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拼了命找出路

第一百六十七章 拼了命找出路

  严语没想到齐院长竟会是神秘人,这确实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力。

  何书奋曾经告诫过,让他不要太相信齐院长,他当初并未放在心上,不过此时想想,何书奋阅人无数,或许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但做出这样的判断,多半也是他的直觉。

  无论如何,眼下必须要救他的命,否则齐院长说不得要命丧此处!

  然而严语四处一看,头顶漏下来那点点微光,就好像无尽暗夜中的星光,渺茫到没有半点希望。

  “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经历过太多危险,但严语还是免不了慌乱了一阵,深呼吸了片刻,这才冷静下来。

  “不对,这废墟早就被掩埋,齐院长不可能不知道,但他还是带我来到这里……”

  “所以,这里必然还有其他的出口!”

  严语双眸顿时一亮,又看到了生的希望!

  齐院长这样老谋深算的人,既然有心要救严语,万万不可能将他带进另一条死路。

  更何况,这条死路还是用命换来的,如果是死路,根本就不必冒险跳下断桥!

  可生路在哪里?

  严语已经观察过,除了头顶的废墟杂物,就只有脚底涓涓细流,再往前就是漂流而来的暗河了。

  只是这里是暗河的尽头,到了此处水流已经近乎断流,散入到数不清的石头缝隙之中,不可能从这里再漂流到其他出口。

  “到底是哪里……”齐院长万万没道理会把严语从一个绝地带到另一处绝地,既然是这里,必然会有出路!

  严语思来想去,目光最终停留在了那根龙角之上!

  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即便可能性再低,那也必须是答案。

  人在丧失意识之前,总会做出一些具有指向性的举动来,齐院长知道自己中了枪,必然会给严语留下出去的线索,而他最后的位置,是靠在那根龙角之上!

  严语适才已经将齐院长挪到了微光之下,此时走到龙角前头来,也抓紧时间摸索起来。

  这龙角是黑色的石质,具有磨砂的质感,摸着反倒没有太多冰凉之感,就仿佛石头只是外壳,里头保存着血肉,触摸久了甚至有些温热。

  当初严语等人就是从上方,将大小双救了出去,只是并未来得及进入地下来搜查。

  如今严语总算是有机会了,却迫在眉睫,摸索了一番之后,并没有玄妙之处。

  严语又尝试着用力推动,转动这根龙角,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是死物……”

  严语确实很失望,而且焦急万分,可越是焦急,就越是乱了方寸,他不得不再次调整自己的情绪,直到他彻底失去耐性!

  “废物啊!我真是废物!”严语自怨自艾地骂了句,用力朝那龙角踢了一脚,没想到的是,这一脚就好像踢到了承重柱一般,头顶上的杂物开始簌簌下落,怕是要将严语和齐院长压死在里头!

  也好在,杂物纷纷落下,一会就趋于平静了。

  严语此时倒是希望这些东西能够倒塌下来,说不定还能改变格局,找到出路,可惜,这仅剩的一点点希望,都被打灭了。

  “咳咳咳……”齐院长咳嗽了几声,严语蹲下来,垫高他的头,让他尽量舒服一些,可他的嘴角挂满了血迹,已经开始咯血。

  严语又清理了他口鼻里的异物,让他保持通畅呼吸,齐院长虽然没有醒来,却用力抬起手,而方向正是龙角!

  严语的猜测并没有错,这龙角应该是出路的关键,可适才他几乎摸遍了每一寸地方,仍旧找不到什么机关啊!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哪里呢……”严语喃喃自语,揉着太阳穴,而后闭上了眼睛。

  他的脑海中回忆起当日见到大小双的场景,拼尽全力去回想每一个细节。

  而后他突然大睁双眼,后退几步,快步往前冲,踏踏踏便爬上了龙角!

  是啊!

  当日他记得清楚,大小双是在龙王庙底下,积水泡着他们的双脚,而此时,涓涓细流从严语脚底流过,水位却没有这么高!

  再者,当时的龙角也并没有这么高,这么尖锐,严语爬上去之后就更加肯定,这个龙角就好像从地上生长出一截,拔高了不少!

  严语尝试过推拉和旋转,却没有想过将龙角往下压!

  严语虽然身材颀长高瘦,但好歹有些肌肉,爬上去之后就拼命往下蹬,凭借自己的体重以及那股子惯性,用力下压,那龙角果真有点松动了!

  “喀喀喀……”

  地底下发出沉闷的声音,就好像沉睡在地底的巨龙在翻身,在伸懒腰,而后龙角缓缓地下沉!

