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九十章 救援又遭突袭

第一百九十章 救援又遭突袭

  洪大富的生命力有多么顽强,严语心中是有数的,见得他转醒,严语也是安心下来。

  他也没想到严语会出现在此地,抓住严语的手臂,激动地说:“快……救他们!”

  此言一出,严语也能够断定,其他人都被困在这里头,朝赵同玄等人喊道:“人都在这里!”

  洪大富仍旧不肯放手,却又说不出话来,严语安抚着他:“放心,会全部都救出来的!”

  然而洪大富反而抓得更紧,憋了半天,终于爆出两个字来:“小……心!”

  这两个字耗尽了他的力气一般,洪大富又昏迷了过去。

  严语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受伤很严重,尤其是左腿,已经是开放性骨折,整条腿都发烫,应该是严重感染了。

  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将腿固定好,严语正打算加入挖掘大军,老头子们却喊了起来:“又一个!又一个!”

  严语跑到前头去一看,是于国峰!

  虽然奄奄一息,但于国峰身上却很干净,没有太多的伤势,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抬了出来。

  赵同玄用银针扎了人中合谷等穴位,于国峰突然惊了过来,又是喂了水,安抚了一阵,于国峰才冷静下来。

  “严语!”于国峰也惊喜万分,再看看赵同玄等一众援兵,平素里的硬汉子,此时都忍不住眼眶通红。

  “赵真人几个还在里头!咱们本想着炸开一个入口,没想到老鬼子也在那边炸了一个,引发了塌方……”

  于国峰挣扎着要站起来,严语赶忙拦住:“你先缓口气。”

  拿出干粮给他吃了些,于国峰也恢复了力气,此时头灯扫到了地上的洪大富,于国峰也吓了一跳。

  “这……是谁?”

  他挪到前头一看,脸色顿时大变,拼命地往后退!

  “怎么了?”严语难免要起疑心,此时于国峰又突然往前,扑在了洪大富的身上,摇着洪大富喊道:“大富,你不能死啊!”

  严语拦住了他:“没死,只是昏迷过去了。”

  于国峰这才冷静下来,又抓住严语的手臂问说:“那个东西呢?”

  “东西?什么东西?”严语也是摸不着头脑,于国峰的脸色却变得越发苍白惊恐。

  “我们被袭击了,多亏大富拼死抵挡,我们才没有受伤……那东西……”于国峰正说话之时,旁边的土拨鼠突然烦躁不安起来!

  它咬着严语的衣服,拼命往外拖,不停地上蹿下跳,严语和于国峰相视一眼,心头也慌了起来!

  于国峰用尽了力气要逃:“快跑!它来了!来了!”

  严语尚未反应过来,土拨鼠已经冲了出去!

  一道黑影从后面的黑暗之中闪了出来,如同一股子黑旋风,腐臭味扑鼻而来!

  土拨鼠凄惨地嘶叫一声,被狠狠地撞在了石壁上!

  张顾霖将头灯一扫,尚未定住,已经被撞飞出去,头灯飞起老高,咔嗒落在地上!

  老头子们纷纷抽出道剑来,然而火把很快就被打得四处乱飞!

  这东西的速度实在太快,根本就看不清楚,如同一道虚影四处冲撞,就仿佛有好几个东西同时存在一般!

  严语不敢乱动,只能护住洪大富和于国峰,毕竟他们太虚弱,再也经受不住更多的伤害了。

  然而这东西四处乱撞,如同一个无头苍蝇一般,很快就朝严语这边冲击了过来!

  亏得火把还有一两支没有彻底灭掉,借着些许微光,严语终于是看到了这东西的真容!

  这东西佝偻着身子,却又四肢着地,身上黏黏糊糊,活像个剥皮猴子被烧过之后又在泥水里滚了滚,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

  严语早先还嫌弃纯阳剑太过笨重,此时倒是庆幸起来,拔出大剑,将于国峰挡在身后,这东西散发出幽幽的绿色眸光,稍稍停顿便抓了过来。

  严语甚至能够看到它那锋利的爪子!

  严语举起大剑的同时,赵同玄也已经闪身上前,一柄道剑斜刺而来,攘入了它的肋间!

  这似人似兽,非人非兽的东西发出惨烈的叫声,伤口处竟冒起黑烟来!

  这一幕看着玄乎,但严语并没有心情再去计较这许多,因为赵同玄以为得手,竟让那东西甩飞了出去!

  这样的机会严语自是不会放过,大剑挥舞出去,就要斩断这东西的手爪!

