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人工降雨事故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人工降雨事故

  羽田贵臣不能外出太久,未免暴露,严语终究是放他离开了。

  且无论真假,羽田贵臣带来的信息都是严语前所未有的,虽然比胡光中更胡扯一些,但却又显得更可信一些。

  或许是潜意识作祟,羽田贵臣是名流声优,而且充满现代感,胡光中却声称自己是反清复明的志士。

  再加上胡光中住在精神病院里,这么一对比,谁更可信也就没太多悬念了。

  当然了,胡光中也有可能跟羽田贵臣一样,只是梁漱梅等人为严语安排的演员而已。

  目的也都是一样的,就是为了混淆严语,让他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从而灌输赵恪韩的人格,让严语被动“开窍”。

  然而当严语回到齐院长的家之时,他终于是知道,胡光中未必只是演员这么简单了!

  齐院长一脸的焦急,见得严语回来,赶忙迎了上来,但很快又意识到些什么,顿时又收住了话。

  严语自是看得出来,朝他说:“我现在这状况,也没法更糟了,有啥就直说呗。”

  齐院长这才开口说:“老河堡那边出事了,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出事?出啥事了?”

  齐院长轻叹一声:“我也是刚刚听说的,原先考古队不是找了相关部门,要在这个地区进行人工降雨作业么……”

  严语点了点头。

  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赵恪韩当时还让胡光中离开病院,就是为了破坏这场人工降雨。

  “进展不顺利吧?”严语这么一问,齐院长也有些愕然:“你怎么知道的?”

  严语只是摇头,齐院长便接着说:“刚刚有一批伤员送到了卫生院来,询问病史的时候,我多问了几嘴,才了解个大概情况。”

  “听说老河堡的村民对人工降雨非常的抗拒,说这是在龙王爷嘴里抢食,是亵渎神灵的做法,所以全村人都在抵制,双方也不知怎么地就发生了冲突,还动了家伙,伤了好些人……”

  严语也没想到,这胡光中虽然神神叨叨,但办事这么牢靠,还真就让他破坏了人工降雨的进度。

  不过这还是让人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老河堡以及周遭区域饱受旱灾的折磨,人工降雨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进行,本身就是个难得的机会,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而且也需要一些必要的条件,若是天上水汽不充沛,就算打炮弹上去,也没太大的作用。

  这几乎可以说是凝聚了科学力量,综合了各种因素,才能够做到“人定胜天”,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对于久旱的老河堡而言,还有什么比一场雨更让人心动?

  然而他们却拒绝,甚至为了抵制而发生了冲突,这就让人看不懂了!

  严语是亲身体会过的,但此时仍旧免不了感叹一句,封建迷信的思想一旦根深蒂固,这些睡着的人就很难再被叫醒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严语暂时放下了自己的感慨,向齐院长了解具体的情况。

  齐院长眉头紧皱:“这也是让人疑惑的地方了……前头送来的伤员,是械斗造成的,但后面送来的……”

  “说是工作队那边不愿浪费这个机会,村民虽然愚昧,但他们不能一般见识,只要成功作业,雨水降下来的那一刻,村民们就会对他们感激涕零……”

  “于是有人不顾反对,坚决发了炮弹,谁知道……”

  “怎么了?”严语知道事情必然不会这么简单,否则齐院长也不会欲言又止。

  “炮弹是打了,雨水却没降下来,反倒是……山体滑坡,埋了不少人……”

  “山体滑坡?”

  严语也吃了一惊:“不会是秦家祖坟那里的山吧?”

  齐院长又一次震惊了:“你怎么都知道!”

  严语也是恍然,赵恪韩先前让胡光中去破坏人工降雨,想来就是担忧炮弹会引发共振,又或许担心山中的仙人像会被发现或者遭到破坏。

  此时看来,赵恪韩对这些事情也果真了然于心。

  严语是不太相信灵魂传承或者“开窍”之类的事情,这有悖于科学规律。

  所以,赵恪韩知道这些事情,那么梁漱梅等人也知道,而从赵同龢偷偷与梁漱梅这方面往来的情况来看,赵同龢只怕是梁漱梅的信息来源。

  也就是说,赵同龢一直都知道,也一直看到了风险的存在!

  早先他还极力拉拢严语,想让严语加入他们的考古项目,可后来却信心满满,似乎不再需要严语了。

  本以为他有着什么后手,谁想到竟发生了这样的事。

  此时看来,赵恪韩担心的事情,何尝不是赵同龢的担忧?