  随着龙角的下沉,龙角支撑着的上方开始砸落石头和废物,严语赶忙跳下来,护住了齐院长。

  过得片刻,龙角彻底下沉,而整个废墟也即将崩塌,严语脚底下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他又再次听到了水声!

  “院长,我一定带你出去,你撑住!你撑住了!”

  严语将自己的防毒面具给齐院长戴上,而后背起院长,用腰带捆绑在身上,毫不犹豫就跳入了洞口!

  “噗咚!”

  水流并不似先前那般湍急,也没有奔腾激荡,反倒显得平静不少。

  严语冒出水面,保持着齐院长的呼吸,借着水流的力量,顺着漂流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脚突然触了底,水底都是淤泥,又软又滑,搅起一片浑浊,但他仍旧能够感受到底下是平滑的通道,就好像……就好像小孩子玩耍的滑梯!

  严语没有太多疑虑,既然是齐院长拼死找到的生路,他就没什么惧怕的了。

  将齐院长反手箍住,严语便一屁股坐下去,顺着这弯曲的石质滑梯溜了下去。

  滑梯的弧度时而平缓时而突兀,但由于淤泥和水流的作用,摩擦力反倒很小,滑溜得很,忽高忽低,也让人心弦紧绷。

  到了前面,滑道突然收紧,出现了一个出口!

  严语抓紧了齐院长,“豁”一声便从出口冲了出去,而后落入到了一个池子里。

  这池子很浅,严语摔得屁股都疼,也好在他死死护住齐院长,并未磕碰到齐院长的头。

  周遭有风吹来,严语浑身一紧,感受到寒冷。

  放眼一看,虽然是夜里,但能够看到头顶的夜空,他们竟然出来了!

  再往身后一看,严语顿时大吃了一惊!

  这……这不正是仙人像么!

  严语万万没想到,竟然从仙人像的葫芦口冲了出来!

  仙人像里头是龙头,龙头会喷水,而他们所处的是龙角,难道说,这祖坟之地与龙王庙的地下,整个区域都是相连的巨龙?

  那得多大的一条龙!

  早先严语就知道,仙人像这边因为人工降雨引发的共振,发生了坍塌事故,本以为仙人像已经被掩埋。

  而后跟着赵同龢等人进入祖坟之地,也没亲眼看到这些,没想到竟然还留有,也难怪秦大有会派了这么多人来守着!

  如果彻底被毁去了,试问他们还有看守的必要和意义吗?

  此时严语也不再多想这些,既然已经重见天日,他就必须抓紧时间救治齐院长!

  将齐院长背了起来,严语就放开了脚力,在夜里小跑起来。

  赵同龢等人应该是进入到了地下基地,而且意图也已经搞清楚,即便撞见他们,严语也不会担心他们会对自己如何。

  心里没了顾忌,加上渐渐找到了出去的路,严语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了。

  到了前方,严语终于是走上了“正轨”,认出了这是出入祖坟之地的必经之路!

  眼看着老河堡就在不远处,只要走出山坳,就能够到村子里求救,严语也就咬紧牙关,拼命往前!

  进入山坳的路途严语已经非常熟悉,就算是龙王庙被烧毁,祖坟之地又发生了坍塌,他也能够认得。

  好在他在基地里积攒了些力气,加上齐院长又是昏迷状态,如同软软的沙包一般,也减少了很多麻烦。

  只是眼看要走出山坳,前头却突然亮起了火光!

  “是人是鬼,出声!”

  严语听得这声音,也是浑身一紧,试探着喊了一声:“秦钟?”

  “是你吗秦钟!”严语又加大了声音,前方的火光摇曳起来,几个人影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借着六角马灯的光,严语总算是看清楚了来人,赫然便是秦钟带领着几个村里的年轻人!

  只是他们后背都背着老旧的鸟铳,也有人拿着镰刀和柴刀,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是我,严语,我是严语啊!别愣着,快过来帮忙!救人!”严语见得秦钟仍旧警惕地站立在原地,赶忙大声求援。

  然而秦钟等人却不为所动!

  他们甚至将背上的鸟铳给取了下来,用通条开始填弹!

  “秦钟!你这是干什么!我严语啊!”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我肏!”严语好不容易找到了生路,又搞不清楚秦钟等人到底为何这般,心里焦急,脏话都骂出口来了!

  秦钟到底留了几分情面,朝严语说:“严语,俺爹叮嘱过,千万不要跟里头出来的人说半句话……”

  “我念你几分情面,劝你还是原路返回,不要再出来了!”

  “原路返回?我他娘的去哪里啊!别罗嗦,快救人!”严语气得直跳脚,然而秦钟的脸上却刻满了坚毅,如同不开窍的顽石!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