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最好死缠烂打

第一百五十六章 最好死缠烂打

  严语一直在追问,就是为了等待出手机会,此时神秘人分散了注意,严语又岂会放过!

  纯阳剑太过沉重,严语又不懂剑术,也不指望能一招制敌,之所以用剑,只不过是幌子罢了!

  剑锋挥舞,严语便撒手,箭步上前,一拳便直捣黄龙!

  神秘人也有些惊诧,本来已经失了先机,又错意了严语用剑的企图,当下有些慌乱。

  仅仅只是这一瞬的慌乱,躲过飞舞过来的巨剑,他的腹部已经中了严语一拳!

  这一拳打得用力,然而严语却感觉像打在了一个泄气皮球上一般,感觉有些诡异。

  就好似此人的肚腹之中没有半点内脏一样!

  神秘人有些感叹:“虽然他们装神弄鬼,造了个赵神通出来,不过你到底还是学到一点东西了。”

  严语可不废话,左手扣住他的肩膀,要去拿他锁骨,右手顺势扣住他的腰带!

  神秘人却云淡风轻,就好似跟小孩子玩耍一般,手掌一拧,拿住严语手腕,左手这么一抬,顶起严语肘关节。

  仅仅只是一拿一抬,严语就被迫转了半个身位,因为那已经是关节扭转的极限!

  这神秘人虽然一身古朴之气,但扭打的手段却颇具科学气息,好像将人体力学研究透彻了一般。

  他打斗起来依靠的不是玄之又玄的神功,反倒是数据推算出来的各种现代扭打格斗技巧,充满了物理力学的美感!

  严语左肘顺势往后撞击,神秘人又用膝盖顶在了严语的腘窝,严语身子一矮,肘尖根本就碰不到对方!

  这神秘人如同掌握了人体的奥秘,出手轻巧迅捷,却一剑封喉,总能够拿捏到最关键的部位,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功效,处处充满了巧思与创意!

  严语却不管这许多,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格斗技巧和境界上,是如何都不可能比得过这神秘人。

  他唯一能起效的,就是死缠烂打,拖延到赵同龢等人赶过来!

  想到此处,严语也颇感嘲讽。

  早先他还将赵同龢等人当成敌人,转眼间又期盼赵同龢等人来对付这个神秘人了。

  其实这并非严语反复无常,而是因为审时度势,大家做出的判断是一样的。

  就如同神秘人经过权衡,判断出严语比赵同龢等人更容易对付一样。

  严语想要保住孩子,就必须寻找帮手,而形势所迫,最佳的人选也只能是赵同龢。

  相较之下,赵同龢这帮人,比神秘人,更让严语安心一些,这就是审时度势做出的判断。

  既然要拖延时间,当然要死缠烂打,严语跟神秘人相比,唯一的优势就在于,神秘人愿意开口说话,就不会伤害严语的性命。

  只要不会伤到性命,严语想要拖延时间,还是不难的。

  被扭被拿都只是一时受困,神秘人的目标是孩子,想要带走孩子,就必须放开严语。

  也果不其然,他将严语往旁边一丢,便朝房间奔了过去。

  严语摔落在地,滚了一圈,立马弹了起来,从后背扑了过去!

  在此人面前讲什么搏斗技巧那都是多余的,王八拳才最有效果,严语扑上去就死死抱住。

  神秘人也有些无奈,掰住严语的手指,一脚踢在严语的下腹,将严语顶了出去。

  他甚至没有用力踢蹬,严语就更加确定,此人并不愿意伤害他!

  或许正如此人所言,严语发疯暴走,伤及无辜,那些都是梁漱梅与赵同龢等人导演的一出戏,真实情况未必如此。

  难道说神秘人割喉蒋慧洁也只是一场戏?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蒋慧洁也配合着演戏,也就意味着,她也欺骗了严语?

  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推论,但想起于国峰和孟解放与赵同龢等人同行,严语认为也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但这里就产生了另一个方向的结果,那就是严语没有发疯暴走,那么这个神秘人也就没有伤及无辜了。

  当然了,这个伤及无辜也是有限度的。

  或许他没有伤及医院里的无辜人们,但猎户的死,孙先生以及傅青芳等人的死,仍旧还没有搞清楚,神秘人仍旧是第一嫌疑人!

  严语没有受到伤害,就更是肆无忌惮,再度扑将过去,神秘人却是受不住了。

  “你太放肆了!”

  他是真的焦急了,今次一把将严语甩飞了出去,严语重重摔倒在地,头昏脑涨,但很快就爬了起来。

  他的口鼻全是泥土,但并不在意,胡乱抹了一把,就往前冲了过去。

  “想要孩子,那就打死我!”

  他确实在挑衅,他想知道,神秘人对他的忍耐限度在哪里!

