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人确不可貌相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人确不可貌相

  人类对黑暗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也正因为对黑暗的恐惧,所以才崇拜太阳,所以才寻找和制造火种。

  但有些人,注定了要沉沦于黑暗之中,享受黑暗,更享受黑暗所带来的力量!

  严语虽然喜欢夜晚多过白天,但他喜欢夜晚的原因并非黑暗,而是喜欢夜晚的静谧。

  他是个向往阳光的人,所以当他看到神秘人在黑暗之中的种种行为之时,才如此地感叹这股强大的黑暗力量!

  严语没有见过太多的凶猛野兽,虽然早先也与那只土拨鼠接触过,但尚未近距离观察过大型的野生动物。

  此时在他的眼中,神秘人就好似脱掉了人类外皮的一头猛兽,而且还是活在黑暗之中的猛兽!

  他在黑暗之中疾行,无声无息,但速度奇快,他就像一阵夜风,在黑暗之中游弋,到了前头,突然又像黑色的炮弹一般冲了出去!

  背上的纯阳剑已经拔下,被他倒拖在地,磕碰着地面上的小石子,竟迸发出点点火星子!

  “谁!”

  洪大富警觉起来,扭头一看,神秘人的大剑已经挥击而来!

  洪大富一个铁板桥躲过,拖着棺材的木板车的车栏啪嗒一声就被击碎!

  于国峰掏出手枪,大声警告:“放下武器!”

  虽然枪链系在皮带上,但他的出枪速度也是极快,并无半点生涩,想来也是常常遭遇到危机。

  相较之下,孟解放这样的基层同志,对枪械有着一种恐惧,就像刚开始学习驾驶摩托车的新手,跨上车座之前的那种心理,有些雀跃,又有些排斥。

  神秘人却没有放下武器,更没有停下动作,他突然闪身,一把抓住一人,便往于国峰那边丢了过去!

  于国峰是如何都没想到,神秘人的单手力量竟如此的恐怖,这只怕在电影里也难以见到,更何况现实当中!

  这倒霉蛋穿着墨绿色的旧衣服,想来是考古队员,惊叫着在空中飞行,胡乱挥舞着手。

  于国峰赶忙将枪口往下压,用手臂将那人挡了下来,两人在地上滚作一处,才算是停了下来。

  于国峰在骂骂咧咧之时,站在梁漱梅身旁的狠辣男人已经上前来!

  “是金允浩!”

  严语在暗处看得清楚,对于这个朝鲜雇佣兵,严语的印象可谓极其深刻。

  在他看来,金允浩有着一种不惜命的打拼劲头,只怕洪大富也不相上下。

  金允浩没有半点迟滞,上前就是一拳!

  然而让严语吃惊的一幕再度发生了!

  神秘人脚尖往前一点,膝盖一提,竟好像预算到了金允浩的动作,彻底封死了他的下一步行动!

  金允浩并非花架子,他的搏斗功夫都是生死之间修炼出来的,可即便如此,也逃不脱神秘人的预判!

  金允浩彻底放弃了计划,改变了策略,突然往前一扑,似乎要用自己的性命来制服神秘人!

  然而他到底是看错了人,神秘人可不是现代文明该出现的人,他可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面对金允浩的无畏,神秘人一剑便斩了下去!

  “阿西吧!”

  金允浩也是没见过如此决绝狠辣的人,赶忙缩了回去,用朝鲜话大骂了一句。

  洪大富此时从地上弹了起来,从后头扑来,拦腰将神秘人抱住,如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要将神秘人来个反向抱摔。

  可神秘人却只是伸出左手拇指,往肋后方向一戳,也不知戳中了洪大富身上哪个部位,洪大富惨叫一声,瘫软在地,想要爬起来,却脸色憋得青红,如何都提不上气!

  于国峰将考古队员推开,再度抬枪,神秘人却将手中大剑投掷了过来!

  大剑刮起呼呼风声,旋转着,就像暴走的收割机,于国峰大骂一句,往旁边滚开,哪里敢停留半刻!

  大剑从他头顶刮过,就好像死神手里收割灵魂的死亡镰刀,就差那么一丝丝,于国峰就要当场毙命!

  他来得实在太快,出手迅捷如雷,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眨眼功夫已经将整个队伍里的精锐都打趴下了!

  关键时刻,一直护在梁漱梅跟前的羽田贵臣突然动了!

  他朝前走了几步,竟是从兜里取出一道符来,口中念念有词,闪身上前,便贴在了神秘人的面具之上!

  “他竟这么快?”严语也没想到,当初被淑芬同志拿着棍子一通乱打的日本神棍,竟还有这么一手好本事!

  神秘人身子一僵,便停在了原地!

  所有人的眸光都定在了他的身上,难道……难道这神秘人是什么邪祟妖怪,与日本神宫渊源颇深的羽田贵臣一出手,竟真就震住了?

