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无法使用罗盘

第一百九十二章 无法使用罗盘

  在诸多决策之中,等待,无疑是最被动,也是最无用的一个。

  但有时候又是形势所迫,剩下的只能是等待。

  起码对严语来说,这已经算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不过赵同玄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等不是办法,万一师兄陷入什么麻烦,未必能回来这里,咱们还是得主动去找……”

  赵同玄的话也没错,如果赵同龢真的无碍,早该回来救于国峰等人了,迟迟不回来,必是陷入了麻烦之中。

  “怎么找?”这才是问题所在。

  如果土拨鼠还在,或许还能找到,可土拨鼠已经被怪物吓跑了。

  而且这里头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只是严语一直藏在心里罢了。

  那就是土拨鼠分明是嗅闻了赵同龢的拂尘,循着气味找过来的,但赵同龢并没有在里面,也未曾遗落什么随身物品。

  也就是说,赵同龢留在此地的气味应该是非常微弱的,但土拨鼠没有带领严语等人去找赵同龢本人,却来到了这里,又是什么原因?

  土拨鼠虽然很有灵性,但还不至于能分析局势,更没聪明到知道严语要救人这个地步吧?

  所以,要么这群人中有人暗藏了赵同龢的物品,要么赵同龢并未走远,还在这附近!

  这也是严语并未声张的原因,大家都在商量对策,但有人暗藏了赵同龢之物,却没有主动提出来,只怕里头还有隐情!

  无论如何,赵同玄如果有办法找到赵同龢,见了本人,那么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赵同玄对于怎么寻找他家师兄,似乎并没有很担忧,朝严语说:“师兄心思缜密,考虑周全,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只是咱们找不到罢了。”

  赵同玄也不再啰嗦,在乾坤袋里摸索了一番,取出一件法器来。

  严语凑过去一看,却是个小小的手骨,五指齐全,像是猴子或者婴儿的整个掌骨,想来整日里把玩,包浆圆润,通体精英,表面呈现玉质。

  “这又是什么……”严语对赵同玄的举动虽然已经见惯不怪,可这等节骨眼上,他又要装神弄鬼,严语心里到底是不喜欢的。

  赵同玄却没有回答严语,而是取出符咒来,又开始喃喃念起咒语,敦煌山的其他老头子则一脸的狂热和崇拜,仿佛看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景一般。

  严语听得不是很真切,但隐约能听得懂咒语的内容,想起老祖宗的教导,严语也吃了一惊。

  “这……这是五鬼搬运之术?!!!”

  赵同玄陡然睁开眼睛,看了严语一眼,但很快又重新专注于念咒,倒是敦煌山的老头子们,一个个将目光转向了严语。

  其中一人问:“师侄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诧甚至是嫉妒,可严语心中却是苦笑,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或许是高深的道法,但老祖宗当初要教严语的时候,口诀和咒语都编成了童谣,只是教给严语消磨时间……

  也亏得他们不知道当年之事,否则又该痛心疾首,大骂严语暴殄天物,不懂珍惜了。

  赵同玄这边不断念咒,而后取出黄符来,剑指只是这么一点,符纸顿时自燃起来!

  这一手倒是让于国峰等人汗毛倒竖,毕竟活生生发生在眼前,这种视觉冲击力可是异常强大的!

  黄符燃烧起来之后,赵同玄结束念咒,口喝一声:“去了也!”

  将黄符往前一掷,原本并不通风的溶洞之中,突然刮起一阵微风,就好像无数只无形的小手,戏耍着,围绕着黄符,四处游荡,溶洞深处甚至隐约传来孩童的嬉闹声!

  这一幕可是诡异到了极点,便是严语都产生了一些自我怀疑!

  不过严语已经没有心思去质疑,因为黄符仿佛充满了灵性,在众人的身边盘旋环绕,最后落在了罗文崇的脚下!

  罗文崇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而赵同玄也阴沉了下来,朝罗文崇沉声道:“拿出来吧!”

  罗文崇心虚地支吾道:“什么……什么拿出来……”

  赵同玄走到前头:“这火烧眉毛的节骨眼上,我不管你有什么鬼心思,都给我先放下,师兄的东西先拿出来!”

