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标准救助程序

第一百六十四章 标准救助程序

  身为大型啮齿类动物,土拨鼠的啃食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很快就将严语体表的冻胶都啃舔了个一干二净。

  但整个过程与凌迟也差不了多少,严语几乎像被剥皮了一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支撑过来的。

  不过结果到底是好的。

  没有了冻胶的束缚,严语果真能伸展手脚了!

  这冻胶就像是正在消化着他身体的有毒蛛网,这池子又想蟒蛇的胃部,将严语消化了一半那样。

  饶是如此,严语还是花了大半夜时间,才渐渐适应过来。

  他几天积攒下来的力气,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艰难地爬出池子,严语又有些后悔了。

  因为地板就好像是烧红的铁板,非但如此,他所接触过的东西,就连池子,都好像被烧融了一般,仿佛任何东西都能烧伤他稚嫩的皮肤!

  也好在,这里是实验基地,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物资。

  严语先找来柔软的绷带,将自己包成了木乃伊,保护着自己“新生”一般的皮肤,而后才穿上纯棉的柔软内衣,再穿上防护服,戴上防毒面具,将自己整个保护了起来。

  有了这些装备,严语才算是舒适了下来。

  靠着土拨鼠这个嗅觉敏锐的“地头蛇”,严语又找到了罐头食品,虽然他并不感觉到饿,但还是硬逼着自己吃喝了一些。

  “土拨鼠老表,是时候带我出去晒太阳了!”

  严语打开了一个牛肉罐头,放在了土拨鼠的面前,它对这种食物却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眼中满是失望。

  或许在他看来,严语才是最美味的食物,严语穿了防护服,就像拆散了它与它的专属美食一样,令鼠失望。

  土拨鼠有些依恋地望着空空如也的绿水池子,吐了吐粉嫩舌头,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目光又投向了基地前面那些绿色的储存罐。

  严语生怕它贪吃误事,便抚摸它,催促说:“咱们是不是先离开?外头可以晒太阳哦?晒太阳,你最喜欢对不对?”

  土拨鼠看了看绿色储存罐,又看了看严语,到底是不情愿地往前走了。

  严语心头大喜,赶忙跟上,然而走了一段,严语又想笑了。

  他知道这老表很聪明,甚至有些难以置信的聪明,可没想到它竟这么体贴,将严语带到了军械库来!

  严语对枪械不了解,更没有实操经验,架子上的春田步枪等等,他都不想去碰,因为不懂枪械,拿上反倒更加危险。

  但防身之物又不能没有,望着“琳琅满目”的枪械架,严语反倒有些选择困难了。

  不过他好歹知道时间紧迫,粗扫一眼,见得有个牌子写着“一番拳銃”,便起了兴趣。

  日语借用的中文通常有着相近的涵义,所谓“一番”,应该是“一号”的意思,“拳銃”应该是“手枪”,也就是说,这个架子上陈列的是一号手枪,应该是好东西了!

  严语近前一看,整排都是****,不过造型有些复古,中折式填弹,枪管很长,颇有点像海军所用的游骑兵重管****。

  其实严语并不知道,他看到的是二战时期大名鼎鼎的史密斯威森三号****,经过日本人改造之后,成了二六式手枪。

  严语没有多想,连枪套一并佩带在身上,又拿了一盒子弹,本想多拿一盒,但想想太重太累赘,又没这个必要。

  匆匆取了枪,严语便催促土拨君继续往前,这家伙竟然又将严语带到了作战室来。

  房间挂着稍显古旧的地图,一面军旗格外刺眼,军旗下供奉着一把军刀。

  严语心生厌恶,将军旗扯了下来,撕了个粉碎,临走之时,又把那把军刀给带上了。

  跟枪械相比,还是刀械更趁手。

  走出作战室之后,土拨君又继续往前走,竟然把严语带到了配电室来,面对着闪闪发亮的指示灯,严语也是一脸懵,朝土拨君问:“不对呀老表,你这是一条龙服务,是不是常规项目?”

  严语确实怀疑,这土拨君再聪明,也不会想得这么周到,逃走前竟然还想让严语使坏。

  这更像是它被训练过,这些都是机械式的引导程序!

  难道说,土拨君早先还将其他人带出来过,而且每个人都执行这套“标准”?

  严语也不得不产生这样的怀疑,否则以土拨君这等表现,简直就成了精,毕竟建国之后不能成精,所以只能是后面那种解释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土拨君曾经带谁逃离过这里?

