归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试探诱骗回归

  适才被他一顿暴打的瘦黄脸朝鲜人,眨眼间变成了神秘凶手,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严语在医院发疯的场景。

  这如何都显得太过离谱,严语几乎可以确定,这并非现实世界,而是幻境!

  他停了下来,举起右手,低喝一声:“来!”

  天空似乎被雷霆刺破,一道闪光从天而降,严语伸手一捞,纯阳剑便被他抓在了空中!

  “确实是幻境!”

  因为在幻境之中,并不需要遵循物理规律,你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实现所有的想象!

  但严语并没有就此打住。

  因为这有可能是他的幻境,也有可能是赵神通的幻境!

  按说他就是赵神通,赵神通就是他,那么区分到底是谁的幻境,就失去了意义。

  但严语却不会这么认为。

  如果是他的幻境,那么一切都是他来做主,可如果是赵神通的幻境,掌控权就会在赵神通的手中,自己会失去控制,只怕要做出早先的暴行来!

  如何才能确认是他严语的幻境,还是赵神通的幻境?

  毕竟赵神通对他似乎了如指掌,但他对赵神通却知之甚少,除了胡光中那近乎天方夜谭的传奇故事,就再没有其他关于赵神通的信息了。

  无论如何,眼下自己处在幻境当中,也就意味着,自己已经被瘦黄脸击倒,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如果无法及时醒来,等待他的将是更加严厉的囚禁!

  随着思绪飞快流转,严语周围的世界开始崩塌,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缥缈虚无,周遭影影绰绰,远处乌云重重,雷蛇电蛟在乌云之中闪耀着不屈的光!

  “如何才能区分……”

  他似乎听到了赵神通的嘲笑声,越是着急,这笑声就越大,仿佛那个可恶的亚人格,又要来争夺掌控权了一般。

  “你或许能碰触到我所有的记忆,但我跟你不一样,我的感情,跟你不一样!”

  严语终于抓住了突破口!

  赵神通或许能够共享他的记忆,但在个性和情感方面,完全判若两人。

  严语喜欢的人或者事物,赵神通未必会喜欢,而且严语可以肯定,赵神通甚至会呲之以鼻!

  念及此处,严语便将手伸到了口袋之中,指尖很快碰触到了平滑又略显尖锐的一个小角,取出来,摊开,正正是蒋慧洁给他绘制的肖像!

  这张肖像画的小纸片,已经不在严语身上,但严语心念一动,画纸出现在口袋中,那么便可以肯定,这是赵神通在掌控这个幻境了!

  因为赵神通极具欺骗性,他要压制严语,不让他冲突出去,必然要安抚严语,让严语沉迷其中,而毫无察觉!

  所以当严语想起这张画像,身为掌控着,赵神通可以随意地让画纸出现在口袋之中。

  唯有能够改变这个幻境世界的人,才是真正的主宰!

  适才的环境能够随着严语的心念而改变,这一切都是赵神通为了麻痹严语才做出来的罢了!

  发现了这一点,严语感到有些悲凉。

  他之所以模仿赵神通的一举一动,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蒙蔽梁漱梅,更是为了证明自己,证明他能够让赵神通彻底消失,证明他永远不会变成赵神通那样的人!

  可此时,到底还是赵神通胜了一筹!

  被严语死死压制着的神秘凶手,此刻面容再度发生了变化,竟变成了洪大富!

  “回到现实了么?”严语嗅闻着空气中的细微气息,却闻不到任何的气味,他知道,并没有回归现实。

  周遭的场景变成了医院的后门,在那里,神秘凶手曾经出逃,与洪大富交手,而后与严语打斗,最后让严语扒下了那张鬼面。

  此时暴打洪大富的,却是严语,赵神通的用意不言而明,他这是要告诉严语,神秘凶手就是他赵神通!

  但严语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神秘凶手与洪大富交手的时候,严语是目击者,而且严语曾与神秘凶手交手,也就是说,他们曾经同时存在,赵神通不过是严语的亚人格,而非分身,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但严语细细一想,却又发现不对头了。

  严语跟神秘凶手搏斗之时,洪大富已经陷入昏迷,而后他们追击神秘凶手,却是半点踪影也没见着。

  当时的神秘凶手已经遭受到枪击,鲜血流了一地,又怎么可能眨眼就逃掉了?

  而在医院之时,神秘凶手在严语面前将蒋慧洁割喉,王国庆和洪大富同样是昏迷状态!

