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龙浮山玉虚宫

第一百四十九章 龙浮山玉虚宫

  口技,想来应该发源于上古时期,当时的人没什么战斗力,所以才想到这样的法子,模仿野兽的叫声来骗取野兽以充当食物。

  我泱泱中华,善口技者自古有之,且流传千百年,能人辈出,严语实在想不通,梁漱梅为何要找一个如此装腔作势的日本人,来模仿他的声音。

  但羽田贵臣的做派实在让严语感到有些厌烦,这个时代的国人,对日本人的仇视是发自骨子里的。

  羽田贵臣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实在是让人很难接受。

  不过严语也是恩怨分明的人,虽然羽田贵臣自称是为了自救才救了严语,但结果就摆在眼前,没有羽田贵臣,严语也逃不出来。

  且不管他的动机是什么,其带来的结果,到底是为严语争取到了自由。

  事情关系到他自己与家人的安危,羽田贵臣不想说,严语也不好勉强,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若是自己,只怕也不会轻易泄密。

  严语本想阻拦,但当羽田贵臣走出门口之时,严语到底是忍住了。

  羽田贵臣将严语的小动作看在眼中,似乎颇为满意,甚至有些瞧不上,只是哼了一声,便昂首大步地走出去了。

  作为大日本国首屈一指的声优,他可并非仅仅只是模仿人的声音,他经常出入上流社会,甚至成为皇室的常客,优越感自是有的。

  他的表情让严语感到了羞辱!

  眼看着羽田贵臣就要走出去,严语突然干咳了一声。

  何书奋仿佛接收到了命令信号一般,从外头闯进来,直接与羽田贵臣撞了个满怀!

  羽田贵臣和严语的身量几乎一样,消瘦颀长,有些文弱,又毫无防备,哪里经受得住何书奋的冲撞,一屁股坐在地上,脸庞顿时羞红,这简直太失礼了!

  “你……你怎么走路的!”羽田贵臣快速站了起来,下意识地四处扫视,也很是尴尬。

  何书奋却没有半点觉悟,一把抄起架子上用来擀鞋皮的圆棍,指着羽田贵臣就跳脚骂了起来。

  “你有没有杀过中国人!”

  “什……什么?!!!”

  “你没有?那就是你爹杀过!你爷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什么年代了!我大中国已经崛起,屹立于世界之林,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你个小日本竟敢趾高气扬在这里撒野,你以为还是那个年代么!”

  羽田贵臣也懵了:“我……我不是……我没有……”

  他虽然是日本名流,但两国建交也就十来年,因为国际形势等原因,外交关系也时好时坏,颇为敏感。

  他之所以能来中国,是因为有人从中斡旋,也是费了极大力气,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破坏了两国邦交。

  当然了,或许这样的想法有些夸张,但你无法体会个人在国际关系敏感之时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

  有时候就是这样,只要是政治需要,即便是很小的平民事件,也能够掀起惊天动地的国际浪潮和风暴。

  羽田贵臣游走于上流社会,眼界颇高,而且对国际形势更加的了解,何书奋一上来就将问题上升到了这个局面,几乎没有给他任何后退的余地!

  “好一出秀才遇到兵!”严语心中也是窃笑不已。

  何书奋和严语是同一所大学毕业,个人素养自是有的,在教育局任职多年,不说面面俱到,那也是久经考验。

  虽然长相猥琐一些,但他的个人素养还是非常高的,此时无赖泼皮的一面,自是故意为之。

  何书奋其实也是真的气恼。

  刚刚他在外头,将严语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早已经很是不爽,一个小日本鬼子,竟然在大爷面前搞什么优雅风度,简直不知好歹!

  羽田贵臣是个中国通,知道欲盖弥彰的道理,所以才选择正大光明地出行。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够肆无忌惮,若是让梁漱梅的人发现他和严语私下接触,他救严语的事情一旦曝光,将给他和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这也是他架子全无,满心慌张的原因之一。

  他敢在严语面前摆谱,是因为他曾经扮演赵恪韩,将严语的性格摸透了,知道严语不可能如此鲁莽,更不会大肆张扬。

  但何书奋就不一样了,半路杀出这么个程咬金来,若果真闹起来,吃亏的可是自己啊!

  何书奋颇有些得理不饶人:“你还不承认!你们是不是想否认历史,歪曲历史真相!南京大屠杀你承不承认!靖国神社你有没有拜过!”

  羽田贵臣:“?”

  何书奋抬手就是一棍子!

  “你……你怎么还打人!”

  何书奋跳起脚来骂:“我 肏 你个小鬼子,你认不认!”