  会不会是秦大有那群人?毕竟他们的手臂上也有注射药剂留下来的疤痕。

  但药剂的效果何等惊人,严语是亲眼见识的,连梁漱梅都无法抵挡,秦大有等人会不会已经变成披着中国皮的日本鬼子?

  若是这样,那么神秘凶手杀这些人,会不会也因为他知道内情,不想让这些二鬼子再祸害百姓?

  亦或者说,秦大有等人接受注射之时,药物并未研制成功,他们只是失败的案例,才被鬼子主动抛弃的?

  这些谜题如果不去调查,是如何都想不出真相来的,更何况,这些人若不调查清楚,也是隐患,严语说不得要去求证一番的。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逃离这里,严语也就放下了心里的疑虑。

  配电室里的设备虽然老旧,但仍旧在工作,而且极其复杂,严语也不会使用,不过主电闸还是太显眼,严语本能想去拉电闸。

  但临了又停了手。

  他并不知道赵同龢等人身处何方,正在遭受何等困难,如果贸然断电,会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再说了,此时静悄悄地走,也无人得知,但如果断电,必然会惊醒这些鬼子。

  思来想去,严语到底是放弃了搞破坏的念头。

  土拨君果然是经受过训练的,严语不拉电闸,怎么催促,这老表都不继续往前走了,只是一味盯着配电盘,又拖着严语的裤脚。

  严语也是无可奈何,机械训练毕竟是机械训练,无法临时应变,严语只好做了个假动作,这才骗过了土拨君。

  见得它有些抱怨的姿态,严语也觉得好笑。

  到了前面,果真出现一条隧道,风声呜呜,应该是流通的,严语顿感兴奋!

  土拨君在前头带路,严语才刚刚踏入其中,头顶突然亮起了红灯,警铃大作,震得他耳朵刺痛!

  “遭了!”

  严语没想到这条通路会有示警的机关,也难怪土拨君一定让他断电,如果断电的话,估计就不会触发警报了!

  不过此时后悔也晚了,严语催促土拨君往前跑。

  土拨君似乎对警铃声有着极强的恐惧,变得狂躁起来,丢下严语,一溜烟就跑进了黑幽幽的隧道之中!

  身后传来了叫唤声和杂乱的脚步声,连枪械上膛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严语暗骂一声,也来不及为自己刚刚的自作聪明而懊恼,拔腿就往隧道深处跑去,若能追上土拨老表,还是有可能逃出去的!

  然而还未走到中段,前头已经冒出一队宪兵来!

  严语下意识去拔枪,但枪套的扣子太过老旧,一时半会儿竟是解不开,只好转了个身,指向了宪兵们的身后。

  他已经够急智,本以为自己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能骗过这些宪兵,让他们以为严语是来追击逃犯的。

  这些宪兵起先也下意识这么认为,转身就要追,可队伍尾巴的一人却停了下来。

  他用日本话朝严语问了一句,严语虽然感到亲切,大概知道他是在确认身份。

  但严语不是梁漱梅,药物对他没用,他又不会说日本话,哪里能应答!

  宪兵也急了,正要发问,但眼光很快就停留在了严语腰间的佩刀上!

  这柄军刀被供奉在军旗之下,必然是他们奉若神明的宝贝,严语带着这柄刀,就无异于自曝身份了!

  这个宪兵行动并不快速,但眼中充满了凶狠无畏,咔嚓嚓就给十四式步枪上了膛!

  严语也不再去捣鼓枪套,抽出军刀就往前冲了过去!

  因为身后的追兵很快就会追上来,出路就只有这么一条,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积攒了几日的力气瞬间爆发开来,但到底是有所欠缺,严语刚冲出五六步,对方已经开枪了!

  “砰!”

  枪声在隧道里回响,久久不散,严语只感觉耳朵刺痛,想来子弹从身边飞过。

  但他已经无法停下脚步,一旦停下,就是死路一条!

  严语猫着腰冲了过去,那宪兵没法再上膛,举起刺刀就迎了上来。

  日本鬼子拼刺刀是非常凶狠而且有效的,他们拼刺刀的成功率也极高,步枪本来就长,鬼子又精通刺刀术,严语心里也有些发虚。

  但眼下生死攸关,哪里由得他迟疑半点!

  严语没学过刀剑之术,但好歹跟父亲和老祖宗学过拳脚功夫,而且还是内家功法,他也深谙搏杀全拼一口气的道理,当下摒弃了所有的杂念!

  “我要出去!一定要出去!”严语的心中在呐喊,手中的军刀无情地劈砍了出去!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