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秘人再现身

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秘人再现身

  夜色昏暗,无星无月,以致于手电光在黑暗中格外的刺眼,这些光线就如同一条条寻找血腥气的鲨鱼,使得严语紧张至极,躲在灌木丛中不敢露头。

  只是匆匆一瞥,严语便发现了打头的赵同龢。

  这老头子今夜穿着中式短褂,有点像练功服,想来该有大动作,为了方便行动才没有穿着道袍了。

  老河堡方面与工作队发生冲突,此番也是对祖坟之地严防死守,这个节骨眼上,赵同龢带着大队人马,竟有些“招摇过市”的阵仗,想来该是与老河堡这边商量妥当了。

  或许秦大有也意识到,一旦废墟彻底被清理,里头的秘密就必须见光,与其大白于天下,不如与赵同龢做一笔交易,说不定还能保住里头的东西。

  当然了,这些都是严语的猜测,双方之间到底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严语也无法得知。

  饶是如此,严语仍旧能够意识到形势有多么的严峻。

  因为赵同龢的身后,今番跟过来的,都是熟悉面孔!

  有刚刚才接触的羽田贵臣,也有将严语哄骗得团团转的梁漱梅,更有于国峰等一干老熟人!

  严语并不知道赵同龢用了什么手段,能够将这些身份不同,阶层不同,各怀鬼胎的人都联合起来。

  但他知道,祖坟里的东西,对于这些人,都非常的重要!

  大潮退去,就能知道谁在裸1泳,而人工降雨的一声炮响,就如同退潮的信号,山体滑坡就像退潮,往时无论是老神在在,亦或是明目张胆的人,在这个时候都坐不住,纷纷跳了出来。

  只是严语并不明白,他们完全可以“各自为战”,为何要结成统一战线?

  或许,这祖坟之下太过危险?

  可严语孤身一人就曾经进去过,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出来了,难道说这就是赵同龢需要严语帮忙的原因?

  严语已经无暇是思考这些,他此时在暗处,又穿着救助队的制服,带着防尘面具,这是他的优势所在。

  可一旦发生冲突,亦或者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步,只要他一出手,戴不戴面具其实意义并不是这么大。

  无论如何,他的优势暂时还是在的,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先暗中观察。

  严语不是洪大富这样的人,跟踪不是他的强项,所以也不敢靠得太近。

  跟在一行人后头,悄悄摸到了祖坟这边来,严语却见到了他如何都想不到的一幕。

  赵同龢的人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将老河堡的男人们全都打翻在地!

  这也就意味着,赵同龢今次并没有与秦大有交易,而是选择了霸王硬上弓!

  秦大有仍旧还是那个倔强的老人,无论对象是考古队,还是于国峰孟解放等人,亦或是赵同龢梁漱梅。

  他坚守的理念根本就没有改变,无论对方是谁!

  仅仅只从这一点,秦大有就足以让人佩服,顽固到了极致,或许并非一种美德,但必然有着可敬之处。

  虽说没有机会阻挠赵同龢前进的脚步,但严语今次看得更加的清楚了一些。

  因为老河堡的男人们在山坳入口处生起了火堆,所以严语看得特别的清楚。

  赵同龢一行人除了全副武装之外,还用人力车拉着一口老旧的棺材。

  这棺材玄黑色,上面应该是刻着符文,在火光的照耀下摇曳不定,就好像无数黑蛇在表面蠕动,给人一种玄乎其玄的感觉。

  “照!”

  赵同龢一声令下,身后之人咔咔咔打开了电闸,探照灯的光强烈刺目,将前方照了个通透亮堂!

  他们的准备也着实充分,竟带了容量极大的蓄电池,足以支撑大功率的探照灯。

  灯光往前一照,废墟也就一清二楚。

  仙人像仍旧埋在土里,但由于山体滑坡,地形改变,却是倾斜了极大的角度。

  仙人像的肚腹呈现出一个大裂口,尘土弥散,里头幽深黑暗,似乎还冒着冷气,仿佛裂口的另一面就是冰雪世界。

  “坏了,公输落星盘彻底被毁了!”

  严语也担忧起来。

  他先前来的时候,公输落星盘已经被破坏,他是在最后关头才勉强逃了出来。

  本以为落星盘损坏之后,就再也无人能打开这个地方,谁知道一场意外,竟使得整个山体都遭到了破坏。

  “又或许,这只怕并不是意外……”

  严语并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但此时的由不得不去这么想。

  赵同龢需要严语的帮助,才能进入这个地方,但从他与严语最后一次见面的情况来看,他显然已经不再需要严语的帮助,就自信能够进入此地。

  而后便传来了考古队要帮助老河堡进行人工降雨的消息。

  这里头的逻辑也很清晰。

  赵同龢寻求人工降雨的真正目的,并非仅仅为了帮助一方百姓,更多的是利用人工降雨的炮弹,引发山体共振,而后彻底摧毁仙人像的外壳,以此来绕开落星盘!

