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事故纷争不休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事故纷争不休

  曾几何时,老河堡只是个宁静的村庄。

  村里的叔伯兄弟们虽然也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吵闹闹,甚至大打出手,展示着大西北彪悍的民风,但打架之后喝一顿酒也能和好如初,喝了酒没几天,又能因为谁多瞟了谁媳妇儿一眼而再次干仗。

  严语在这里任教两年多,大家对他这个外姓人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他们对严语会有敬意,毕竟严语是个先生。

  但这种敬意也只是流于表面,无论大家对他如何友善,严语终究有种感觉,自己始终无法融入这个集体。

  他们就像是固步自封的“桃花源”,铁板一块,不愿接受任何一个外人的加入。

  甚至于村中年轻人的嫁娶问题,都必须经过老人们的一致同意,莫看他们生活不充裕,但就好像某些皇室一样,渴盼着保持血统的纯正一样。

  严语也在暗中调查当年母亲的死因,以及父亲为何会在老河堡这个地方失踪,再没有现世。

  但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却毫无头绪。

  一部分原因是他心有顾虑,担忧自己的秘密会被曝光,而更多的是因为村民们守口如瓶,对他这个外姓人始终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林小余虽然已经被认可,但她到底只是嫁进来的女人,又是个寡妇,她丈夫赵江海同样是外姓人,旁人处处防着她,她不知情也并不意外。

  饶是如此,这个村庄仍旧保持着平静,就好像外头的纷纷扰扰与他们毫无关系一般。

  起初之时,他们甚至连自行车都要排斥,他们从骨子里希望能够延续古老的生活方式。

  这种思想在严语看来非常的不好,即便县里时常派人下来做思想工作,但老河堡的村民却不为所动。

  大小双的失踪,就好像在这平静的小村落里投下了一颗***,大大小小的凶案接踵而至,时至今日仍旧无法平静。

  而村民们誓死捍卫着的那块祖坟之地,也同样经历了这些风波,甚至差点被烧成废土。

  如今,因为一场人工降雨,那座山终于塌陷,掩埋了他们誓死捍卫的地方。

  村民们不断被送回来,混在救助队里的严语,亲眼目睹了让他动容甚至震撼内心的场面。

  他们放下了平日里的龃龉,相互救助,不分彼此,充分体现了血浓于水的宗族情谊。

  但与此同时,他们又向世人们展示了他们捍卫传统的决心。

  男人们多半是双手受伤,但都并非意外,他们之中很多人的指甲全都剥落了。

  这是因为他们徒手挖掘,想要将被掩埋的地方尽快清理出来!

  人死如灯灭,又说入土为安,老祖宗们已经被埋在了地下,即便山体塌陷,仍旧是埋在里头,只不过被埋得深一点罢了。

  打不了再废墟上立碑纪念就完事了。

  可他们却并不这么认为。

  他们觉得山体会镇压先祖的灵魂,无法再庇护和指引他们,就好像他们抵制人工降雨,因为人工降雨发射炮弹的声音,仿佛会惊醒地下的亡魂一样。

  思想,能够引领时代的进步,但禁锢时代进步的,同样是思想。

  严语突然觉得,这种不愿前行的思想,就好像漫天的黑云,笼罩在个地方,如同一种诅咒,比那个杀人的凶手,还要更让人害怕。

  他原本还想去探查一番,但见识了这一幕幕伤痛,也就暂缓了下来,全身心投入到了救助当中。

  灾难使人更加的团结,他吃住在救助队的营地里,大家都没有闲谈的时间,饿了就吃干粮,渴了喝凉水,实在撑不住了就席地而睡三两个小时。

  每个人都浑身泥尘,防尘面具被蒙住了就胡乱擦拭一下,虽然头盔里都是水汽,闷得厉害,但没人摘下来,因为他们要保持最好的状态,才能救助更多的人。

  戴习惯了之后,面具就像身体的一部分,也没有心思刻意去理会,严语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被人追捕。

  起初救助昏迷的村民之时,他还会刻意改变一下声线,来呼唤昏睡之人,可到了此时,他也没再下意识去掩饰自己的声音。

  救助持续了整整四十八个小时,清点了人数之后,才总算是告一段落。

  因为是人工降雨造成的山体滑坡,严格来说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作业事故。

  所以无论是县里市里甚至是省里,都派遣了人手,有应急小组在研究方案,在发挥指导作用,也有强有力的执行队伍。

  虽然受伤的人很多,但值得庆幸的是,并没有人在事故当中身亡,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救助尚未结束,营地就发生了冲突,这是让严语始料未及的。