  然而受伤之后,这困兽更是凶狠,闷头便撞入了严语的怀中,将严语掀飞了起来!

  刺鼻的恶臭令得严语烦躁不已,怪物与他贴身,更是令他惊慌失措!

  可这已经是拼命的时候,但凡怯懦半分,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严语没有多想,在纯阳剑被打飞的瞬间,一拳便砸向了怪物的脑袋!

  就好像打在了一团淤泥上,严语的拳头竟是滑脱了出去!

  这等打击力度,非但伤不了这怪物,反倒让怪物更加的狂暴!

  严语摔倒在地,怪物便死死摁住,张开嘴巴便朝严语的脖颈咬了下去!

  毕竟离得近,严语看着它那参差不齐的长牙,也是吓出一身白毛汗来,可如何都挣不脱,只能抬起手来撑住怪物的下巴。

  这怪物力大无穷,又丧失了理智一般,黏糊糊的皮肤又滑溜,若不是严语手中缠着绷带,增加的摩擦,还真就撑不住!

  严语适才也只是胡乱缠绕了手掌,此时绷带很快就被扯脱,连伤口都被拉扯开来了。

  这种疼痛也是钻入骨髓,可生死当前,严语也只能强忍着,即便感受到鲜血又流了出来,他也不敢放松半分半毫!

  然而怪物到底是力大,动作又迅捷,死死压制着严语,又是一口咬了下来!

  严语无可奈何,只能伸手来挡,尖利的牙齿刺入肌肉的感觉实在太过惊骇,就仿佛每一根细微的痛觉神经都被刺激到一样!

  “兹兹……”

  就好似凉水泼到了发红的铁刃上,怪物的牙齿在接触严语的血液那一刻,竟同样冒起黑烟来!

  若是往常,严语必然会认为这太过玄幻,但此时的严语却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因为他见过的怪事一桩接一桩,实在是见惯不怪了。

  严语早知道自己的血液能压制血鼠妇,但之后他又被老鬼子注射了药物,此时也不知道是血液的作用,还是药物的作用。

  但无论如何,那怪物突然忌惮起来,触电一般松了口,哗啦一声呕吐出一大滩墨绿色的黏液来!

  怪物仿佛受了莫大的伤害,疯狂后退,而后噗通一声跳入水中,竟然逃走了!

  这一番交锋也仅仅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赵同玄等人从地上爬起来,发现不见了怪物的踪迹,也是惊魂甫定。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张顾霖眉角都出了血,捂住额头,也是心有余悸。

  众人脸色煞白,也说不出话来,收拾整顿了一番,也好在受伤的不多,伤势也并不算很重,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也亏得严语吸引了怪物的火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没事吧?”于国峰将严语扶了起来,此时严语的手掌又开始流血。

  “没什么大碍,小伤。”

  于国峰也很是诧异:“那怪物怎么就走了?你做了什么?”

  严语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摇了摇头,重新包扎了手掌,朝众人说。

  “这怪物不知道会不会去而复返,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救人先……”

  众人也不再多言,又开始挖掘废墟。

  奈何工具上实在是有些无力,只能徒手清理,效率并不会很高。

  严语毕竟受了伤,稍作休息之后,才算是回复了一些力气,马上又加入到了挖掘工作之中。

  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一来早先的出入口被封死,好不容易找到了路,又拖出了半死不活的洪大富,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希望,又遭遇怪物的袭击。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大家都已经到了极限,可于国峰的信息又表明,赵同龢等其他人就在废墟堆里,众人又没法子停下来歇息,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也好在这些付出都得到了回报,越来越多的人被救出,而且状态都不错,马有良和孟解放等人见得严语,也是欢喜不已。

  这也验证了于国峰早先的话,除了抵挡怪物的洪大富,其他人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

  严语反倒生出一个猜想,赵同龢等人炸毁这里,是为了制造入口,还是为了躲避怪物?

  溶洞里也不分昼夜,虽然孟解放等人稍作休息和补充之后,也加入了挖掘队伍,施救的效率越来越高,但直至目前都没有救出赵同龢,敦煌山的老头子们也焦躁起来。

  “赵同龢确实跟你们一起行动的吧?”严语再次向于国峰确认,后者也坚决地点头:“是,一定在里面。”

  “当时我们寻找入口,被困在了这里,实在没办法,就想炸开,没想到那怪物一路追杀……”

  于国峰仍旧有些后怕,但严语总觉得他有所隐瞒,忍不住问了句:“你们引爆这里,是为了制造入口,还是……还是壮士断腕?”

  于国峰听闻此言,神色也变得极其痛苦。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