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要功亏一篑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要功亏一篑

  赵同龢今次是抱了必死的决心,见得严语跟上来,心中颇为欣慰,终于是停下来一会,撑着墙边,朝严语说。

  “来扶我一把。”

  严语将他搀扶住,赵同龢却是顺势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你还记得赵济阳吧?”赵同龢拆开乾坤袋的防水层,从里头取出了烟盒与火柴,严语有些意外,赶忙帮他点上烟。

  在他的记忆里,赵同龢很少抽烟。

  赵同龢只是抽了一口,呛得咳嗽起来,摆了摆手,将香烟递给了严语。

  喘顺了气,他又接着说:“记得你刚上山的那一阵,山上的道童可都不怎么喜欢你,尤其是赵济阳……”

  “我还记得你到底是忍不住,打了他一拳,把他的乳牙打落了一颗,从此往后,就再没人敢欺负你了……”

  严语心里很不舒服,因为赵济阳是赵同龢仅剩的一个幼子,而他在不久之前,从梁漱梅的口中得知,赵同龢的这个儿子,也因为这个事情而离世了。

  许是感受大了严语的情绪,赵同龢主动安慰说:“没必要愧疚的,那是他自己选的路,就像你现在的选择一样。”

  严语抽烟的手有些抖,欲言又止,嘴唇翕动了许久,才幽幽地朝赵同龢说:“师叔,你说……赵济阳那时候害怕吗?”

  赵同龢眼眶湿润:“你现在怕了?”

  严语点头承认:“怕……”

  赵同龢没有失望:“那你要回去吗?”

  严语摇了摇头,赵同龢笑了笑:“师弟一世英雄,生了你这么个儿子,也是英雄。”

  严语发自肺腑地说:“师叔才是真正的英雄。”

  赵同龢一脸的苦涩:“我倒不想做这个英雄,我只想要儿子,在山上混吃等死,颐养天年……”

  “咱们在这里,山下才会有更多人能混吃等死,能颐养天年……”

  赵同龢认真起来:“你跟着他们去吧,就当自己是我的儿子,替我和那两个儿子好好活下去,这里有我就足够了,你没必要承受这些……”

  “你还要找到师弟,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一个是死,两个也是死,为何不能只死一个?你相信科学,这么简单的算术应该还是懂的。”

  “你能陪我走完这一段,师叔就已经很欣慰了……”

  许是他知道,赵同玄等人需要花费时间才能救出梁漱梅,所以才坐下来跟严语闲聊这许多。

  赵同龢终究还是不可能让严语陪着他去死的,因为无论如何看,这都是完全没必要的事情。

  严语也点头:“是啊师叔,我都想过,确实没必要两个人一块去死,不值得的……”

  赵同龢露出了笑容来:“我还以为你跟师弟一样,都是九头牛拉不回来的脾气,现在看来,你比他有趣,师叔很欣慰了……”

  严语丢了烟头,便站了起来,而后将赵同龢背了起来。

  “我自己能走,你出去吧。”赵同龢有些急了,但他很快就发现,严语不是往前走,而是背着他往后走!

  “你……你真是个蠢货!师叔已经老了,而且伤势无可挽回,简直愚蠢啊!”

  他挣扎着要下来,但严语却紧紧地箍住了他的双腿,赵同龢早已通红的眼眶顿时热泪盈眶。

  严语又将他背到了池子边上,赵同玄就等在那里,他知道,严语是个聪明人,万万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回来!

  他对严语纵使有着千万不满意,当他看到严语把赵同龢背回来的那一刻,都早已化为烟云了。

  “同玄师叔,务必带他出去!”严语将赵同龢交到了赵同玄这边,于国峰也从旁边闪了出来,原来他们一直都没走,而是在这里等着!

  或许他们知道,严语必定能够将赵同龢带回来!

  “一群蠢货啊!横竖我也活不了了,让我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你们的脑子都进水了么!”

  仅凭着一口气支撑到这里的赵同龢,此时也是落泪叫喊着。

  然而赵同玄却没有理会,他朝严语说:“你们都是一样的人,只知道计算,而我们不一样,敦煌山的人从来都只是看天意。”

  “天意?”严语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还讲什么天意。

  赵同玄却露出神秘的笑容:“是,简单来说,我们只是抓了个阄,来决定谁留下。”

  严语顿感不安,未等他反应过来,于国峰等人已经一拥而上,将严语绑了个结实!

  严语也被抓了个措手不及,回过神来已经被绑住,他愤然骂道:“这不是天意,我还没抓阄,你们抓我干什么!”

