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保孩子问缘由

第一百五十五章 保孩子问缘由

  虽然神秘人的动机尚且不明,但他引开了赵同龢等人,严语得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打开这口棺材真的能够阻挡这些人进入仙人像的计划,严语并不介意尝试一下。

  捡起了纯阳剑,严语也不再犹豫,因为他知道,以赵同龢多疑的性格,迟早会察觉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棺盖有些沉,也好在置于车上,保留着一点点的坡度,严语将纯阳剑攘进缝隙之中,用力一撬,棺盖便松动了!

  虽然贴着镇棺符和压煞符之类的玩意儿,但棺盖并没有钉死,想来也是为了方便他们再度开启。

  棺盖往下一滑,便露出棺内泛黄的内衬,严语暗自吸了一口气,集中注意力,到底是将棺盖移到了一旁。

  然而当他往棺内一看,心头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孩子!”

  棺内竟然是大双和小双!

  此时大双将妹妹紧紧拥在怀里,虽然是沉睡的状态,但他们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他们在棺内经历过何等样的恐惧,也就可想而知了。

  严语将孩子抱了出来,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苏醒过来,严语又摇晃了他们的身体,却仍旧不见醒来,该是梁漱梅等人给他们吃了什么药。

  见得两个孩子被藏在棺内,严语心中的怒火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本以为神秘人对大小双感兴趣,所有这一切都是神秘人在背后谋划。

  可如今看来,赵同龢等人却将大小双藏于棺内,想要带到仙人像里头,且不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单是给孩子服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们并未取得林小余的同意,而是强行将孩子抢到这里来的!

  自打大小双失踪的案子发生之后,风波就未曾断过,小卢同志贴身保护了一段时间,本以为孩子已经脱离危险。

  谁又能想到,绕了这么一大圈,事件的焦点又回到了孩子的身上!

  他们为何要带着孩子进去?难道因为孩子能取代严语的作用?

  这俩孩子又不曾在龙浮山修行,更不懂得落星盘之类的机关,要力气没力气,要知识没知识,又有何用?

  严语来不及思考这些,难怪神秘人让他打开棺材,倒不是因为棺材里头有什么千年老僵尸,而是因为他知道,严语对这两个孩子有多么的在意!

  于国峰和孟解放等人都是人民卫士,怎么可能会绑架两个孩子,让这两个孩子承受如此恐惧的一段经历?

  严语也不敢再细想下去,或许是梁漱梅与赵同龢蒙骗了于国峰他们,又或许这其中另有隐情,这些都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趁着这个机会,严语将大双背起来,又抱起了小双,想了想,又暂时将小双放下来,将纯阳剑插在了后腰的皮带上,这才抱起小双,往老河堡去了

  他不知道神秘人与赵同龢等人会如何,他只是想尽快将孩子送回去,让林小余赶紧离开!

  今夜的老河堡很安静,经历了坍塌事故,村民早已疲乏不堪,除了一些伤员在夜里呻0吟,便再没有其他声音。

  路过的民房里,夫妻俩许是因为白天的事情,想要吵嘴,可只是嘀咕了两句,就再没有力气,仿佛抓紧时间睡觉,才能度过明日的艰难一般。

  严语快步走到林小余家,远远就见得林小余家还留着灯!

  透过门窗的剪影,他见到林小余在房中来回踱步,甚至能够听到低低的抽泣声。

  “小余!”

  严语也不敲门,压低了声音呼唤了一句,他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

  门吱呀一声打开,林小余满脸都是泪水,见得严语一背一抱,将俩孩子送到了门口,她死死捂住了嘴巴,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大颗大颗落了下来。

  “我的孩子!”

  她将小双抱了过去,有点语无伦次都说:“快进来快进来!”

  严语背着大双进房,将他放在了床上,林小余已经将小双放下,又赶忙将房门关上,反锁,想了想,又吹灭了油灯。

  黑暗中,严语能听到林小余抚摸孩子背部的声音,听到她细微的声音,在安抚着在梦中惊慌失措的孩子。

  黑灯瞎火的,严语也不好乱动,只是守在一旁。

  林小余将孩子安抚了一阵,而后朝严语问:“你怎么把孩子带回来了?”

  严语一听这话,心中顿感不妙,很显然,林小余是知情的!

  所以他反问说:“你怎么能把孩子交给他们?”