  然而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神秘人抬起左手,将符箓撕了下来,只是扫了一眼,充满了轻蔑,抬头看着身前的羽田贵臣。

  后者瑟瑟发抖,咬着牙,用地道湖北口音大喊:“千千神将,万万神兵,六丁六甲……急急如……”

  才喊到一半,神秘人一巴掌拍过来,将他直接拍飞了出去!

  本以为羽田贵臣能够出奇制胜,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众人也是愕然不已。

  洪大富挣扎了几次,如何都爬不起来,金允浩飞身上前,被神秘人一刀逼退,再想出手,神秘人已经欺身而上,又是一刀劈下!

  此时金允浩的脚根都尚未落地,凌空无法变向,只能大声呼救,只是可能他的中国话并不熟练,亦或者根本就不懂中国话,开口都是朝鲜话。

  虽然听不懂,但声音中那种恐惧,是听得出来的。

  眼看着他要被劈死,严语也暗暗捏了一把汗,虽说神秘人莫名其妙要让他帮忙,可就凭他这般滥杀无辜,严语也是见不得的!

  严语对这些人没有任何好感,但他并不想这些人血溅当场,更不想成为神秘人的帮凶。

  以他的性子,当下就要冲出去,如何都要阻拦神秘人当场杀人。

  然而严语到底是收住了脚步,倒也不是他改变了注意,而是已经有人抢先一步,挡下了神秘人的剑!

  “赵同龢!”

  在严语的印象中,赵同龢这么一个秃头矮胖子,不像修道之人,更像是某位地方上的领导,而且还是常年盘踞,“根深蒂固”的那种“土皇帝”。

  当年他们联合起来,将父亲严真清排挤出龙浮山之时,严语年纪尚小,而且这么多年,并未见过赵同龢动手动脚。

  严语跟着老祖宗修炼了呼吸吐纳之后,偶尔也会觉得赵同龢的呼吸方式有些与众不同,但从未往其他方面去想。

  总觉得这老头子只会勾心斗角,如果龙浮山成为景区,让赵同龢去经营,未必不能成为少林寺那样的武林圣地,必然会将旅游生意做大做强,做成全国首屈一指的旅游胜地。

  但若说与人打架,就是一百个赵同龢也未必能打得过一个年轻人。

  然而此时,严语对赵同龢的印象被彻底推翻了!

  赵同龢手里只有一柄小匕首,横握在手,左手抵住右臂,横挡之下,竟如同“螳臂当车”,将纯阳巨剑给挡了下来!

  “浮屠山赵同龢在此,何敢造次!”

  赵同龢用的不是龙浮山,而是几百年前浮屠山的名号,而且在这个年代,喊出这样的话来,并没有将人带回古代的感觉,只是给人一种极其荒诞可笑的念头。

  可他的行为是有效的,那柄巨剑可是货真价实的,但凡偏那么一分半分,就有可能将他这个秃头给砍成两半了!

  非但如此,赵同龢“得寸进尺”,挡住之后,双脚一拧,吃住地面,闷哼一声,发力往前一顶,竟将巨剑顶开,他的身体就好似笼罩在一团金光之中的猎豹,迅捷得出人意料!

  小匕首就这么往前一刺,神秘人竟后退躲避了!

  严语虽然没有认真研习过武功,但也知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的道理。

  然而赵同龢却以小吃大,只凭着小小的贴身匕首,就逼退了挥舞着大剑的神秘人!

  这不是别人,而是曾经制造了几场凶案的神秘人,这个所向披靡的神秘人啊!

  洪大富和金允浩,无论哪一个,在严语看来都是足以徒手杀人的狠辣人物。

  可他们在神秘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甚至无法让神秘人后退半步!

  这样的事情,竟然让赵同龢做到了!

  神秘人似乎也没有恋战,又或者更像是战略性撤退,竟真的在赵同龢的进攻节奏之下方寸大乱,一步退,步步退!

  于国峰也不敢再动枪,而是将洪大富搀扶起来,朝金允浩等人大声下令:“还不去帮忙!”

  几个人又积攒了力气和勇气,朝着赵同龢与神秘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郑君荣等一众考古队员以及梁漱梅等人,也都纷纷取出防身的家伙什,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跟了过去。

  虽然神秘人没有任何表示,但严语知道,他之所以引走这些人,就是为了给严语制造机会!

  “打开那口棺!”

  严语又想起了神秘人的叮嘱,趁着此时无人,他终于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他曾幻想过无数次,这口棺材里到底有什么,是否真的关着千年僵尸之类的东西,为何神秘人如此的忌惮。

  棺材上的花纹清晰可见,上面甚至贴了镇魂符和镇棺符以及压煞符等等,充满了神秘而诡异的气息。

  但严语终究还是费力地拔出地面上的纯阳剑,轻轻地攘进了棺盖的缝隙!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