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真人同出一脉

第一百八十三章 真人同出一脉

  严语从风干房走了出来,只觉得呼吸顺畅了不少。

  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关于自己心中的推测,也不敢说验证了没有。

  虽然找到了一些证据,但与此同时,又出现了另外一些诡异的线索,倒是让他有些不好下定论了。

  心里寻思着,正打算再到别处去看看找找,田伯传却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搞定了!”田伯传满面春风,就好像刚从洗头房出来一样。

  他的眼睛本来就不明显,此时连眼缝都看不见了,搓着手朝严语说:“好久没这么长出息了,哈哈哈!”

  就算他本来对严语的能力有所怀疑,从昨天到现在,尤其是严语刚刚给他分析出应对法子来,田伯传也该对严语有了改观了。

  虽然是狐假虎威,但很显然他并不经常这么干,胡耀祖能这么信任他,田伯传到底是有个有底线的。

  “怎么了?”严语还在想着刚刚发现的线索,难免有些提不起兴致,被田伯传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摇头说:“没事,走吧,我看看他们是不是列队欢迎。”

  田伯传哈哈一笑,搂着严语的肩膀说:“放心吧,严老师,这肯定是你没见过的大场面!”

  听得此言,严语倒是真的来了兴趣。

  因为在他看来,田伯传就算真的把胡耀祖这座大山给搬出来,敦煌山好歹是方外之地,这里的人清高得很,就算妥协,也是勉为其难,列队欢迎这种事本就只是玩笑话。

  可从田伯传此时的话来看,敦煌山的人似乎真的要列队欢迎?

  直到严语走到大屋前面,才知道他所谓的大场面到底有多大。

  场面确实很大,而且确实吓了严语一跳!

  这个大屋果真如严语猜测的那样,是祠堂之类的所在,队伍从牌坊排列到了祠堂的大门台阶前。

  约莫有二三十人,全都穿着彩色羽衣,戴着沉重的木质傩面,这身装束严语再熟悉不过了!

  这不正是秦大有请来求雨的跳傩大师傅么!

  严语是如何都想不到,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最终又绕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他本以为跳傩大师傅只是民间的道工,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所以他们才会隐藏身份。

  但如今看来,他们竟还有个组织,而这个背后的组织竟会是方外之地的敦煌山!

  这么说来,这些跳傩大师傅可就不是寻常的神棍,而是敦煌山的大神棍啊!

  跳傩大师傅是敦煌山的人,却又接连被杀,幕后凶手又毫无头绪,赵同龢是敦煌山的顾问,是否可以说明,凶手是冲着敦煌山来的?

  早先的受害人除了是跳傩大师傅之外,手臂上的印记也证明他们是从地下基地逃出来或者被放出来的。

  严语本以为逃出来或者放出来的只是少数,但翁日优暴露身份之后,严语才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如今再看,这么多跳傩大师傅,里头又有多少个是从里面逃出来或者放出来的?

  他们是否仍旧还是凶手的目标?躲在这个方外之地是不是为了自保?

  太多的疑问笼罩在心头,以致于周围敲敲打打,跳得火热,严语却仿佛屏蔽了外界的所有一样。

  昨天的豆人纸马,也让严语感到诡异,或许敦煌山的人也不想暴露跳傩大师傅,但为了掩盖昨晚的装神弄鬼,所以才迫不得已戴上了面具?

  因为严语和田伯传见过昨晚那些村民,但他们都是纸人,如果今天再见到这些面孔,必然会被认出来。

  村子就这么大,如果这些村民都藏起来,人数太少,不合常理,所以让他们戴起傩面,就完美地解决了问题?

  这些都只是猜测,严语总不能一个个扯下傩面来辨认。

  这些想法快速从心中闪过,直到严语走到祠堂前头来,严语才抽离出来,回归现实世界。

  此时传来的锣鼓敲打声显得很是刺耳,甚至有些俗气,与眼前有些超凡脱俗的祠堂显得格格不入,更像是敦煌山的人故意做出来戏耍严语二人的一样。

  这座祠堂很是古朴,无匾无联,祠堂里也没有供奉什么先祖,好似一个空壳子。

  但总给人一种并不属于凡间的感觉,就好像几百上千年来,这座屋子都游离在人间之外,悬浮于现实与虚幻的灰色地带,唯有历史冲刷掉他的皮肉,只剩下一个苍白的骨架。

  几个老人穿着洗得发白的中山装,年纪已经很大,头发稀疏,留着胡子,但满面红光,如果不是头发少了些,倒也可以称得上鹤发童颜了。

  为首一人穿着长褂,如果在别的地方看到,严语少不得认为他在拍戏,但此时看着,却又自然得体,就好像他生来就该穿这样的衣服。

  田伯传走到前头来,朝长褂长者介绍说:“赵真人,这位就是严语,是胡局今次推举的顾问。”

