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老头和神行符

第一百八十五章 老头和神行符

  摘下傩面之后,这些人当中并没有昨晚的熟悉面孔,要么赵同玄没有说实话,有所隐藏,要么证明昨晚那些人确实是纸人所化的幻象。

  或者说赵同玄仍旧想要证明昨晚那些是剪纸成兵。

  无论哪一种,显然都不能让严语感到高兴。

  严语已经展示了自己够格的能力,但赵同玄仍旧想在他面前故作神秘?

  这显然不是推心置腹,也并非坦诚相待的方式。

  不过严语也不强求,毕竟刚刚认识,没有深入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总不可能让人家打从开始就彻底放开。

  就算同甘共苦的老夫老妻,仍旧有着各自的秘密,也不必去要求每个人都对自己掏心掏肺。

  赵同玄迟疑了片刻,到底是朝严语说:“还有一些人正在执行任务,眼下是没办法集合过来的。”

  严语对这个折中的回答倒也算满意,朝他点头说:“能来的尽量来,不能来的就算了,收拾一下出发吧。”

  赵同玄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老头子们跟跳傩师傅都退出祠堂,各回各家去准备。

  严语朝田伯传吩咐说:“麻烦老哥坐车回去,就跟胡局说情势急迫,计划有变,筹措全局的指挥权交给你,务必给我带援兵过来。”

  “我……我指挥?我从来都是打下手,可没主持过大局……”田伯传有些慌了。

  严语搂着他的肩膀说:“老田头,这就是你的机会了,吃肉还是喝汤,就看你表现了……”

  “我……我的机会?”田伯传跟所有人一样,都有“成功恐惧症”,当足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遇到来之时,总会先产生自我怀疑,而后才是跃跃欲试。

  严语很理解这种心情,给了他足够的思考时间。

  田伯传并没有迟疑太久,小眼睛只是愣了愣,而后朝严语苦笑说:“老田头?这算哪门子称呼……”

  严语知道,他进入状态了。

  “哈哈,去吧,记得去市医院找翁日优,你应该知道的,那天他跟我一起送齐院长入院的,他知道路线,召集了援兵,让他给你带路。”

  严语虽然没有刻意加重语气,但赵同玄听到翁日优这名字之时,眼神仍旧闪露出一丝惊讶来,只是这微表情也没逃过严语的目光。

  田伯传没有在意这些,朝严语说:“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好,我就欣赏你这样的做事风格,只问任务,不问方法,不提要求。”

  严语不加掩饰的赞赏,让田伯传心里美滋滋的,毕竟胡耀祖身居高位,轻易不会夸奖一个人,就算夸奖也不会这么直接。

  田伯传顿时生出了良禽择好木,良臣遇明主的知遇之感,屁颠屁颠就往外去了。

  偌大的祠堂就剩下赵同玄和严语,前者看着田伯传的背影消失,忍不住朝严语问:“结幡也是老祖宗教你的?”

  严语没有隐瞒,点了点头:“是。”

  赵同玄捏紧了拳头,眼中满是忿恨。

  严语看在眼里,调侃了一句:“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

  赵同玄脸色更难看:“不需要!”

  如此说完,便扭过头去,走到门外去搬那张太师椅,不再跟严语说话。

  严语也是窃笑。

  赵同玄不加掩饰,严语很容易看得出来,他必然是跟龙浮山有过什么龃龉,否则也不会自称弃徒。

  瞧他这模样,对老祖宗将这等本事教给严语是非常嫉妒的,严语刚才故意激他,也并非心理扭曲,而是想从他口中挤出一些内情来,不过赵同玄似乎并不入套。

  在祠堂里等了一阵,其他人便纷纷集合过来。

  他们不像郑君荣的考古队那样全副武装,身上最明显的是黑色的乾坤袋,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头装了些什么家伙什。

  赵同玄见得人都差不多了,便走进祠堂去,没过多久就走了出来。

  严语看到他的装备,也有些哭笑不得。

  他背着一个剑包,手里也拎着一个剑包,看起来就像是晨练的老大爷。

  他将手中的剑包交给了严语:“这是你的。”

  “我的?”

  严语接过剑包,也是心头一紧,纯阳剑没想到已经到了敦煌山的手里,此时正式交给严语,算是对严语的认可了。

  也不知道他们故意营造这种气氛,还是这个地方真的与世隔绝,总觉得跟他们接触之后,就像跳出了文明社会,回到了某个历史时期。

  “没有更厉害的家伙?”

  “什么家伙?”

  严语比了个手枪的样子,毕竟地下基地的鬼子可都是全副武装,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武功再高,一枪撂倒,难道他们打算用桃木剑来挡鬼子的子弹?

