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扯虎皮作大旗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扯虎皮作大旗

  画地成河,剪纸成人,这可都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半吊子修道人最热衷,也是他们眼中最上乘的“术”,这就是传说中的豆人纸马了。

  所谓豆人纸马,在民间传得神乎其神,即是撒豆成兵,剪纸成人,斩草为马等等。

  老百姓视之为仙术一般的存在,但严语却不认为这是真的。

  就好像昨晚一样,这些村民可以伪装成纸人所化,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梁漱梅找来的演员,可比这些人更高明,演出的戏码比他们还要更玄乎。

  田伯传却深信不疑,此时吓得瑟瑟发抖,毕竟昨夜里他跟这些纸人有过“亲密”的接触!

  “难怪我摸他们的时候感觉有些凉,只怕真是这些东西啊!”

  田伯传已经六神无主,拉着严语说:“严老师,我看咱们还是先……先回去?找好了对策……再……再来会不会好些?”

  严语却不以为然,他抬头看了看那栋大屋的檐角,朝田伯传说:“老哥,你知道为啥有些人干啥啥不成吗?”

  田伯传苦笑了一声:“这都啥时候了,严老师您就别讲那些道理了,我都懂的,但懂归懂,这些可都活生生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不信不行啊!”

  严语仍旧摇头:“要解决麻烦,最难的是找到正确的问题,没有正确的问题,就找不到正确的答案,敦煌山的人也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会用这些那些看起来很玄乎的东西来误导我。”

  “他们想用这些来彰显力量,但恰恰相反,搞这些东西,恰恰反映出他们不够自信。”

  “他们没有给出正确的问题,但只要反其道而行之,咱们反倒能找到正确的答案,你说他们会不会气死?”

  田伯传有些不太乐意:“怎么个反其道而行?”

  严语看了看大屋:“他们搞这么大的阵仗,又是装神又是弄鬼,目的是什么?是想彰显他们的强大,证明我没资格接替赵同龢的位置。”

  “所以你要拿出自己的本事来,让他们看看你够格?”

  严语摇头:“不,如果真要这么做了,不就等于变相承认他们是主人,需要得到他们的认可,我才能接任,他们仍旧掌控着决策权,往后就算我接任了,他们也不会听我的调度……”

  “可是你不表现自己,连接任都做不到,岂不是更糟糕?”

  严语笑了起来:“这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了。”

  田伯传更疑惑了:“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带着些许抱怨:“我又不是内行人,连你都做不到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到……”

  “你当然做不到。”严语此话一出,虽然是顺着田伯传的意思,但田伯传并不会太高兴。

  不过严语接着说:“但是你的胡局能做得到啊!”

  “胡局?”田伯传也是双眼发亮。

  严语点头说:“我说句实话你可别生气,借势而为一直是你的本事,甚至是强项,说不好听就是狐假虎威仗势欺人……”

  田伯传也尴尬:“借势而为是有,狐假虎威我也认,但仗势欺人是真没做过……”

  严语哈哈笑了起来:“我的意思是,不能当了那什么又要立牌坊,既然要狐假虎威,这虎皮大旗咱们就要扯到底!”

  “横竖一开始我是不乐意接受这个提议的,是胡局给我打了包票,我才同意的。”

  “他们在高,也不敢不给胡局面子不是?”

  田伯传双眸一亮,恍然大悟。

  “是这个道理,就是你说话也太难听了,我也是做实事的,哪有这么不堪……”

  严语呵呵一笑:“你看,你又开始立牌坊了……”

  田伯传白了严语一眼,后者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那栋大屋说:“这也是你的本事,你就将这个牌坊立在他们的眼前!”

  严语看得很清楚,他根本不需要接受他们这些所谓的考核,因为他背靠的是胡耀祖!

  对方的出招严语完全可以不接,一旦接招,就等于变相将自己放在卑微的位置上。

  他要高调,他要扯起胡耀祖的虎皮,对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装神弄鬼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这才是最高明的解决办法!

  回答得再满分,也是别人出题,严语完全不答这个题才是最好的应对!

  想通了这个问题之后,严语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从一开始就想错了方向。

  正如他苦心积虑要通过苹果林,其实从一开始,他留在外面,让田伯传自己进来,后者一定能够毫无阻碍地进来,因为他代表的是胡耀祖!