  也就是说,所有严语跟神秘凶手互动之时,都没有清醒的第三者在场!

  除了……除了被割喉的蒋慧洁!

  如果自己真的是神秘凶手,那么蒋慧洁必然目睹整个过程,她又岂会再帮助严语,将家中行李箱里的证物交给严语?

  “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蒙骗我罢了!”严语坚定了心中的猜测,虽然神秘凶手对他屡屡手下留情,但绝不会是他的亚人格幻化出来的人物!

  这个念头坚定了之后,身下的洪大富又发生了变化。

  他的面孔渐渐虚化,而后又变成了那个瘦黄脸的朝鲜人!

  此时朝鲜人满脸都是鲜血,早已奄奄一息,而洪大富和那些守卫,一个个被打倒在地,后门的铁网都被撕开了好几个破口,就仿佛有发狂的猛兽横冲直撞了一番那般!

  警报声终于传入到了严语的耳中,使得严语清醒了过来。

  他浑身疼痛,就好像被拆解了无数遍又重新组装了起来那般。

  不远处的洪大富发出低沉的哼声,严语赶忙跑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严语已经有了预感,朝鲜人估摸着威胁到了自己的性命,赵神通在昏迷之际,掌控了自己的身体,才造成了眼下的局面。

  但他还是希望能够从洪大富的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洪大富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提醒他说:“趁着这个机会,快走!”

  “金允浩是个只会杀人的疯子,要么你杀了他,要么就赶紧逃,否则他不会放过你的!”

  “你怎么知道他叫金允浩?”

  严语一直以为洪大富被排除在了核心机密之外,否则他也不需要偷偷摸摸进入住院楼来查探严语的消息。

  可此时看来,洪大富能够从窗户突破进去,对周遭布防又如此了解,甚至连这个瘦黄脸金允浩的来历都一清二楚,只怕洪大富知道的内情要比严语预想的更多!

  洪大富催促道:“来不及了!要杀他,还是要逃!”

  严语是亲身体会过那种痛苦的,金允浩是个狠人,杀掉他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否则自己必将亡命天涯,被这个狠人四处追杀,永无安宁!

  可即便如此,严语也没办法狠下心来,毕竟他从未杀过人,金允浩虽然出手狠辣,或许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严语对他了解并不多,或许在他的家乡,他的老婆孩子正在村口眼巴巴地守望着,等待他的归家……

  又或许有人挟持了他的家人,所以他才如此狠辣地做事。

  种种猜测,终究只是猜测,因为不了解。

  也正因为不了解,所以严语最终还是选择了逃!

  一声哀叹传入耳中,严语面前的洪大富,突然变成了赵恪韩。

  “你到底还是优柔寡断的伪君子啊……这次,我也没办法帮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赵恪韩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倒了下去,又变成了奄奄一息的洪大富。

  而严语身后的金允浩,却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原来洪大富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适才是赵恪韩化为洪大富的模样,为的只是试探严语,是想诱骗严语杀掉金允浩。

  只要严语杀了人,就会迷失本性,就会彻底变成赵恪韩这样的人,那么赵恪韩就能彻底掌控他的身体,将严语的人格,彻底推进无尽的深渊之中,再也找不到自我了!

  也好在严语恪守了本心本性。

  但现在他也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而迎接危机了。

  周遭的场景没有再变化,空气中弥散开来的血腥味,也扑入严语的鼻腔,一切都回归到了现实。

  赵恪韩适才掌控了身体,确实将洪大富以及那些追兵给彻底解决了。

  甚至连金允浩都身负重伤,严语并不知道赵神通是如何做到的,但他相信赵神通一定可以做到,这是毋庸置疑的。

  如今赵神通因为严语恪守本心而丧失了控制权,严语只能独自面对金允浩了。

  这个瘦黄脸看来也是受伤不轻,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走路的姿势都摇晃踉跄,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吹倒。

  而后门已经大开,就好似严语一把能推倒这个“油尽灯枯”的狠辣男人,从而逃脱生天一样。

  但昏暗之中,金允浩那双眼睛,就好像射出两道血红色的光芒,那杀机如刀锋一般锐利!

  严语知道,这最后一关,并不容易闯过去。

  如果不是赵神通,他早就废在了金允浩的手中,眼下赵神通又将机会交还给了他手中,即便严语再遭受致命的危机,只怕赵神通都不会再出现了。

  如果要拼命,那就该是现在了呀……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