  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赵同玄果真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来,朝严语说:“你根本不了解这个世道啊……”

  严语哭笑不得,他可是差点挨过子弹的,什么豆人纸马,装神弄鬼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可不值得。

  “咱们能现实点不?”严语撇了撇嘴,赵同玄却不以为然,朝其他人说:“差不多就走吧。”

  “就走了?”严语也是叫苦不迭,但他们已经出发了,严语也就只好跟了上去。

  心说这次只能靠老田头来“救驾”,如果他不能及时带着现代化的援兵赶到,他和这群老家伙怕是都要被打死。

  也好在他们再没有在苹果林里装神弄鬼,一群人就这么走到了村外。

  “车呢?”

  “车?什么车?”

  跟田伯传坐车过来的时候,严语估算过距离,这要是没车,得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走出去,这一群老头子,走一个多小时就算不累死,也没力气干架了吧?

  然而赵同玄等人已经麻利地从乾坤袋里翻出了几道黄符,开始分发,人手一张。

  老头们将黄符贴在了小腿上,一个个脸色正经得很。

  严语拿起黄符一看,也愣了:“神行符?”

  严语是真的要哭了。

  《水浒传》里有个人物叫神行太保戴宗,据说有人传了他一个神器,叫做“甲马”,绑在腿上能日行八百里。

  水浒传里还有个比戴宗还夸张的,他叫马灵,跟哪吒一样有风火轮,跑得比戴宗还要快。

  非但如此,水浒里有个更夸张的,那就是罗真人,据说他有个神器叫“神帕”,只要念咒,就能够瞬间移动。

  严语没想到今天碰到这群老神棍,竟搞了神行之法这么玄乎的玩意儿!

  严语心里暗骂之时,赵同玄已经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个布包,取出一根银针,便扎在了一个老头儿的后颈之上。

  那老头儿浑身一紧,长长吸了一口气,竟就这么往前走了!

  他并没有跑起来,就跟竞走运动员一样,活像个短腿乌龟拼命往前,那频率高得双脚都幻化出虚影来了!

  “我肏!这是什么鬼!”严语素来斯文,饶是如此,都被眼前这一幕逼出了一句脏话来。

  赵同玄就好像放狗出笼一样,扎一个,跑一个,老头儿们很快就溜得没影了!

  轮到严语,赵同玄取了一根针,便要去扎,严语下意识退了一步。

  “也对,你深得老祖宗真传,哪里需要我这等微末来动手……”

  赵同玄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严语的后肩,赵同玄已经就这么闪出去了!

  原地只剩下烟尘,严语一脸的懵。

  “这……”

  他本想让他扎一针,也想体验一下,看看到底是黄符起作用,还是扎针刺激了潜能,只是赵同玄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看了看手中的神行符,严语吐了一口唾,就拍在了小腿上:“走起!”

  然而过了一分钟,半点反应都没有。

  “干!”

  严语骂骂咧咧地追了上去。

  老头们走得实在是快,但严语其实挺替他们担心的,因为事实证明黄符并没有产生作用,让他们走得快的应该是后颈那一针。

  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又都是老人,即便这一针是激发潜能的,走得这么快,消耗也快,还不得把这几个老头儿榨得一滴不剩?

  不过严语很快就发现,与其担心这些老头儿,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

  因为他竟然跟不上了!

  虽然他奔命了好几天,但好歹是个大小伙子,竟然跟在一群老头儿后面吃屁?

  这可不能忍,严语发力就跑了起来,可跑了一阵,喘气都有些接不上了……

  他不得不运动老祖宗教给他的吐纳之法来调整呼吸,这一调整倒是好受一些,渐渐也适应了,反而变得轻松起来。

  也不知道是跑得太凶,脑子缺氧,还是运作吐纳之法的缘故,严语竟觉得自己身轻如风,路边风景变得虚幻起来。

  “不至于吧?真有这么神?”严语都快要自我怀疑了!

  因为他的速度竟然跟了上来,而且他本想停下来看看状况,可小腿根本不听使唤,就好像被控制了一样,只能不断往前跑!

  “不能够啊……”严语看着小腿上巴着的黄符,下意识摸了摸后颈,赵同玄也没给自己扎针啊……

  虽说速度快了,但严语确实感受到了疲累,额头开始冒汗,心里发虚。

  他伸手抹了一把汗,心里寻思着,难道靠着神行符和老祖宗的呼吸法配合,也能达到这种效果?

  严语回想了一番,赵同玄也没给自己扎针啊……

  想到此处,严语脸色顿时一变,伸手往自己的后肩摸了一把。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