  长褂长者双手背负在身后,连点头示意都没有,只是面含微笑地打量着严语。

  田伯传难免有些尴尬,朝严语介绍说:“这位是敦煌山的赵同玄赵真人,与赵同龢真人同出一脉……”

  “与赵同龢同出一脉?既然是赵氏嫡系,为何不留在龙浮山,而是搞了个敦煌山?”严语心中也有些诧异,不过面上却仍旧保持着平静。

  “原来是赵家的长辈,不知道该尊称您一声师叔,还是师伯?”

  严语早先是不接受赵同龢的,似乎也没有叫过他一声师叔,但打从梁漱梅口中得知了赵同龢的故事,严语的敬意也是油然而生,对赵同龢早已改观。

  毕竟是长者,严语放低姿态也是理所应当,不过赵同玄似乎并不领情,只是冷哼了一声。

  “赵某人只是龙浮山的弃徒,谈不上什么辈分,你要是想尊老,叫我一声道长就好。”

  他的语气并不和善,严语也早有所料,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是正大光明的嘲讽了。

  “不过嘛,您是胡局钦点的人选,往后是要担任顾问的,我们这些老东西都得听你指挥,你要是直呼其名,赵某人心里反倒舒坦一些。”

  虽然早料到这其中必会有一段陈年往事,但严语没想到赵同玄并不介怀,直接就明说了。

  所谓名不正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关于称呼,严语还是看得很重的。

  尤其是发生了昨晚的是,田伯传就是坏了不请自入的规矩,才会落入他们的考验当中。

  虽说如此,但严语毕竟是来接任的,赵同玄明显看不上严语这个年轻人,嘴上已经不饶人了,严语也不可能示弱。

  他掏了掏耳朵,朝田伯传说:“锣鼓太吵了……”

  赵同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抬了抬手,让锣鼓停了下来,跳傩师傅退了下去。

  严语呼出一口气来,满脸轻松,朝赵同玄说:“师叔刚刚说什么?”

  虽然赵同玄的年纪看起来比赵同龢要大一些,但赵同龢是敦煌山顾问,显然压了他赵同玄一头。

  再者,赵同龢虽然年纪大,但辈分上,严语的父亲却高一些,而且又是龙浮山掌教,严语叫他一声师叔,也不算占便宜。

  毕竟往后还要共事,严语万万不会将他们当成敌人,更不会用强硬的手段,但也不会任人拿捏,只能说保持有礼有节,不卑不亢就好了。

  赵同玄的脸色虽然仍旧难看,但严语这一声师叔,也确确实实让他没法子再说些难听的话。

  “既然叫得我一声师叔,那便进来坐吧。”

  话音一落,他便转身走进了祠堂,田伯传打算给严语前面开路,却被周围的中山装老头子给拦了下来。

  他们鱼贯而入,但一个个似乎都有些谨慎,甚至有些如履薄冰的意思。

  严语在外头一看,堂屋里的地砖中间是个混元图,最中央自然是阴阳鱼,次一层则是绽放的黄莲,最外围则是八卦演化出来的六十四卦大圆盘。

  堂屋里就只有一张太师椅,赵同玄只是站在椅子旁边,其他老头儿也没有就坐,只是分散两侧站立。

  只是他们的站位看着整齐,却又有些分散,一个个看着倒也算自然,可总有点说不出的紧张感。

  严语早料到他们还会继续故弄玄虚,但看着这个充满了玄奥气息的地板,严语下意识也不敢贸然踩进去。

  严语并不喜欢这种考验,他跟田伯传所说的也都是真心话,一旦接受了考验,就相当于承认了他们比自己更有资格。

  但除非一直依仗胡耀祖的权势,否则严语根本就没办法做事,只是利用强权来指挥,是万万做不成事情的。

  如何才能既不接受考验,又能够服众?

  这是严语当下最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了。

  严语没有急着走进去,田伯传瞄了一眼,似乎也被这个地板给吓了一跳,再看看老头子们一个个表情严肃,他也不敢再多话。

  严语站在门槛前面,只要迈一步,就能走进去,但脚步却重若千斤,这门槛就好像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般。

  严语不得不再次寻思老祖宗的话,这些人都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严语必须要比他们的境界还要高,才能够服众!

  怎样才能展现出自己的高境界,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了。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