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又是孩子失踪

第一百九十七章 又是孩子失踪

  晨光温柔,晒得骨头都发软了。

  外头的树林里,不是会有黑色的鸟在唱歌,虽然吵闹了些,但严语却很喜欢听。

  远处一人,抱着柴火慢慢走了过来。

  他也就四十来岁,扎着头发,留着络腮长胡,穿着粗布衣,颇具古风。

  早几天前,严语恢复了说话能力,与他长谈过一次,不过结果让严语感到有些失望。

  这人名叫谢长春,也是个苦命人,恢复高考之后,他曾想过读书改变命运,可惜落榜了。

  由于背负着家人的所有期盼,他的压力也很大,一时想不通,就离家出走了。

  没想到这么一走,他就遁入了山林,本只是想避一下风头,等家人们原谅他了,再回去。

  可住下来之后,他就再没有勇气出去,就一直住在了山里。

  他说自己从河边捡到了严语,本以为是一条死去多时的大鱼,后来才发现严语被包裹在一团黏糊糊的东西里,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严语救上岸。

  严语也去那条河看过,河道延绵到山里,也有些难以追索。

  不过那条河很清澈,水量充沛,周遭林木森森,完全不像老河堡方圆地貌,问了问才知道,这里距离老河堡起码几十公里。

  严语没想到自己非但没有被埋在地底,还顺着地下河漂流到了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询问了日期才知道,自己被包裹在绿色“蛋壳”里该有十几天了。

  被谢长春救下来之后,又昏睡了五六天,醒来又花费了十来天才恢复说话能力,而后又是十几天才恢复些力气,否则想挪出来晒晒太阳都做不到。

  前前后后粗略算了一下,两个月就这么过去了,他也没法站起来走路。

  也好在谢长春是个好人,而且在山里种植了不少东西,甚至还养了鸡鸭。

  严语起初还有些疑惑,后来问了才知道,跟谢长春一起生活的还有一个女人。

  这女人是附近村子的,因为受到丈夫家暴,撕扯之时误杀了丈夫,才逃到山上来。

  后来发现丈夫并没有死,但她又不敢再回去了,就留在了这里,谢长春收留了她,两个人渐渐就生活在了一起。

  他们也并非完全与世隔绝,跟外界还是有沟通的,之前也有不少外头的人来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们搬出去,但他们并不愿意。

  一开始他们还有些害怕,因为严语像个掉毛的猴子,而且这么多天都没死成,常人有些难以想象。

  后来严语能开口了,他们才知道严语是正常人,谈起外头的事物,渐渐也就熟络起来。

  严语一度想留下来生活。

  因为外头的人一定以为他被埋在地下,早已死去了,而老鬼子的基地应该不复存在,威胁也已经解除了。

  只是严语仍旧有些东西放不下,他还没有找到父亲,秦大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搞清楚。

  再者,蒋慧洁或许还等着他回去。

  昏迷期间,他也曾依稀回忆起一些画面,在绿水池子里拖着他的脚,把他从大爆炸里救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到底是自己的幻觉,还是守护者出手相救,严语也不好确定。

  心思流转之时,谢长春已经走到前头来,将柴火放下,在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咕噜噜就喝了个清清爽爽。

  “谢大哥辛苦了,今天有点力气了,明天试试说不定能帮你干点活了……”

  谢长春摆了摆手:“我又不图你能干活,这山里虽然好,但能跟你聊天很愉快,毕竟你读过书,而且看过的书又多。”

  这一点倒不是客套,他确实喜欢跟严语聊天,尤其是对书籍,非常的痴迷,之所以跟外界沟通,大部分的原因也是为了搜集书籍。

  他女人没什么文化,山里有没什么娱乐,先前他还教他女人读书写字,不过后来还是放弃了。

  严语不太好意思问原因,后来还是谢长春主动谈起,说他女人想要个孩子,不过年纪有点大了,虽然经常折腾,但肚子就是不见动静。

  年纪越大,她就越是焦急,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严语也颇为感慨,这山里日子虽然萧遥,但清苦寂寞,若是有个孩子,必然欢乐不少。

  再者,有了孩子,他们也就多了寄托,也多了一份希望。

  不过这些都是女人的意思,谢长春似乎不太愿意配合,照着他的说法,虽然现在饿不死,但想养活一个孩子,并不容易,何必将他带来这个世界受苦。

  正说着话,山道上突然吵闹了起来!

  谢长春和严语一眼看过去,也是脸色大变!

