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否画上句号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否画上句号

  /

  严语明白梁漱梅的目光,因为他曾经在绿水池子里泡过几天,可以说是绿水池子救了他的命。

  梁漱梅所说的办法,最终是要落在严语的身上。

  难道这就是预言之子的命运?赵同玄等人所说的天意,最终由他严语来承载?

  严语碰触了赵同玄,并未受到伤害,他便大胆地赵同玄清洗,撕开防水层,从乾坤袋里取出布带将赵同玄暂时包裹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严语便开始脱衣服,将所有衣服都脱下来,走到了绿水池子边上。

  如同洗澡试水一样,掬水试了试,果真没有受到灼烧,反而有些清凉的感觉!

  他将一根香烟夹在耳朵上,而后朝于国峰说:“把他们带出去吧,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完成剩下的事情。”

  于国峰自然知道剩下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他的表情充满了痛苦,几次三番想要说话,最终只是点了点头,朝严语说:“有什么话需要我带出去的吗?”

  严语想了想,如此时刻,他想起的第一个人,不是父亲,不是母亲,也不是林小余,更不是齐院长,而是蒋慧洁。

  “把我的东西交给蒋慧洁,让她好好生活。”

  于国峰的眼眶通红,咬紧了牙关,将严语的衣物和随身物品全都塞进了袋子里。

  严语将火柴盒叼在嘴里,扭头看了看梁漱梅,后者并没有躲避他的眼神,严语朝她眨了眨眼睛,露出阳光的笑容来。

  梁漱梅忍住眼泪,帮着于国峰,搀扶着赵同玄,便离开了。

  严语松了口气,但又有些怅然若失。

  自打母亲死后,他等同于失去了一切,好不容易接受了父亲,此时又觉得,这一段时间所得到的一切,又快要失去了。

  他没有跟赵同龢说谎,他确实怕,而且很怕很怕,好几次他都想,跟着梁漱梅他们逃走算了。

  但他还是留了下来,仿佛内心深处有一道声音呼唤着他,挽留住他,让他无法逃脱。

  将身子泡到池子里,严语感觉整个人都舒服起来,连身上的伤口都被填充,快速地恢复,整个人也充满了力量,就好似养分从他的每个毛孔钻进去,将他的身体填得满满当当。

  他这一辈子就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健康强壮,而且充实。

  正因为他内心深处不想死,所以严语一直在寻找方法,活下去的方法。

  如今看来,躲在这个池子里,或许能够活得长久一些。

  因为大爆炸发生之后,这里必然要坍塌,也必然会被掩埋,但这个池子能够保证严语不会被烈焰烧成骨灰。

  或许真的是老天爷选定了他这个预言之子,只有他才能拮抗药剂,因为拮抗了药剂,他被泡在池子里也毫发无伤。

  而因为毫发无伤,他就成了引爆库房的最佳人选。

  转回头来说,或许这个池子真能给他带来一线生机!

  饶是如此,严语心中还是很害怕,等了约莫半个小时,他终于游到了池子那头,来到了库房的前面。

  旋转绞盘,将库房的闸门打开之后,严语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他早知道库房是地下基地的仓库,里头储存着的东西,足够老鬼子再活个几十年,却从未想过这个库房竟这么大!

  因为里面储存着面粉等物资,所以库房里异常的干燥,严语将一袋面粉撕开,哗哗倾倒,粉尘便弥散开来。

  严语尚且不放心,又打开了几包,在空中挥洒,使得粉尘不断往库房深处弥散蔓延。

  这等密闭的空间,又干燥,粉尘弥散,只需要一颗烟头,就能够引发粉尘爆炸,而爆炸会引爆那些弹药,这么大的库房,漫说炸塌这地下基地,只怕引发地震都有可能的!

  半个小时早已过去,严语甚至隐约听到一些动静,想来赵同玄他们跳桥逃走,也引起了老鬼子的主意。

  而且这种动静越来越大!

  “是时候了!”

  严语也担心老鬼子们会跳桥追击赵同玄他们,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只怕要有一部分老鬼子逃得出去。

  既然已经选择了玉石俱焚,严语就万万不可能放走一个老鬼子!

  本以为进来之后会有一场惨烈恶战,没想到老鬼子们却没有那么警惕,几乎兵不血刃就救走了同伴。

  可同样让严语没想到的是,他必须把命留在这里,才能消灭这些老鬼子以及这个地下基地!