  羽田贵臣若不是中国通,也听不懂这地道的脏话,此时也是哭笑不得,手臂被打了一棍,用力揉搓着,呲牙咧嘴,却又赶忙解释。

  “这都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是新时代的人,跟我没关系吧……”

  何书奋昂首挺胸:“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谁知道你偷偷摸摸在咱们国家是想干什么,我要举报你!搞不好你就是个间谍!”

  羽田贵臣不是蠢人,只好扭头看着严语。

  “有必要吗?”

  严语忍住心中笑意,朝何书奋摆了摆手,何书奋扬了扬手中棍子,守在了门口,嘴里还骂骂咧咧:“干你个小日本……啊推!”

  羽田贵臣倒是想出去,只是何书奋这个门神在把守,他只能退了回来。

  补鞋匠也是看愣了,他原本并不知道羽田贵臣是日本人,此时回过神来,只觉得口袋里装了一块发红的烙铁一般。

  他将钞票掏出来,哗啦就丢到了羽田贵臣的脸上,而后朝羽田贵臣的脚唾了一口!

  羽田贵臣应该早听说过中国民众对他们的仇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激烈,几乎到了全民激愤的地步。

  他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朝严语说:“你们这样并没有什么好处的……”

  “美国人在我们的国家投掷了两颗***,杀死了无数人,其中包括老弱妇孺,这种屠杀,我们也同样毕生铭记,但我们绝不会像你们这么做……”

  严语见他主动开口,也问了一句:“那你们怎么做?”

  羽田贵臣双眸露出精光,充满了野望。

  “我们会低头,会弯腰,会用尽全力学习他们的技术,要比他们更加的强大!”

  “朝那些美国大兵吐口水,根本就于事无助,只有埋头忍辱负重,埋头学习,才能等到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美国人是狮子老虎,而我们呢?”

  “你们是狼?”

  “不,我们是蛇!”

  对于羽田贵臣的坦诚,严语也多了一份敬意,起码他没有遮掩这一点。

  “我一直在研究中国文化,在我看来,你们中国人不是龙,而是雄鹿,大度高雅,没有锋芒毕露,但头角华丽,雄壮威严。”

  严语听得这么一番言论,心里自豪感油然而生,可马上就警觉了起来。

  “行了,别用好听的话来拖延,还是说说我想知道的吧。”

  羽田贵臣摇头苦笑:“我说过了,这些机密一旦泄露,我和家人都有性命之忧……”

  严语凑了过去,盯着他说:“你想让我救你和你的家人,就必须帮助我,如果我真的能凭借一己之力对抗他们,也就不需要你救我出来了。”

  羽田贵臣沉默,迟疑了许久,这才开口说:“当时他们到了日本,并不是为了找我,而是找到了神宫……”

  “神宫?”

  “是,他们到了伊贺和伊势,找了大神官,是大神官出面,我才答应了中国之行……”

  严语嘲讽地笑了:“那些地方不都是旅游胜地么?大神官什么的能信?”

  羽田贵臣摇了摇头:“旅游胜地什么的只是表面功夫,真正的神宫是隐藏起来的,只有那些真正的有能之士才能知晓和接触的地方。”

  “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这种情况在你们这里也一样,龙浮山不也一样吗?”

  羽田贵臣提到了龙浮山,严语也认真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个羽田贵臣,实实在在是知道内幕的了。

  “你们的人到了神宫来,说是龙浮山玉虚宫的祖师留下了预言,二百年后会有预言之子降世,但必须要找人给他开窍,否则预言之子也只能泯然于众人……”

  “预言之子?开窍?这又是开的什么玩笑……”严语心说这羽田贵臣比胡光中还要故弄玄虚!

  但羽田贵臣的表情,并不是在说谎!

  “我们的神宫是真正的帝国支柱,是精神领袖,早几十年还想着截断你们中华民族的龙脉,当时就是被龙浮山玉虚宫从中阻挠,才没能成功……”

  “神宫方面害怕这个预言之子真的降世,所以就派我过来执行秘密任务……”

  “这么说,你还真是个间谍咯?”严语没想到,羽田贵臣连这个都告诉他。

  他完全可以有所保留,不需要暴露自己的真正目的,亦或者说,他是故意这么说来迷惑严语,取信严语?

  羽田贵臣不置可否,继续说:“我来到了之后才发现上了当,他们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所以跟你说也无妨,事成之后,他们是怎么都不可能放过我的……”

  严语哼了一声:“难道你觉得我就会放过你?”

  羽田贵臣摇了摇头:“我不是让你放过我,而是跟你做个交易。”

  严语的双眸爆发精芒,严肃而冷酷:“我们中国人,从不跟日本人做交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