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守护者的秘密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守护者的秘密

  手上被打上了“烙印”倒是小事,不知道这些日本军医给自己注射了什么药剂,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那才是最可怕的!

  梁漱梅已经在发抖,严语走过去,撸起她的袖子一看,她果然也被注射过!

  “这就是他说的药剂?这东西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我之前看过一本医学杂志,提到过基因药剂,会不会是这个玩意儿?”

  梁漱梅终于有些动容:“你还知道基因药剂?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书?”

  她的惊讶表情,也让严语有些纳闷,他看的书确实驳杂,也确实四处托人寻找五花八门的书籍,但她是个医生,而且还是留洋的,不至于这么没见识吧?

  许是严语的表情略带嘲讽,梁漱梅也被刺激到了。

  “这个基因药剂的技术,目前权威的期刊都没有发表过,我也只是听一些导师说起过,有个美国人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基因技术目前是最前沿的科技,甚至还没有成型……”

  “还没有权威发表过?那我看的是啥?”严语也有些哭笑不得。

  梁漱梅瞥了他一眼,继续说:“这些日本人的思想确实超越了时代的禁锢,他们是战争狂人,这种狂热催生出来的创意,抛开别的不谈,确实是天才级别的。”

  “所以,这些真的是基因药剂?”严语也吃惊起来。

  “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他们不会成功的。”梁漱梅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难掩一脸的担忧。

  “为什么这么自信?”严语坐到了她的旁边,这次她倒是没有排斥。

  “我看过他们这个基地,基因技术是非常细微级别的研究,他们的基础设施达不到要求。”

  “他们的设备已经很老旧,再超前的思想,也必须有相应的设备和仪器来完成,他们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虽然吃喝不愁,但设备却没法更新换代。”

  “你跟我说用几十年前的设备和仪器来研究制造现在都尚且只是雏形的技术和药物,成功率能有多高?”

  梁漱梅虽然有些惊怕,但心思到底还是清楚的。

  听得她这么一分析,严语也镇定了下来,不过还是免不了问了一句:“那他这个药物会不会带来什么副作用?”

  梁漱梅白了一眼:“我又不是他们的人,我跟你一样都是小白鼠,我哪里知道这么多……”

  严语撇了撇嘴:“您这么大的能耐,把我耍得团团转,原来还有您不知道的事啊……”

  梁漱梅也有些恼,但到底是窘迫,朝严语说:“你也别说风凉话,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再任由他们搞下去,真要成功了,可就是灾难了!”

  “怎么出去?这个问题为啥要问我啊?”严语能够感受到梁漱梅的用意,但他实在不知道,梁漱梅和赵同龢一样,为何都认为严语有办法扭转局势。

  事实上,严语对此根本就束手无策,对自己的能力更是清楚得很,又或者说,对他们寄托厚望的能力一无所知。

  他看着梁漱梅,虽然没有逼问,但梁漱梅似乎意识到隐瞒已经没有意义,当下开口解释了起来。

  “我们一直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只是一直找不到,赵同龢虽然不是掌教,但却是龙浮山嫡系传人,他知道内情……”

  “照着他的说法,我们只有找到预言之子,才能够进入这个地方,所以才故意给你灌输赵神通的人格……”

  “你们为什么认定了我就是预言之子?就不能好好跟我商量,一定要用这种阴谋诡计?你知道你们伤害了多少人么!”

  不提也罢,说起来严语就怒火中烧。

  然而梁漱梅却摇头:“我们没有伤害任何无辜之人,你所看到的那些,都只是表演罢了……”

  “那蒋慧洁呢!她也是演员么!”严语见到她这种表情,更是愤怒!

  然而梁漱梅停了下来,意味深长地看着严语,严语的心中突然有点慌了!

  他没有仔细检查过蒋慧洁的伤口,只知道她被割喉了,而神秘人曾经告诉过他,神秘人并未伤及无辜人,严语还不相信,此时心中到底是动摇了。

  “她……她也在骗我么……”曾几何时,严语认为蒋慧洁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可眼下看来,根本就没有可信之人!

  这种被全世界欺骗的感受,简直让人崩溃发狂!