  正因为自己走错了第一步,才让敦煌山的人觉得他接受了自己的定位,才开始装神弄鬼。

  严语想通了这些,就朝田伯传说:“你去那边大屋,有多蛮横就要多蛮横,谁敢说半个不字,你就跳脚抽他耳光,看谁敢拦你。”

  “抽……抽耳光?我可不敢……万一让胡局知道了,可不得收拾我……”田伯传有些心虚。

  严语却搂着他的肩膀说:“放心,胡局非但不会收拾你,还会好好奖励你!”

  “怎么可能……”田伯传刚说出口,但双眸一转,似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哈哈笑了起来,朝严语说:“老弟你要是早早干我这一行,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正如严语所说,他现在代表的是胡耀祖,敦煌山的人可以不给田伯传面子,但却不能在胡耀祖面前故作清高!

  严语说的没错,有人敢阻拦,损的不是田伯传的面子,而是看不起胡耀祖!

  若真发生了这种事,田伯传一个个耳光打出去,那是维护胡耀祖的威严,出门在外,维护上司的尊严,胡耀祖还真要好好奖赏他!

  “老弟你等着,我让他们出来接你,不说八抬大轿,好歹让他们列队欢迎!”

  田伯传一扫先前的谨慎和心虚,连严老师的称呼都改成了老弟,昂首挺胸便往大屋方向去了。

  田伯传前脚刚走,严语便回到了院门口,放松了脚步,丈量着往前走了十来步。

  适才他并没有诓骗田伯传打头阵,之所以让田伯传硬闯进去,确实是狐假虎威,仗胡耀祖的势来压人。

  但更要紧的原因是,他需要田伯传去打掩护,只有这样,他才能验证他的推测!

  如果豆人纸马都是假的,必然会留下破绽。

  纸人已经被烧掉,因为是砂石路,足迹之类的也无法追踪,但昨晚的画地成河绝不是幻觉。

  想要制造这种类似大雾的效果,必然有个“发生器”。

  严语也早想过,之所以要迷倒他们,是因为敦煌山的人要撤走所有的东西,以防止严语探查出来。

  但想制造这种规模的大雾,绝不是用个烟头浸泡一点辣椒水或者烧烧牛粪就能够做到的。

  应该是某种舞台美工道具之类的大型装置,即便不是现代器械,就算是他们自制的,个头应该也不小。

  严语丈量着距离,停在了菜园子与房屋之间的乡道上,这就是昨晚那条黑河所在的位置。

  虽然当时严语没有刻意去丈量距离,但菜园子里还有菜没来得及采摘,菜畦也都在,踩踏上去是不会平整的。

  菜畦和菜的存在会使得他们暴露,所以他们不会选择那个地点。

  菜园子边上用小石头堆砌了一道“围栏”,像路牙子,而家家户户的房屋前面都是篱笆。

  篱笆和围栏构成了一条“沟渠”的形态,这么一来,黑河的雾气就不会弥散开来,就像被渠道约束住,才能形成奔腾的效果。

  严语只消顺着这条渠道,应该就能够找到源头了。

  也果不其然,严语顺着乡道往前走,虽然有些弯曲,但两边的距离越来越大,活像一个喇叭口。

  严格来说,应该像个漏斗口,源头散发出来的雾气,滚滚涌出来,经过这个渠道的收束集中和压迫,能够起到一个加速的作用,就好像雾气从漏斗倒进去,漏斗口喷出来的力气就大一样的原理。

  虽然前头呈扇形渐渐分散开来,但想要找到“发生器”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难事。

  因为他发现了前面是一排草房,正好处于扇形位置,门也没关,远远能看到屋子里的架子,应该是风干房。

  大西北这边气候干旱,风干就成为了存储食物的最佳方式,青菜可以风干,水果可以风干,肉类也可以风干,药材之类的东西同样可以风干。

  严语走进其中一间屋子,发现架子上还放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草药,另外的房子则是一些菜干之类的东西,每个房子都有烟熏的痕迹。

  严语并不认为烟熏足以证明制造黑河大雾,因为这些烟熏的痕迹比较老,应该是他们烟熏肉类,制作腊肉的时候留下来的。

  严语没有检查其他地方,进门就走到架子边上,蹲了下来。

  理由也很简单,想要摆放制造雾气的设备,这些架子必须要移开,就算他们原封不动地摆放回来,也不可能分毫不差。

  这些架子很笨重,平时应该不会经常挪动,房间的地板又不是水泥,而是泥夯的,笨重的架子很容易留下凹坑。

  只要找到新鲜的凹坑,就能证明架子确实被挪动过,严语根本就不需要去找那些设备!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