  一群人推推搡搡,抓着他女人,便往山上来了!

  早上女人下山去交换东西,还是一脸高兴,此时脸皮都被抓破了,身上脏污得很,眉角也裂了,凝固着血迹,左脸又红又肿,嘴角也挂着血!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她!”

  谢长春操起旁边的柴刀就冲了过去!

  严语也努力站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夫妻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过,山下的人对他们有些歧视,甚至将他们当成野人,精神病。

  “谢长春,快把孩子交出来,不然我们把这疯女人抓去坐牢!”

  “孩子?什么孩子?”谢长春也一头雾水,看向自己的女人,后者却是拼命摇头。

  人群中为首的是个五十来岁的汉子,穿着白短褂,外面披了件褪色的绿军装,踩着黑布鞋,手里拿着个烟杆子。

  “长春啊,你们住在这里,乡亲们可没亏待过你们,油盐酱醋也没少你们的,知道你们想要个孩子,但也不能偷不能抢吧!”

  严语顿时恍然,原来是村民怀疑谢长春媳妇偷了他们的孩子!

  谢长春也急了:“村长,别人不了解,您还不清楚我么,当年我来的时候,可曾拿过你们一针一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干过偷鸡摸狗的事?”

  村长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烟杆子指着长春媳妇说:“你不会,但她会啊……长春啊,你回头看看,她连孩子的衣服都缝好了,你能说她没有这个心思?”

  谢长春心头发紧,因为他媳妇确实缝了孩子的衣服和小鞋子,就晾晒在外头,大家此时都看在眼里呢!

  “村长,她虽然一直想要个孩子,但她不是这样的人,她也吃过苦,万万不可能做这样的事!”谢长春也是焦急分辨着。

  但村长仍旧摇头:“长春啊,她早些年还好,这两年想孩子都快魔怔了,我不客气的说,她脑子已经不清楚了的,你自己没发现么!”

  谢长春与媳妇相依为命,说其他可以,说他媳妇是疯子,那万万是不能接受的!

  “村长你可不能这么说话!你说她偷了孩子,孩子呢!就事论事,你现在已经是人身攻击,这可不对的!”

  村长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半会儿也皱着眉头,吧嗒吧嗒抽起烟杆来。

  一名汉子三十来岁,应该是孩子的父亲,黑脸膛,敞着胸口,胸膛像钢铁打的一般强壮,上来就指着谢长春骂道。

  “这里就你们两个是外人,这个瘫子又动不了,不是你,那就是你媳妇,今天不把孩子还回来,我就把你们这破房子烧了,抓你们去坐牢一辈子!”

  谢长春也急了:“咱们根本就没做这个事,拿什么还给你,说话要凭良心,要讲证据,将心比心,我谢长春身正不怕影子斜,什么时候干过坏事!”

  那汉子暴怒,冲上来要打,他女人却拖住了他,朝谢长春哭着说:“长春啊,你也见过我家娃儿的,小老虎一样高的男娃,那可是咱家的命根子啊,算我求求你们,还了孩子,往后我家只要有一口吃的,绝不会饿着你们两口子可中?”

  “他婶啊,你这话说得……我们真没偷孩子啊!”谢长春都快急哭了,想要过去,却又被汉子们拦住,只好远远朝自家媳妇喊话说:“阿玉,你说句话,去过哪里,见着谁了,谁又见着你了,都说出来,咱们清清白白的!”

  她媳妇显然被吓傻了,毕竟经历过家暴,心理阴影怕是被勾起,只是一个劲儿流眼泪,浑身发抖,哪里还能说出半句话来!

  那家汉子急了,到旁边拾了一把柴,当场就点了起来。

  “她不说话就是认了,今天我见不着孩子,就放火!”

  众人又是劝又是哭,顿时乱成一锅粥。

  严语一直关注着场面,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因为他卷入这一切的开始,正是孩子的失踪,失踪的还是林小余的孩子,他能够体会这对夫妇的感受。

  但他也相信谢长春夫妇,他们是万万不会干出这种事来的。

  而且村长说得也确实有点过分,谢家媳妇确实求子心切,但头脑清楚,绝不是什么疯子,更干不出偷抢孩子的事情来。

  严语想了想,终究是开口说:“村长,我能不能说句话?”

  严语住在这里也两个多月了,村里的孩子经常上山来看他这个“野人”,朝他丢些杂物,大胆的甚至拿弹弓来打他,所以村民对他也不算陌生。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