  赵同玄摇头:“只有你知道梁漱梅被关在什么地方,所以你不用抓阄,除非你认为梁漱梅不值得救,那干脆大家都死在这里好了,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就这么想死么?”

  赵同玄这么说完,也不等严语反应,便让于国峰等人带着他和赵同龢离开了。

  显而易见,所谓的天意,最终留下的是赵同玄!

  严语知道这么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便朝于国峰说:“松开我吧,我自己走。”

  于国峰迟疑了片刻,朝罗文崇投去了眸光,后者点头,便把严语松开来了。

  从水源地出来之后,严语便领着众人来到了基地内部。

  许是最近没有人来骚扰,老鬼子们也都入睡了,守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森严,严语很快就找到了牢房,果真见到了梁漱梅!

  不过梁漱梅很是凄惨,她的脸都已经抓破,衣衫褴褛,羽田贵臣已经不在牢房里。

  见得严语等人出现,梁漱梅就好像痴呆的老人突然见到了亲人一般,眸光变得有些炽热起来。

  严语知道,梁漱梅还有自主意识,她没有忘记自己是谁!

  众人将梁漱梅救了出来,严语便带着他们来到了隧道,那是他曾经逃生的地方,虽然要跳桥,但应该是可以出去的。

  出口虽然被秦大有把守,但这么多人出去,他不可能见死不救,而且这也是唯一的出路了。

  至于田伯传和翁日优的援兵,照着赵同龢的说法,他们是没办法再进来的了。

  今夜的老鬼子们也有些奇怪,整个地下基地静悄悄没半点声响,虽然心中有些疑虑,但严语也没多想。

  到了隧道断桥这边,脚下河水轰轰奔腾,严语朝众人说:“这就是我上次逃出去的地方,只要跳下去,顺流而下,就能出去了。”

  众人见得这奔腾的地下河,也有些害怕,但与随之而来就要发生的大爆炸和坍塌而言,跳下去也就不算什么了。

  不过严语并没有行动的意思,他将似乎还在等待,因为赵同玄那边迟迟没有动静!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对众人来说已经足够漫长,严语终于忍不住了。

  “可能碰到麻烦了,我要过去看看。”

  赵同龢马上阻止道:“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要果断些,还是离开吧……”

  听起来很无情,但确实是最明智的决策。

  然而严语却摇头说:“如果同玄师叔无法引爆库房,就算咱们出去了,往后还得再来,而且老鬼子必然会警惕,只怕要提前行动,咱们就再也挡不住他们了!”

  严语话音一落,已经不顾阻挠,往库房那边走去。

  不过他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梁漱梅跟了上来,朝他说:“我……跟你去……”

  于国峰也走到了前头来,显然也不想落后。

  严语知道没有时间罗嗦,当即与二人快步来到了库房这边。

  只是眼前的一幕,让严语三人大吃了一惊!

  库房与通道中间隔了一个绿色的水池子,他坐在池子边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烧烂,双手双脚全是黏糊糊的黑色污迹,浑身颤抖,就好像刚刚从大火里逃生出来一般!

  “师叔!”严语跑到前面来,于国峰想要将赵同玄搀扶起来,后者却大声阻止道:“别碰我!这水有腐蚀性!”

  于国峰到底是晚了一些,他刚刚接触到赵同玄,手掌便滋滋冒烟,那些黏液就好像液体火焰一般,一下子将他的衣袖都给烧着了!

  于国峰赶忙扑打,最后将整条袖子撕扯下来,丢到绿色池子里,顿时升腾起绿色的火焰!

  仅仅只是几秒钟时间,他的手臂已经被灼烧掉皮了!

  “这……这是必经之路,可惜,我怕是走不到对岸就会被烧死……”赵同玄咬紧牙关,语气中充满了忿恨与绝望。

  “老鬼子真的太狠毒了,这么一来,根本无人能碰他们的库房!”赵同玄颇有些功亏一篑的绝望。

  诚如严语早先所推测的那样,如果只是他们逃脱,而无法利用库房来炸掉整个基地,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费。

  非但如此,还会引起老鬼子的反扑,他们提前释放药剂的话,严语等人一直担忧的灾难,也就算是彻底开启了!

  只是这绿水池子横亘在眼前,赵同玄已经试过,根本不可能抵达对岸,进入库房,这又该如何是好?

  “还……还有办法的……”梁漱梅迟疑了许久,到底是忍不住开口,她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严语。

  严语看着她充满了痛楚的眼神,顿时明白了些什么,心头一震,涌起一股子悲壮之气来!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