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亲手摘下面具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亲手摘下面具

  /

  突如其来的一声震喝,显然打乱了神秘人的节奏,同时也让严语感到惊诧,但在此之余,也同样感到舒心。

  严语其实也只是猜测,眼下实在是别无他法,才想着诈唬一下神秘人,没曾想果真召来了援兵!

  当他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之时,严语心中其实已经了然。

  无论在那个伪装成精神病院的神秘基地,亦或是现在的队伍当中,他都发现了于国峰或者洪大富。

  今夜连孟解放王国庆都来了,但唯独缺了一人,那就是关锐!

  早先关锐还信誓旦旦,一定不会放过严语,一定会继续追查严语。

  严语一直就在纳闷,口口声声要调查自己的关锐,到底去了哪里?

  虽然一直警惕着,但严语一直没发现关锐的动向,此时想想,关锐之所以没有现身,原来是一直跟着他!

  严语本没抱太大希望,没想到关锐果真在关键时刻出现了!

  此刻的他表情冷峻,紧抿着嘴唇,举着手中的枪,瞄准了神秘人。

  他想来跟严语同样的想法,第一句便是:“摘下你的面具!”

  听到这句话,严语莫名感到舒畅万分,因为对于这个神秘人的身份,严语实在是隔靴挠痒一般,若非打不过他,严语早就想扯下这张该死的面具了。

  神秘人稍稍举起双手来,朝关锐呵呵笑了。

  因为鬼面遮蔽的原因,他的笑声有些忽远忽近,给人一种并不太真实的感觉。

  “你就这么想看我的脸?”

  关锐大声呵斥:“少废话,摘下面具!”

  神秘人略带嘲讽:“我不摘你还开枪不成?”

  “砰!”

  关锐朝天开了一枪!

  “嫌疑人请听从指示,摘下口罩!”

  神秘人跟严语一样,被猝不及防的枪声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反而有些散漫起来。

  “与其说是警告我,不如说你想把其他人吸引过来吧?”

  “其实你不必这样,我不会伤害这些村民,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我只是想带走孩子,你何必怕成这样?”

  关锐握了握枪柄,昂起头来:“你是犯罪嫌疑人,我是警察,邪不压正,该是你怕我才对!”

  神秘人却是往前一步:“就算我是嫌疑人,你也没必要因为一张面具就朝我开枪吧,我现在可是手无寸铁,你倒是过来铐我啊?”

  他举起双手,朝关锐亮了亮。

  虽然落了困局当中,但他对人心的把握仍旧发挥到极致,看准了关锐和严语好奇于他身份这件事,偏要拿这件事来扰乱关锐的心绪。

  关锐自不可能因为他不服从摘面具的指令而开枪,但心里确实烦躁到了极点。

  “你站住!”

  “严语,铐他!”

  他没有转移目光,将手铐摸下来,丢在了地上。

  严语从地上爬起来,绕开神秘人,走到关锐这边,将地上的手铐捡了起来。

  他从侧面走到神秘人的身边,冷声说:“手!”

  神秘人将双手背了过去,关锐顿时紧张起来:“放前面!”

  神秘人又将手伸到了前面来,嘴里却仍旧在嘲讽:“如临大敌呀,两位小朋友也真是太小心了。”

  严语也怕迟则生变,快步向前,咔嗒一声铐住了神秘人的右手,正要将左手铐起来之时,神秘人却突然发难,闪电出手,严语已经来不及了!

  “咔嗒!”

  手铐的另一头铐在了严语的左手上!

  神秘人形如鬼魅,严语根本没看到他如何出手,已经被他推到前面,挡住了枪口!

  “嫩啊,不由让我想起一个人来,啊……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关锐也是脸色铁青,极其失望又有些担忧地看着严语。

  若非他清楚神秘人的实力,就该怀疑严语故意被神秘人劫持了。

  也幸好他刚刚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严语跟神秘人的搏斗,知道严语倾尽全力,并非神秘人的帮凶。

  这趟追查的重心,他自是放在严语身上。

  这一路跟踪,他几乎算是倾尽全部,因为他没有及时拘捕严语,而是任由严语逃亡,打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思想,但也是剑走偏锋,极其危险。

  也好在,此时算是能洗脱严语的嫌疑,知道严语跟这个神秘人并非同伙。

  可饶是如此,他对神秘人的身份仍旧一无所知,而眼前就是绝佳的机会,但到底还是棋差一招。

  “别动!”关锐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紧张地快速回头,可终究没有人过来支援。

  神秘人呵呵笑了起来:“刚刚你不敢开枪,现在就更不敢。”

  “我要带走孩子,我还要带走严语,你现在能怎么办?”