  一旦引发山体滑坡,祖坟里的仙人像就极有可能被掩埋,增加了挖掘的难度,甚至有可能遭到不可逆转的破坏!

  如果真像羽田贵臣说的,那么龙脉极有可能隐藏在仙人像之中,或者说仙人像这个地方,是镇压着龙脉的关键之地。

  这样的地方,按说应该好好保护起来才对,为何赵同龢一直想要进去?

  他进去的目的又是什么?

  龙浮山玉虚宫是赵神通的后裔,按说应该守护龙脉,但赵神通最初的计划是截断龙脉,葬送大清国对汉人的统治。

  可眼下时代不同了,眼下民族大团结,以前那些老思想要不得了,而且现在的人可不再相信龙脉之说。

  这段陈年往事,就该隐藏在故纸堆和老头子们的肚子里,赵同龢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挖掘出来?

  难道说跟羽田贵臣那边的人有关?毕竟羽田贵臣也向严语坦承过,战争年代,小日本也想过截断龙脉。

  倒不是说他们现在还想继续这种事,但有些思想激进的民间组织,或者非官方的神秘组织,想要潜伏进来搞破坏,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这时节,两国的外交关系比较紧张。

  大国外交,越是气氛紧张,就越是要息事宁人,反倒是这些民间组织,从中捣乱,巴不得马上掀起战火。

  政治和外交上的事情,严语也不多想,更不是他能改变的,他只是想搞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确保自己以及关心之人的安全。

  “我想去老河堡看看,有办法吗?”严语朝齐院长问说,后者也是摇头苦笑,似乎早已料到严语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边被掩埋的也没统计出来,救援队还在作业,医疗队是市医组织的,我们卫生院没有足够的人手,只是从旁协助,你跟着去吧。”

  齐院长一边说着,一边进屋去,翻箱倒柜,取了一套衣服出来,动情地摸了摸,眼眶顿时湿润了。

  “这套衣服你先换上,戴上口罩帽子啥的,应该不容易被认出来了。”

  这是一套稍有点褪色的墨绿色工作服,弥散着一股卫生球的清香,想来齐院长也是精心保管。

  一旁的何书奋眉头紧皱,私下朝严语摇头,似乎在对严语说,千万别让这老头将你当儿子,否则你迟早也是自杀的下场!

  严语又想起了何书奋关于齐院长的那些传闻,但想起齐院长对自己的帮助,再想想床头那张父子合照,严语到底是无视了何书奋的提醒和暗示。

  他朝齐院长点了点头,而后换上了衣服,跟着齐院长出门去了。

  卫生院这边已经整装待发,齐院长也不敢耽误时间,毕竟救人如救火,与严语到达之后,便跳上车出发了。

  出发之前,严语还交代何书奋尽可能去调查羽田贵臣的来历和背景,验证他的说法。

  何书奋并不喜欢抛头露面,虽然担心严语,但到底是没有跟着一起去老河堡。

  再度踏上这条路,严语也是思绪万千。

  虽然从梁漱梅手里逃了出来,但他并不能保证于国峰等人不再抓他。

  好在市医和救援队那边提供了物资,队员们都戴上了防尘防毒的面具,这种面具是全封闭的,想来不会有人再认得出严语。

  躲在防毒面具的背后,严语也有了安全感。

  车子一路颠簸,路上也碰上了不少救援的车辆,因为路面狭窄又坎坷,加上路况不好,时不时要让车,所以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成功抵达了老河堡。

  此时村子里哀嚎哭叫,村民匆匆奔忙,操着家伙就往山上跑,也有人从山里被送出来,现场很是忙乱。

  救助队进来之后,先在村里忙了一阵。

  严语虽然不是医务人员,但救助队也并非全都是医务人员,很多男人都是过来做搬运之类的体力活,也听从上一级救援队的指挥和调遣。

  严语也总不能一来就奔向目的地,到底是需要寻找机会,暂时就在村里帮忙。

  也好在他很快就见到了林小余和孩子们,总算是安心了不少。

  此时村民都在相互救助,林小余也加入了队列之中,大小双也跟着跑跑腿。

  平日里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能拎着菜刀镰刀干仗的左邻右里,此时会为同村的受伤而落泪,或许到了生死之际,他们才意识到这份人情的重要吧。

  严语也没有与林小余相认,他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不过让他担忧的是,孟解放先前派到林小余身边保护大小双的小卢同志,此时却并不在身边。

  难道说神秘凶手久久不露面,他们就放松了警惕?

  这样可不太好……

  一股子不祥的预感,顿时充斥心头,渐渐弥散,让严语感到非常的担忧……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