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保住最后呼吸

第一百五十八章 保住最后呼吸

  神秘人终于被制服,这张暗金色的鬼面终于要被摘下来,严语也有些压制不住内心的紧张与激动。

  但诚如关锐的意图一般,严语也生怕节外生枝,即便神秘人提出了警告,严语也不再啰嗦,果断地将面具扯了下来!

  “不!不可能!怎么会是你!”

  这张脸实在太过熟悉,严语用力眨了眨眼,眼前的场景却没有任何变化,一旁的关锐也一脸的惊愕!

  何书奋看起来仍旧有些猥琐,但此时的他显得很不在乎,朝严语笑着说:“别这么看我,我可提醒过你哦。”

  严语唯一值得信任的淑芬同志,竟然就是神秘人?!!!

  “这不可能!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打壶热水都要人家帮你拎着,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能打?”何书奋的笑容有些诡异,而后陡然变得严肃起来,眸光一冷,朝严语大吼道。

  “知道不可能是我还不快点醒来啊!快醒来!”

  这一声大吼如同空谷回音,在严语的脑海之中回荡不息,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黑暗如同一道道魔影,从地底下钻出来,就好似嗅闻到了鲜血的鲨鱼群,四面八方涌过来,将仍旧惊愕的关锐彻底吞没,而后化为一道道黑色的触手,爬上了严语的身体。

  这片纯粹的黑暗吞噬着严语的身体,仅剩下严语的双眸,而后又爬到眼珠子上,由外而内地占据,最终将严语的瞳孔也吞没了!

  黑暗。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熟悉,严语曾经好多次体验过。

  在他被赵神通的人格压制,或者说被梁漱梅喂下药物之后,他都会进入到这样的世界当中。

  他的身体开始摇晃,背部的触感很坚硬,伸手一摸,是木板,空气中充斥着陈旧的木头气息,有点像泡发的蘑菇。

  虽然没有半点光亮,但凭借着黑暗中的碰触,严语也能意识到,自己被关在了……棺材里!

  严语顿时明白了过来。

  他根本就没能抓住神秘人!或许连关锐都没有出现过,一切都不过是他的幻觉!

  神秘人引走赵同龢,让他打开了棺材,他在棺材里看到了大小双,这些他都无法确定是否真实发生过!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打开了棺材,而后又被关进了棺材!

  那么把他关进棺材里的,是去而复返的赵同龢等人,还是原本被关在棺材里的东西?

  棺材在晃动,可以感知到在不断移动,不知要带到哪里去。

  也亏得在动,所以才没有引发幽闭恐惧症,如果没任何动静,反倒让人害怕和绝望。

  严语只是有些轻微的头疼,上下摸了摸,身上并没有受伤,也算是值得庆幸了。

  到底过了多久,也没法确切说清楚,严语只感觉有一段时间突然出现了悬空感,而后重重摔下,磕碰到棺木,浑身散架了一般。

  而后又是天旋地转,又似乎漂浮在水中,随波逐流,外头惊呼惨叫不断,似乎在经历着生死危机,惊心动魄,命悬一线。

  待得一切平静,严语只是听到隐约的水声,他尝试着推了推棺木,却仍旧坚固如初。

  早先见得这口棺之时,虽显得老旧古朴,但厚重感十足,想来虽历经沧桑,但仍旧稳固,如今看来也确实如此。

  严语顿感失望之时,一条冰冷的小蛇竟钻入了他的裤裆!

  严语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挣扎,奈何棺内的空间实在太小,根本无法腾挪。

  也好在,过得片刻,严语才意识到,那并非小蛇,而是水流!

  这口棺虽然坚固,但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撞击和磕碰,估摸着出现了缝隙,竟有水渗透进来!

  而且严语的裤裆很快就湿润,水流似乎越来越大!

  偏偏这水流的位置在严语的死角,除非他懂得软骨功,否则根本就无法调转身体,更没办法从这个缝隙打开棺材!

  水流不断涌进来,而且流量越来越大,很快就泡过了严语的身子!

  此时棺材封闭,如果水流充满整个棺材,严语会被活活淹死!

  即便棺材里有空气,水流不会彻底淹没严语,仅剩的这一点点空气消耗干净,严语也会因为缺氧而死!

  密闭的空间会给人类带来多大的恐惧感,严语算是彻彻底底体验了一把!

  严语本还想静观其变,先掌握外界的环境,才做出应对。

  可此时也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如果再不拍打棺材进行求救,只怕他淹死憋死在棺材里头,都没人会发现!