  这是直戳心头的挑衅,然而正如他有恃无恐的那样,关锐根本就毫无办法!

  是的,关锐一筹莫展,但并不代表严语要坐以待毙!

  他一直无法接近神秘人,但现在,他跟神秘人铐在了一起,而神秘人是不会杀他的,想要拖延时间,可不要太容易!

  “你想走,也得问问我吧?”

  严语突然这么一发声,神秘人的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话音未落,严语已经反扭身子,朝着神秘人的下腹就是一个膝撞!

  神秘人一推严语的肘关节,又要用他那招四两拨千斤的关节技,若严语没有收脚,必然要扭伤手臂!

  然而严语这次却没再退缩!

  他想起了精神病院里的经历,虽然此时他已经知道,赵神通的人格只不过是梁漱梅给他创造的一个虚妄世界,扮演者乃是羽田贵臣,再加上各种药物辅助,才给严语制造出了这样的幻觉。

  而他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让严语相信这一切,给严语灌输赵神通的各种信息,让严语被动地成为那个预言之子。

  虽然他们动机不纯,严语也被蒙在鼓里,但不得不说,这段近乎梦幻的经历,也同样让严语学到了不少东西。

  而必要的时候,懂得放弃,正是严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笔经验!

  严语咬紧牙关,突然爆发力气,肩关节咔嚓一声闷响,手臂已经脱臼!

  他选择了承受疼痛,选择放弃这条手臂,但膝盖终于撞到了神秘人的腹部!

  有所不同的是,神秘人的腹部不再是空壳子一样,而是皮球一般鼓囊囊的!

  严语这一膝盖撞了个结结实实,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内脏被挤压在一处,受到冲撞而内部出血的情景!

  神秘人被强大的冲击力撞了出去,手铐又拖着严语往前,在他倒地之后,也将严语往他的身上拉扯!

  严语顺势而为,骑坐在了神秘人的身上,被铐的手已经脱臼,经过刚才的拉扯,疼痛难忍。

  但严语的右手还是自由的,还是充满力量的!

  他已经没有任何迟疑,凝聚了所有力量,右拳就如同机床的舂锤一般,朝着神秘人的脑袋砸落了下去!

  严语舍弃一条手臂换来的反击,也让神秘人感到意外,此时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

  毕竟他也是人,受到如此重击,一时半会儿能保持清醒就已经着实不易了。

  这才刚刚缓过一口气,严语的拳头已经砸落在脸面上!

  “哐!”

  严语的拳头砸在了面具上,一拳就将面具砸歪了。

  他不能趁着这个时间去摘面具,他必须先将神秘人彻底击倒!

  “咚!”

  神秘人的头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甚至还反弹了两下!

  尘土四起,神秘人艰难地抬起头来,喉咙里发出桀桀怪笑,似乎并非因为疼痛,笑声中充满了快意。

  这份快意,对严语来说简直就是嘲讽!

  严语又是一拳砸落,面具反倒又被震回到原来的位置,神秘人仍旧保持着清醒,倔强地又抬起了头来!

  “用力啊小朋友!”

  这一句嘲讽使得疲乏不堪的严语再度充满了力量!

  “咚!”

  “咚!”

  “咚!”

  一拳又一拳,神秘人的脑袋就好像敲击着大地心脏的一只榔头,然而他始终保持着清醒,仿佛这种击打,会给他带来别样的快感一般!

  “疯子!”

  严语右臂毕竟已经脱臼,疼痛难忍,而且经历了这一晚上的事,他已经有些精疲力尽,正打算用自己这迅若风雷的几拳,了结这件事。

  可谁知道神秘人的抗击打能力竟如此的强悍,对于严语的拳击,就好似挠痒一般无所谓!

  反倒不断嘲讽严语,刺激着严语!

  “关锐,快过来啊!”

  许是看不清楚状况,又生怕神秘人会暴起夺枪,关锐一直有所忌惮,此时听得严语呼喊,才跑了过来。

  “收枪!制住他!”

  严语见得关锐还在警戒,而神秘人似乎没有了反抗之力,便一把扼住了神秘人的脖子。

  关锐也没有太多空间,就压住了神秘人的双腿。

  嘴上却催促严语:“摘掉他的面具!”

  听得此言,严语也是激动起来!

  经过了这么多的艰辛,总算是等来了今日,而且还是自己亲手抓住的神秘人,眼下又要亲手将他的面具摘下来了!

  可就在此时,神秘人却哼了一声,虚弱地朝严语提醒了一句。

  “严语,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你可要想清楚了……”

  严语的手才伸到半空,听得此话,顿时停了下来,而后很快又摁在了面具上。

  “后悔个球,老子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