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得其门而入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得其门而入

  早晨的太阳很暖和,严语甚至觉得有些热起来。

  他回到医院的大门,很想回值班室躺一会,但终究是没有进去,在台阶上坐了一会,一辆绿色吉普便开了过来。

  田伯传从车上跳了下来,手里还拎着一个铝制食盒。

  “这么早?昨天口口声声撂挑子,现在却巴巴等在门口,看来严老师比我还急,不厚道啊……”

  面对田伯传的调侃,严语也有些尴尬:“医院里太闷,出来晒晒太阳。”

  田伯传的小眼睛往严语脖颈一扫,眼神犀利如刀,仿佛要穿透严语的衣服。

  “严老师对天气有点不敏感啊,都回暖了还穿高领毛衣……”

  严语也不理会他的小心思,转移话题说:“今天来有什么指教?”

  田伯传也知道分寸,不再调侃,认真说:“今天去宗教局看看,反正你接任顾问是铁板钉钉的事,咱们提前去做好准备工作,熟悉环境和人员。”

  严语站起来拍拍屁股便往车里钻:“那就抓紧吧。”

  到了驾驶室里,严语又扫了一眼饭盒,田伯传将饭盒递了过来:“这是婉约给你做的,你可不能辜负人家小姑娘的心意……”

  严语也是饿极了,可听了这话,倒觉得饭盒有些烫手了。

  田伯传有意无意地说了句:“放心,小姑娘嘛,心思就像这天气,一天一个样,她只是把你当救命的哥哥,心生崇拜罢了,长大些就变了。”

  田伯传的话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吴耀祖的态度,严语闻言,也就安心了不少。

  严语也着实太饿,仿佛整个身子都被掏空了,埋头吃饭,等他吃饭,车子已经驶出了市区,越走越是僻远。

  “这是去哪儿?我记得宗教局不是在市里么?”

  田伯传看了司机一眼,压低声音朝严语说:“去了就知道了。”

  严语也会意,不再多说,虽然他很想保持清醒,也好认认路,但昨晚实在太累,摇晃颠簸实在太催眠,不多时他就打起了瞌睡。

  等他醒来,车子已经停了。

  “走吧。”

  田伯传下了车,朝司机说:“你就在这里等着。”

  严语下了车,抬头一看,竟是到了一个小村庄的,村前的丘陵上种着一大片苹果树,抽着小小的绿芽,倒也不像其他地方那般了无生气。

  “这是哪里?”

  田伯传也不再往前走,朝严语说:“宗教局就在前面的村子里。”

  “宗教局不是在市里么?”严语有些疑惑了。

  “那个只是管理宗教事务的宗教局,村子里这个是方外之地,管理的才是真正的有能之士,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能叫宗教局,内情人称这个地方为敦煌山。”

  “敦煌山?”严语放眼一看,这地方倒是有两座小山,但绝不是什么名山大峰,想来这个山,代表的是山阁,就跟龙浮山一样,龙浮山的山,指代的不仅仅是一座山,更指一个组织。

  但这么一来,总给人一种故弄玄虚的印象,这所谓的方外之地,难道真藏有真正的有能之士?

  这么一想,严语反倒迫切想进去见识见识了。

  “那就进去看看吧。”

  田伯传却没有抬脚,而是朝严语说:“那就走啊……”

  严语也有些懵:“前面带路啊,还等什么?”

  田伯传却摇头苦笑说:“是你带路,我没这个本事进去……”

  “我带路?我怎么带路,我这是第一次来啊……”严语也是哭笑不得。

  田伯传的表情却很认真:“你是龙浮山的人,我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有本事带你进去……”

  严语白了他一眼,抬脚就往前走,穿过这苹果林就能进入村子,又有何难?

  大大方方走进了苹果林,严语认准了方向,便快步往前。

  这些苹果树造型有些怪异,似乎并不如何修剪,一个个张牙舞爪,虽然没有叶子,但由于林子不小,苹果树也不矮,进去之后就被遮蔽了视野,完全看不到那座小村子了。

  由于是在丘陵之上,地势高高低低,走了约莫十分钟,严语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在外头目测之时,应该用不着五分钟,就能穿过这片苹果林了!

  “难不成真有什么玄乎?”严语心中生疑,田伯传却已经脸色苍白,一头的冷汗。

  正疑惑之时,前头豁然开朗,严语也笑了起来。

  “还以为鬼打墙,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看,这不是走过去了么。”

  如此一说,严语便快步走了出去。

  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他们确实走出了苹果林,但并未成功进入村子,而是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田伯传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朝严语苦笑说:“你现在有所体会了吧?”