  严语抬手要拍打棺盖,然而外头却传来了叫骂声!

  严语又停了手,此时水流已经浸泡了他的身子,他就只是露着鼻孔,连眼睛耳朵都泡在了水里。

  也因为泡在水里,耳中充满了各种奇怪的声音,但棺材似乎与其他东西相互接触了,他能够听到声音通过固体传播,而后又在水下传来,形成了一种极其新鲜却又怪异的听觉感受。

  就好像……就好像在母胎之中听见父母亲对话,就像生病的时候趴在父母亲温暖的后背,听着他们哄自己一样。

  让人感到安定。

  原本只露着鼻孔,努力保持呼吸,让严语感受到了极度恐慌,可水下的声音传来之后,严语反倒安宁了下来。

  他听到了。

  他听到有人在试图打开棺盖,听到那人因为无法打开棺盖而大声叫骂!

  他能够感受到重物不断撞击棺材的声音,就好像外头正有无数人为了将他救出棺材而努力。

  而这口棺如同铁打钢铸一般,便只是纹丝不动!

  他的鼻子开始发痒,那种细微的感受又别有一番意思,他能够感受到水在触碰自己的鼻毛,一点点进入鼻腔。

  这种细微的感知,比身处瀑布的冲击之下,还要让人感到恐慌!

  相较于被人一刀枭首,用小刀子一片一片割下你的肉,会更加的痛苦,正是这样的道理!

  严语吸进了最后一口气,鼻孔终于彻底没入了水面之下。

  没有什么比窒息更让人恐惧。

  严语的胸膛似乎都要炸开了,但他仍旧憋着最后一口气,他回想老祖宗的呼吸吐纳之法,蠕动着腹部,要将体内每一个空气分子都挤出来。

  老祖宗说过,人体的呼吸也有着极限,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让身体分解出所需的氧气,用科学人的话来说,就是形成一个内循环。

  但万物守恒,有得必有失,这么做会损伤内部脏器,甚至产生不可逆的伤害。

  严语早先是不相信这一套的,因为这有点像神棍们所说的龟息法或者胎息法之类的鬼话。

  但严语后来上大学的时候,爱书如痴,他曾在一本破旧的外国杂志上看过,有个外国人能够在水下憋气十几二十分钟,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为此他还专门泡在图书馆大半个月,就为了求证这个事情。

  不过结果让严语感到欣慰。

  因为学术界认为人类闭气的极限应该只有四五分钟。

  当然了,这里有个前提,就是单靠肺部吸入的空气量,闭气的极限应该是四分钟左右。

  但如果测试者通过其他辅助手段,就能够延长时间记录。

  比如闭气前吸入的并非空气,而是纯氧,又比如他的心理素质极其出色,能够在闭气的时候平静下来,保持舒适,使得心率降低到30以下,减少代谢。

  而通常来说,水下闭气比空气中闭气更长一些,这也是有着心理建设之后的结果。

  寻常人出于恐慌等原因,或许在水下闭气更短,但如果是专业的测试者,水下的这种环境压力,反而更能让他们产生闭气的动力。

  而且水下环境与人类与生俱来的母胎环境相似,所以只要保持一种冷静的心态,会闭气更长时间。

  严语起初是不信的,因为闭气时间太长,会造成脑损伤,这是不可逆转的伤害。

  到了后来,严语又在一些书上看到一些资料。

  诸如有些人拥有常人无法拥有的能力,在闭气之时,肝脏会将储存着的糖原之类的,分解出氧气来,所以比别人闭气更久。

  严语无法去证实这些,之所以脑子里浮现这些信息,只是为了给自己打气,让自己拥有生存下去的信念!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暇顾虑真假,他只是照着老祖宗的法子,渐渐进入了平静的状态,就好像一个守着米缸底的灾民,整日数着米粒下锅过日子。

  他就好似能够感受到体内还剩下多少氧气一样,小心翼翼地释放和消耗。

  这是一段无法确切估算的时间,或许过了很久,又或许只有三五分钟。

  但严语心中已经没有了恐慌,反倒渐渐地习惯了这种“体内呼吸”的方式。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呼吸,也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把自己的脏器全都分解掉。

  严语此时的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想活下去,就千万不能开口,一旦开口吞了水,那么就彻底完蛋了!

  外头的动静仍旧很大,但严语已经不再去关注,就好似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他只是沉浸在这种呼吸方法当中。

  保住最后一口气。

  在数千年的历史进程当中,这句话拯救了无数生命,也缔造了无数的传奇故事。

  而现在,这句话同样成为了严语生存下去的信念!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