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第一嫌疑 > 第二百零零零章 又见纪念徽章

第二百零零零章 又见纪念徽章

  林子里一片死寂,不过严语已经习惯这种氛围,走到前头去,便见得林木间一道模糊的人影!

  这人影就像吊死在树上的吊死鬼一样!

  严语依稀能够看到破烂的衣服,以及衣服上的血迹!

  加快了脚步,严语将紧握手杖,走到前面来,又是一阵惊愕,而后松了一口气。

  树上并非吊死鬼,而是一个穿着烂衣服的稻草人。

  不过稻草人的身上涂抹着血迹,也难怪小鱼头会被吓跑。

  严语没有急着检查,而是先观察了地面。

  稻草人的底下有个火堆灰烬,并没有刻意掩埋,火堆旁边留有一些足迹,但并不完整。

  严语倒是嗅闻到一股子毛发被烧的焦臭味,用手杖扒拉一下灰烬,发现里头有些残留下来的骨头,能分辨出是鸟的骨架。

  “看来就是这里了。”

  不管是谁干的,估摸着此人应该是将鸟头扯下来,身子则丢到火堆里烧掉了。

  只是这个稻草人有些古怪。

  因为稻草人的作用正是为了驱赶一些啄食稻谷的鸟儿,稻草人立在这里,鸟儿又怎么能成功诱捕?

  所以,这里应该是第二现场,也就是说,这里只是处理鸟儿的地方,而诱捕鸟儿应该是在别处。

  这说明此人对周围地形必然是非常熟悉的,但这个稻草人吊在这里又是什么用意?

  严语此时走近了一看,稻草人衣服上的血迹并不算很多,而且浸润范围也不大,想来应该是用鸟血涂抹上去的了。

  他没有刻意掩盖痕迹,甚至故意留下同样拥有着警告意味的稻草人,说明他并不怕严语找到,甚至故意想让严语找到这里。

  在山上之时,严语还不敢确定,这个人针对的可能会是谢长春夫妇,但到了这里,严语几乎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冲着他严语来的!

  因为谢长春只会怀疑到孩子的头上,只有严语这样的性子,才会顺藤摸瓜,找到这里来!

  这个人非但针对严语,而且一定对严语非常的了解!

  自打死里逃生之后,严语一度有想过与谢长春一般,隐居山林,亦或者偷偷潜回去,先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后续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他甚至想得更加长远,如果自己不再现身,就等同于隐形人一样,回头调查秦大有到底怎么回事,那将会非常的便利。

  但此时看来,很显然已经有人知道他还活着,而且给他发出了这样的信息,不管是威胁,还是警告,对严语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严语还在沉思之时,小鱼头已经带着村长和几个村民,跑进了林子来。

  见得严语,村长和村民们也有些惊讶,到底是念着严语的恩情,关切地问说:“严老师您没事吧?”

  严语也是心里温暖,朝众人说:“没事,就是过来看看。”

  村长几个见了这场面,也是眉头大皱:“谁搞这玩意儿,真是邪乎!”

  严语有些惊讶:“村长没见过这个?这稻草人不是村里的?”

  村长摇了摇头:“不是,我们这边种玉米,已经膝盖这么高了,没时没候的,谁会捣鼓这些玩意儿……”

  严语想了想,还是将手杖上的树叶包取了下来,交给村长说:“这是今天早上丢在谢大哥屋子外头的东西……”

  村长带着疑惑打开了树叶包,也是皱起眉头来,吐了口唾沫,骂道:“谁他娘的这么缺德,干这种事!”

  众人探头来看,也是满脸的鄙夷,窃窃议论说这也太邪乎太恶毒了。

  村长有些紧张:“严老师不会怀疑是我们村里的人干的吧?”

  “严老师你别看村里人都粗鲁,心地还是好的,否则谢长春住这么多年,咱们也没干过这种缺德事的,一个个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会干这种事的!”

  “别看嘴上骂的厉害,该救济的东西一样不缺,不然谢长春两口子也活不到现在……”

  严语自是信得过的,虽然村里鸡毛蒜皮的事情多,邻里间也多有龃龉,耍泼骂街也常有,但关键时刻,还是能够见到人间真情的。

  “村长你不用紧张,我只是过来看看,没别的意思,只是村长,这稻草人不是你们这里的,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村长见得严语没纠结到村民身上,也松了口气,想了想,说:“前两天我们来找小鱼头的时候都没见着……应该是这两天才搬过来的吧……”

  “至于从哪里搬来的,这就有些为难了,因为这玩意儿简单得很,随便蒙上一件烂衣服就能做……”

  严语点了点头,又检查了一遍稻草人,确实没能再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只好朝村长问说。

  “村长,要是想诱捕这么多灰雀,哪个地方最合适?”