  神秘人又是一掌,摁住严语胸口,而后突然发力,就好似有无形的力量从他掌心喷吐出来,像爆炸的冲击波一般,未见他手掌如何前推,严语已经凌空飞了出去!

  严语一直不相信内功之类的说法,许是这神秘人将人体力学的技巧运用到了极致,所以看起来才如此的玄乎。

  这里头的原理也来不及细想,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真的不愿意伤害严语!

  “你到底是谁!你认得我对不对!”

  严语一边往前冲,一边大声质问。

  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他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声音,就是为了给赵同龢等人示警。

  黑暗的村中,严语近乎咆哮的质问声,使得夜里那些窃窃私语都瞬间消失了。

  村落显得更加的静谧,直到片刻之后,又如同寒冬过后的蜇虫,渐渐开始骚动起来,有人点亮了灯火,有人故意大声说话,在给自己寻找胆量和勇气。

  神秘人也越发焦急起来。

  且不说赵同龢等人会追踪到这里,单说村民们一旦涌出来,他想走也未必这么容易,就更别提将孩子带走了!

  “你迟早会害了自己!”神秘人说起这句话来,竟有三分“苦口婆心”的意味。

  但这也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眨眼间,他已经将严语再度丢了出去!

  这一次他可没有手软,严语终于也试探到了他的底线在哪里。

  那底线就是他必须带走孩子,如果有人阻拦,即便是严语,他也会不惜代价。

  也就是说,这个人或许对严语手下留情,但严语如果真的坏了他的事,他其实也未必一直不会伤害严语。

  也不知道他将赵同龢等人引到了什么地方,这都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赵同龢等人仍旧没能赶过来。

  严语心中也有些焦急了。

  “难道他将赵同龢那群人都引到仙人像里头去了?”

  也由不得严语不这么想,因为如果不是进入到那个地方,只怕赵同龢那伙人早就该赶过来了。

  可如果赵同龢等人真的进入了那个地方,这个神秘人应该肆无忌惮了才对,他又在害怕什么,为什么急着要带孩子离开这里?

  无论如何,继续拖延他的时间,是最正确的思路。

  既然他不再对严语留手,严语也不再试探了!

  快步上前,小跑变成了狂奔,严语一头撞了过去,神秘人转身就是一脚!

  严语却抱住了他的腿,趁着冲势,将神秘人撞入了房间之中!

  “啪嚓!”

  原本就老旧的桌子,被两人碾压成了碎片,粉尘飞扬,让人鼻头发痒。

  严语翻身将神秘人压在身下,后者却是鲤鱼打挺一般,瘪瘪的肚皮就好像瞬间充满了气的车胎,将严语往上一拱,趁势坐起来,整个腰身如同弹簧,将严语弹射了出去!

  严语顺势站了起来,脚根尚且不稳,那人使了一个肩靠,肩膀只是一抖,将严语靠飞了出去!

  严语倒退三五步,脚掌顶住门槛,又如同撞墙的像皮球一般反弹了回来!

  房中漆黑,但接着外头的光,严语还是能够分辨神秘人的位置,抡起拳头来就是一记摆拳!

  这摆拳也不抱希望,摆拳扫出去,严语的膝撞已经接踵而至!

  神秘人有些欣慰,也有些惊讶:“挺狠,可惜,力气不够!”

  他往后退了半步,一脚踢在了严语右腿的内侧!

  严语此时单脚站立,右脚承重,中了一脚,当即就往外摔了出去!

  神秘人知道严语像牛皮糖一样甩不脱,也不横着要孩子,几步追上,严语刚抬头,又被一拳打倒在地!

  严语的腮帮子肿胀酸痛,脑袋磕在地面上,也是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叫个不停!

  此时神秘人已经一脚踩在了严语的脖子上,居高临下,睥睨着地上的严语。

  “别以为我不想对你动手,再拖三阻四,我杀了你!”

  这就是严语适才试探出来的底限了。

  然而严语却似乎没有这个觉悟,朝神秘人说:“你以为赵同龢他们被你骗走,就再没有其他人了吗?”

  神秘人的金色面具之下,也不知是何种表情,但他踩着严语的那只脚,下意识地松开了一些。

  他警惕地四面扫视,又侧耳倾听,这才安心下来。

  “想骗人?这功夫还得多跟赵同龢学学才行。”

  严语却哈哈笑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我根本就看不上赵同龢这样的人,不过嘛,怎么,你认为除了赵同龢,我身边就没别人了么?”

  神秘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举起拳头就朝严语的面门砸落下来!

  若这一记老拳打落下来,只怕严语要当场昏厥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震慑彻底打破了宁静,让神秘人的拳头硬生生定格在了半空!

  “住手,否则开枪!”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