  罗文崇的脸色极其难看,只是沉默不语,过得片刻,到底是支撑不住,从背包里取出一物来。

  “这是赵真人的东西,但不是我偷的,是他交给我的……”

  赵同玄拿过来一看,是个表盘极其复杂的黄铜罗盘,不过中心处的指针已经定格在了某个位置上。

  “刚刚我们四处搜找,你怎么一声不吭!”敦煌山的人也很是忿忿,罗文崇却摇头说:“不是我刻意隐藏,是赵真人有言在先,万万不能交出来……”

  “我们又不是外人,凭什么连咱们都防着!”敦煌山的人仍旧在抱怨。

  罗文崇却很坚决:“不,赵真人说过,这个东西只能私下交给严语,谁都不给知道……”

  “交给我?”严语也有些愕然,因为他根本不懂罗盘,交给他也没什么用,倒不如交给赵同玄。

  只是赵同龢为什么要防着敦煌山的人?亦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胡耀祖会让严语接管敦煌山,更没想过严语能够让敦煌山这群老头子心悦诚服?

  赵同玄听得此言,也有些委屈,但还是将罗盘递给了严语。

  严语却把罗盘推了回去,朝赵同玄说:“我信得过你,师叔留下这个,必然是提供了寻找他的方位,还是你来看吧。”

  赵同玄倍感温暖,这次没有再冷嘲热讽,而是麻利地研究起手中的罗盘。

  溶洞里不辨方向,赵同玄四处走动,那罗盘的指针却仍旧定格在一处,他只好朝罗文崇问说:“师兄有没有留下什么叮嘱?”

  “叮嘱?”罗文崇想了想,皱眉摇头说:“赵真人只是说,务必要私下交到严语的手里,其他就什么都没说了……”

  赵同玄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严语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是什么时候交给你的?”

  “什么时候?具体我也说不清,我们迷失了方向,真人有些担忧,就在前面不远,他匆忙塞给我的……”

  “他叮嘱我说,如果发生了意外,一定要把这个交给你……”

  严语又问:“交给你的时候怪物出现了么?”

  罗文崇摇了摇头:“这倒是没有,我们本来跟着梁漱梅和羽田贵臣一起进来的,后来遭遇了袭击,大家离散了,我们只好另找出路……”

  严语点了点头,心说,如果是这样,那么赵同龢应该是有所预料,难道说他早知道怪物会袭击?或者说,他要防备的是老鬼子?

  严语本以为赵同龢是为了引开怪物,才离开这里,但如今看来,说不定赵同龢早就有了单独行动的计划,否则也不会提前把这个东西交给罗文崇。

  赵同玄端详许久,也是摇了摇头:“这罗盘并没有留下什么……”

  他将罗盘交给了严语,严语也看不出个好歹来,只好朝罗文崇问说:“你能带我们回到他给你罗盘的地方吗?”

  罗文崇放眼一看,因为爆炸,周围地形改变了不少,但好在他们沿途留有记号,当即朝严语点头说:“可以。”

  严语也不再多说,众人跟着罗文崇,又回到了怪石嶙峋的区域,在乱石之中穿行了许久,总算是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许是太过仓促,他们留下的记号并不是很清晰,有时候只是随手划出一道痕迹来,所以路上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众人原本就很疲累,虽然短暂休息了一阵,可到达这个地方之后,也闷热到不行,一个个气喘吁吁。

  “就是这里了……”

  严语端起罗盘来一看,罗盘的指针仍旧定格着,也没有什么变化,但他心中却涌出一股不安,总觉得拎着一颗心,无法落到实处。

  赵同玄和敦煌山的人不知疲倦一般,又四处检查了一番,最后朝严语摇头说:“并无古怪之处……也是奇怪了,师兄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严语扫视了一圈,总觉得周围影影绰绰,心头甚是不安,沉思了片刻,便端起罗盘来,四处慢慢踱步。

  “他在干什么?”老头子们这么一问,赵同玄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众人的眸光都投在了严语身上,仿佛他就是此刻的出路。

  严语走了一圈,又折了回来,这次的注意力已经不再周围的环境,全都放在了罗盘上。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严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找到了找到了!”

  众人也吃惊,赵同玄凑过来一看,罗盘上的指针竟然疯狂旋转起来!

  他猛然低头看了看,脚下竟画了一个圈,虽然痕迹很浅,但应该是用刀剑所画!

  再看看四周围的怪石,赵同玄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到底是师兄,谁又能想到!”

  严语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知道手里的罗盘飞快旋转,而后渐渐减速,最终指向了左侧的一个方向!

  “不是罗盘坏了,而是在外围才能使用,一旦踏入了老鬼子的基地范围,罗盘会受到影响而无法再使用!”

  “这也是为何赵同龢必须提前把罗盘交出来的原因了吧!”

  找到了这一点,无疑给严语等人接下来的行动,提供了方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们又有了继续前进的希望!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