  回想往事便是恍如隔世,严语越想就越是恐惧,与其如此,他也就不再去多想。

  走到库房门口外头,严语将耳朵上夹着的香烟取了下来,将嘴里叼着的火柴盒拿下,点着了一根烟。

  因为是最后一根烟了,所以严语很用力,甚至近乎贪婪地大口吸着,享受着肺部充盈的感觉。

  他慢慢滑入到池子之中,高举着双手,最后看了一眼,而后将烟头丢进了库房之中!

  当他彻底没入池子之前,他仿佛看到了一轮太阳!

  水位疯狂下降,就好像水底有头万年的巨鲸,一口喝干了池水,而后又喷吐出来!

  强大的冲击力就好像几万头发疯的大象从他身上践踏而过,要将他撕裂成一颗颗微尘!

  严语就好像躯体已经被打碎,只剩下灵魂,滋养在冰凉的绿色池水之中,流向另一个世界的缝隙。

  他心中仍旧保留着生存的希望,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放弃了这个念头,陷入了黑暗之中,就再无法看到阳光了!

  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只能用老祖宗传授的呼吸吐纳之法,唯有这样,才能感受到自己仍旧存在。

  这种混沌的感觉,让他终于体会到了老祖宗关于“元”的理论,他曾经将这些高深玄妙的理论,当成无稽之谈。

  只是说来也可笑,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严语所能想到的,却只有老祖宗传授的那些东西。

  也只有这些东西,才能支撑着他,让他没有彻底泯灭于混沌的世界当中。

  他就像被黏液包裹着的小鸡,困在蛋壳之中,整个世界都在旋转,震荡,冲击,撕扯。

  也不知经历了多久,这一切才渐渐消停,严语能感受到的只有窒息,他曾想与黑暗和谐相处,可在这一刻,这莫名的恐慌,终于让他受不住最后的清醒,陷入了昏迷之中。

  当严语醒来之时,他再没有其他感想,只是高兴,甚至狂喜!

  他还能看到光,这就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事!

  不过光线被一层薄膜遮挡了起来,严语不得不撕开这层厚厚的薄膜,才看到了真正的光线!

  这薄膜黏糊糊的,想来应该是绿色液体凝结而成,严语就像一只成熟的蝌蚪,撕开了卵膜,才伸展出手脚来。

  而当他看到自己的手脚之时,也是目瞪口呆!

  绿色的药膏黏液之中,他的手脚皮肤稚嫩如新生,连一根黑毛都没有!

  他感受到了极度的饥饿,却又无法开声说话,浑身软弱无力,骨头都被醋泡软了一般。

  这种感觉就像……就像他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也好在他的手脚和身躯仍旧是成人模样,再摸一摸脑袋,连头发都长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在绿色的黏液蛋壳里活了多久!

  正吃惊之时,一道声音遮挡了光线,不过严语的视野有些模糊,无法看清楚这人的面孔。

  用柔软舒适的毛巾擦拭严语的身体,用温水洗涤,还给严语用了平时很少见的爽身粉,而后给严语穿上了干爽的麻布衣。

  严语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热泪当即夺眶而出,虽然他没有看清那人的脸,却张嘴想要呼喊一声,只是如何都喊不出来,甚至有点难以睁开眼睛,只能保持着一道眼缝。

  那人对他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清理干净之后,又端来香喷温热的小米粥,小勺小勺地喂入严语的口中。

  日子就这么过着,严语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温暖,他知道自己活了下来,也逃离了地下,至于如何逃出来的,他也不清楚,记忆中没有太多的画面。

  有时候他会做噩梦,噩梦之中,当自己被卷入黑暗之时,有人拖着他的脚,将他硬生生从死亡的黑暗之中拉了回来。

  或许就是眼前这个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男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拯救了他。

  严语曾经想过,这个人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守护者,但他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

  有好几次,严语都想开口喊他一声,父亲!

  可每当这个心思浮现出来,那人又给严语一种拒人千里的冷漠,严语对自己的猜测也就产生了怀疑。

  无论他是守护者,还是自己失踪的父亲,严语总算是活了下来,以他如今的恢复速度,或许很快就能行走在阳光之下!

  他可以去河边,去田野,去吹夏天的风,去闻夏天的花和青草!

  更重要的是,他还可以见到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女子!

  兜兜转转这么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事情或许已经画上圆满的句号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就都值得了!

  只是严语仍旧有些不敢奢望,因为秦大有的面孔,又浮现在了严语的心上。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