  因为救助之时那种不分彼此,大家都是兄弟姐妹的情谊实在太过感人肺腑。

  可眼下救助才刚告一段落,就开始了矛盾冲突,瞬间就打灭了严语对人与人之间那种美好的幻想。

  因为他就在救助队的营地,所以也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虽然事先征询过老河堡村民的意见,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村民们一致反对人工降雨。

  但人工降雨作业惠及的是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村落,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老河堡。

  所以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人工降雨的计划还是要进行下去。

  而人工降雨的原理虽然简单,但却需要经过考察和计算,考虑到水汽量等等因素,最终还是将地点选在了老河堡。

  老河堡能够方圆村落的中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是有着地理优势的。

  即便他们不愿意,但作业计划必须执行下去。

  这就产生了分歧。

  不愿妥协的老河堡村民,决意要造福更多人的工作队,双方的矛盾不断激化,最终形成了僵局。

  而之所以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是因为工作队想要趁着夜间的时候,悄悄进行作业。

  但没想到老河堡方面一直在监控着工作队的动静,当他们开始行动之时,老河堡的村民集体阻挠,甚至有人像秦大有那帮老头子一样,进入到山坳之中,要用身体来阻拦行动队的脚步。

  与上一次大火不同的是,人工降雨的炮弹是往天上打的,不会伤到山坳里抗议的村民。

  所以工作队几乎没太多顾虑,就开始了作业。

  万万想不到的是,炮弹产生的爆炸声,居然就这么巧地引发了山体滑坡,最终整个山体都崩塌下来。

  眼下是“秋后算账”,工作队方面认为老河堡的人应该为自己的安全负责,他们如果不进入到山坳之中,就不会被掩埋。

  而老河堡的村民则认为,工作队罔顾他们的反对,强行作业,才是这次事故的“罪魁祸首”!

  因为祖坟之地被掩埋,他们几乎已经无法用群情激愤来形容,这种怒气无处发泄,只能将工作队当成了发泄口。

  而工作队确实是为了一方百姓谋福利,这是大好事,反倒是老河堡这些封建遗留思想作祟,阻碍工作不说,如今反倒“恶人先告状”,这是典型的“刁民”行径!

  各方救助队马不停蹄,虽然清点了人数,但也不敢确保有没有其他人进入这个区域,所以还在清理和排查。

  不过队员们到底是得到了轮休的机会,严语是卫生院方面的人,对本地情况比较了解,轮休排在了最后。

  救助队只负责现场救援,对双方的争执也没兴趣加入,甚至有些避而远之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领导小组也加入了调和斡旋,但双方的矛盾冲突却越来越激烈。

  到了最后,老河堡的人“倾巢而出”,阻止任何人再进入现场,救助队的工作才算是暂告段落。

  虽然不讲封建迷信,但老百姓的精神生活也是需要尊重的,一些民风民俗,需要忌讳的地方,也不好违背。

  救助队停歇下来,工作却没有宣告结束,只能等待各方的协调。

  严语也怕闲下来,因为闲下来之后,就要脱掉防尘面具,就要与人交流沟通,这无疑会成为他的**烦。

  跟着齐院长回去,这是最好的办法。

  但严语今次过来,可不仅仅只是救助这么简单,他还想探查山体崩塌的原因,还想知道赵同龢等人是不是故意为之,这到底是不是巧合,背后是否存在阴谋。

  如果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也就一无所获了。

  再者,救助队只是暂停工作,并非结束工作,因为组织上纪律严明,救助队的队员们也不能离开驻地。

  思来想去,严语就只好跟队长扯了个谎,说自己的家眷就在附近,偷偷溜了出来。

  这个节骨眼上,他必须进去看一看,查一查,否则一切尘埃落定,就再难有这样的机会了。

  老河堡方面已经封锁了那块区域,男人们自发行动,分成几个小组,甚至还有站岗的,巡逻的,可说是“严防死守”。

  也亏得严语对地形熟悉,毕竟来过几次,而且比他们更清楚内部区域的情况。

  饶是如此,山体滑坡造成的掩埋也比想象之中更加的严重。

  严语在外围走了几圈,因为要尽量避开村民,所以也没能太靠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进去的路,也有些焦躁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一支队伍打着亮堂堂的灯光,竟是往这边来了!

  虽然看不清楚面容,但严语隐约听到了人声,躲到路旁的灌木后头,趁着他们路过之时,微眯眼睛用力一瞧,打头的可不正是赵同龢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