  或许他无法再打开落星盘,但他完全可以彻底毁掉!

  这就好像你无法打开一把锁,那就把整个锁连带门板都挖下一块来,是一个道理!

  但想要通过人工降雨的炮弹,引发山体共振,这是一个极其复杂且庞大,却又精细非常的工作。

  必须经过缜密的计算,以及大量的试验。

  这里头需要数量庞大的工作团队,需要高级的技术人才来支持,而对于山体研究,严语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老教授张顾霖!

  难道说张顾霖正是帮助赵同龢研究了山体共振所需要的条件,而后又被赵同龢灭口,才遭遇了那场仍旧无法定论的疫病?

  严语已经没有时间去验证这些猜想,但有一点他是非常清楚的。

  无论是赵同龢,还是梁漱梅,他们都通过自己的方式,来靠近严语,正是想最终拉严语进入这个地方。

  严语不知道里头有些什么秘密,但站在自己的立场,不让这些人进入其中,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适才他也亲眼所见,赵同龢今次带来的人都是高手,只是一番拳脚,老河堡那些精壮的男人们,就已经被打翻在地,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严语虽然不是这些村民所能比的,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就这么贸然冲出去,根本就于事无补。

  阻挠不了这些人也就罢了,只怕要反过来被他们揪住,一并带到那个地方里面去!

  “要阻止他们进去啊,这怎么办好……”

  严语的心思如同流星一般高速飞转,人都说书到用时方恨少,严语读的书已经不算少,但此时却仍旧束手无策。

  兵书读得多固然是好事,但手底下没有可用之兵,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严语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那口棺材之上,那就是突破口!

  这些人虽然全副武装,但连赵同龢都穿起了练功服,就是为了方便行动。

  可他们偏偏带着一口沉重累赘的棺材,这就显得非常的格格不入,足见这棺材乃是必需之物。

  他无法击败赵同龢这边的人,那么能不能在这口棺材上做文章?只要让他们投鼠忌器,说不定就能够四两拨千斤,抓住他们的痛脚了!

  这已经是严语所能够想到的最好法子,但思来想去,仍旧是不行。

  因为这些人也都是有备而来,棺材被他们围在核心之中,严语根本冲突不进去!

  眼看着他们要进去,严语也是心急如焚,而正当此时,严语脖子后头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下意识扭头,严语便见得一道身影渐渐从黑暗之中显露了出来!

  火光映照之中,那暗金色的面具散发出神秘而强大的光芒!

  “是你!”

  严语没想到,神秘凶手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

  而更让严语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背着一并巨剑,虽然光线不是很充足,但严语仍旧认得出来,那正是纯阳剑啊!

  兜兜转转转,这柄剑竟然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严语由不得思绪万千,若照着往常,各种可能性必然会像炸毛的猫一样,在严语心中不断涌出来。

  然而此时,严语却一点想法都没有,就好似那柄剑本来就属于这个人,他背着这柄剑,就好像天经地义,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也不会有任何的违和感!

  神秘凶手朝严语扑了过来,严语下意识抬手做出防御的姿态,然而那人却低低地开口说。

  “别乱动,千万不能让他们进去,你得帮我!”

  “我?帮你?”严语也有些愕然。

  此时神秘凶手已经走到严语的三步开外,严语甚至能够嗅闻到他身上的气味!

  说来也怪,严语跟这个神秘凶手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但每一次似乎都没怎么注意过他身上的气息。

  但眼下,严语却嗅闻到一股子檀香的气味,仿佛听到了梵音仙唱,根本生不出半点敌意来!

  神秘人并没有回应严语,而是一边往前冲,一边朝严语闷声说:“你打开那口棺,记住,打开那口棺!”

  严语也是欲哭无泪:“我怎么打得开……喂!”

  神秘人已经从黑暗中冲了出去,严语喊到嘴边,又只能缩了回来。

  那口棺这么多高手把守着,就算有神秘人冲撞阵型,严语也没有半点把握能在混乱之中打开那口棺啊!

  他如此笃定地要严语打开,难道棺材里有什么古怪?难不成还是个千年老僵尸不成!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