  林小余也很懊悔,或许她也没想过孩子会受到这样的影响。

  “是……是他们说,孩子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不如用孩子引那凶手出来,只有抓住那凶手,他们才能正常过日子……”

  她有点激动起来,伸手要抓严语,但最终还是抓住自己的手:“他们向我保证过的,他们一定会保证孩子的安全!他们绝不会让凶手伤害孩子一根头发丝!他们保证过!”

  严语哼了一声:“保证孩子的安全?他们让孩子吃了药,藏在棺材里,这就是保护?”

  林小余终于忍不住,一把抓到了严语的手臂来:“你说什么!”

  严语感受到手臂一紧,林小余的手都在发凉,而且轻轻颤抖,严语本想安慰两句,但此时却陡然警觉了起来!

  “你赶紧收拾东西,我带你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林小余早就盼着能离开这个地方,早先因为赵江海尸骨未寒,她心中到底有些迟疑,可如今事情愈发扑朔迷离,局势紧张严峻,已经刻不容缓。

  “好!我们走!”

  她显得有些激动,正要松开严语,此时严语却抓住她的手,凑了过来。

  他本想与她耳语,但黑暗之中也把控不了距离,嘴巴贴在了她的耳旁,轻声说:“上床!”

  林小余的身子一紧,整个人都凌乱起来。

  严语却突然推了她一把,而后抽出纯阳剑,发力往房门刺了出去!

  林小余家的房门乃是木门,上半部是木格子,贴的是窗纸,严语这一剑刺透而出,一拧剑柄,横扫,冲撞了出去!

  房门咔哒哒四分五裂,严语如同蛮牛一般冲撞出去,便见得院子里站着一人,身穿古旧的黑色道袍,戴着暗金色的鬼面,可不正是那个神秘人么!

  “很好,够警觉,但你的敌人不是我,你应该已经想到了。”

  严语皱起眉头:“你想干什么?”

  神秘人也没有拐弯抹角:“我要带走孩子。”

  严语也是懊悔不已。

  照着林小余的说法,赵同龢等人要用孩子将神秘人引出来,而神秘人只是一句话,就让严语成了他的帮手。

  他引走了赵同龢等人,严语把孩子救出来,他再来夺严语手里头的孩子,毕竟严语只有一个人,更容易一些。

  “我真是蠢到头了……”严语自嘲地摇了摇头,他始终搞不明白,自己为何要相信神秘人,就好似与生俱来的好感,如何都阻挡不了。

  “为什么?”严语本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终究还是要问一问。

  神秘人却似乎没有守口如瓶的想法,稍稍扭头扫了一眼,在估算着赵同龢等人追踪到此处的时间一样。

  而后他才朝严语回答说:“只有我才能保住这两个孩子,其他人不行,我也信不过。”

  严语继续问:“这两个孩子到底有什么特别,为什么要保护他们?”

  神秘人有些迟疑,而后摇头:“你不知道会更安全,你信我,就把孩子交给我。”

  严语坚决地摇头:“我不信你,我为何要信你?”

  神秘人呵呵一笑:“你要是不信我,刚刚为什么要配合我?”

  “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我真想伤害这两个孩子,他们早就死了好几回,我没有这个必要。”

  严语紧握剑柄:“如果是以前的你,确实没有这个必要,但现在的你应该也伤得不轻吧?”

  在医院的那一场战斗,严语发狂之后,神秘人被打得遍地是血,严语相信这人应该是受了极重的伤势的。

  然而神秘人却摊开双手来,朝严语哈哈笑道:“你太高估自己,也太相信他们了。”

  “你觉得你能把我打伤?你就没想过,他们能蒙骗你这么久,所有的一切都是演戏,你伤害我的事情,就不是你的幻觉?”

  严语心头一紧,但很快就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只是幻觉,那么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神秘人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呀,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他们导演的这出戏,是为了骗你,但骗不过我。”

  “他们为何要骗我?”严语是万万不能放过这次发问的机会。

  然而神秘人却不愿多说:“我时间不多了,赵同龢这个老狐狸一会就会追踪到这里,把孩子交给我吧。”

  “还是说……要我亲自动手?”

  神秘人话音刚落,严语已经冲了过去,举起巨剑就是一记横扫!

  严语一直在等待时机,他在密切关注着神秘人的呼吸,以及他关注的焦点。

  他知道从神秘人嘴里套取不到太多有用信息,他根本就没抱有太大的希望,之所以一直在问话,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为了分散神秘人的注意力!

  神秘人提到赵同龢之时,下意识扭头往外看,正正是严语等待已久的出手机会!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