  村长也是双眸一亮:“还是严老师心思细,找到这样的地方,说不定就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干的了!”

  如此一说,村长又朝村民们问了起来,几个人相互讨论了一下,便朝严语说:“咱们先四处看看吧,这样的地方还真不少……”

  严语也知道,灰雀虽然成群结队,但散入林子里,也未必扎堆,想要精准找到确切地点,也着实不太容易。

  跟着在林子里走了一圈,几个地方都不见异常,又往深处钻了钻,还果真找到了一些痕迹!

  虽然不太容易察觉,但最终还是被严语发现了。

  那是一些撒落在地上的炒米,应该就是诱饵了!

  炒米周围有几个手指粗的小洞,四面都有,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人是用炒米做诱饵,将罩网布置在四周,等灰雀飞下来吃炒米,就拉动绳索,罩网落下,一网打尽!

  严语粗粗测算了一下几个小洞的距离,大概能算出罩网的面积,这么大的罩网,必须用框架来支撑。

  框架可以临时组装,携带起来也不算太难,只是如此煞费苦心,就为了抓些鸟儿来吓唬人?

  “这附近还有村子吗?”

  面对严语的问题,村长也有些迟疑,但还是回答说:“附近倒是有几个村子,不过跟咱们往来不太融洽,村里小伙姑娘都不通婚,说是世仇也算是吧……”

  “不过他们不敢来咱们这里胡搞的,就算要吓唬人,那也是吓唬村里人,谢长春性子好,也没招惹谁,不会有人这么对他的……”

  严语想想,也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人大概率是冲着自己来的了。

  虽然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既然开了这个头,这个人必然还有下一步动作,严语要做的就是加紧防备。

  “没事,我就是问问,大家都回去吧,最近让孩子们别往里面跑了,也不知道这人什么用心,小心一点还是好的。”

  严语这么一说,众人自是认同的,虽然纷纷打道回府,但到底是有些放心不下,一个个都还在议论。

  严语正打算离开,村长突然咦了一声:“这是什么?”

  但见他往前走了几步,树上挂着一个陈旧的布袋子。

  “先别动!”

  严语赶忙阻止,走进前来,细细观察起来。

  这布袋子有些陈旧,也是普通的袋子,有点像村民们所用的米袋,不过要小一些,只有巴掌大小。

  观察了布袋表面,严语并没有找到什么,这布袋就这么挂在树枝上,生怕别人看不到一样。

  严语也有些奇怪,如果想让人发现,放在炒米那边不是更好吗?为什么又放到深处来?

  疑惑之时,严语四处查看,这才发现,原来脚下竟然留有一条细绳,只不过被落叶掩埋了半截。

  “难怪了……”

  这个人应该是留着这个细绳当成线索,严语只需找到这个细绳,顺藤摸瓜,就能够找到这个袋子!

  严语渐渐摸到了这个人的思路,他似乎是在跟严语玩个游戏一样,与其说吓唬严语,更像是在戏耍严语!

  将袋子取下来,打开之后,严语的脸色变了。

  因为袋子里装的东西,严语再熟悉不过了!

  正是那枚教师纪念章!

  这是严语的东西,曾经在龙王庙被火烧过,后来辗转又回到了严语的手里,而后被蒋慧洁藏在红色的箱子里,当成了证物。

  最后又流入到了梁漱梅的手里,严语在梁漱梅办公室找到录音卡带之时,就见过这枚纪念章!

  可如今,这枚纪念章又被装在袋子里,送到了严语的手里!

  见到这个东西,严语百分百可以确定,这个人针对的是他,跟村民和沈长春等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警告的意味也就更加的清晰起来。

  如果严语再不离开这个地方,只怕要连累这些村民和谢长春两口子了!

  他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展现自己的爪牙,是想让严语看到他的能力!

  严语将纪念章捏在手里,再看这深深沉沉的林子,总感觉危机四伏,影影绰绰,就好似那人并未离开,而是饶有兴趣地暗中观察着自己的反应!

  这已经不是恶作剧的范畴,这个人完全掌握着严语的个人经历,乃至于所有的细节,他都一清二楚!

  而知道这些内情的人,在严语看来,并没有几个!

看过《第一嫌疑》的书友还喜欢