  “就不能好好跟我说?好歹是对付这些鬼子,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

  梁漱梅看了看羽田贵臣,迟疑了许久,到底还是继续说。

  “我们要骗的不是你,而是另一个人……”

  “你什么意思?”严语觉得越发糊涂了。

  “预言之子不会知道这里的入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进来,否则我们又何必灌输给你,直接照着法子和路线进来就好了……”

  “那预言之子又有什么用?为什么这么重要?”严语就更是纳闷了,感觉被梁漱梅带到了迷宫里一样。

  “当年龙浮山的先辈彻底截断了出入口,经过这么多年,已经绝大部分不在人世了,唯独一人,还留守在此处,替龙浮山把守着……”

  “他老了,没法进来杀光这些人,又不能让这些邪恶的人出去,所以就想找个接班人……”

  “预言之子?”

  “是,他把龙浮山祖上预言之子的传说给用上了,他只相信预言之子,也只会让预言之子来代替他的守护者位置……”

  “为了预言之子,龙浮山才发生了篡位的事,将掌教严真清给逼走了……”

  “他们想让我当预言之子,父亲不同意,所以他们才逼走了父亲?”严语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对赵同龢的痛恨就仿佛怒海狂潮!

  然而梁漱梅的下一番话,却又彻底浇灭了仇恨之火,让严语愧疚到脸庞都火辣辣的。

  “不,是你的父亲主动提出要让你来做这个预言之子,而赵同龢为首的龙浮山道人都不同意……”

  “你父亲早年在外奔波,出入老河堡,都是为了寻找这个守护者,为了调查这个事情,也因为顾全大局,让你跟你母亲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赵同龢与龙浮山的道人们认为掌教的付出与牺牲已经太多,不忍心再让你来承受这份责任,严真清却说他跟守护者已经商议妥当,除非是你,否则没人能得到守护者的信任……”

  “他……他真的这么做了……”严语的心中充满了失望,甚至愤怒,他虽然能够明白严真清的伟大之处,但作为他的儿子,而且还是亏欠他这么多的儿子,严语始终是非常不平衡的。

  “是,虽然他是掌教,但私自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不仅仅干系到龙浮山,你也看到了,这些人有多么的狂热,即便已经年纪很大了,但他们仍旧不眠不休地进行着研究……”

  “我们还无法确切得到研究进展,更不知道药剂的作用与威力,一旦让他们面世,将会带来怎样的轰动,甚至是灾难?”

  严语抬起手来:“大道理就不要再讲了……我父亲……他……”

  梁漱梅也轻叹了一声:“他被赶下山之后,就来了老河堡,想要找到守护者,接替守护者的位置,但他再没出现过,所以赵同龢才会过来寻找……”

  “在这一点上,你确实误会了赵同龢……”

  “所以,假调令的事也是你们做的?那个严语也是你们杀的?”严语有些咄咄逼人,一下子接触到全部的真相,他反倒有些着急了。

  “不,那个严语并没有死,从两三年前开始,我们就已经在为这件事做准备了。”

  “之所以让你留在老河堡,是为了让守护者主动来找你,我们就不用费尽心思把你塑造成赵神通了……”

  “就不能直接把赵神通的事全都告诉我,让我来假扮赵神通?”严语也是郁闷到了极点。

  梁漱梅却不以为然:“你以为我们没有试过?为了得到守护者的信任,赵同龢失去了自己的儿子,还有一个赵氏的嫡系侄子……”

  “守护者只相信天然觉醒的预言之子,再高明的演员也会被看穿,不管你准备有多周全!”

  严语没想到赵同龢竟付出了这么多,心里也有些发堵。

  “这算哪门子守护者……”

  梁漱梅严肃起来:“你现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等你知道这个基地里有多少邪恶,或许就能明白,守护者顾全的是大局,他守着的是一方百姓,更是数千万甚至数亿的人!”

  严语环视了一圈,咬牙说:“就不能彻底毁掉这里?或者像龙浮山的先辈们一样,堵死这里不就好了么?”

  梁漱梅轻轻吸了一口气:“这不正是我们的目标么?要不是基地被打开了,我们也不会这么拼命……”

  “基地被打开了?不是你们打开的?”严语的问题听起来有些蠢,但梁漱梅并没有再隐瞒。

  “赵江海都从这里出去,你觉得呢?”

  严语不由陷入了深思,而后朝梁漱梅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梁漱梅似乎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问题,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地凑了过来,压低声音朝严语说。

  “你必须找到守护者,并取得他的信任,这才是我们的希望!”

  “我?”严语的心头变得沉重了起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