  严语往后退了退,爬上小山坡放眼一看,对整体地形倒是有了足够的了解。

  虽然老祖宗教过他堪舆之术,但他并没有实践经历,当时也没有太用心,但仍旧能看出一点猫腻来。

  这周围虽然没有大山险峰,但丘陵就好像两条盘踞的地龙,合抱一处,相互纠缠,村落就好像一颗龙珠,被地龙拱卫在怀中。

  抬头看了看太阳,辨别了一下方位,严语又回到了苹果林前头来。

  “再试试,刚刚有点懵,方向感没把握好。”

  对于严语的解释,田伯传似乎并没有太乐观,只是苦笑一声,抹了一把汗,便跟上了严语。

  严语这次长了个心眼,不是抬头看太阳,但不知道是日近中午,还是苹果林的遮蔽,总感觉太阳就在头顶,细微差别,也不好判断。

  借用向阳而生的生物特性,严语又通过苹果树的枝桠生长方向以及树冠状态来判断,但这些苹果树似乎脱离了对阳光的依赖,一个个发疯似地野蛮生长,张牙舞爪,造型各异,根本就没有规律可言。

  折腾了十来分钟,严语又回到了原点!

  “不能啊……”

  田伯传已经不太乐意开口,但此时还是安慰严语说:“胡局既然选得你来做,你就一定能做,这小小的一片林子,阻碍不了你的,静下来想一想就能过去了。”

  田伯传一直很忌讳将胡耀祖成为胡局,但此时连这个都顾不上,可见他是真的着急了。

  毕竟他要协助严语,如果连敦煌山都进不去,还谈什么接任顾问的职务?

  不得其门而入也就算了,门口就在眼前,你却连进去的本事都没有,也就没资格来接任,或许这也是敦煌山的人对严语的小考验,也是最基本的考验吧。

  严语固然也知道,这或许只是第一步,往后还有更多更难的考核等待自己。

  他本不想接任顾问,更不稀罕去接受考核,但眼下却激发了他的好胜之心,就算不接任,他也要走进去看一看,里头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有刀吗?”

  田伯传脸色一变:“你想干啥?我只是个文职,怎么可能带刀……”

  严语白了他一眼:“想什么呢,我只是想沿途做个标记,方便找路……”

  田伯传这才从腰间摘下钥匙链,将一把小小的折叠刀递给了严语。

  折叠刀很是精致,应该是用来削铅笔的,足够锋利,严语也不多说,又一头钻进了林子里。

  他沿途在苹果的树干上做标记,转了一圈,果真又回到了标记的地方,他又做了不同的标记,可这次更惨,他连回到原点的路线都找不到了!

  在里头昏头转向了半个小时,周围每棵树似乎都做了标记,严语放弃了辨认标记,闷头往前,这才又回到了原点。

  “真就这么邪乎?”

  田伯传已经失去了希望,连劝勉严语的心思都没有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长吁短叹,抱怨说:“连个门都进不去,有点打击人啊……”

  严语也是一身的汗,正要将毛衣脱下来,突然又有了主意。

  “别急,让我这个忒修斯再试一次!”

  “忒修斯?”田伯传微微一愕,而后苦笑起来:“只怕里面没有公主,只有牛头怪啊……”

  严语说的是希腊的一个神话,王子忒修斯为了拯救百姓,进入迷宫去刺杀牛头怪,被囚禁在里面的公主交给他一个线团,王子才没有迷路。

  虽然身上的毛衣是蒋慧洁送给他的,但眼下救急,严语再舍不得也要用一用了。

  他将衣角的毛线拆开,拉扯出来,便绑在了苹果树上,此时的他就像个向前滚动的线团,一边走,一边将毛线绑在沿途的树上。

  然而转了一圈之后,严语也是放弃了这个办法。

  因为他真的成了一个线团,沿途留下的毛线将四周围都拦了起来,根本就没法子找到出路!

  严语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毛线都收了起来,这次大胆尝试,他闭着眼睛往前走,果真又回到了原点!

  好端端的一件毛衣,此时就只剩下半截,手里是一团乱糟糟的线团,严语也是摇头苦笑。

  “都快傍晚了,这怎么办才好……”田伯传抬头看了看天时,也有些焦躁起来。

  严语自是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若是现在放弃,就相当于考核失败,往后就更难服众了。

  可大中午的都走不过去,若是到了晚上,只怕更难,严语不得不转换一下自己的思路。

  “靠科学的野外求生办法看来是行不通了……”

  严语趺坐在地上,微微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老祖宗传给他的那些知识,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好歹要试一试。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