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小助理大尊严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小助理大尊严

  对于胡耀祖的提议,严语确实陷入了疑虑当中。

  他不是一个拥有领袖气质的人,对大局观也没有太好的把握天分与能力,资源统筹和分配等等,更是他的短板。

  可他眼下面对的是一个仍旧躲在黑暗中的凶手,还有一个明知道在地底,却无路可入的鬼子基地。

  单靠他一个人,漫说摧毁鬼子的邪恶计划,就连齐院长的安全,他都未必能够保障。

  他确实习惯了单打独斗,但这个局面已经不是单打独斗能够解决的了。

  他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敢奢望能够力挽狂澜,但这个事情干系到他父亲是否还在世,他又已经是预言之子,是如何都不能独善其身的了。

  但他只是个无名之辈,并非赵同龢这等德高望重的真人,就算胡耀祖让他担任顾问,他也怕自己难以服众,到时候真要调度起来,阻力也不小。

  无论如何,突然遭遇这样的帮助,严语生出种种顾虑来,也是无可厚非的。

  胡耀祖也很有耐心地等待着,并不急躁。

  严语最终决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朝胡耀祖说:“胡先生能提供这么大的帮助,当然是最好,不过我才疏学浅,又籍籍无名,突然担任什么顾问,只怕也没几个人愿意听我的话……”

  “再说了,我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教书匠,让我调度各种资源,也有些勉强……”

  胡耀祖似乎看穿了严语的心思,保持着微笑,问说:“那你觉得该怎么办好?”

  严语也笑了,指了指门外:“让门外那位老哥给我当助手,我想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胡耀祖微微一愕,而后哈哈大笑起来,朝外头说:“田伯传,你进来吧。”

  “眯眯眼”走了进来,脸色更加的不好看。

  严语心中也窃笑,本以为自己如此推崇,田伯传的心情应该会好一些。

  毕竟严语看中了他的能力,也在表明早先对他的调侃只是玩笑话。

  但从他此时的表情来看,他对担任严语助手这件事,似乎看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胡耀祖却似乎很享受田伯传受委屈的模样,对严语将担子撂到田伯传的肩上,似乎也早有预料,对严语的表现也很满意。

  如果严语大咧咧接下这个任务,反倒要给他一种不靠谱,贪恋权势又眼高手低的印象了。

  “胡局……我……”田伯传也是一时心急,说漏了嘴,但很快就收住了。

  不过严语还是听到了他对胡耀祖的称谓,虽然不好细问,但好歹知道胡耀祖为何如此自信能调动资源了。

  “严老师看上你了,你还不乐意?刚才气鼓鼓的,又是为什么?”胡耀祖虽然坐在办公室里,但仅仅只是从田伯传的表情变化,便能够推测出适才发生的事情,也着实是厉害。

  田伯传讪然一笑:“我还是给您跑跑腿好一些,毕竟做顺手了,让我去做什么助理,坏了大事就不好了……”

  胡耀祖指了指沙发,田伯传也坐了下来,只是半边屁股沾了边,不敢坐实在。

  “老田啊,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下放你去挂职锻炼吗?”

  田伯传摇了摇头:“我没那么大的野心,做做杂务就挺好……”

  胡耀祖没了笑容:“如果连这点野心都没有,也就不配留在我身边了。”

  田伯传脸色大变,又要站起来,被胡耀祖一个眼神又压了下去。

  他斜眼看了看严语,有点敢怒不敢言,胡耀祖也是气得直摇头。

  “田伯传,拿出点男儿气概来,如果你不愿意去,就直说,顶撞我一次,让我看看你的骨气!”

  严语也有些惊愕,因为这是他刚刚在门外搂着肩膀对田伯传说的话,没想到胡耀祖竟然说出同样的心思来!

  胡耀祖并没有顺风耳,办公室外就是走廊,也万万没人监听他与田伯传的对话,只能说这个儒雅男人的心思城府实在是太深了,令人可怕!

  严语看着田伯传,后者也在看着他,似乎也在惊诧于胡耀祖说出了严语对他的提醒。

  他的脸色憋得很难看,紧握着拳头,内心似乎在挣扎,到底要不要站起来,拒绝这次任务。

  过得许久,他终于松开了拳头,叹了口气,朝胡耀祖说。

  “这句话,刚刚他就对我说过……”

  “哪句话?”

  “他劝我偶尔忤逆一下上司,当一回诤臣,更容易讨上司欢心,因为上司不会喜欢只知道阿谀奉承而没有主见的人……”

  胡耀祖也诧异起来,看着严语,眼中颇为欣赏,朝田伯传调侃说:“那你决定听他的劝吗?”

