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给个解释机会

第一百七十七章 给个解释机会

  这样困难的时期,能在食堂吃大锅饭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胡耀祖也不搞特权,起码展现出两袖清风的品德来。

  严语答应一起吃饭,这让胡婉约很是高兴,虽然仍旧躲在胡耀祖的身后,但目光却并未离开过严语。

  胡耀祖有些舍不得,但似乎也很理解。

  其实严语心中也能体谅,因为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当你一无所有,当你孤立无援,当你丧失希望之时,突然出现的那个人,无私地救助你的那个人,往往会变成你绝望的无尽黑暗之中唯一的光。

  那种依赖的心理是无法抗拒,也无法理性去分析的。

  田伯传高高兴兴地打开房门,然而却没有走出去,而是一脸不悦地问:“你找谁?蒙院长在医生值班室,你可以去那里找到他。”

  “不,我刚从那里过来,我是来找严语的。”

  一道熟悉的女声从外头传来,严语有些惊喜,但很快又陷入了愠怒之中。

  他不知道蒋慧洁是如何得知消息的,他也不关心,因为他此时脑子里只在两个画面间快速切换。

  一个画面是蒋慧洁趁他打盹儿的时候给他画像,另一个画面则是她被割喉。

  可惜,梁漱梅已经告诉严语,割喉不过是表演。

  他一直认为蒋慧洁是个独立自主,特立独行,具有着明显自我风格的女孩子,成熟又坚韧,万万不可能骗他。

  田伯传看向了严语,又看了看胡婉约,似乎也在替严语捏一把汗。

  胡婉约的愉悦神色渐渐有些凝固,胡耀祖的脸色似乎也不太好看,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个女儿是真的心疼,是巴不得弥补女儿所受过的苦难。

  严语也知道蒋慧洁的性格,他不出面,田伯传再油滑,只怕劝不走蒋慧洁,毕竟她已经过了蒙鸿铭那一关,直接闯到办公室来了。

  走到前头来,严语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蒋慧洁。

  只是她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清瘦得太多,而且脸色憔悴,往日的干练成熟也不复存在,就好像个被心事折磨了好几天的女孩儿。

  “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你……你没事吧?”蒋慧洁有些激动,往前走了一步,严语甚至能嗅闻到她身上的香气。

  严语的反应很冷淡,目光停留在了她的围巾上,如今天气已经转暖,但她还是系了一条丝巾。

  蒋慧洁似乎也察觉到了,下意识要伸手去捂住丝巾,但严语已经抢先一步。

  他将蒋慧洁的丝巾扯了下来,蒋慧洁也不敢阻拦。

  丝巾之下是高领的线衫,严语又将她的领口拉低了些,她的脖颈雪白而细腻,但没有任何伤疤,也未留下任何伤愈的痕迹!

  若是以往,严语绝不会对一个女孩子做这么亲密甚至有些侵犯嫌疑的举动,但他对蒋慧洁是真的投入了真正的信任,把她当成真正的朋友。

  甚至于,他已经接受了蒋慧洁在自己人生中的角色,有时候甚至想着,蒋慧洁要把他当成亲弟弟,那他就接受她这个姐姐。

  可事实呢?

  蒋慧洁却帮着梁漱梅,欺骗了严语!

  这种欺骗,是严语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蒋慧洁眼眶通红,嘴唇翕动,而后急忙说:“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严语轻叹了一声:“你住院的时候,我真的好难过,我守着你的时候,你闭着眼睛装睡,心里是什么感觉?”

  眼泪已经夺眶而出,蒋慧洁拼命摇着头,但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开这个头。

  此时,胡耀祖也走到了门口来,他仍旧保持着大度的笑容,朝严语说:“是朋友?既然要叙旧,一起去食堂,一边吃一边聊。”

  蒋慧洁赶忙扭头,擦掉了眼泪,吐到嘴边的话语,又全都缩了回去。

  严语也收拾了情绪,朝胡耀祖说:“是,是朋友,不过她比较害羞,就不跟我们一起了。”

  蒋慧洁顿时失落,头埋得很低。

  胡婉约本是躲在胡耀祖身后的,胡耀祖上前来,她就下意识躲到了房间里,毕竟还是恐惧人群。

  此时她走到前头来,也不敢抬头,不知道是向蒋慧洁挑衅,还是认错了人,她竟从后面扯着严语的袖子。

  蒋慧洁陡然抬起头,与胡婉约相视一眼,似乎在仔细辨认,想来也是认出了胡婉约就是李准一案的幸存者,目光再移动到严语的手袖,很快又低下了头。

  严语扫了一眼,看到胡婉约小半截手指头,突然有些做贼心虚,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田伯传呵呵一笑,朝蒋慧洁说:“既然这位女同志不去,那咱们就先过去吧,你们是老朋友了,晚些叙旧也可以,但咱们要赶时间回省城……”