  田伯传摇了摇头,但又点了点头。

  “我并非没有主见,他只是个老师,根本就是门外汉,哪里能主持大局,这也是我不愿意协助他的主要原因。”

  “您是他的保人,他坏了事,您也会受到牵累,与其如此,倒不如不让他坐这个位子……”

  “这么说,你拒绝咯?”胡耀祖也看不出个喜怒来,只是眼神看起来就好像第一次真正认识到田伯传这个人一样。

  “不,我会做他的助手,不是因为我懦弱,不敢顶撞,而是因为我看到他的潜力,我本以为就算拼了老命帮他忙前忙后,也不会成事……”

  “但他劝我的那番话,与您刚才说的一样,说明他起码有您一半的格局观,这应该就足够他成事了……”

  严语听了这话,回味了许久,忍不住要拍大腿赞叹一句。

  因为田伯传虽然表面上看似在顶撞,在倾诉自己的真心想法,但实际上却是拐着弯拍了一个大马屁,而且还是拍马屁的最高境界,完全不露痕迹!

  胡耀祖果然很高兴,一脸的欣慰:“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严肃地推心置腹,这很好,有你协助,事情会变得简单很多,你放心,等你完成这个任务,你要是愿意,我就下放你去挂职。”

  田伯传却认真起来:“我想得很清楚,挂职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能做成一件事,才有成就感,挂职不也是为了做点实事么……”

  胡耀祖哈哈笑了起来,点了点田伯传,说:“你这就有点浮夸了……”

  田伯传也有些心虚,嘿嘿赔笑起来。

  “如果刚刚我不答应,您会怎么做?”田伯传虽然年纪比胡耀祖小不了多少,但在他面前就好像个青涩的新丁。

  胡耀祖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不答应,今天就是你最后一天上班了。”

  田伯传对胡耀祖的性格应该是很了解,听了此话,冷汗都冒出来。

  不过他很快就转向了严语,伸出手来说:“那还得谢谢严老师,要不是你的提醒,我今天可是要丢了饭碗,家里上老下小的没着落了……”

  严语本想说,你要是听了我的,顶撞胡耀祖,那才真是掉饭碗,眼下能保住饭碗,完全是他巧妙回旋,才不失尊严又能保住工作。

  严语之所以没有再反驳他,是因为这是田伯传在向他示好,毕竟已经决定要当严语的助手,那么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就要共事,甚至可以说,严语暂时就是他的小上司了。

  田伯传的办事能力还没有机会去验证,但他对心思的揣度功夫,绝对是一流的,这也是严语看重他的最重要一项能力。

  因为无论是调度还是服众,或者其他事情,都是跟人在打交道,严语不是不能跟人打交道,而是因为他的年纪和资历摆在那里。

  但田伯传却不同,他是胡耀祖派下来的“钦差大臣”,而且又擅长与人沟通和交际,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严语才不怕接下顾问这个头衔。

  所以,对于田伯传的示好,严语也就“厚着脸皮”受领了下来。

  “老哥可别这么说,往后咱们还要一起工作,就让我们好好合作,让我也体验一把你所说的成就感。”

  田伯传见得严语如此识趣,也笑了起来,两人紧紧握手,在胡耀祖的面前上演了一出“将相和”。

  胡耀祖哈哈笑了起来:“好,这样很好啊。”

  事情定下之后,胡耀祖说:“顾问这个事,要走一下手续,要正大光明,不能留下任何的话柄,所以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严语点了点头,胡耀祖拍了拍大腿,笑容也变得柔和,说:“好了,公事说完了,中午一块吃个饭,就在医院食堂,咱们聊一下私事。”

  “私事?什么私事?”严语跟他交谈了这一会儿功夫,就好像经历了一场勾心斗角,现在都后背发凉,突然听说还要吃饭,也是头大。

  胡耀祖却不以为然,扫了女儿胡婉约一眼,朝严语说:“刚刚我跟你说过,今天是婉约要跟着来看一看救命恩人,总该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请救命恩人吃一顿便饭吧?”

  “这……这就不用了吧……”严语也有些难为情,但一直羞涩的胡婉约突然露出失望的神色,严语也有些于心不忍。

  胡耀祖的笑容也有些凝滞:“严语啊,你也该知道,婉约是个害羞的孩子,她轻易是不开口的,虽然是借花献佛,在医院食堂吃饭,但好歹也是她一片心意……”

  严语哪里还敢推辞:“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有点……有点受宠若惊而已,我正好也饿着呢……”

  听闻此言,胡婉约的嘴角才露出了笑容。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