  蒋慧洁有些愣神,仍旧挡在门口,此时胡耀祖却拉了拉女儿,朝严语说:“我们先去食堂等你,也好让食堂准备准备。”

  蒋慧洁听得此言,才退到了旁边去。

  胡婉约有些不舍地松开严语的手袖,跟在父亲的身后,时不时还回望一样,直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这三个人离开之后,蒋慧洁终于抬起头来,也不躲避严语的目光,反倒让严语有些慌乱起来。

  是啊,明明是个并不复杂的事情,帮着梁漱梅骗他严语的也不止是蒋慧洁一个,为什么自己要区别对待?

  为什么就偏偏对蒋慧洁这么生气?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严语心里也知道,自己或许真的有些太在乎蒋慧洁了。

  想起蒋慧洁适才落泪,再想想她看着胡婉约之时那种幽怨的神色,想起她之前是何等雷厉风行,何等英姿飒爽,再看看此时憔悴的她,严语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了。

  此时四目相对,严语心头的气也消了大半。

  偷瞄了一眼,四下无人,严语便伸出手来,替蒋慧洁整理好领子,而后把丝巾重新给她戴了回去。

  “你先回去,吃完饭我去找你。”

  许是严语帮她系丝巾的举动太过亲昵,蒋慧洁也是脸庞发烫,此时眼眸中终于是闪露出喜色,甚至有些雀跃和期待。

  她点了点头,便快步离开,到了走廊拐角,还有手轻轻扇了扇发烫的脸颊。

  严语之所以主动去找她,一来是不忍心,到底是想跟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二来也想从她那里探听具体的情况,说不定能找到新的线索,方便以后的调查工作。

  心里想着这些,跟胡耀祖等人吃的这一顿饭,也就没什么味道了,若不是田伯传活络气氛,还真有些尴尬。

  虽然在食堂吃饭,但食堂方面还是安排了一个小隔间给他们,饶是如此,胡婉约也会时不时关注外头的动静,像个受惊过度的兔子,所以也没说过一句话。

  胡耀祖是见过世面的人,举止得体,泰然自若,并没有什么不自在,离席之前,已经贴心地让食堂的员工早早打包好了一些食物,让严语带回去。

  严语曾经到蒋慧洁的租屋拿过东西,路还是认得的,虽然没有路灯,但街道两侧的人们也是饭点时间,所以路上很亮堂。

  到了这个小楼,严语迟疑了一下,还是去敲了门。

  房东大婶并没有来应门,开门的是蒋慧洁。

  显然,她一直在这里守着,因为严语敲门之后,她马上来开门了。

  她没有再戴丝巾,身上的衣服也换过了,不再包裹着脖颈,头发似乎也细心梳理过。

  “进来吧……”

  她说话很小声,话音刚落就羞涩地往上楼去,就好像瞒着父母与对象偷偷约会的小女孩子。

  严语心里一直在自我提醒,但仍旧有些紧张起来,尤其是他关上门之后,竟然也学着蒋慧洁,轻手轻脚地踏上了楼梯,半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楼道里没有灯,蒋慧洁的房间没有关门,透出稍显昏黄的灯光,那道门就仿佛弥散着一股子诱惑,严语甚至生出一个马上逃离的念头来。

  还是那个小房间,并不是很大,蒋慧洁站在屋子里,有些拘谨。

  严语走进房间来,也不敢关门,拎起手里的饭菜就说:“你还没吃饭吧?这是给你带回来的……”

  “我吃过了……”蒋慧洁脸上的喜色又消散了些。

  严语只好说:“这是我买的,不是他们送的,这么小气干嘛……”

  蒋慧洁这才又高兴起来,搬来了小饭桌和小凳子,想了想,到底是把门关上了。

  严语有些尴尬地看着她,蒋慧洁也脸红了。

  “让人看见了不好……”

  严语也是哭笑不得:“不让人看见更不好吧?”

  许是见得严语跟往常一样对她说玩笑话了,蒋慧洁也没那么拘谨了,似乎又找回了以往那种脾气,朝严语说:“要开你自己去开。”

  严语瞪了她一眼,站起来,走到了门口,手刚碰到门把手,扭开了门,便感受到后背一阵温暖。

  心脏突突地跳了起来,严语的体温就好像爬升的火箭,突然就觉得浑身发热。

  严语的脑子有些空白起来,他的手已经不听使唤,把刚刚扭开的门锁松开,门锁复位之后,严语又用力一扭,彻底把门反锁上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